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別人的無限恐怖 魚 079 心懷鬼胎3  
   
魚 079 心懷鬼胎3

笨重的機器像廢鐵一堆,當鄒航使用了吸血技能,坦克車上的步兵殺手也全部變成了干尸。而且有了坦克的阻擋。致使空中盤旋著的武裝直升機也要收斂起來。只能用重機槍掃射。

看著薄似蟬翼的能量立場的護罩,鄒航倒吸了一口冷氣。國會議院的大樓已經只有盡千米的距離。只要進入那里,應該也可以戰時安全沒有這麼被動了。吸收了盡百人的血液。鄒航感覺自己體內前所未有的強大。不過卻也有些奇怪。

做為一個吸血鬼,他能很明確的將自己體內的血液量化。比如說滿值是100的話。那麼在自己沒有消耗過多血液的時候,吸收9個人的血液就已經滿值了。可是當又強行的吸收了血液後。就會在一個顫抖之下變成了10。就像現在,吸收了盡百人的血液。而鄒航能感覺到的差不多體內只有70左右。

鄒航還不知道。這就是吸血鬼的特殊所在。血就是他力量的源泉所在。如果他現在身在于主神空間的話,那麼他就會驚訝的發現。他的精神力已經是139了。

來不及多想。周圍的坦克正在四散開來。瞬間,鄒航一向天一口噴發出一陣血霧。這一次,他嘗試著控制。

歃血技能使出。被鄒航控制在三成血液上。這一下,威力比起對付冤魂時要大減不少,卻是一股強烈的力量奔散開來。半空中一架武裝直升機正好被籠罩其中,不過機上的幾名自慰隊員的鬼哭神號在爆炸聲中並不明顯。但那幾人全身完好,卻是感覺靈魂被丟下了煉獄之中。周圍的幾十輛坦克亦是如此。不過好象歃血也是有針對性的。對象仿佛只是生靈。對這些鋼鐵的家伙不起任何作用。

大樓門口,和樓頂處還有幾個火力點。面前的路也已經全被覆蓋住了。能量立場只剩下最後一次,而且剩余能量幾乎就是一個飛來的小石頭就能打破。強行使用閃現的話,恐怕還未接近也會變成篩子。

不過慌張忙亂一概都不曾屬于過鄒航。雙眼未必,明銳的神經反應。鄒航起身預熱,急速移形。眼下已經管不了那麼多了。1000米的距離對于這個技能來說也不遠,如果能在閃避過子彈軌跡的情況下,達到大樓下面,那據守那里的八個自慰隊員足夠他補充自己的消耗。

此刻,鄒航雙眼一陣迷茫。但大地之間趨若靜止,一切的事物時間空間都仿佛被放慢了24倍速。不過鄒航卻也是稍微不同。此刻他有些詫異。現在使用出的急速移形感覺上仿佛比他在‘死神來了1’里還要慢得多。

其實這種感覺不是鄒航的判斷出錯。但是在‘死神來了1’里他的精神里幾乎只有現在的一半。而精神力直接影響了技能的威力。

不過眼下。鄒航的移動也不是很快,在他吃力的奔跑下依舊還是滿動作。空氣的摩擦強烈的抵制著他的身體前進。若是他的肌肉組織強化能高一些的話,當然也會相對的輕松快捷。不過這永遠都是他的弱點。好在敏銳的神經反應力,迅速的在鄒航眼前凝結出各種子彈的軌跡並運算出了最佳的前進方向。

當鄒航已經感覺身體的血液流逝待盡之時,終于沖破了那段火力封鎖,顯身在了那八個自慰隊員的身後。此刻那群人還在瘋狂的向鄒航之前的所在地傾斜著子彈。

就在這時。國會議院的一樓大廳里。出現了一行行色急切的人。而外圍一看就是一隊軍人。保衛著中間那那群滿臉橫肉,肥腸滿肚的政客。不過其中有一個神色堅毅卻略顯陰險的銀發中年男子。

當他們正對著一樓大廳的那個入口時,恐怖的畫面出現了。卻見一個鬼魅般的迷樣少年,幾經病態瘦弱的身軀,嘴巴里不斷湧吮著幾個自慰隊員的鮮血。在一切結束的時候,他似乎已經發現了眾人,一個回慕嘴角那一屢嫣紅,還有兩眼展放著幾近妖異的瞳孔,讓在場的所有人被一股幾乎壓抑的無法呼吸的氣勢所麻痹身體。

鄒航恢複了體力。眼中打量了一下那一群人。鎖定其中那個銀發者。看起來是個高官。剛剛轉身。卻見到他身旁一個身掛無數勳章的身材強壯陸軍上將。一個踉蹌。強行壓制住了剛才來源于心底的恐懼麻痹。滿臉憤怒的抄起沖鋒槍。像鄒航激射子彈。

其實鄒航的閃現完全可以躲避他的攻擊,怎奈原本應該空闊的通道被沙包等物堆積的太過狹窄。當出現在那人面前時,鄒航身上也淺嵌幾個彈頭。不過破皮露骨流血的彈孔卻並不怎樣。反而是以眼睛可以看見的速度,再生著細胞皮肉,並生生將彈頭擠出了提內,掉落在大理石地板上,‘叮訂’做響。在看剛才的中槍處已經完全愈合甚至不帶任何疤痕。場內所有人都像見到外星人一樣詫異。

鄒航知道自己是因為血統的變異讓增加了細胞活性。但是其他人可不明白。便上用看上帝的眼睛凝視他。

對于傷害他的人。鄒航沒有理由手下留情,當著所有人,那位MS強壯如牛的陸軍上將,像一只小雞一樣沒有任何還手的能力。或者說他是有,但是眼看著幾秒間,自己所有的血液像是流水一般離開了自己,他還能有什麼想法。只能直接離開這個世界。

“我要見你們最高指揮官。我有辦法消滅這里所有的怪物!”鄒航不帶任何感情色彩再次說道。

可以說。在這些人眼里鄒航似乎也和怪物劃上了等號。不過,在已經攻陷整個日本的步行者們。鄒航的實力展現出來的力量也著實算是一種希望。

“我是日本首相小犬蠢一郎。是最高指揮官。”說話的正是那個銀發的中年男子,作為一個政客,他顯然對于鄒航十分憤怒而有恐懼,但馬上是一臉笑意的開口應答。而他的眼中隱約浮現著一個‘殺’字。而當他來到了國會議院外,看見死寂的一幕之時,那種濃重的殺意更是明顯。

上篇:魚 078 心懷鬼胎2     下篇:魚 080 心懷鬼胎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