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別人的無限恐怖 魚 075 她  
   
魚 075 她

鄒航詫異的睜開雙眼,漆黑的房間。存在于空氣中各種射線微光,此刻鄒航發現一只眼中世界是紅色的。而另一只眼中世界又是綠色的。

“我死了嗎?這里是哪里?地獄?天堂?”鄒航嘴唇微張,聲音渺小的猶如蚊蟲一般。做為一個兌換了以血為力量的吸血鬼血統的人,他猛然感覺到體內流動著一股從來不曾認識過的能量。仿佛自身的血液已經變得陌生了。其實說是陌生卻也有些熟悉,這股力量和神罰在手時感覺到的波動一樣。

活動著幾近僵硬的手腳,驚訝的發現並不在是那臃腫厭惡的身體了。而對于自己深信著的感覺,他知道自己並沒有死,奇跡般的存活下來還擺脫了‘魚’的糾纏。

雖然不清楚其中原由,但也釋然了,盤旋還未將散去的尸臭讓他明了自己還在‘魚’的世界里。

站直了身體,鄒航有些似曾相識的頭暈,經曆過了‘死神來了1’的試練他很清楚,自己又變成了一個貧血的吸血鬼了。

其實在鄒航清醒的同時,幾個輪回小隊的新人才剛抱著‘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不覆反’的心態走在下樓的階梯上。

周圍的景物到還熟悉,推開門走出房間。一邊輪回小隊之前所在的房門還開著。電燈早已經失去了作用,沒有電,它只是一個裝飾而已。本來應該伸手不見五指的四周卻是在鄒航眼中很是清晰,像是在紅外線和微光夜視鏡的雙重顯示下。

空氣中還殘留著一絲還未散去的熱氣,房間中央的地板上一只燃燒待盡的蠟燭撩起淡淡青煙。說明幾人才剛剛離去而已。

鄒航正想追蹤下去看看他手下還有幾個工具頑強的存活下來,順便也尋找點補充血液養分的糧食。卻在正想轉身時,咻咻的嘯聲從里屋禁閉的房間里傳出。

魚?人?不知道為什麼。對于之前還有所顧忌的細菌,鄒航已經不在畏懼,好象已經完全可以抵抗了。

當鄒航搬開堆在門口的桌椅。轉開門鎖走進去,房間里什麼物實也沒有,就連窗戶也被木板釘死只剩下了一些小縫隙。而房間里最突兀的是一具握撲在地上全身浮腫的尸體,其身體還在不斷收縮鼓氣,從正對方門翹起的肛門和另一邊嘴巴處吐出陣陣尸臭氣體。

鄒航閑庭信步的繞過其身,望面龐看去。

在那已經被黃色濃汁幾乎堵滿的瞳孔處反射出鄒航的身影。那個感染者突然一動,顫顫的用兩只肥爛的短肢撐起少少。

“走、、航、、航……”本來應該完全喪失其意識的感染者,竟然還生生從那香腸似的嘴巴里吐出兩個字來,著實讓人驚異。

不過感染了‘魚’的細菌是不可能還存在著自我意識的思考。那現在這個感染者的反應應該只是完全出于本能,很強烈的本能反應。

本來驚訝于她的說話,鄒航婉而一笑。遇見熟人了。安然竟然還沒有死。不過看著現在的這般丑陋惡心的摸樣,爬行著,哪怕大腦和精神已經死去,而肉體還在承受著折磨是個不爭的事實。

(還沒有結束,一切才剛剛開始)

幾乎是在剛剛進入‘魚’的世界,在黃堅複訴出‘魚’的恐怖時,鄒航已經決定讓安然充分感受這份痛苦,雖然情況在鄒航意外之下有些改變,不過現在也不晚。

一手拉住了那臃腫的小腿,將已經面目全非的安然拖出了房間,慢慢的移動著,拉扯下了樓梯。此刻早已失去了自我的安然不斷發出咻咻的尖叫,噴發尸臭氣體。

當鄒航身在滿是殘骸的街道上,面對著一架步行機前放開手。冥冥中,那步行機前忽然出現了異樣的霧氣凝結出那乳白色的手,環繞著安然的尸體,而已經沒有任何思想的安然似是突然明悟。對著那種力量十分恐懼,極力抗拒。可是卻依舊沒有絲毫的作用,被強硬的拉扯上步行機……

“轟``隆”巨大的響動從不遠處傳來。而鄒航卻看破了遮天閉日的濃霧,發現街道的一端盡頭有著一些騷動。

鄒航一個轉身,向那邊跺步。而他身後已經身在步行機上的安然,伴隨著強烈的吐吸一聲似是淒慘的尖嘯,被兩排尖刺所固定,在步行機的兩端默然伸出了幾條像是硬塑膠的管子,強硬的插入了安然的肛門和嘴巴。那沉寂許久的步行機器又得到了一個能量,四根鐵刺的支架在顫抖。

……

緊接上章,當鄒航看見了已經被冤魂所包圍的輪回小隊幸存的新人時,那頭暈的反應更有些將嚴重的趨勢。如果不在補充血液。很有可能會昏迷下去。

而不知道是否如此,當鄒航被感染時,面對著圍繞著自己的冤魂。比之眼前,更是九牛一毛,小巫見大巫。來不及驚異冤魂的變化。在目睹了幾個自慰隊員變成爛肉的場面,那幾個輪回小隊的新人恐怕也不會在剩下一滴血。

體內緊有的一些血液仿佛察覺到了鄒航的想法,狂亂的撞擊著身體,像是要沖出去。來不及多想,鄒航朝著那個方向狂烈的一嘔,在接觸到此刻已經無處不在的黑色和乳白交織著的霧氣時,‘熾嚓’的破空而動。凡是血露所到之處變是清明一片。

那冤魂被生生破開一片。雖然范圍不大,只是一個小口,轉眼就能再次被包裹,但那些淒厲慘嘯著的冤魂卻是極度的恐慌,反轉的像那背負著幾百尸體的步行機飛速的逃離開。

見此良機,時不待我。白雨和眾人跑近鄒航,龍暴一把抄起已搖搖欲墜的鄒航向之前的90坦克跑去。將鄒航放在坦克裝甲板上,看著雙瞳不一極度虛弱的鄒航眾人是一陣激動。毫不顧忌此刻還未脫險,便開口問話。

“鄒航你沒還沒死啊。”龍暴激動著搖晃著鄒航的雙臂。

“那我們還有希望離開這里了!”楚狐歡喜的說道。

白雨看著幾將昏迷的鄒航大喝道:“別動他,他現在很虛弱!”

“那我們怎麼辦啊?”黃堅望著雙眼微閉的鄒航急切的問道。

“血……!”鄒航有氣無力,好不容易才從嘴里擠出蚊蠅似的聲音。

剛才,鄒航無意中使出的正是他在異常進化下,吸收了該隱血液後得到的歃血技能。而這個吸血鬼的技能和急速移形一樣,需要消耗體內大量的血液才能發出。威力巨大代價也是如此,像是一把雙刃劍未傷敵先傷己。何況鄒航初愈自己本來也已經貧血了。

上篇:魚 074 未亡者歸來     下篇:魚 076 安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