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別人的無限恐怖 死寂 113 咒怨見者死8  
   
死寂 113 咒怨見者死8

黃堅死定了?

禦盾化的黃堅依舊能感受到周圍的一切。面對著伽耶子,他是那麼的無力。一股寒氣襲來,瞬間黃堅能感覺到周圍的一切都變了。

白雨、安然、龍暴、鄒航、李濤、黃堅!李濤怎麼還活著?這不可能。黃堅驚訝的看著之前在魚的任務中已經死掉的新人李濤,滿臉的不可思憶。而且,眼前還有自己,可是如果那是自己。那這里的自己又是誰呢?隨之黃堅立刻觀察附近的情形,這是一間和室。看樣子應該在一所日式餐廳內。但轉眼間黃堅又睹見另一邊還有兩人,山本一夫和山本龍二。

他們也應該早被鄒航殺掉了的啊?

當黃堅看向鄒航,卻發現鄒航淡漠的看著自己,手上把玩著一把小巧的廚刀。隨之鄒航拉著自己的手,就在這時。“你要干什麼。快放開她!”山本龍二咆哮著沖上前想阻止鄒航。卻被山本一夫攔住,但是山本龍二此刻像是發了瘋一般。安然的槍口已經瞄准了龍二。山本一夫卻是眼疾手快搶先一步一個手刀推向山本龍二的脖頸上。

這是怎麼會事?他們在干什麼?這時,黃堅終于想起了,這一幕的所有經過。這就是鄒航那令所有人恐懼的一刻。

“請各位睜打眼睛閉住嘴巴。我不希望聽見太多的雜音。”鄒航已經接過裝著七把刀的盤子。放在桌子一邊。

黃堅自己被鄒航按倒矮木桌上。其他人面色都是疑惑,而眼前的那個黃堅卻是滿臉獰笑,像是等待看一場好戲。

這是什麼?和服?日本女人穿的和服。眼瞧著鄒航在脫著自己的衣服,片刻她已經一絲不掛。完美的身形暴露在眾人眼前。而她自己更是疑惑,我身上怎麼長著這麼豐滿的**?我的老二也不見了。鄒航目不斜視的繼續用和服的帶子固定她的手腳。

黃堅心中那無法言語的恐怖由然而生。他知道自己已經變成了山本未來。而馬上鄒航將會對自己施行剝皮、凌遲、鍋煮。

“不!不要啊!我是黃堅啊!我不是山本未來!”此刻的畫面看過,山本未來的口中呼喊著的話語仿佛並沒有一字一句傳到旁人耳中。

“鄒航,我是黃堅,你不要殺我。”

“龍暴讓他住手!”

“安然你快讓鄒航停下!”

“白雨我錯。我承認你是新的隊長。我都聽你的快救救我啊!”此刻,他已經崩潰。他曾完全目睹了鄒航所做的一切。就連他這麼嗜血的性格,都難以忍受眼前的場景,何況現在馬上要降臨到自己身上。

呼吸是那麼急促。但絲毫不能掙紮。他的身體就像是被麻痹。可思想又是清晰。

“不!你不是黃堅!我才是黃堅!”終于有一人說話了。而這話也是對著仿佛靈魂存在的黃堅所說。可是那軀體卻是黃堅自己的。

“好!你是黃堅。求你去救我啊!”他的頭腦已經混亂。對于那唯一一句能感受到自己的話,是殘存的希望。

“你是山本未來。你去求你爸爸和你哥哥啊!哈哈哈哈````”

“我是山本未來,爸爸、二哥你們救救我啊!”黃堅在大聲的呼喊著,可是身體依舊是無法移動分毫。

“哈哈哈哈`````!”自那與自己一模一樣的身體中。黃堅聽見了近乎瘋狂的嗤笑。反觀他人還是絲毫沒有任何神情起伏。

鄒航下刀了。

第一次看到這一幕,黃堅有些興奮。他對于鄒航更是狂熱的崇拜。他知道絕對的執行者,用刀剝皮而絲毫不觸及到感覺神經,沒有讓受刑著感覺一絲疼痛,那是近乎神跡的。可能那一次的目睹還有所疑惑。可是這次他知道鄒航真的是那麼強。

黃堅雖然沒有感到疼痛,但是有誰能親眼目睹自己的皮膚被剝離開自己的身體?之前可能他是興奮。而現在他是恐懼。

“這張皮膚很完美,我甚至沒有傷害她的組織,如果說現在施行植皮手術的話,應該沒有大礙吧!但我知道你不會交出鑰匙的,那麼我繼續吧!接下來是凌遲。只要開始就不可能還有補救的辦法了。”鄒航仿佛是在自言自語。但依舊冷漠著。這句話黃堅也聽過。但這句話是個起點是個轉折。它預示著凌遲的開始。

黃堅不停的撕吼哀號。現在依舊是沒有感覺疲憊。“啊```!!”黃堅感覺到一陣刺骨的疼痛從腳底傳來。這種無法下咽的疼痛幾乎致命。很難想象鄒航僅僅只在腳底切下小小的一片肉。黃堅眼中湧出一滴淚。

有的人的眼淚一身下來可以用來洗臉。可是有的人的眼淚又是那麼珍貴。這一痛是近乎瘋狂的。可是這一痛之下讓黃堅這個視眼淚如生命的男人忽然間發狠。他一轉眼盯著那個自己。瘋狂的大笑著。

“幻覺!這些早已經過去,這只是我腦海中的幻覺。你不能直接殺死我。”黃堅向那個自己大喊道。

只見那個身形一楞,既而聲音突然轉變成了一種令人毛骨悚然的女聲。只聽她道:“我可以殺死你,不過這是你記憶中最讓你恐懼的一幕!我想讓你死在這里。”

顯然這一切的確是出自伽耶子之手。這一夢中,咒怨的力量不能直接殺死人。沒有物理攻擊力,亦不會存在靈力攻擊。它屬于超自然的鬼怪。而鬼的力量直接挑戰你的靈魂。伽耶子的話說的真切,可是黃堅卻與之無視。鬼話連篇,人亦有謊言,何況是鬼!

“嘶````````好!”黃堅感受著鄒航的第二刀。鬼是恐怖的,也許見他一眼都是那麼的從心生畏忌。而她的力量竟然讓心中最恐怖的那一幕重現而來。而這一幕里所有的感知是那樣的真實。鄒航凌遲的每一刀。那都分分讓人幾近痛死!

可是現在。黃堅眼中已是猙獰,他意志是那樣的堅定。他望著記憶幻覺中鄒航那雙冷漠的眼睛。就是他給了黃堅的意志。鄒航說過黃堅是無敵,那麼這個已知條件的存在那麼自己肯定就不會死。活下去了。將這些伽耶子所給予的感受十倍的還回去!

真實的恐怖。這一切的幻覺感受都仿佛真實的體驗。伽耶子給予他的恐怖幻覺確實無法傷害他的肉體。可是那其他的感覺卻又完全真實的賦予黃堅。有一點必須要說明,黃堅所面對的恐怖幻覺來源于他自己。伽耶子其實就是一個媒介。黃堅依舊是面對著自己內心中恐怖。和之前聞易月身體的麻痹一樣。鬼其實並沒有麻痹他的技能。而是他自己因為恐懼麻痹了自己。

而現在黃堅記憶中的原本那個自己並不會說出那一番話來。也許他只是將自己的幻覺全部歸罪于伽耶子才產生而後的是非。冥冥中的巧合或許給了黃堅堅持就能複仇的假象。這是好是壞?

或者也能說,那個神經和大腦感受到的是真實。可黃堅偏執狂熱的將鄒航的那句話給斷章取義。也許也是件好事。那麼最後的結果就要看看黃堅能堅持多久,這一夢的時間有多久!也許黃堅真的能堅持幾個小時,等鄒航完成他記憶中那一場酷刑。可是夢在繼續,那麼黃堅會發現一切都會再來一遍,一切完結或許還能再來一遍。

結束夢的一切。鄒航早在喪尸的完結已經做出了推論。如果將做夢之人殺死。那麼一切都會完結。可惜,如果這一點只有他才知道。而鄒航卻還佇立在白宮外的微風中。和那小鬼俊雄對峙。

關于鄒航的推論,還存在一個補充。就是在第一夢時,做夢的吳天已經醒來。在夢結束之後他才被鄒航殺死。難道不會矛盾嗎?其實不然,只是沒有人發現。這里的夢似乎像是一次次的恐怖任務。第一夢的結束,因為最後那個複仇邪神的死亡。那個夢才被結束。可是這第二個夢,誰有能力將無形的鬼,免疫所有物理攻擊于靈力攻擊的兩個鬼消滅?

對于洛晨。鄒航也非是存在預測的能力。第二夢的恐怖是個巧合。鄒航只是有個不成熟的推論。還記得最初的那個金球嗎?鄒航一直覺得很是奇怪。他隱約覺得那幾個曾經進入過金球的人或許就已經與這突入其來的夢發生聯系。

而僅僅存在進入了夢中的新人就只有之前他殺死的吳天,還有而後遇見的洛晨與董玨鶴。至于是否因為如此鄒航亦不敢斷定。這需要證實。也許死神來了否定了他的很多想法。因為凡事是對也是錯。而一個決定就是可能致命。

說到這里。鄒航的確在恐怖世界中那樣的特立獨形。因為他的智慧,跟著他身後的人可是閑庭信步。但是現在鄒航亦不可能在未其他的幾人去計算。而輪回小隊的新隊長白雨,他能有什麼證實他的能力,空口而出的那幾句話嗎?

(抬頭幾句,再次說明一下。確實是傷我新去上班還在試用期,每天都累死累活的了。一回家就只想睡覺連飯都不想吃。更新的問題現在只能這樣慢慢來。只要早些轉正式偶就可以偷懶不那麼拼命找時間碼字拉^-^!)

上篇:死寂 112 咒怨見者死7     下篇:死寂 114 咒怨見者死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