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靈異軍事 別人的無限恐怖 死寂 124 曾經有一年3  
   
死寂 124 曾經有一年3

(今天第四章)

說起來朋古魯僅僅是個街邊的小混混,和幾個同好者一起平時也不敢太猖狂。無非就是欺服一下周邊的華人,對一些小商販勒索點小錢。倘若放在平時借他幾個膽子也不敢做出這種事來。畢竟雖然印尼的警察對于他們欺負當地的華人,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可華人都是很團結的。一人出事,幾乎附近的人都會幫忙。

只是今天。今天是混亂的。而且不知道從哪里得到的消息,幾個比較大的黑道組織都行動起來了。而且聽說背後有軍隊做後盾。

“不要啊!”撕心裂肺的哭喊是那樣的無力。

######馬######塞########克#########

在自己父母女兒面前被**,令受害人全家心靈受創。這一刻死是奢望。世界上有很多是不能承受的。如果你此刻給她一顆子彈她會感激,感激你一輩子!

當安然尋聲走近院子的那一刻。眼前的一幕是那樣的令人難以接受。哪怕是經曆了恐怖世界的洗禮,看見這些人,不!不能說是人。是畜生的行為。令人發指!

“啊``````啊``````”當女孩的母親被朋古魯給凌虐一番後。朋古魯一猶為盡的擦了擦嘴巴。而後卻提了癱軟與地上的女人。使勁一提,丟向了熊熊的篝火中。這一聲痛苦的嘶吟就是出自那個已經至身烈火中,全身被燒灼出油,發出陣陣肉香的女人。

“不!”一聲狂吼,讓被壓在地上的男主人昏死過去。他昏過去也許好受些。而他的女兒呢?

七八個齷齪無恥的男人一擁而上。撕開了女孩的衣服。用盡她每一塊能運用到的器官組織。發泄他們的野獸般的性欲。

女孩已經叫不出聲了。嘴巴被條狀物體給堵的滿滿的。還直插入吼。幾經讓她窒息。群起而上,如果不出意外,可能用不了多久女孩便會死去。因為幾個野獸身上都染上了她的血液。

不是人?或者這就是人。

“啊!”看見這一幕!安然不由得見出聲來。而這一聲引起了幾只畜生的注意。

“疑``沒想到還有一個。”

“乖``乖``真漂亮,干起來肯定很爽!”

……

安然摸樣相比之下的確美麗。而且更多的是她氣質上的出眾。當她嚴肅認真思考的時候讓人側目,當她在鄒航身邊變成一個小女兒形象時又讓人疼愛。而當她殺人時,讓人瘋狂!

安然臉上沒有了表情,取而代之,雙眼里一股攝人的意識不由的讓幾人心理一寒。這像暴風雨前的甯靜。壓抑的可怕。

什麼?害怕一個女人,這不可能!朋古魯狠狠的將那濃重的恥辱感抹去。

“美女你好‘胸’哦!”朋古魯將目光放在被白色花邊襯衣緊緊包裹住的那兩團軟肉上。淫蕩的說著。他身旁的幾個人,亦丟棄了已經被無數肮髒的體液,與血水汙染的女孩。轉而向安然靠攏過來。

如果突襲者的血統加無限子彈沙漠之鷹,不能解決這幾個家伙。那麼恐怖的輪回世界也不算恐怖了。只是安然好象並不想就這樣殺了他們。

就像鄒航說的等價交換與死的定義來說。死無疑是他們最福音。

“嘭````“的悶響過後。朋古魯那只滿是鮮血的手不在了。實際上是碎成了一些爛肉。

“啊``````啊````````”痛苦的慘叫一下子說明他們成為了別人手中的玩物。

安然的手垂下,無視于幾人,目光停留在了那個女孩身上。女孩已經可以用慘不忍睹來形容。下身被殘忍的暴行撕裂開,豔紅血液不停的向外狂湧著。不知道哪個禽獸所為,女孩胸部上滿是咬傷,破皮入骨。

肉體上的損傷如果救治及時還能保住一條性命。不過此刻已經枯竭的淚腺,干涸的淚水,無神的雙眼。她的心已經死了。可是依舊抽蹙著的面部神經,說明她還在被夢罹滋擾。這種感覺安然心理知道。現在送出一個顆子彈結束這受苦的日子,給予她解脫。

凜冽的一槍過後。女孩死了。這一舉似乎讓朋古魯都有些吃驚一下子忘記了疼痛。

“婊子!干死她!”朋古魯怒吼一聲,提醒了還在震驚中的幾個人。相距安然不過一米多的距離,這麼近的距離加上安然持槍的手已經垂下。抱著這個僥幸的心理,幾人心中一喜想把握住這個難得的機會。

可是就在這個瞬間,安然轉過頭來,屠殺結束了。

兩把沙漠之鷹無限子彈,就算在多來幾十個這種角色依舊只有一個結果。突襲者的血統使安然的神經反應與幾個普通人有著天差地別。開槍的速度比之M16來也不成多讓。該讓他們後怕的是,安然並沒有就這樣結束他們的命。

手腳其飛,鮮血與碎肉共舞!這個院子里便出現了幾個人棍。

在火堆里的女人早已經咽氣。涔涔冒出的尸油也被燃燒待盡。火勢不足以讓骨頭化成粉末。但僅僅這樣也就足夠了。

“不是喜歡玩火嗎?”安然的的聲音其實很好聽,只不過現在,這就是惡魔的召喚。

高跟鞋也是種刑具。從幾個鬼哭狼嚎的尸體上走過。每一步都會出現可不會致命的血洞。

抽離出還沒燃盡的木棒,安然在救他們的性命。火能快速的將受傷處的細菌殺死,也會使傷口處的血肉擰成一團。當然這些經過和效果和止血的急救噴霧是不可相比的。

救你,只是為了折磨你。

很快噴湧的血液止住了。朋古魯和他的那些禽獸們也像虛脫了一般。可燒烤大會才剛剛開始。安然的手從他們消失的雙腿處開始。首先是附近的皮膚像保鮮膜一樣遇火散開,皮下脂肪經過高溫的燒灼不時的轉變成油水。這樣使已經幾乎殘缺的神經更感痛苦。

“你用什麼去傷害她,我就取走什麼!”安然的話像是說明書,提前預告了劇情走向。火光一過,黑色的茅草已經蜷曲。因為緊張,他們的那支棒子翹立的醒目。皮肉反轉,油光涔涔,不用什麼香料。空氣間就已經滿是肉香!(其實這個不好形容,大家如果覺得描述的不好的話,到樓下看看燒烤攤上的那些烤肉,特別看看考香腸一類的^_^)

朋古魯已經昏死過去幾次了。不過昏過去照樣有方法對付他。不屑用水澆,只要將插在他身體上的那把匕首再換個地方插入就行了。

回顧剛才女孩胸部的咬傷。安然記憶猶新。

上篇:死寂 123 曾經有一年2     下篇:死寂 125 曾經有一年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