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別人的無限恐怖 魚 072 沒有鄒航的掙紮  
   
魚 072 沒有鄒航的掙紮

整個日本都淪陷了。沒有人能抵抗著逆襲。雖說人還沒有死絕,但也差不了許多了。大街上到處都是‘魚’腐爛的殘骸和落單停放著的步行機。人?也有人。魚不是無孔不入,高層建築都沒有出現它們的身影,只不過躲藏在內的人卻是需要食物。為了生存不得不挺而走險尋找食物,但四處散落著的步行機就是一個個陷阱。

爆炸聲此起彼伏傳來,有不少‘尸體’因為腐敗已經承受不住尸臭的氣壓變爛泥。殘存的政府派出了所有‘自慰’隊。就連坦克等重型武器都已經橫行在了街頭!他們的目標不是‘魚’而是‘人’那些游弋在大街上身體膨脹噴出惡臭氣體身上濃汁覆身的人。

那些所謂的‘人’大部分幾乎都沒有了自我意識,卻還游走著,像是被牽引著,那那些被‘魚’遺棄了的步行機靠去。看她

一個女人的身影悄悄下樓。身上的短裙已經汙穢不堪,腿腳上的絲襪也別鉤破。上身的碎布幾乎不能很好的遮掩。只見她小心的觀察著街道四周,不遠處的一個‘自慰’隊士兵正在掃射著一個‘人’只是,每一槍下去卻只漸起了一些濃汁。花了好大的功夫才將它消滅掉。

被‘魚’細菌感染超過三天者,已經失去意識像行尸走肉一般。沒有完全將它打碎就不能消滅掉它。

天空中已經灰蒙一片,根本看不見日月星辰。空氣中大量飄灑著尸臭一般的氣體,讓這里與世隔絕。看著自慰隊的人沒有轉過頭來,那個女人發現是個好機會。向著一個被砸爛卷廉門跑去。雖然那個超市里的食物幾乎早都已經被搶光了。卻可能還留下些殘湯剩水。她已經餓極了。自從那些怪異的步行魚登陸開始,日本已經變成了人間地獄。

慌忙的向那邊奔跑著,目光卻死死注視著自慰隊的人。政府已經下了禁令。那些高官都躲進了防空洞或者什麼軍事基地。而為了消滅那些被感染著。一旦發現,不管是否被感染都會被殺死。甯可錯殺一千絕不放過一個。

“啊!````”那個女人突然一腳踩在一個小腿大小的步行機上。隨後機器一緊死死的夾住了她的腳。而這一聲大喊。將遠處的幾個自慰隊員引了過來。

一個多月以來,步行魚類已經全部腐爛滅絕了。取而代之的就是人。而自慰隊現在就是在殺人。兩個自慰隊士兵跑了過來。抬槍瞄准那個女人!

“不要殺我。我不是怪物!”女人哀求道。

提槍的士兵有些猶豫,畢竟女人雖然髒亂但和正常人沒有兩樣。此刻這個年輕的隊員臉上的防毒面具遮掩看不出表情,卻能從他放下槍的手勢明白他有些不忍。然而旁邊的一個隊員卻沒有絲毫猶豫,直接開槍激射子彈。9毫米沖鋒槍口火焰噴發,瞬間那個女人就被打成了篩子。

“木下!這不是猶豫的是時候,我們大和民族現在到了生死存亡的時刻了。不能在手軟。”旁邊那個士兵聲音比較低沉顯然是個老兵了。

“可她也是人啊!他不是怪物!”被叫做木下的隊員說道。

“看看她腳下,她已經被感染過了。用不了多久她照樣也會變成怪物。”老兵有些不悅的呵斥著。

“咳!我明白了。”木下顫抖的點了點頭,看著地上的尸體很不是滋味。

此刻老兵准備離開轉過身去,卻看見一個旁然大物矗立在自己面前,一個鯊魚乘坐過的碩大的步行機上,有上百個已經變成‘肥料’的人。嘴巴和肛門都被插入了粗壯的管子,隨著噴出的尸臭氣體帶著一陣陣尖嘯聲。一根幾米長的鐵腳將那個老兵的身體串了起來。而那個木下剛回過神來,瘋狂扣動手中的板機,打破了幾根連接著步行機的一根主管。

“啊````”的一聲尖叫,木下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從那破口處噴出一股氣流,一陣渾濁著乳白色和黑色的霧氣就出現在自己眼前,而之中仿佛有著無數扭曲的人形在呻吟著。此刻突然還出現了身旁老兵的模樣,伸出一只手來。拉住了他的身體,隨之身上冒出無數的黑色氣體向那團霧氣飄過去。

‘嘭’的一聲悶響,木下的尸體掉落在了地上。在防毒面具之下,木下已經變成了一團爛泥。他的靈魂也離開了身體。

難道現在那些冤魂的力量已經突破禁忌?!或者只是顯露出冰山一角。

……

還記得阿忠以前所住的公寓?那旁邊的一戶,隱約還能從門縫中透出點點未明的火光。

此刻里面還有五個人。在客廳里面一截只剩兩指高的蠟燭照耀下,眾人的臉上泛著深深的黑眼圈,一個個雙頰都有些消瘦。神經緊繃心情暗淡,到了崩潰的邊緣。

楚狐在一堆包裝袋里尋找,半天翻出了一個午餐肉罐頭來,歎了一口氣道:“只剩下這個了,真沒想到會這麼惡劣。食物就只有這一個了。”

“給我!”一旁的黃堅雙眼放光手上抓向那個罐頭,嘴邊還劃下一條口水。

白雨刷的將手上沙漠之鷹指向了他。嘴里冷冷的說道:“只有你了解劇情,你不說出離開這里的方法,就別想吃!”

“靠!”黃堅手伸向了從鄒航尸體上找到的空間口袋,卻被白雨手上一頂停了下來。“你以為我不想啊!這TM漫畫里面根本就沒說過解決的方法,而且任務是殺光所有的‘魚’,現在基本上那些步行魚都死掉了。但是那麼多人都被感染了,那麼多誰殺的完啊?我們只能在這里等死了,哈哈哈哈!”

黃堅發瘋似的笑著,笑的所有人心理都一陣憤怒。龍暴一拳打向了黃堅,奪過了那個罐頭說道:“我不會死的。我一定要去主神空間,一定要複活她就算死也要。”

“給楚狐吧!她一天沒吃東西了!”白雨說道。

龍暴看著手上的罐頭有些猶豫,畢竟不光是楚狐所有人這些天來都吃的很少。在混亂前從超市里搶來的食物雖然多,也支持不了多久。他也一天沒有吃東西了。雖然多吃一點會有些體力也不至于餓死。腦袋太混亂了,不管怎麼說自己也是個男人。龍暴一丟那個罐頭就到了楚狐身旁。

“不!我們是一個團隊,我的能力最弱也是負擔。還是你們吃吧!這樣或許還能堅持戰斗!”楚狐將那個罐頭向外推了一推。

此刻黃堅抹干了嘴角上的血絲道:“什麼團隊不團隊的。我們的命都交給了鄒航,現在那個活過幾部恐怖片的老人有那麼大力量都死了,我們還能怎樣,他死了我們這個團隊也沒有意義。不是我說沒有他我們根本就出不去!你們現在誰有辦法殺光那些怪物?”

眾人一陣沉默。黃堅雖然說的很讓人不爽,可是的確,現在沒有人知道怎麼完成任務。可能只有鄒航知道,但是鄒航這個老人已經死了。白雨從空間袋里摸出了那張坐標圖和被鄒航從山本一夫那里取得的‘鑰匙’。雖然不知道該怎麼辦,但是之前鄒航卻是一直在找這兩樣東西,並且是不論殘忍的凌遲了山本未來。這肯定是完成任務的關鍵。

如今所有的希望只能放在這里了。

“看來我們的希望只有這里了!”白雨說道。

外面已經是危機四伏,而且還有自慰隊的武裝。一旦出去,幾乎就沒有回頭的路了,而且也無法斷定是否到達那里就能完成任務。可是現在食物已經耗盡他們都沒有選擇了。

“嗽````擻```啊```嗚!”的聲音不斷響起,伴隨著那一陣陣已經習以為常的讓人麻木了的尸臭氣體。

“那她怎麼辦?”龍暴問道。

龍暴口中的她就是指的安然。自從鄒航死後,安然就把自己關在房間里。而本身已經被‘魚’的細菌所感染,現在雖然已經成為了行尸走肉。但是幾個人怎麼說也相處過一段日子,而且安然性格也不錯,和幾人的關系也很好。所以眾人也不忍心對她下手。

“還是將她封鎖在房間里吧!不然被步行機牽引後那才生死不能,受盡折磨。”白雨是殺手,但在某一方面卻是個不合格的殺手,他不能向鄒航那般果斷的殘忍。如果是鄒航不管他身邊隊友是誰被感染,他都會直接KO掉他。不過如果安然的話,那真的會有些‘特殊待遇了!’

上篇:魚 071 罪與罰     下篇:魚 073 死亡邊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