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別人的無限恐怖 死寂 103 獨善其身  
   
死寂 103 獨善其身

“你到底要帶我們往哪走啊?”手中一直握著來福槍的洛晨已經有些煩了。

鄒航轉過頭去,再次看向幾個老人的方向。說道:“還是沒有人想把這次的新人全部殺光嗎?”

鄒航的話音剛落。黃堅上前了一步,一把沙漠之鷹拿在了手中獰笑道:“殺人我可不嫌多。”但是黃堅的手剛要抬起的時候,卻被白雨按住了。

白雨回過頭來看著鄒航道:“我總以為你殺人也是有目的的。但是這次好象有些太過了吧!”

龍暴看著還活著的幾個新人,心中有些不忍。補充道:“我想,我們現在應該考慮的是怎麼完成任務回歸主神空間。這幾個新人並沒有給我們添麻煩,殺了他們還要被扣生存點的。當然。如果他們礙手礙腳的話。我會第一個把他們殺掉!”

一聽到扣生存點,本來殺意十足的黃堅忽然有些收斂了。他可是對生存點記憶由新啊。

“說實話,現在我還沒有找到完成任務的方法。殺與不殺,你們自己決定吧!”鄒航不再堅持,反而笑了笑。笑得是那樣讓人心寒。

(既然不想將恐怖嫁接給他人。那麼你們去體會吧!)

雖然還沒有找到離開這里的方法。不過鄒航已經對這次所要面對的威脅有了些頭緒。當然這還僅僅是猜測而已。吳天死前的那個夢。夢見了喪尸,而之後,喪尸真的出現在了城市里。這可以做一個假設。當這次的小隊眾人做夢時,夢中所反應他內心最恐懼的事物便會真實的表現出來。對于而後喪尸統一時間全部消失。可以看成夢結束了,人醒來後,那些夢中的事物也就隨之消失掉了。

當然這還只是假設,可能僅僅是個巧合而已。充其量兩者之間的聯系不過是百分之一的幾率。要證明這個猜測最少還必須在出現類似的事件。第一次,可能是巧合。那麼第二次再發生相同的事,就絕對不是巧合了。但是在鄒航看來,這百分之一的幾率足夠讓他將即將面對的危險扼殺在繈褓之中。

至于為什麼要殺光這次的新人。鄒航也是憑自己的猜測。在任務開始之時的那個金球。已經死掉的吳天,包括現在還活著的洛晨和董玨鶴都曾經進入了那個金球之內。鄒航大膽的假設進入了那金球之內就可能被類似詛咒的能力控制,導致‘夢想成真’。說來可能有些荒誕無稽了。但是只要仔細一品卻也有些可圈可點的地方。

只是,現在看來。鄒航已經不在堅持要殺掉他們的做法了。自從進入了這次的任務中。不同以往的恐怖任務。這個無人的世界在他人眼中會是淒涼和壓抑的。但對于鄒航來說,這里和他一直所向往的地方太過的相似。他內心中的世界本來就只有自己一個人。而這個世界仿佛就像為他量身打造。只是多了輪回小隊的其他來客,有些紮眼。

回到主神空間能夠干什麼?完成任務,得到獎勵,繼續強化,再次輪回。在鄒航看來本就沒有多大意義。就算真的擁有了強大的力量,存夠了五萬生存點回到現實世界又如何?

也許,鄒航更情願待在這個無人的世界中。

其實鄒航現在可以殺掉這些新人。每一部的恐怖片任務,完成之後就會得到一千生存點。只是冷人之後。‘那死神來了’和‘魚’的團滅任務,在任務開始之時卻是直接開出了豐厚的獎勵。現在這次任務沒有提示獎勵多少。可能已經回歸了那普通的一千生存點的獎勵。直接殺掉洛晨和董玨鶴不過再扣掉兩千的生存點。他依舊不會被主神抹殺。

何況,沒有范圍限制,沒有時間限制。鄒航可以殺掉所有人後,獨自生存在這個世界直到死去。哪怕扣再多又能如何?

既然現在白雨龍暴和黃堅不想殺掉新人。那麼就讓他們盡情體驗這後果吧!

“那就讓他們活著吧!你放心,只要以後他們妨礙到我們的任務。我會將他們全部殺掉的!”白雨保證道。

“我```我會``聽你們的````話,讓我干`````什麼``我就干什````麼。求求你們不```不要``殺我!”那小臉瞥的通紅的柯兒急切的說著。眼角還似帶有淚水。一副讓人不忍的摸樣。聽見幾人議論他們的生死。柯兒很是害怕。

洛晨算是這些新人中,表現戒備最為強烈的。此刻幾人的談話,雖然讓他摸不著頭腦,但論到自己的生死十分氣憤。不同于柯二的求饒。此刻他大聲罵道:“你們他媽都不是好東西。就算我死,我也要拉幾個來陪葬!”說著又將槍口抬起。

龍暴剛上前一步,洛晨發瘋似的開槍射擊。來福槍的霰彈射擊,龍暴並沒有能力可以閃開。只不過龍暴也沒有想要閃開的意思。只見子彈剛接觸到他身體的時候。鐵砂撣片,當的一聲發出火花,漸射開來。卻是像擊在了岩石身上。

當洛晨吃驚的看著,龍暴的身體膨脹,全身的肌肉瞬間便成了充滿棱角的黃色岩石。不由的一驚。致使手指更加慌張的扣動扳機射向龍暴。

徒勞就是徒勞。子彈能打掉的不過是他原本穿在身上,此刻被緊繃著的衣服。洛晨不可思議的看著龍暴。昨天戰場是在三樓樓梯前,由于防火牆的小門不大。洛晨並沒有能親眼目睹幾人作戰摸樣。現在算是見識到了。

而此刻,白雨亦已經出現在他的身後。正午的陽光照射,使眾人的影子拉長,就在影子交集之時。白雨和黃堅的身影就消失了。一秒鍾的延遲可能對于高手而言是個機會。但對于眼前的洛晨而言有等于無。

黃堅轉變成的匕首化姿態被白雨反持在手上。洛晨此刻對這詭異的一幕驚得跌坐在了地上。二十多年的唯物主義教育。根本解釋不了發生在眼前的事情。這些怪異的力量只存在于電影或小說之中。

“這不是現實世界!”白雨並沒有下殺手。只是站在一邊說道。

“夢!我一定在做夢呢。對!我肯定一直在夢里面呢!”洛晨有些語無倫次的呼道。

“夢!可能吧!不過我可以很負責任的告訴你。如果你現在死了。你就真的死了,想試試嗎?”白雨又道。只是洛晨臉色一緊,說不出話來。

此刻的龍暴已經恢複了原來的面目。順手將身上破碎的衣服撕掉。從空間袋里拿出了備用衣服換上。龍暴和黃堅的血統變化都有這副作用。在主神空間訓練的時候鬧出了不少尷尬。于是在空間袋里放了不少替換的衣服。

董玨鶴所在的位置離白雨最為接近。在經曆過喪尸的威脅後,董玨鶴總是走在洛晨旁邊。仿佛對洛晨很有信心。只是現在洛晨已經絲毫不能起什麼作用。此時的董玨鶴滿臉淚水的說著:“只要不殺我,你們說什麼我都去做。我還很年輕不想就這麼死了!”

的確董玨鶴不過就二十多歲的年紀,正值芳華。而且從進入恐怖世界後第一個目標就是奔那些高檔的化妝品去,從這一點看來她就很會保養自己的容貌。就打扮而言,董玨鶴算是女人中比較有味道的。

此刻白雨手中,那純筋肉組成的匕首。不斷的扭曲變化。快速的蠕動過後,伸張出了許多血肉。凝結成黃堅的摸樣。當然和之前一樣。一絲不掛的身體就這樣出現在了董玨鶴面前。滿臉淫笑的看著董玨鶴,道:“我讓你活著。不過要看看你願意付出多少了!”

毫無疑問,從黃堅挺拔的生理反應就可以看出,黃堅現在想干什麼。董玨鶴不是白癡,自然知道黃堅想得到什麼。不過在大部分女人而言,有的東西好象比生命還重要。董玨鶴也是其中之一。

董玨鶴一下子跌坐在地上。不停向後挪動著身體。對著黃堅大叫道:“不要。你不要過來!”只不過這歇斯底里的呼喊聲讓黃堅更加興奮。就這一點看來。黃堅的確是最忠貞于本能的人,在恐怖世界丟棄所有的精神枷鎖的束縛。

‘砰’的一聲響過。黃堅的腳邊的水泥地上,鑲嵌了一顆彈頭。回眼望去。安然手中的槍冒著硝煙。有些感受只有經曆過的人才會知道。

“在向前一步。我就射你腦袋!”第一句話。可以說,這是安然從‘魚’任務完結,被複活後的第一句話。

黃堅看得出安然的堅持。其實不論黃堅如何的囂張,但卻沒有敢對幾個老人如此。更不要說安然和鄒航了。兩人的資格比他們三人還要老。

黃堅轉過身去,笑道:“安然姐。你這是干什麼。有意見說就成了。我就嚇唬嚇唬她而已!”說完。黃堅從空間袋中拿過了衣服穿上。

嚇唬她?如果安然不出手。黃堅所要做的那就不僅僅只是嚇唬而已。

將自己的快樂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說真的,是件很值得回味的事。

不過,現在的安然心理所想。她的心旁人絕對不會懂得。如花一朵觸之凋零。有種思想如同賭博一般,將所有的籌碼壓在一個圈內,就不能回頭了。安然是被傷害過的,她真正知道那種滋味。雖然她肉體上有瑕疵,不過心中卻不曾被分開。她的心中裝了鄒航一人。不過鄒航害得她太深。只是,讓人所沒有想到的是。安然複活之後卻沒有對鄒航報複,讓人有些想不通為什麼。

“現在我們該怎麼辦?”白雨向鄒航問道。

“隨便你們!這次的任務讓我帶路,我的做法是將你們全殺光。你們不想死,就自己解決。”鄒航說完,就地坐下。

白雨眉頭一皺,道:“那我殺光這些新人!”

鄒航笑著搖了搖頭,他知道白雨所想。答道:“不!兩者的轉變不能讓我改變。這之間已經沒有什麼聯系了。”

上篇:死寂 102 無人的世界     下篇:死寂 104 第二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