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別人的無限恐怖 死寂 123 曾經有一年2  
   
死寂 123 曾經有一年2

(今天第三章)

零星的槍聲或者里面還有自己同胞在抵抗著。可是現在的局勢不會樂觀。幾十萬的同胞正在掙紮著。

說起來長實際上短,這不過僅僅是在描述一條不算太寬闊的街道上發生的一幕。兩邊有些林立著被歲月風霜洗禮過水泥小樓上。鐵質護欄里還有很多人在用一種語言哭喊著。

救命

這是恐怖片嗎?

這與恐怖片有什麼不一樣?

“操!殺了這幫畜生!”大胡子用著幾乎歇斯底里的聲音怒吼著。僅僅幾秒之間。震撼了這個突擊隊里的所有成員。他們暴怒的雙眼,沸騰的熱血要用某一民族的血液太能平息。

早已經憤怒的眾人已經如同被放出鐵籠的獅子。手中的武器伴隨著“噠```噠噠”的聲響變得滾燙。凡是眼前殺人者。搶劫者。**者。無疑不是他們的目標。

仿佛天降奇兵。還在狂笑肆虐著的畜生們,剛剛在聽見聲響就發現自己身邊的同伴身上就爆出無數的血洞。回過神來向那源頭往去。就在刹那間。他的眼球爆開。後腦流出了豆腐般的殘渣,隨之臉上多了個血洞。現世報應來了。還在他跨下苦喊的婦女一瞬間停止了流淚,亦是看著這一幕不決間有了一絲獰笑。

在你最初開始行凶的一瞬間,已經注定該做好為你的行為付出代價的那一刻!

……

兩人對話一人一句。

“夢?!誰睡覺了?”安然此刻心中一擰!看著眼前的建築,周圍的環境。僅僅在一秒鍾以前還在白宮奢華的房間里。但轉眼間自己已經身在一條有些肮髒的小巷子里。不遠處似是著了火,不時冒著白煙。好象還聽有人在苦喊尖叫,有人在大笑。

這怎麼可能?這個死寂的世界怎麼還會有人呢?四周的落魄肮髒的建築也絕對不是美國。

“不要睡覺!”安然呢喃一句。如果說之前她還無法確定鄒航的想法是否對錯。現在無疑有了答案。這麼說來,他們幾個老人正如按照鄒航思維推論的那樣,都進入過金球。那麼又出現了一個更大的疑問!

(龍暴和黃堅沒有騙我。而我真的記得沒有進入過那個金球。難道曾經進入過金球的人都忘記了自己進入過了!)

那麼這樣來看就都成立了。

安然左手扶了扶自己已經略微及肩的長發。自從和鄒航認識以來這頭發的長度見證了兩人認識的所有過程。

默默的慢步走著,現在她的心思全不在外。好象根本不考慮自己現在的處境。她的心里只想搞清楚鄒航在想什麼。

“為什麼要告訴我們不要睡覺?按照他的一貫作風我們都是潛在的危險。扼殺在繈褓之中才是他的手法。”安然喃喃自語。鄒航的一言一行,不知不覺中仿佛已經感染了安然。

“這次的任務真的和死神來了是類似嗎?”安然又說了一句。鄒航之前殺人似是清理進入了金球的人,這很符合鄒航的做法。而後來鄒航卻沒有殺他們還給了這麼重要的提示,前後矛盾。以前鄒航這樣做是在給自己創造充分的時間進行他的計劃。可是在平攤下來,只要他一謊言,不用考慮生存點的制約能很簡單的完成任務。

(這是未知條件一)

進入了金球後。所有人都會忘記自己曾經進入過。這個好象在最開始的時候。那些新人剛剛進入金球後卻又一頭栽進去,如此翻覆竟然沒有人抱怨。我早該注意到了。那話說回來鄒航進入過金球嗎?如果他進入過金球雖然只是叮囑我們不要睡覺,卻亦是做夢者。難道他自己也忘記曾經進入過金球?要是殺了所有做夢者其中也包括了他自己。所有人死了,這個死寂的世界再不會出現怪物完成任務。這也太匪夷所思了。主神不應該會真的讓所有人死在這里。

(哎````頭痛的未知條件二)

夢!是反應人內心思想的。當然人的一生看似很多夢都雜亂無章。不過亦有很多時候夢里會出現你想要的。這就是所謂的日有所思夜有所夢!一般的夢只出現在深度睡眠當中。那些不曾休息的潛意識形成了夢。相對淺度的睡眠一般就很少有。而且一般人的淺度睡眠的時候還能聽見外界的聲音,還能感知到外界的物體。

夢里的世界總是那麼美好。讓人向往。

但願長醉不願醒!

冥冥中好象有一絲靈感從安然的腦海中滑過,讓安然似乎領悟到什麼,卻在想抓住它的時候縱即逝。

“唉```”安然輕輕的歎息了口氣,使勁的搖了搖頭。她現在離最後的終點僅僅只有一步之遙了。可是那個結果卻又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將自己帶離開推理的世界。安然這才發現身邊輪回小隊里的其他人都不見了。而周圍似是殘破的居民院中還隱約聽見人聲……

福爾摩斯一生中唯一輸給了一個女人——艾琳•;艾德勒。不過鄒航不是福爾摩斯,安然也不是艾琳•;艾德勒。可相同的一點是,這一次任務的主角或許該讓安然揭開最後迷團的面紗。

不是安然比鄒航還要睿智,實在是因為這個任務像作繭自縛使鄒航心甘情願。

畫面中,院子的中間有一堆篝火。燃料是很多家具。四周還散落了很多家用電器。

“朋古魯你想干什麼?放了我老婆女兒!”說話的是個中年人,幾代居住在雅加達,皮膚黝黑。此刻雖然被兩個人壓在地上,嘴里幾乎都是泥土。不過卻沒有求饒反到是幾乎暴怒。如果求饒有用他會去考慮。可是對于眼前的這些畜生,他們沒有人性!他的一番話並沒有用通用印尼語,而是用中文。在這個國度華人依舊占了很大的一個基數。

“干什麼?”朋古魯也是用中文回答,不過此刻他的樣子是那麼囂張,囂張的就是一臉欠扁的樣子。只聽他說道:“老鄰居,我就是在看看你啊!最近治安不好,我怕露露有危險!”話剛說完便一把抓向了又手邊女孩的胸部。女孩一驚臉上的淚水狂湧了出來。女孩的容貌不說是天資國色,但如果放到國內來說,隨便參加個什麼海選也絕對是當明星的料。此刻雖然淚流滿面,卻更讓人心生憐愛。

“你在碰她我和你拼命!”看見那畜生欺負自己的女兒。雖然被人架住動探不得。可是如果眼神能殺人的話。那朋古魯可能就被殺了幾千次。可能真的是遺傳原因。虎父無犬子,美女沒丑母。這個女人雖然中年卻也徐娘半老豐韻由存。罵言一停,口水呸的一聲吐在了朋古魯的臉上,雖是不雅觀到也解氣。

朋古魯拿手一摸一個耳光扇了過去,面露凶光大怒道:“好!老子就先干了你,再去操你女兒!”然後對著幾個手下道:“等老子爽完就給你們輪著來。你們還沒干過大學生吧!哈哈哈哈!”

上篇:死寂 122 曾經有一年1     下篇:死寂 124 曾經有一年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