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別人的無限恐怖 魚 071 罪與罰  
   
魚 071 罪與罰

他來到阿忠家門前輕叩。當他進入時,一眼就看見了攤倒在沙發上的華織。鄒航喃喃自語道:“我也會變成那樣嗎?”只是瞬間,鄒航已經抽出了銀色的沙漠之鷹瞄准華織的額頭。他討厭那個氣味。

“不要啊!她是華織不是怪物!”阿忠急忙擋在鄒航面前。

“在我眼中她就是怪物。不過放心,你和她都要死!”說完,槍聲驟響,華織的身體被打成了碎片。而那些體液爛肉幾乎爬滿了整間屋子。還好鄒航具有百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的技能。

但在阿忠還沒有回過神的時候。卻驚訝的發現。此時,鄒航雙眼通紅,口中兩列獠牙起,自己身上的血液不斷在身上沖開大小的口子,全部流向了鄒航的嘴里。幾秒過後,他就變成了一具干尸!

輪回小隊的行動停滯住了。鄒航搬到了隔壁原本應該屬于阿忠和華織的房子里。那兩個劇情人物的失蹤可能所有隊員都是心知肚明。

第二天,鄒航的身體慢慢虛弱得已經幾乎無法直立,就只能在地上爬著,身上已經開始長滿了好多紅色的小疙瘩。然而這極度的虛弱,讓鄒航明白或許在過不久,恐怕就要失去自我意識了。對于鄒航的反常,安然敏銳的感知到了什麼。不顧鄒航的反對硬是留下來照顧他。

第三天,‘魚’的細菌不像T病毒那樣即沾即用那麼方便。而華織也是被那只步行魚感染,差不多也是第三天才起的變異。而鄒航也是一樣。

當安然走進房里看著面目全非的鄒航。只是眉頭一皺,便又舒展開了。將那極度惡心的尸臭都拋之腦後,呼吸中都不在讓臉上出現厭惡,而是微笑。將鄒航的頭枕在自己的大腿上,她不想讓鄒航太過傷心,也毫無顧忌的像平常一樣待他和她接觸,雖然心理對鄒航此刻那近乎腐爛的身體有些許的抵觸,但強烈要求自己接受,接受這個所愛之人的一切。她想告訴鄒航不管他變成什麼樣子,她的愛都不會減少。她會一直鼓勵著他,也一定會找到幫他恢複的方法。當然這一切鄒航並不知道,也不屑知道吧!因為從開始到現在他將安然當作一個工具,僅此而已。

或許還不夠。鄒航早已經決定要讓安然受盡折磨而死。

可是現在安然現在的心理有些失落,因為鄒航兩天來一句話都沒有說過。

沒有恢複的方法。沒有!鄒航心理很明白這不是生化危機。這是團滅級別的任務,一旦感染了‘魚’就只能這樣等死。除非本身具有強烈的抵抗能力或者強大的細胞活性才可以。可是他在輪回小隊里面,細胞活性70是常人的許多倍,仍舊不能抵抗。他吸光了阿忠體內的每一滴血,但還是沒有絲毫作用,這是無法從外界得到幫助的。可以說死定了。

其實死!說實話鄒航沒有害怕過,只是心中的計劃還沒有得以實施讓他有些遺憾。而且現在這個樣子,過不了多久可能意識模糊,但還不能死掉,卻要變成一團行走的爛肉被牽引到步行機上當成消耗品,嘴巴和肛門被突伸出來的管子堵住噴出滿是尸臭的氣體。

真正被感染的人,可能在肉體里異樣的刺激和難受都不恐怖。而真正恐怖的是心里上的折磨。比起這些,死就是人們奢求的解脫。

‘魚’細菌的傳染途徑並不只能通過刺腳進入體內才能傳撥,只是這種方式對于龐大的魚群來看是最容易方便的了。畢竟沒有人會張開嘴巴去吃那些已經腐爛發出尸臭的東西。

進入體內的傳播,細菌的感染。別人的無限恐怖。

這正是鄒航想要做的。

“安然,我要你做一件事!”鄒航的聲音不大,但安然聽得清楚。

聽見鄒航的聲音,安然有些欣喜,畢竟鄒航終于開口說話了。于是安然興奮的回答道:“說吧!不管什麼事!我都會幫你去做的!”

“Makelovewithme!”(本來是寫中文的,可絕對太直白了點,反正英語的解釋比較多。)

安然咬緊了下嘴唇。她知道,如果真的那樣,體液傳播‘魚’的細菌很有可能讓自己被感染。可!這是鄒航的要求。而且,可能也是他最後的一個願望了。愛一個人,愛他一輩子。就該愛他的全部,愛他的所有。安然雙眼淚垂下,如果鄒航死了自己也不想活下去了。還有什麼好害怕的呢!死也能夠和他在一起應該是幸福的了。

嘴角甜甜的笑臉,還是那純真的一面,她模糊了淚眼,但那淚仿佛是幸福的,是甜的。

笑著落淚,那些淚最珍貴。

可惜她愛錯了人。而鄒航‘不是人’。

脫下衣裝,放下了一切,安然走向床邊,已經無視那肆意膨脹惡心的身體,彎下身去……

##馬##賽##克##中##,##少##兒##不##宜##

(值得說明的一點是鄒航現在已經沒有力氣了,基本上都是安然在服務^-^)

很可憐。我是說鄒航很可憐。

巫山云雨。只是一個機械的實施著計劃而已。雖然還不能離開這個恐怖世界。卻是少了一莊遺憾。安然是死定了。那麼他也該走了。

安然在完事之後。被趕出了房間。鄒航默默回憶著,短占的十八年。好象記憶里面是一片空白什麼也沒有留下。此刻正在向外噴吐著尸臭氣體的鄒航,精神已經開始有些恍惚了。自言自語的呢喃開來:“我存在過嗎?”

存在過?有什麼證據可以證明呢?就算他能被安葬,也永遠不會有人在他寂靜的墳前為他禱告。也不會有人在經年後忽然想起他的好。安然!或許會的。但可悲的是直到他即將死去的時候卻還不懂得珍惜卻還去傷害唯一愛他的人。只能說他活得很可憐。可到最後一刻,鄒航也沒有這樣想過。

空間袋里的神罰。當被鄒航握在手中的時候,周圍變了。鄒航睜大雙眼詫異的望著周圍。就在神罰握在手中的瞬間。他看見從自己的身體中不斷牽引出一絲絲黑色的霧氣。‘咕嗚’的噴出的那充滿尸臭的乳白色氣體和那些牽引著的黑霧向上飄散融合,在這時也有了摸樣。凝結出渾濁的蠕動著的生靈。有人頭顱的形狀和被擠壓著的人形軀體。應該就是所謂的靈魂或者冤魂之類的吧!

只見那團霧氣圍繞著鄒航不斷的運轉著。忽然凝結伸出無數雙手,拉扯著鄒航的身體。但是每當有霧氣碰觸到鄒航手中的神罰的時候就會被直接蒸發掉。神罰上帶著那血色的部分不斷的變亮。仿佛沸騰一樣。

鄒航有些頹然。因為身體已經沒有多少力氣。不管那是什麼。現在都已經沒有精力去管了。反轉了右手,對准心髒。刺下去就能解脫了。也許真的可能會像兌換神罰時介紹的那樣自己的靈魂也會被燒灼,但也無所謂了。

但就是在這一刻。下垂的手腕被那些冤魂所幻化出來的手給死死拽住。空中那些人形仿佛在被煎熬,十分恐懼神罰,卻又不得不前仆後繼的阻止著鄒航的手。

鄒航現在很累。但又焦躁著。他討厭被阻擋。他決定要做的事沒有人能夠改變。此刻,鄒航不知道從哪里來的力量,狠狠將手拉下來。將神罰送入了心髒……

血紅色的光芒爆發出來。冤魂們發出淒厲的慘叫,被紅光包裹住,蒸發、消失、燒灼沒有任何可以幸存。而鄒航此刻感覺身體內所有的血液在沸騰著,急速向心髒流動運轉。像是被丟下了熔爐,被煉獄般的火焰粹煉著。

當一切都停止。鄒航已經沒有了知覺,手中的神罰完全變成漆黑的,脫手掉在地上當碰到地板時,變成為了飛灰飄散。

上篇:魚 070 搶灘登陸的步行魚8     下篇:魚 072 沒有鄒航的掙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