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別人的無限恐怖 死寂 101 生化遺夢2  
   
死寂 101 生化遺夢2

此刻出現在鄒航床前的正是張洵。此刻的張洵眼中隱約帶有戾氣,口中的沉吟像是狼面對強敵時候的威脅。鄒航與之對視幾秒。便似乎了解了什麼。翻身下床隨著張洵走到了窗前。借著皎潔的月色,他看見了窗外那密密麻麻像此處靠近的黑影。

“來了嗎?!我到要看看這次的敵人是什麼東西!”鄒航喃喃自語道。

將所有人都從夢中叫醒來。在白宮前集結。喪尸的龜速還未接近。不過在白宮中的探照燈作用下清晰可見。

龍暴一臉興奮的看著遠處搖擺蔓延過來的喪尸群,不屑的說:“生化危機嗎?沒想到竟然是這個東西。簡直是送給新人練手的!”

(不!不是生化危機)

當鄒航看清楚了那些喪尸的面目後。雖然有些詫異,但是他知道這些和生化危機中一模一樣的喪尸絕對不能代表這是生化危機中的場景。在主神空間中的時候。他看過最新出的生化危機三。

這次的任務,雖然只兌換了一千生存點的物資。但沒有靈類子彈的兌換。普通的彈藥量卻是很大。新人手中也有標准的武器。當然這里的這個新人只是代表聞易月而已。張洵是絕對不會用槍作戰的。而那個柯兒的女孩根本就不應該進入這個世界里。

放棄了總統專駕的那個商標是一個矩形中含有一顆閃閃放光的星辰代表林肯的長車。眾人擁擠于一輛馬力強勁的越野寶馬上。白雨駕駛著寶馬快速向前疾馳。而天窗打開,龍暴半身伸出窗外,火力強勁的米尼崗M134式7.62mm機槍噴出洶湧火頭,彈殼退倉的清脆響聲不停的譜寫著。他身旁的安然雙手翻飛著兩把沙漠之鷹對于較近的喪尸槍槍爆頭。速度之快讓你幾乎看不見她換彈夾的時刻。雖然整整一條馬路之上堆積了眾多的喪尸。可是在屠殺似的洗牌之後,全部倒地。而且,喪尸好象也不是無限出現的。

當寶馬已經在城市中疾馳的時候。而後的地方。那喪尸就僅僅零星而已。這難度好象也太沒有挑戰性了。只要是龍暴子彈充足,完全可以將城市內所有喪尸都屠殺待盡。

而在一座小賓館中。吳天的額頭上生出了很多汗水。而他的眼皮之下,兩只眼球不斷的運動著。常人一看,就知道是在做噩夢了。而他的噩夢中。出現一個全身紫色皮衣。兩米多高,手中加特林六管機槍旋轉著。他身手七八條觸手在不斷的反轉著。摸樣凶神惡刹……

吱``的一聲長長的聲響過後。寶馬車停下。鄒航一個閃現出去。連開車門都省下了。便出現在街道上。因為一邊的一棟百貨大廈中,第三層上的燈光還亮著。現在是凌晨兩點多鍾,這個時刻除了路燈,這些高層建築已經全部暗淡下來。眼前的大廈三層還有亮光,說明有人所在。喪尸可不會怕黑的。

閃現技能消耗于鄒航體內的血液極少。基本已經成為了鄒航的代步技能。可是在幾閃之後。進入那一樓的大廳之中時,他已經深險重圍之中!不過鄒航會那麼簡單嗎?在門口之時,借助于那只綠色幾乎可以代替微光探測器的瞳孔,他早已經看見里面堆滿了喪尸。喪尸的聚集是被人的氣味所吸引。

“歃血!”在鄒航一聲低沉之後,以一成的血液漫天分飛開來。血霧籠罩之下,僅僅一成血液的威力,已經讓所有的喪尸到地,連尸體也沒有留下。當然這與鄒航現今強大的精神力也是分不開的。

鄒航抬起了右手。卻見到一小塊咬痕。沒有料到,竟然剛閃現在喪尸群中的時候就被攻擊了一下。不過此舉鄒航淡淡的笑道,不以為意。強大的細胞活性就連已經可以免疫‘魚’細菌的感染,他還會怕這個嗎?

眾人上了二樓,但在二樓與三樓間的樓梯卻被一塊頗厚的防火牆所隔斷。當然這樣的隔斷就算能夠承受幾發火箭炮的攻擊。也絕對不能攔住眾人前進的腳步。不知何時,隊伍中的黃監已經不知去向。而白雨手中拿著一把似乎很是奇特。仿佛以筋肉糾結而成的匕首。于防火牆上如若切豆腐一般的劃開了一扇門來。

鄒航剛剛進門去重複的劇情發生。

“什麼人?”話音剛落,洛晨那一把CZ550FS來福槍的槍口已經對准來人!鄒航懶得回話,不過一行人都進入了房間內。都明了了。

“你`````你````的手受```傷了````嗎?”一路尾隨絲毫沒有建樹的柯兒開口,對著鄒航說話。說著將衣服撕下了條布帶來想為鄒航包紮。

這一聲到吸引了眾人的注意力。生化危機中T病毒最可怕的是什麼?是傳染!當看到那個咬痕的時候,有些人比較激動了。柯兒似乎不知道有種東西叫急救繃帶的,那效果比她身上的衣服更有用。不過幾個老人卻不以為意,絲毫沒有想拿出繃帶的做法。當然他們知道這傷口一會兒就會消失的。拿出來也是浪費。

但是其他幾人卻不知其意,而洛晨記憶中對生化危機的記憶,讓他重新提起槍來叫道:“都離開他!一會兒他就會變成喪尸的。”

“白癡!”幾個老人,一句話就當應對了洛晨的話。鄒航懶得理他,對于這些人的生死,現在都沒有什麼意義。按照以前的做法。對于這類人。他會直下殺手。相信現在就殺了他幾個老人也不會有意見。因為有些人眼下雖然沒有作用,以後可能是助力也許更是阻力。而鄒航一直將那些沒用的人歸為阻力。因為有些事情,不能有太過的奢望。助力最多是錦上添花,而阻力可能是火上澆油。

當然他的做法想法,是不可能被那些自命清高的人所能體會的。那又何必呢。不如就順其自然讓那些人體驗下後果。

“砰!”的一聲槍響,洛晨還在詫異,自己沒有開槍啊!而聲音卻從那防火牆處傳來。一個皮膚破黑的女孩手中的沙漠之鷹響起。正是白雨的妹妹朝外開槍。

鄒航一個閃現出去。那連接于二樓三樓間不高的樓梯下,一個頗為厲害的角色出現了。嗒嗒嗒嗒的加特林槍在不斷的噴發出火舌,織起一道死亡的火線。而鄒航剛剛閃現于外,就被那複仇邪神給鎖定了目標。哪怕一停之下,可能就被打成個篩子。不過令人疑惑的是。鄒航彷若閑庭信步般在複仇邪神面前移動著。卻並不做攻擊。如此輕松絲毫不會緊張。

而就在此刻。複仇邪神分裂破碎成數個尸塊。體內那些體液,肮髒還在蠕動著的軀體。就算他的細胞活性再強,也無法再有作為。白雨從尸體的方向走開。哪怕複仇邪神肌肉多麼強壯。但是對于手中,黃堅變成的匕首卻如同豆腐一般。眼見那幾些觸手還在不停的翻騰著。龍暴手指一捏。複仇邪神的尸體被高溫的子彈打成了肉泥。隨後,龍暴全身的肌肉皮膚,突然變成了岩石一般。只見龍暴走上前去,用鐵錘榔頭一般的粗腳,將幾塊沒有被打隨的尸塊踩得稀爛。

也許這些喪尸,或者複仇邪神在新人面前有多恐怖。但是在現在的幾個人面前,沒有一點作用。

上篇:死寂 100 生化遺夢1     下篇:死寂 102 無人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