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一卷 幼年期 序章  
   
第一卷 幼年期 序章

網譯版 轉自

圖源:XX小夫君XX

翻譯:樓長

本人是三十四歲的無家無職者.

略胖,丑男,正在對人生感到後悔的好男人.

就在三小時前還不是無家可歸,只是常年不出房間的資深尼特,

然而回過神來,雙親已經去世了,

閉門不出的我別說葬禮了,連親族會議也沒有出席,

結果被干脆地趕出了家門.

在家旁若無人地通過敲打牆壁,地面來使喚父母的我,沒有任何為我說話.

葬禮當天我在房間中擼管,兄弟姐妹們突然闖進來,甩出了斷絕關系的證明.

我無視他們,結果弟弟拿著木質棒球棍把我比性命更重要的電腦砸壞了.

我半發狂地沖向他們,然而哥哥是空手道段數者,反過來將我打成重傷.

我難看地哭求原諒,卻被趕出家門,連衣服都沒得換.

忍著胸前的疼痛(大概肋骨斷了),搖搖晃晃地走在街上.

離開家門時,兄弟們的痛罵還回響在耳邊.

慘不忍聽的暴言.

我的心已經碎了.

我到底做錯了什麼.

只不過是雙親的葬禮時在用蘿莉無碼錄像擼管而已…….

接下來怎麼辦啊.

不,腦袋里還是知道的.

找個工作或打工,再找個住的地方,買點東西吃.

要怎樣做?

根本不知道怎麼找工作.

嗯,去Hello就行這點還是知道的.(注:HelloWork是日本介紹工作的政府組織)

可是,我也不是白白當了十年家里蹲,怎麼可能知道Hello在哪里,而且,就算去Hello,據說也只是介紹工作.

拿著簡曆去到被介紹的地方,接受面試.

穿著這身到處沾滿汗跡跟血跡的髒衣服去面試.

怎麼可能被雇傭.如果是我也絕對不會雇傭一個穿著這麼瘋狂的家伙.也許會產生共鳴,但絕對不會雇他.

再說根本不知道哪里有簡曆賣.

文具店?便利店?

走到便利店也許會有,可是我沒錢.

就算,以上這些全都解決了.

假設運氣不錯,在金融機構想辦法借到錢,換一身衣服,買了簡曆跟文具吧.

據說,沒有住處是沒辦法完成簡曆的.

走投無路了.

此時此刻,我終于發現自己的人生走投無路了.

「……哈」

下起雨來了.

已經是夏天結束,開始變涼的時期.冰冷的雨水浸透了穿了不知多少年的外套,冷酷地剝奪著我的體溫.

「……要是能從頭來過的話」

不禁吐出這麼一句話.

我也不是生下來就是垃圾.

作為三男出生于比較富裕的家庭.兩個哥哥一姐一弟.五兄弟的老四.

小學時,還被稱贊著小小年紀卻很聰明.

雖然學習算不上拿手,游戲玩得很好,運動也不錯的臭屁小孩.還曾經是班級的中心人物.

初中時進了電腦部,參考著雜志,存下零花錢組裝了電腦.在電腦的電字都不會寫的家人中,算是鶴立雞群.

人生走上歪路時是高中……不,從初中三年級開始.光忙著擺弄電腦,疏忽了學習.現在回想起來,那就是契機吧.

我那時認為學習什麼的對于將來沒有用.覺得派不上用場.

結果,不得不進了縣里也是最下等的超級笨蛋高中.

即便如此,我還是覺得沒什麼.

覺得只要認真起來就能成功的我跟其他笨蛋不是一個檔次的.

那件事,現在還記得.

在小賣部排隊買午飯時,有個突然插隊的家伙.

我像是出于正義感似的對那家伙抱怨了幾句.那正是我當時奇怪的自尊心跟中二病的性格導致的行動.

但糟糕的是,對方是我的前輩,而且是學校里數一數二地危險人物.

結果,我被揍得鼻青臉腫,被全裸地綁在校門口.

還被照了很多相片,被他散布到了全校學生手中.

我一瞬間就跌落到底層階級,被別人嘲笑,還取了包皮男的外號.

一個月沒去上學,成了拒絕上學的家里蹲.父親跟哥哥看到這樣的我,說著什麼拿出勇氣,加油之類的不負責任的話語.我絲毫沒有聽進去.

錯的不是我.

那種狀況,誰還能去學校啊.

不管是誰,陷入那種狀況,還怎麼去學校.怎麼可能去.

因此,不管誰對我說什麼,我都堅決地閉門不出.

我覺得所有認識我的人都在拿著我的照片嘲笑著我.

就算閉門不出,只要有電腦跟網絡,多少時間都能打發掉.受到網絡的影響,對不少事情產生了興趣,也做了不少事情.做模型,塗裝手辦,寫博客.母親就像支持我似的,只要提出要求,多少錢都會幫我出.

可是,不管哪件事都不到一年就膩了.

看到比起自己更拿手的人,就失去了動力.

從旁人來看,我只不過是在玩耍罷了.可是,孤獨一人,只有大把時間,躲在黑暗的殼里的我,沒有其他能做的事情.

不,現在回想起來,那不過是借口.

至少,如果立志成為漫畫家而開始畫起拙劣的Web漫畫,或是立志當輕小說作家而開始投稿小說的話,還算好點吧.

有很多跟我有著相似境遇而確實那麼做了的家伙.

對于那些家伙,我卻不屑一顧.

嘲笑著他們的創作,以為自己是評論家,說著「狗屁不如」,批評著他們.

明明自己什麼都沒做…….

好想回到過去.

如果可以的話,回到人生最高點的小學,或者是初中時代.

不,就算一年兩年也行.

只要有一點點時間,我還是能做點什麼的.

雖然什麼事情都半途而廢了,但是不管哪個都可以重頭開始.

只要全力以赴的話,就算成不了頂尖,大概至少也能成為職業的吧.

「……」

為什麼至今為止我什麼都沒做成呢.

曾經有很多時間.雖然在那些時間里,我一直閉門不出,可是只要坐在電腦前就能做的事也有很多.就算成不了一流,可是在某條道路上作為中堅力量努力還是可以的.

漫畫也好,小說也好.游戲,或是編程.只要全力以赴,總能留下一些成功的.且不說能不能將那些成功轉化為金錢…….

哎,算了.沒用了.

我沒有努力過.就算回到過去,也肯定會在相似的地方跌倒,在相似的地方停下.正因為沒有跨過普通人能無意識地跨過的坎,才有我現在這個樣子.

「嗯?」

大雨中,我聽到了什麼人的爭吵聲.

吵架麼.

真討厭,不想被卷進去.雖然這麼想著,腳步卻筆直地想著那邊走去.

「——所以說,你——」

「你才是——」

進入視線的似乎是在打情罵俏的三名高中生.

兩男一女.穿著現在很少見的高領校服跟水手服.

看來是陷入了什麼修羅場,個子最高的少年在跟少女爭吵著什麼.另一位少年在兩人中間勸解著,可是吵架中的兩人完全沒有聽進去.

(啊浮,我也有過呢,那樣的)

初中時代,我也曾有個還算可愛的青梅竹馬.說她還算可愛,在班里也就第四,第五左右.參加著田徑部,留著一頭短發.在街上10人迎面走過會有兩,三人回頭,大概這種程度的容貌.

只是當時的我對于某個動畫非常狂熱,認為田徑部一定要馬尾才是王道,所以當時我認為她是丑女.

不過,家離得近,小學初中常常分到同一個班,也不止一次一起回家.說話的機會很多,也有拌嘴的時候.真是可惜.現在的我,光是初中生,青梅竹馬,田徑部這些單詞就夠我擼三次了.

順帶一提,那個青梅竹馬傳聞在七年前結婚了.

這個傳聞也只是從客廳里傳來的兄弟們的談話聲中無意聽到的.

當時的關系絕不是不好.互相從小認識,相互間毫無顧忌地談話.

雖然我認為她沒有喜歡過我,不過如果我更努力學習,跟她進同一個高中的話,或者跟她一樣進入田徑部靠推薦入學的話,搞不好能豎旗吧.認真的告白的話,也許能交往也說不定.

那就能像他們那樣回家路上打情罵俏.甚至,在放學後沒人的教室里做H的事情,

哈,當是工口游戲麼.

(這麼一想,那些家伙都是死現實充呢.給我爆炸吧……嗯?)

突然,我在那個瞬間注意到了.

一台卡車正高速沖向那三個人.

以及,卡車的司機正趴在方向盤上.

疲勞駕駛.

那三人還沒有注意到.

「危,危,險,危險,啊」

我立刻大叫著提醒他們,可是十年以上沒有正經地發出聲音的我的聲帶,由于肋骨的疼痛跟雨水的冰冷進一步收縮,擠出的微弱,顫抖的聲音消失在雨聲中.

不得不去救他們,我這麼想到.為什麼我不得不去救他們,同時也這麼想著.

我有直感,如果沒有去救他們的話,五分鍾後我一定會後悔的.若是看到被卡車高速撞擊,被撞得血肉橫飛的三人,我一定會後悔的.

後悔著沒有去救他們.

所以,必須要救他們.

反正我過不了多久,肯定會在路邊餓死吧,至少在那個瞬間,我希望帶著一點點滿足感.不想在最後的瞬間仍在後悔.

——我連跑帶滾地奔了出去.

十幾年沒怎麼動過的腿根本不聽使喚.這輩子第一次覺得要是多做些運動就好了.折斷的肋骨發出劇烈的疼痛,阻止著我的腳步.這輩子第一次覺得要是多攝取些鈣質就好了.

好痛.痛得我無法奔跑.

可是我還是跑著.跑了.

跑起來了.

發現卡車逼近到眼前,剛剛還在吵架的少年抱住了少女.另一位少年因為背沖著卡車,還沒有注意到.只是因為同伴唐突的行動而驚呆了.我毫不猶豫地拽著那個沒發現卡車的少年的領子,用盡渾身的力氣將他向後拉去.少年被我拉開,跌倒在卡車前進路線的外面.

好.

還有兩人.

剛產生這個想法,卡車就已來到了我的眼前.本來只打算在安全的地方伸出手將他們拉開,把別人往後拉的話,反作用力會將自己拉向前.

理所當然的事情.就算我的體重超過一百公斤也沒有改變.由于全力奔跑而雙腳發抖的我被拉向前方.

與卡車接觸的瞬間,好像身後亮了一下.

那就是傳說中的走馬燈麼.短短一瞬間,什麼都看不到.太快了.

說明我的人生的內容太過單薄麼.

我被有著自己體重五十倍的卡車撞飛,撞到了混凝土牆上.

「噶…………!」

肺里的空氣一瞬間全被吐出來.全力奔跑,需求著氧氣的肺痙攣著.

聲音都發不出來.不過,還沒有死.大概被身體積累的脂肪救了一命…….

剛這麼一想,卡車又逼近到眼前了.

我被夾在卡車跟混凝土之間,像番茄一樣被壓扁而死.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下篇:第一卷 幼年期 第一話「難道是:異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