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一卷 幼年期 第九話『緊急家族會議』  
   
第一卷 幼年期 第九話『緊急家族會議』

簡妮絲被判明懷孕了.弟弟或妹妹要出生了.

家人增加了.成功了小盧迪!!

簡妮絲這幾年都在煩惱.

她對于除我之外沒有再生孩子感到遺憾.

以前有時會歎著氣懷疑自己是不是沒辦法再生孩子了,但一個月前味覺開始有變化,並有惡心,嘔吐,疲勞感等.這就是通常所說的妊娠反應.因為這些感覺她還記得,因此去看醫生,結果被判明了懷孕,基本不會錯.

格瑞拉特家為這個報告而沸騰了.

如果是男孩子的話叫什麼.如果是女孩子的話叫什麼.房間還有.小孩子的衣服就用盧迪換下的.

話題無窮無盡.

那天一直熱熱鬧鬧的,笑聲不絕于耳.我也很坦率地高興著,表達了妹妹比較好的主張.因為弟弟打壞了我最重要的東西(用球棒).

然後.

問題再又過了一個月之後浮出水面.

※※※

女仆莉莉婭被發現懷孕了.

「非常抱歉,我懷孕了」

在家人共聚的時刻,莉莉婭淡淡地報告了自己懷孕的事實.

那一瞬間,格瑞拉特家冰凍了.

(對方是誰……?)

這個氣氛,這話可問不出口.

所有人都隱約地感覺到了.莉莉婭是勤勞的女仆.她的薪水也幾乎都寄回老家了.跟為了解決村子問題而時常出去的保羅,定期在村子的診所幫忙的簡妮絲不一樣,她除了工作意外幾乎不出家門.也沒有莉莉婭跟某人特別親近的傳聞.

難道是跟素不相識的人…….

不過,我知道一件事.

保羅在簡妮絲懷孕後被強行要求進行禁欲生活,性欲得不到解決的他在夜里偷偷地進過莉莉婭的房間.

如果我只是個真正的小孩子,會以為他們兩個是在打撲克吧.

可惜,我是知道的.並非父親不在,而是母親不在的情況下兩人所做的事情.

我真希望他們兩個能小心一點.某兩人不是說過麼.

『好孩子們!!「不小心就搞會出人命」說的很好.這句話告訴我們避孕的重要!!』(注:某兩人是2ch的著名顏文字人物,出自漫畫《肌肉人》)

這句話真希望鐵青著臉的保羅好好聽一聽.

嘛,雖然我並不清楚這個世界有沒有避孕的概念.

當然,我不打算暴露這件事而招來家庭崩壞.

雖然如果是平時,我是不會原諒對女仆出手的家伙的.

可是,保羅在希露菲這件事上對我有恩.就原諒他這次吧.

受歡迎的男人也很辛苦的.所以,如果他被懷疑了,我就幫他掩護吧.幫他做假的不在場證明也行.我下定決心後,用目光提醒保羅放心.

可同時,簡妮絲也用非常懷疑的臉色看向了保羅.

就這麼巧合地,我跟簡妮絲的視線一起落在了保羅身上.

「對,對不起.大,大概是,我的孩子……」

那家伙輕易地就招了.

真沒用…….不,老實的男人還是應當誇獎的.平常他就總喜歡在家人齊聚一堂的場合下很了不起似的教育我「誠實」,「像個男人」,「保護女孩子」,「不要做不誠實的事情」之類的,所以沒辦法說話吧.

不是很好麼,我不討厭哦,你的這種地方.

(可是狀況變得很糟糕啊……)

看著簡妮絲如仁王般的表情舉起了手並揮了下來,我這麼想到.

就這樣,包含莉莉絲在內,召開了緊急家庭會議.

※※※

最初打破沉默的是簡妮絲.

她掌握著會議的主導權.

「那麼,你們打算怎麼辦?」

在我看來,簡妮絲冷靜到了極點.

對于丈夫外遇並沒有陷入歇斯底里,而只是賞了他一巴掌.

保羅的臉上現在沾著紅葉型的印記.

「幫助太太生產後,請運行我辭去這個工作」

回答的是莉莉婭.她也冷靜到了極點.也許這個世界中,這種事很常見吧.跟雇主有染的女仆.在成為問題後離開房子.

嗯.

若是平時,我會對這種悲慘的故事感到興奮吧.可是,這種空氣實在讓我動彈不得.畢竟我也是有節操的.跟保羅不一樣.

順便一提,保羅正躲在角落縮成一團.

父親的威嚴?那是什麼.

「孩子怎麼辦?」

「我打算在非托亞領內生產後,在故鄉養大」

「你的故鄉在南方吧」

「是」

「剛生完孩子,體力衰竭,你可沒辦法忍受長途旅行吧」

「……也許吧,可是沒有其他能投靠的地方」

非托亞領位于阿蘇拉王國東北部.

就我的知識來來看,在阿蘇拉王國被稱為『南邊』的地域,即便一直乘坐合乘馬車也要花上一個月時間.雖說要一個月,不過阿蘇拉王國的治安與氣候都不錯.使用合乘馬車的話,路途倒算不上非常嚴酷.

可是,那只是對于普通的旅人來說.

莉莉婭沒有錢.沒錢搭乘合乘馬車的話,就只有徒步了.

即便格瑞拉特家為她出旅費,讓她使用合乘馬車,危險性也不會變.

剛生完孩子的母親獨自旅行.我要是壞人,碰上她會怎麼做?

當然是襲擊她了.簡直就是肥鴨子.就跟在說請襲擊我一樣.將孩子作為人質,隨便答應點什麼把母親給拘束起來.總之先將她的錢與身邊的東西都奪走.這個世界似乎還有奴隸制度,所以把母親跟孩子都賣了就完了.

即使阿蘇拉是這個世界治安最好的國家,也並非沒有壞人.她有很高概率被襲擊吧.

簡妮絲說得對.體力也是問題.就算莉莉婭的體力能撐住,孩子呢.

剛出生的孩子能撐得住一個月的旅途麼?

不可能的吧.

當然,莉莉婭倒下的話,孩子也得陪葬.若是生病了,也沒錢看醫生,最後也是一起倒下.

我眼中已經浮現出抱著嬰兒的莉莉婭倒在大雪中的情景了.

作為我來說,並不希望莉莉婭以那種方式死去.

「那個,孩子他媽,這樣實在是……」

「你給我閉嘴!!」

保羅戰戰兢兢地開口勸說,但被簡妮絲狠狠罵了一句後,就像孩子一樣縮在一旁了.

在這次事情上,他沒有發言權.保羅已經排不上用場了.

「…………」

簡妮絲痛苦地咬著指甲.看來她也在猶豫.

她並沒有憎恨莉莉婭到想殺死她的地步.

不如說,她們兩人關系很好.六年間一直一起操持家務,關系可以說是閨蜜了吧.

如果莉莉婭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保羅的.

比如說如果莉莉婭是在胡同里被強暴後所導致懷孕的話,簡妮絲肯定會允許……不,會強制保護莉莉婭,讓她在我們家里將孩子養大的吧.從對話的脈絡來看,這個世界沒有墮胎的概念.

我認為現在簡妮絲心里正被兩個感情所糾結.

喜歡的心情跟被背叛的心情.

在這種狀況下沒有偏向後者,我認為簡妮絲已經很了不起了.要是我肯定妒忌得馬上將對方趕出去.

簡妮絲能保持冷靜跟莉莉婭的態度也有關系.莉莉婭並沒有任何尋找借口的行為,而是打算自己負責任.負起背叛了自己一直侍奉的家的責任.

可是,要我來說的話,該負責任的是保羅.讓莉莉婭一個人負責任是不正常的.

不能以這種不好的方式離別.

我決定幫助莉莉婭.我受過莉莉婭很多照顧.雖然我跟她並沒有很多交集,她也很少向我搭話.

可是平時她很仔細地照顧我.每次我練習劍術出了一身汗時她都為我准備好毛巾.下雨被淋濕後她也會准備好熱水.冰冷的夜晚她會為我拿來攤子.我忘記整理書架時,她會仔細地整理好.

而最重要的是.

最重要……最,最重要的是.

她知道神器的存在,卻為我保密了.

對,莉莉婭已經知道了.

那是在我還認為希露菲是男孩子的時候.

下著雨.我帶著複習的心情在自己房間里讀著植物辭典.然後,莉莉婭進來了,開始打掃衛生.讀書讀得入迷的我沒有注意到莉莉婭正在神棚(藏匿點)附近打掃.等我發現時已經晚了.莉莉婭手上正捏著神器.

我驚呆了.確實我當了進二十年的家里蹲.房間是旁若無人地散亂著.電腦桌面上甚至有名為「工口圖片」的文件夾.所以,隱蔽技能也許生鏽了.可是,萬萬沒想到會這麼容易就被發現.我還很認真地藏起來的…….這就是名為女仆的生物麼.

我心里某種東西開始崩潰,同時血液從腦袋中開始離開.

詢問開始了.

莉莉婭說道:「這是什麼?」

我回答道:「是是是是什麼呢,那那那那那個」

莉莉婭說道:「有氣味呢」

我回答道:「也許可能不是芝麻油的香味也說不定吧」

莉莉婭說道:「是誰的?」

我回答道:「…………對不起,是洛克希的」

莉莉婭說道:「洗一洗比較好吧」

我回答道:「怎麼能洗呢!!」

莉莉婭無言地將神器放回了神棚.

然後,留下不寒而栗的我,離開了房間.

那天晚上,我都做好覺悟要面對家庭會議了.

可是,什麼都沒有發生.

一晚上我是在被窩里發著抖度過的.可是到了第二天早上,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她沒有對任何人提起.

這個恩情,現在報答吧.

「母親,我能一次獲得兩位弟弟妹妹,為什麼氣氛這麼凝重?」

盡量像個孩子.

莉莉婭懷孕了.太好了,多了好多親人.為什麼卻要生氣呢?

我盡量以這種感覺插入對話.

「因為你父親他們做了不被允許的事情」

簡妮絲歎著氣回答到.她的聲音混著深不見底的憤怒.可是,憤怒的矛頭並非對著莉莉婭.簡妮絲自己也明白的.

過錯最深的究竟是誰.

「這樣啊.可是,莉莉婭能夠反抗父親嗎?」

「怎麼回事?」

所以,雖說對保羅不太公平,但這次是他自作自受.請背上所有罪名吧.

抱歉了,希露菲的報答等下一次吧

「我知道的.父親握著莉莉婭的把柄」

「誒?真的嗎!?」

簡妮絲相信了我的胡言亂語,驚訝地看向莉莉婭.

莉莉婭仍是平常一樣地面無表情,可是似乎對此有想法,眉毛抖動了一下.是不是真的被抓住稈柄呢.從平時的言行來看,看起來被抓住稈柄的是反而保羅吧…….

算了.正好.

「前段時間,晚上我上廁所時經過了莉莉婭房間門前,聽到父親說……不想被曝光的話就老老實實地張開雙腿什麼的」

「什!!盧迪,你在說什麼……」

「你給我閉嘴!!」

簡妮絲尖聲阻止了保羅.

「莉莉婭,剛剛他說的是真的嗎?」

「不,這種事情……」

莉莉婭想說什麼,可是視線卻在猶豫.

是真的想到什麼了麼.搞不好是玩過那種PLAY.

「也是,從你嘴里是沒法說出來的吧……」

簡妮絲擅自解釋了莉莉婭的態度.

保羅翻著白眼,嘴巴張得老大,可是什麼也說不出來,變得像金魚一樣.

好.乘勝追擊.

「母親.我覺得莉莉婭沒有錯」

「是啊」

「錯的是父親」

「……是啊」

「錯的是父親,卻讓莉莉婭遭受懲罰,實在太奇怪了」

「………………是啊」

反應不夠……還差一點.

「我跟希露菲一起每天都很開心,所以我覺得准備出生的弟弟妹妹也有同樣年齡的朋友比較好」

「……是,啊」

「而且,母親.對我來說,兩人都是我的兄弟姐妹」

「…………我知道啦.哎,我真是敵不過盧迪呢」

簡妮絲吸了一口氣.

真讓我費神呢,媽媽.

「莉莉婭,留在我們家.你已經是我們的家人了!!我不允許你擅自離開!!」

一聲令下.

保羅瞪大了眼睛,莉莉婭手捂著嘴落下了眼淚.

于是,此事告一段落.

※※※

就這樣,所有的責任被歸結到保羅身上,事態得以平息.

最後,簡妮絲對保羅投去了如同看著就要被屠殺的肉豬一樣的目光.

在某些業界也許算是賞賜,但我的卵可是猛縮了一下.

簡妮絲帶著這樣的眼神一個人回了睡房.

莉莉婭哭著.臉上仍是一副無表情的樣子,淚水卻從眼眶中不斷流下.

保羅猶豫著是否該上前去抱住她的肩膀.

總之,這里就交給花花公子吧.

我追著簡妮絲前往睡房.要是因為這件事而導致簡妮絲跟保羅離婚的話,也是個問題.

我敲響寢室的門,簡妮絲馬上出來了.

「母親.剛剛我說的都是我想出來的謊話.請不要因此討厭父親」

我立即不帶前置地說道.

簡妮絲被我說得吃了一驚,但馬上苦笑著摸起我的頭.

「我知道的.我也不認為我會愛上那種壞男人.那家伙又笨又好女色,所以我早就有覺悟,遲早有一天會變成這樣子的.只不過是事發突然,被嚇了一跳」

「……父親很好女色嗎?」

我裝作不知道地問道.

「是啊.最近還好點,以前可是根本不顧後果的.搞不好,在哪里有著盧迪的哥哥或姐姐也說不定呢」

說著,摸著我的頭的手力氣越來越大.

「盧迪可不能變成那樣的大人哦?」

緊緊地摸著我的頭,不,抓著我的頭,越來越用力…….

「不重視希露菲可不行哦?」

「好痛,好痛,當然了母親,好痛啊」

感覺我今後的行動被狠狠地警告了.

不過,看樣子已經沒事了.以後會怎麼樣,就看保羅的努力了.

不過,我們家的父親還真是淘氣啊.

可沒有第二次了哦,先生.

第二天.

劍術練習超級嚴厲.

我都已經幫你安慰母親了,能別遷怒于我嗎.

※莉莉婭視角※

說白了.

懷孕是我自己的錯.因為是我自己誘惑保羅的.

剛來到這個家時,我沒打算這樣.可是,每晚每晚聽著他們兩人的喘息聲,打掃充滿著男女氣味的房間,我作為女人也會積累性欲.

最初是靠自己解決的.

可是,看到每天在院子里進行劍術練習的保羅,無法消除的火種在身體里越變越大.

每次看見保羅在進行劍術練習,我就想起了我的第一次.

那是我比現在年輕得多的時候,在劍道的道場居住學習的日子.對方正是保羅,並且是強行的夜襲.雖然我不討厭他,可也並非相愛.第一次說不上浪漫,當場也為此落淚.

可是,接下來對我送秋波的就是那些渾身脂肪的大臣了.

一想到保羅比這些人好多了,我也就不那麼在意了.

聽說保羅在募集女仆時,我只想著能把當時的事情當做交涉材料而已.

很久不見的保羅比起那時要有男人味得多.

少年的部分消失了,成為了嚴肅與倔強兼備的男人.

在這樣的男人面前,真虧自己能忍受了六年.

最開始,保羅並沒有對自己拋媚眼.

如果能保持這樣,自己的欲火也會平息吧.

可是,他偶爾的性騷擾不斷點燃著我的情欲之火.

雖然還能夠忍受,可是我對于自己處于微妙的平衡中有所自覺.

簡妮絲的懷孕讓平衡破壞了.

保羅積攢的性欲被自己當做了好機會.趁著機會,我將保羅誘惑進了房間…….

所以,錯的都是我自己.懷孕就是懲罰.輸給情欲,背叛了簡妮絲的懲罰.

可是,我被原諒了.

被盧迪烏斯原諒了.

那個聰明的孩子正確地理解了發生了什麼事,並准確地誘導著對話,甚至還鋪好了完美的陷阱.

簡直就像過去曾經遇上過這樣的事情一樣冷靜.

太可怕了……不,不能再這麼說他了.

我以前就因為覺得盧迪烏斯可怕而一直避開他.

盧迪烏斯很聰明.他肯定發現他被自己有意避開.可是,他卻還是拯救了自己.明明他也感到不舒服的.

比起自己的感情,他選擇了拯救孩子.

對于覺得他可怕而避開他的自己,我都感到羞恥.

他是我的救命恩人.是值得我尊敬的人物.

是我應當以最大程度的敬意,到死為止一直侍奉的人.不……連同至今為止瞧不起他的份,光是我自己是無法償還的.

對了.

如果肚子里的孩子平安出生,長大的話.

就讓這孩子跟著盧迪…….

讓這孩子侍奉盧迪烏斯少爺.

※盧迪烏斯視角※

那之後的幾個月,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發生.

希露菲的成長很顯著.無詠唱的魔術能夠使用到中級.也漸漸地變得可以做些精細的操作了.

相對的,我的劍術水平則沒什麼變化.

雖然是還在進步,可是到現在還沒有在保羅身上應該一招,所以沒什麼實感.

還有,莉莉婭的態度軟化了.她似乎以前一直對我保持著戒備.嘛,畢竟我從小就在唰唰唰地用著魔術,這也是當然的.

她基本上還是保持著面無表情,但是從語言跟行動上讓我感到想當的敬意一樣的感覺.雖然我被尊敬感覺不錯,可是保羅就失去立場了,所以還是希望她適可而止.

總之,自那件事以來,莉莉婭開始跟我有少許交談了.

主要是保羅的往事.

莉莉婭以前居然跟保羅在同一個道場學習劍術.

當時保羅很有才能,可是不喜歡練習.而且常常翹掉練習到城鎮里游玩.而莉莉婭當時正是在睡夢中被保羅襲擊而失去了純潔.保羅害怕這件事暴露而從道場逃了出去.

她淡淡地對我敘述了當時的事情.

越是聽了莉莉婭敘述的往事,我心里保羅的股價越是下跌.

強奸加外遇.保羅真是人渣呢.

不過,保羅本性並不是個壞家伙.而是自由奔放,像個孩子,激發母性本能的類型.在我面前也努力地像個父親.只不過是個忍耐力很差,想到什麼就理解采取行動的直性子,絕不是個壞家伙.

「怎麼啦,這麼盯著我看.想成為父親這樣帥氣的人嗎?」

劍術練習中,我看著保羅時,被他問道.

淨喜歡開玩笑的家伙.

「外遇導致了家庭崩壞的危機的男人,很帥氣麼?」

「咕……」

保羅露出痛苦的神色.看到那副表情,我在心里告誡自己也要小心.

雖說我本來就是遲鈍系.不會搞外遇.只是女孩子擅自爭奪我而已.我只是盡力導致那種狀況而已.

「嘛,請將那次事情作為懲戒,不要對母親以外的人出手吧」

「莉,莉莉婭是可以的吧?」

這個男人似乎還沒吃夠苦頭呢.

「下次也許母親會一言不發地回娘家哦……」

「咕……」

被兩個女人包圍,這家伙想建立後宮嗎.得到了美人老婆,又有隨時可以出手的女仆在旁,一邊教著兒子劍術一邊在鄉下過著糜爛的隱居生活.

喂喂,太讓人羨慕了吧.這不是最棒的ENDING之一麼?

以某輕小說為例子的話,就跟同時對露易絲跟謝斯塔兩人出手卻相安無事麼.(注:零之使魔)

我是不是也別追求什麼遲鈍系而是學學他比較好……?

不,不行.冷靜.那次家族會議時,最後簡妮絲的目光.

想被那樣的目光看待嗎?

老婆有一個就夠了.

「你要是男人的話也理解的吧?」

保羅還在堅持.我雖然理解,可並不同意.

「你讓才六歲的兒子到底理解什麼啊?」

「你不是也對小希露菲垂涎三尺嗎.那孩子將來肯定是個美人哦」

這點我只能同意了.

「是吧.雖然我認為她現在已經十分可愛了」

「這不是很懂嘛」

「是啊」

保羅雖然是個人渣,可是我們兩人還是很談得來.

我雖然看起來是個小孩子,卻是精神年齡超過四十的尼特.名副其實的人渣.

雖然僅限于游戲中,但我也喜歡女孩子,也喜歡後宮.本質也許跟好女色的保羅一樣.

這個想法是在我強脫希露菲的事件後,跟保羅開始談心後產生的.

那次事件後,我感覺保羅開始主動接近我,與我相互打成一片.因為我展露出軟弱的一面,他也不再勉強自己做一個嚴厲的父親了.說明他也成長了.

「呵呵……」

我才發現保羅在笑呵呵的.

他是視線並非注視著我,而是往我身後投去.回頭,希露菲就站在那里.她很少來我們家.

仔細一看,她的臉還染著若干紅暈,有點扭扭捏捏的.

看來是聽到我說話了.

「來,剛剛的話再說一遍給她聽唄」

保羅的捉弄真是古典.

我哼地一笑.真是的,你不懂啊.

保羅也還有嫩的地方呢.

即便是響徹心靈的話語,聽過許多次後也會習慣,刺激越變越輕的.要讓人看起來遲鈍,偶爾漏出真心話語才更有效果.

只能是偶爾.說第二次就不行了.

因此,我只是微笑著向希露菲招手.

再說,希露菲才六歲.談論這種事情還早了十年.

若是從現在開始便不斷稱贊她可愛,拼命寵她的話,將來也不會成為好女人的.

我生前的大姐就是個好例子.

「那,那個呢.盧迪也,很……帥氣,哦?」

「這樣啊,謝謝你希露菲」

我微笑著展露出(自認為)閃閃發光的牙齒.

希露菲真是擅長社交辭令呢.被用那種仰視的眼神看著說道,我差點信以為真了.稱贊希露菲可愛是我的真心話,可其中並不包含戀愛感情.

現階段.

「那麼父親,我出門了」

「不要在草叢里推到她啊」

誰會做啊.我又不是你.

「母親!!父親他——」

「哇,停下停下……!!」

今天我們家也很和平.

※※※

又過了一段時間,簡妮絲分娩了.

那時非常辛苦.因為是倒產.

莉莉婭也行動不便,因此將村里的產婆叫來幫忙了,可是那個老太太都對此束手無策.簡妮絲就是難產得如此嚴重.

分娩用了很多時間,母子都陷入了危險的狀況.

莉莉婭動員著她擁有的一切知識拼命地行動著.我也盡著一份微力,不斷釋放治療魔術幫忙.

靠著我們的努力,總算成功分娩了.

嬰兒平安地誕生到這個世界,發出了精神的哭喊聲.

是女孩子.是妹妹.幸好不是弟弟.

就在松了一口氣時,莉莉婭也有了產氣.

那時在眾人都累的夠嗆,放松下來的瞬間.

早產這一詞語在我心中跳動著.

不過,這次產婆立功了.對于逆產的對應很糟糕,可是似乎對早產有經驗.不愧是年齡大見識廣麼.

我立即遵從了產婆的指示.朝嚇呆的保羅屁股踹了一腳,讓他把莉莉婭搬到我的房間.期間我用魔術制造出熱水,盡可能收集了乾淨的布,回到了產婆身旁.

剩下的就交給了產婆.

孩子誕生的瞬間,莉莉婭呼叫了保羅的名字.

保羅滿頭大汗地緊緊地握住了莉莉婭的手.

生下的孩子比起簡妮絲的女兒要小個,不過也健康發出哭喊.

這邊也是女孩子.

兩方都是女兒.都是妹妹.

兩邊都是女孩子麼——保羅說著,傻呵呵地笑著.

一副笨蛋父親的嘴臉.今天已經是第二次看到這幅表情了.

話說回來,真為保羅感到可憐.畢竟,我們家的女性勢力成了兩倍.在這種狀況下立場處于最底端的是誰?

跟女仆有外遇並生下孩子的父親吧.

我的目標是值得尊敬的大哥,而保羅肯定不會被尊敬吧.

簡妮絲的女兒,諾倫.

莉莉婭的女兒,愛莎.

這就是她們被賦予的名字.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一卷 幼年期 第八話「遲鈍」     下篇:第一卷 幼年期 第十話『瓶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