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一卷 幼年期 第十話『瓶頸』  
   
第一卷 幼年期 第十話『瓶頸』

七歲了.

兩個妹妹,諾倫跟愛莎都順利地成長著.

尿床了會哭,拉屎了會哭,肚子餓了會哭,有什麼感覺不對勁了會哭,就算沒有感覺不對勁也會哭.

夜里哭是理所當然的.早上哭也是理所當然.白天更是精力充沛地哇哇大哭.

保羅跟簡妮絲很快就變得神經衰弱了.

不過,只有莉莉婭精神飽滿地說著:

「這才對啊,這才是養小孩子啊!盧迪烏斯少爺那時實在是太輕松了!那才不是真正的養育小孩子呢!」

她經驗老道地照顧著嬰兒們.

順便一提,對于夜哭,我因為弟弟的原因已經習慣了,所以並不會很在意.

算不上自誇地說,照顧嬰兒這種事情我已經在弟弟身上經曆過了.看到我麻利地更換尿布,幫忙洗衣服,清掃,保羅露出了一副不中用的表情.

這個男人就跟戰前的日本男人一樣,對于家務一竅不通.

雖然劍術水平很高,也得到村民們的深厚信賴,可是作為爸爸還只是個半吊子.

明明這都第二胎了……真是的.

※※※

在這里,當做為了恢複保羅的名譽也好,來說說他厲害的地方吧.

對于這位渾身都是缺點,做人方面怎麼看都是人渣的保羅,我卻是認可著他.

為什麼.因為他很強.

首先是保羅的劍術階級.

劍神流:上級

水神流:上級

北神流:上級

三種流派都是上級.

這里的上級,據說是擁有才能的人在其中一個流派鑽研十年左右能達到的水平.

上級,以劍道打比方的話,大概是四段到五段左右.中級大概是初段到三段左右,一般來說騎士能達到中級就能算作夠格了.聖級則有必要擁有被稱為高段位的六段以上的水平,這些先不談.

即使是,保羅相當于擁有劍道,柔道,空手道各自達到四段的實力.

而且是全都練到一半就扔下了.

雖然他是個不正經的大人,可是實力是得到保證的.而且,他明明只有二十五歲左右,實戰經驗卻豐富得可怕.

基于經驗給出的建議非常狡猾且實用.

雖然由于太過靠感覺,我連一半都理解不了,但我知道他說的都很正確.

我在這兩年一直跟著保羅學習劍術,可是現在還沒有突破初級.再過幾年體力上來以後不知道會怎麼樣,但是現狀下我不管怎麼在大腦里進行假想訓練,也沒辦法浮現出勝過保羅的場面.即便驅使魔術,玩弄策略,也感覺完全無法取勝.

我看過保羅跟魔物戰斗的場景.

正確地說,是他讓我看的.被通知有魔物出現時,他以「觀看戰斗也是一種經驗」的理由強行將我帶了出去,遠遠地讓我見識他的戰斗.

說實話.

真是太TMD的帥了.

對手是四頭魔物.

如同受過訓練的杜賓犬一樣的魔物《Assault Dog》三頭.

用雙腳行走,有四根手臂的野豬型魔物《Terminate Boa》一頭.

似乎是野豬帶著狗從森林深處出現了.

保羅輕松地對應著,一下子就砍下了它們的頭.

再說一遍吧,真是太TMD的帥了.

怎麼說好呢,他的戰斗方式有種優雅的感覺.讓人激動,有著不可思議的節奏,看起來十分舒暢.

用語言不太好表達.非要用一個單詞來說明的話,就是有魅力.

保羅的戰斗方式非常有魅力.因此得到男人們的信賴,讓簡妮絲迷上他,莉莉婭獻出身體,艾特太太對他熱心也可以理解了.

村子里最想被抱的男人第一名.

想被抱什麼的先放在一邊.

我對于他的存在感到慶幸.對于強大的存在就在自己身邊這件事感到慶幸.

如果沒有保羅的話,我也許就會在這個世界很容易地驕傲自大起來吧.

大概會因為稍微擅長點魔術就妄圖挑戰魔物,結果無法擊中《Assault Dog》,被殘忍地咬死吧.

也許,不是魔物,而是人.

驕傲自大地向無法戰勝的敵人挑戰.

常有的事情呢.

打算懲罰壞蛋,結果反而被干掉.

這個世界的戰士強得超出規格.

認真起來能以最高時速五十公里的速度奔跑,動態視力跟反射神經都不是一般地強.

由于治療魔術的存在所以不會輕易死去,可對方都是一擊必殺.

有魔物這種東西存在的世界,人類也不得不相應變強.

而且,就連這麼強大的保羅都只是上級.從劍士的組成來看,還有很多更強的人.這個世界中著名的人們跟魔物中,有很多是成群的保羅也無法戰勝的對手.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保羅的存在教給我這種理所當然的事情.

雖說,不管有多少優點,在家也只是個沒用的爸爸.

就算是奧林匹克金牌選手,犯了法也是罪犯.

※※※

某天,我一如既往地跟保羅練習劍術.

今天也沒能贏過保羅.明天也肯定贏不了吧.

最近,沒有進步的實感.但是,不繼續練習是更不會有進步的.

即便沒有實感,練習的過程也會成為自己的血肉吧.

大概.

會的吧?不會錯吧?

就在我想著這些有的沒有的時候,突然,保羅想起來什麼似的說道:

「對了盧迪.學校你……」

說到一半,停下了.

「……沒必要麼.沒事了,繼續」

保羅若無其事地再次舉起木劍.

我可沒聽漏.

「什麼,學校……?」

「學校是指非托亞領的都市羅亞里的教育機構.負責教授讀書寫字,算數,曆史,禮儀作法之類的」

「以前有聽說過呢」

「一般像你這麼大的孩子都會開始上學…….你沒有必要吧?讀寫跟算數都會的吧?」

「嗯,是啊」

算數當做是洛克希教授的.

兩個女兒誕生,財政略微陷入困境時,我幫助了瞪著賬本的簡妮絲,結果讓他們嚇了一跳.怕他們又說什麼天才之類的,我立即報出了洛克希的名字.

結果,洛克希的評價又上升了,沒關系.

「但是我對學校挺有興趣.是有很多同年代的孩子集中在一起吧?也許能交上朋友」

但是保羅對此不屑一顧.

「那可不是你想得那麼好的地方哦?禮儀作法什麼的不知變通,規矩一大堆,一點用都沒有,曆史之類的知道了也沒有什麼意義,而且你絕對會被欺負的.附近的貴族的臭小孩們聚在一起,里面盡是些自己不是第一就不爽的家伙.碰見你這樣的肯定會拉幫結派來欺負你.你憑什麼比擁有侯爵的父親的我更神氣之類的」

好像是親身體驗似的.

據說保羅是因為討厭父親的嚴厲與貴族的肮髒才離家出走的.

那些禮儀作法跟曆史之類的,盡是些給阿蘇拉貴族臉上貼金,讓人喘不過氣的東西吧.

對于跟保羅意氣相投的我來說,肯定也是喘不過氣.

「這樣啊.我還覺得貴族的大小姐里會有可愛的女孩子呢」

「勸你放棄吧.貴族的女兒啊,雖然看起來化著亮妝,頭發豎得高高的,噴著香水,可上了床一脫,因為一點運動也不做,身材真是差得要命.嘛,雖然其中也有嗜好劍術,有身材相當棒的女孩,可是大部分還是用束腰來掩飾的,所以不脫下來是不知道的.父親我也被騙了好多次……」

保羅說著說著向遠望去,他的話讓人微妙地感到可信.

雖然說的話跟人渣同等,可正因為有這些經驗,才能得到簡妮絲這樣的好妻子,也許他的話別有深意呢.

「那麼,我就不去學校了」

而且還有很多要教希露菲的.

再說,明知道會被欺負還故意跑過去,那是腦子有問題.

我可不是白白因為被欺負而當了二十年家里蹲的.

「是啊.與其去學校,還不如當個冒險者潛入迷宮好」

「冒險者麼……?」

「對.迷宮可是好地方.因為那里沒有女人化妝,漂不漂亮一眼就能看出來.不管是劍士還是戰士還是魔法師,各個身材都很棒哦」

人渣發言先放一邊.

根據書上說,迷宮這種東西,似乎是一種魔物.

本來只是單純的洞窟,因為魔力積累而變異,最後面貌成了迷宮.

迷宮最深處有著可說是其力量之源的魔力結晶,並且有保護它的守護者(Boss).

魔力結晶也是誘餌,發揮著強大的誘惑力.

魔物受其吸引而進入迷宮,或是觸發陷阱而死,或是餓死,或是被守護者干掉.

迷宮則會吸收死去的魔物的魔力.

不過,也有可能迷宮反過來被魔物吃掉魔力結晶,或是偶爾因為坍塌而被埋葬.

迷宮因為有這些糊塗的地方,所以聽起來像是魔物.

還有,被魔力結晶吸引的不只是魔物.

人類也傻乎乎地被吸引而來.

魔力結晶因為能作為魔術的觸媒被使用,所以交易價格非常高.雖說價格根據大小而定,但就算是小塊魔石也是足夠玩耍一年以上的金額了.而且,對于魔物來說財寶只有魔力結晶,但對于人類來說則不止.

迷宮會花上數年時間將魔力注入之前吃掉的魔物或冒險者的裝備中.

由此可以得到新的誘餌.

那就是魔力付與品.

魔力付與品跟魔道具的不同在于它是無需消耗使用者的魔力也能使用的魔法道具.只是,魔力付與品大部分都不會有什麼很好的能力.

垃圾能力占了大半.

但是,其中似乎也有能讓神級的人物也聞之色變的作弊能力.

那樣的東西若是賣出去就能賺取大量錢財,因此醉心于一夜暴富的人們會潛入迷宮.

大多數都在途中力竭而倒下,迷宮則獲取魔力變得更深,更遼闊.

于是,長時間存在的迷宮深處沉睡著大量的財寶.

已經確認的存在時間最長最古老的迷宮是位于中央大陸的赤龍山脈的零峰-龍鳴山的山腳處的『龍神孔』.根據文獻,據說在一萬年前就存在了.推測最下層是二五零零層.而據說那個迷宮跟龍鳴山山頂上的某個孔相連,從頂上朝孔跳下去就能一瞬間到達最下層,可是用那種方法下去的人沒有能上來的.

順便一提那個孔並不會噴發岩漿.

『龍神孔』是為了捕食赤龍而打開的.

上方有龍經過時會被吸入.

真偽無法斷定,但是既然是活了一萬年的魔物,能做到這點事情並不奇怪.

再順帶一提,普遍認為難度最高的迷宮是位于天大陸的『地獄』,以及位于林古斯海中央的『魔神窟』.兩方都是位于想要到達入口都非常困難,難以獲得補給的地方.迷宮本身就很深,而且沒辦法一步一步地探索,所以被評價為最高難易度.

以上就是我對于迷宮的知識.

「迷宮的事情在書上讀過了」

「《三劍士與迷宮》麼.如果能像那本書里那樣探索傳說中的迷宮的話,肯定能名垂青史吧.要不要朝那個方向努力試試?」

——《三劍士與迷宮》.

後來被成為劍神,水神,北神的年輕天才劍士們相遇,在幾經波折後三人挑戰巨大的迷宮,途中有吵架有歡笑有友情有離別,最後成功地打穿了迷宮.

書里潛入的迷宮也就是地下一百層.

「那個不是編的故事麼?」

「不是哦.據說現在各個流派代代相傳的劍就是在那個迷宮里得到的」

「誒.可是,能成為神級的人都那麼幸虧,我就算努力也成不了什麼事吧」

「父親我也潛入過.盧迪也肯定可以的」

之後保羅跟我講了鬼族的青年跟人族的劍士們一起進入了成了海魚族巢穴的迷宮,途中失去了同伴卻堅持打倒著海魚族的故事,還有吊尾車的魔法使偶然掉進了迷宮,被剛好剛剛失去了魔法使的隊伍撿到,使得他一邊覺醒著自己的潛在能力一邊變強的故事.

簡直就像一直找機會告訴我一樣.

說起來,保羅說過希望我成為劍士呢.

肯定是覺得我聽了這些故事,讀了《三劍士與迷宮》,會對迷宮,冒險者,劍士這些單詞產生憧憬吧.

迷宮.有興趣.

雖然感覺挺有意思,可是同時也覺得很危險.

畢竟,那本書上的登場人物死得非常唐突.

《三劍士與迷宮》里,也有除了三劍士以外的登場人物.

可是,除了三劍士外全滅了.

有說話途中被旁邊飛來的火球打中燒成炭的.有突然掉入落穴摔成肉醬的.有剛一抬頭就被砍成兩半的.那些跟魔物戰斗不會受一絲傷害的家伙們,稍微不留神的瞬間就中了陷阱全滅了.

雖然三劍士很有主角氣勢地華麗地躲過了陷阱,可是我不認為粗心大意的我能全部躲開.畢竟我是個遲鈍系.

「怎麼樣?冒險者也很有趣吧?」

「開什麼玩笑」

為什麼非得故意追求風險跑去那些超級危險的地方.

可能的話我希望將來就像保羅一樣過著被女人圍繞的生活.

「追逐女孩子的屁股畢竟符合我的性格」

「哦哦,不愧是我的兒子」

「理想是像父親一樣被好幾個人圍繞」

「這樣啊這樣啊.可是,追逐的屁股只有一個比較好哦」

保羅朝我後方指著,我回過頭,繃著臉的希露菲就在我身後.

真不會挑時候.

※※※

最近在我的房間里教授希露菲的情況變多了.

要說明無詠唱的詳細理論,從數學或理科的基礎開始教比較快.

雖說我在中學時代屬于吊尾車.好不容易進的笨蛋高中也中途輟學了.

因此,我能教的東西很有限.

雖說在學校學習並非一切,可現在我後悔當初應該多學習一些知識.

希露菲已經懂得簡單的讀寫跟兩位數的加減法了.教她九九乘法時有點困難,但她腦子不差.肯定很快連除法都能學會吧.

跟魔術並行,也教著她理科知識.

「為什麼水加熱就會變成水蒸……氣?」

「這個嘛,是水熔解到空氣里了.不過,想要熔解,溫度是必要的.所以加熱它的話就更容易熔解」

現在正在教她關于蒸發,凝固,升華等概念.

「……?」

一副不明白的表情.

不過她是個率直的孩子,吸收得很快.

「嘛,只要認為不管什麼東西加熱都會熔化,冷卻就會凝固就可以了」

因為我不是老師,這樣就差不多了吧.

希露菲比我聰明.自己進行一些嘗試後就會理解的吧.只要使用魔術就不需要擔心實驗道具不夠.

「石頭也會熔化嗎?」

「需要非常高的溫度」

「盧迪能熔化石頭嗎?」

「當然」

雖然我這麼說,但並沒有嘗試過.

最近我能試著將大氣成分粗略地分開了.利用這一點,狠狠地加入氧氣跟氫氣的話,熔化石頭的程度是能達到的吧.只是有可能自己也會燒傷,不想嘗試.

順便一提,也有名為『熔岩』的產生熔岩的上級魔術.

雖然怎麼看都是土跟火的合成魔術,卻被歸為火系統的上級.雖然被分類為某個系統,但也跟其他所有系統有所關聯.想要加強火力只需拼命加入魔力就可以了,但是如果利用可燃性氣體的話,就能更高效率地實現高火力.

直到這里我是明白的.

但是也僅限于此了.

我的魔術的水平跟洛克希離開時相比並沒有很大差別.

雖然我有對魔術進行組合,或是應用各種使用方式,或是使用理科的只是單純地提高威力.

表面看起來,也許等級也升了不少吧.

可是,我卻感覺到瓶頸了.就我的知識水平,也許沒辦法完成更難的事情了.生前有困難都可以上網查,可這個世界並沒有那麼方便的東西.

跟誰學呢…….

「學校麼……」

據說有魔術學校這種地方.雖然洛克希對于魔術學校的門檻略有微詞,但我應該能進吧.

「盧迪要去學校嗎?」

我自言自語著,希露菲用非常不安的表情望向我.

每次她轉動頭部時,綠色的頭發都隨之搖動.

我大概以每個月一次的頻率跟她說「把頭發留長比較好吧」終于有了成效,最近希露菲開始將頭發稍微留長了一點.

現在的長度也只有女性短發的程度,稍微有點亂的綠寶石色的頭發常常因為頭部的運動而搖動.

感覺很棒.

離馬尾還差一點.

「我不會去的啦.父親也說我去也是被欺負,而且什麼都學不到」

「可是盧迪這陣子又變得奇怪了」

真的假的?

對此我沒有自覺.又干了什麼蠢事了嗎.

自認為在希露菲面前我很小心翼翼地扮演著遲鈍的角色.

「似乎我自出生開始就很奇怪」

帶著半詢問的意圖,我回答到,希露菲皺著眉頭搖了搖頭.

「不是那個啦.怎麼說呢,有點沒精神……」

啊浮,這個意思啊.

焦慮了.還以為又做了什麼蠢事.

被擔心了呢.

「因為我最近感覺到瓶頸了呢.魔術跟劍術都沒什麼進步」

「可是……盧迪很厲害哦?」

「以我的年齡來說也許是吧」

確實,在這個世界,以我現在的年齡也許是很厲害.

可是,我還什麼都沒做成.魔術也是,只是靠著生前的記憶與一開始就注意到無詠唱這種方法,才比別人稍微用得好一點.

可是,因為我生前的記憶的等級很低,現在已經走到胡同,沒辦法繼續進步了.多少次我後悔著當初應當多多學習,可現在也沒辦法重新學習了.而且,前一個世界的常識不一定在這個世界也通用.這個世界也許還有很多我還不知道的法則.也不可能一直依靠生前的記憶吧.

魔術是這個世界的理論.

那麼,就必須了解這個世界才行.

「我覺得也差不多必須要往下一個階段進發才行了」

希露菲的魔術用得越來越好,而且也便聰明了.

看著她,我也心生焦急.只有我一個人原地踏步實在是太沒用了.

現在雖然自大地說自己是遲鈍系主人公,可經過成長後,也有可能會被希露菲拋棄.

「你要去哪里嗎?」

希露菲皺著眉頭問道.

「是啊.父親也說讓我成為冒險者進入迷宮比較好,在這個村子里能做的事情也許並不多呢…….大概要麼去學校,要麼成為冒險者吧」

我沒有想很多,只是隨意地說道.

「不……不要!」

希露菲突然大叫,抱住了我.

啊呼.什麼什麼怎麼啦?

愛的告白?

我這麼想時,發現希露菲正渾身發抖.

「希露菲愛特小姐?」

「不,要,不要……不要!!」

希露菲用讓我感到喘不過氣的力量緊緊地抱著我.

對于迷惑,沉默的我,希露菲到底感覺到了什麼…….

「不,不要,不要走……嗚,嗚嗚,嗚嗚~」

哭了.

小小的肩膀猛烈地顫抖著,臉緊緊地埋在我的胸前.

……怎麼了,怎麼了.這算什麼,怎麼回事?

我總之先撫摸著希露菲的頭,輕輕拍著她的後背.

順便連屁股也……不不我又不是保羅.

屁股還是自重吧.

我雙手繞在她後背上,用全身品嘗著希露菲的觸感.

即溫暖又柔軟.臉埋在她頭發中,有一陣好聞的味道.

啊,好棒.這個,真的好棒……好像要…….

「嗚,我不要你走.哪里都,不要去……」

我回過神來.

「啊,啊浮……」

這樣.原來如此.

最近,希露菲上午來我們家的情況也多了起來.

上午過來,帶著高興的表情看著我練習劍術,然後兩人練習魔術或是學習.

一直進行著這樣的生活.

如果我在某一天離開了,希露菲又會變回孤獨一人.即便用魔術趕跑壞孩子們,也交不上朋友.

想到這里,我心中的她變得更加可愛了.

只有我被她喜歡著.

這是只屬于我的東西.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哪里都不會去的」

居然要拋下這麼可愛的孩子去其他地方?

魔術的進步?

那又怎麼樣?反正聖級跟上級都會用了,就算有什麼萬一,像洛克希那樣當個家庭教師不也行麼.在能一個人獨立的年齡前,就跟希露菲兩人一起過吧.

就這樣吧.

兩人一同成長,把她一點點培養成符合我口味的女人.

光源氏計劃.

嘿嘿嘿嘿嘿.

………………哈!

不不不!!冷靜冷靜冷靜.

不是決定要成為遲鈍系的嗎.

干嘛變成那種打算了…….

不過,可是.

遲鈍系也不能算是不能培育青梅竹馬的理由……吧?

等等!我在說什麼呢!!

可是……咕.我到底要假裝沒有察覺到這孩子的心意到什麼程度才行呢.

這孩子只有六歲.

她很粘我.我也感覺到她對我的好意.

可是,那應該並非真正意義上的戀愛感情.

那麼就,就先保留吧.

可是,要保留到什麼時候呢?

十歲麼,十五歲麼……還是更之後……?

若是結果被希露菲討厭了怎麼辦?

雖然現在的好感度是MAX,可今後不一定不會下降.

那時,我能忍耐住嗎……?

我……不行!!

人類有能做到的事情與不能做到的事情!!

你看,她是這麼的柔軟,這麼的溫暖,這麼松軟,這麼好聞.

她是如此拼命地展露著自己的感情,我卻要裝作視而不見嗎!!

那也太奇怪了吧.

若是互相有所自覺,就應該進行下一步才對.

不是我一個人忍耐,止步不前,而是應當一同前進才對!!

難道要我在錯誤的努力上浪費時間嗎?

明知道是錯誤的,卻不去改正嗎?

決定了!!我要將希露菲培養成符合我喜好女人!!

哦,我要放棄做遲鈍系!!希露菲————!!

「喂盧迪……有你的信哦」

保羅進來了,我從自己的『世界』回來了.

我慌忙讓希露菲離開.

太危險了.差點就成為小人物般的最終boss了.

我得感謝保羅.

可是,即便忍耐自己的真心,也是有界限的.

這次忍住了,下次能不能忍住呢…….

※※※

信是洛克希寄來的.

『親愛的盧迪:

你過的怎麼樣呢.

時間飛逝,與你相別已經過了兩年了.

現在沒有繼續漂泊,所以才能給你寫信.

我現在滯留在西隆王國的王都.似乎作為冒險者潛入迷宮時不知怎麼的就變得有名了,被聘為王子大人的家庭教師了.

在教授王子大人時我想起了在格瑞拉特家的日子.

王子大人跟盧迪烏斯很像.雖然沒有盧迪那麼了不起,可魔術的才能也是拔群的,也很聰明.而且,偷看我換衣服,偷我內褲的地方也一模一樣.跟盧迪烏斯不一樣,他總是精神滿滿且驕傲自大,但是行動真的很像.

是該說英雄好色嗎.

我很擔心在雇傭期間會不會被推到.

我這身瘦弱的身體到底哪里好了…….

呀,寫這些東西會不會被當做不敬之罪啊……?

到時再說好了.因為也沒有說他壞話,應該能放我一馬的吧.

王國似乎想要任命我做宮廷魔術師,雖然是期間限定

剛好我也考慮著還要進行魔術研究,正好.

對了對了,我終于也能使用水王級魔術了.

西隆王國的書庫里有跟水王級魔術相關的書籍.

學會聖級時本以為已經無法更進一步了,可是努力還是能做到的嘛.

盧迪烏斯已經能使用水帝級的魔術了吧.還是說,其他系統也能使用到聖級了呢.勤奮好學的你,也許對治愈魔術或召喚魔術也開始觸及了吧.

還是說,你開始往劍術的道路上前進了呢.

那樣雖然有點可惜,但盧迪烏斯的話肯定不管哪條路都沒問題的.

我的目標是水神級魔術師.

以前我也說過,如果在魔術上感覺到瓶頸的話,就請敲響拉諾亞魔法大學的門扉吧.

沒有介紹書的情況下會有入學考試,不管如果是盧迪烏斯的話肯定輕松過關吧.

那麼,就到這里吧.

洛克希上.

另 也許你回信的時候我已經不在王國了,所以不用回信」

真是提醒我現狀的一封信.

我不爽地在地圖上尋找西隆王國.

位于中央大陸·南部的東方的小國.

直線距離算不上多遠.但是,這個中央大陸的山脈上居住著紅龍,因此無法通行,必須從南邊繞很遠的路才能到達.

遙遠的國家.

並且,魔法大學所在的拉諾亞也必須朝西北繞一大圈才能到達.

「唔……」

洛克希沒有教過我任何王級以上的魔術…….

原來是她並不會麼.

回信上我只寫了些沒什麼實質內容的東西.

因為我不希望我這窩囊的現狀被洛克希知道.

雖然我不知道在她心目中,我到底厲害到什麼程度,但我只是不希望她失望.

話說回來,魔法大學麼

洛克希以前也說過那里很棒.

可是,太遠了.

又不能丟下希露菲.

怎麼辦呢…….

總之,我在信的最後加上了:

『另 偷了你的內褲對不起』

※※※

信來的第二天,我家人齊聚的時候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父親.能聽我一個任性的請求嗎?」

「不行」

立馬被拒絕了.

不過,坐在旁邊的簡妮絲啪地一聲打在保羅頭上.坐在另一邊的莉莉婭也追加了攻擊.

由于上次的懷孕騷動,莉莉婭也一同坐在飯桌前用餐了.以前一直是符合她女仆的身份在旁邊侍奉,不過現在被認可做家人了.

這個國家一夫多妻也沒關系吧.

隨便了.

「盧迪.有什麼盡管說.你父親一定會滿足你的」

斜眼望著按著頭的保羅,簡妮絲溫柔地說道.

「盧迪烏斯少爺至今為止都沒有說過什麼任性的話.現在是考驗老爺的威嚴與志氣的時候了」

莉莉婭也幫我說話.

保羅重新坐好,抱著胳膊,揚起下巴,擺出了一副高高在上的姿勢.

「盧迪居然提前聲明是任性,肯定是超出我能力范圍的難事吧」

保羅又一次遭受了二連擊,倒在了桌子上.

這都只不過是家人間的小玩笑.

然後,我就說了.

「實際上,最近我感覺到魔術學習有點進入瓶頸了.所以我想要進入拉諾亞魔法大學學習……」

「……哦」

「但是將這個想法透露給希露菲後,她哭著不要跟我分開」

「噢,這個花花公子,到底像誰啊?誒?」

保羅第三次遭到了二連擊.

「所以說我想跟她一起去上學,可是她的家並不像我們家那麼富有.因此,我想請求你墊付兩人份的學費」

「噢……」

保羅雙肘靠在桌子上,用如同某個司令一般銳利的眼神瞪著我.

那是他拿著劍時的眼神.

保羅唯一值得尊敬的瞬間的眼神.

「不行」

保羅說出了跟先前一樣的話語.

這次是認真的.

簡妮絲跟莉莉婭也保持著沉默.

「理由有三.

第一,你的劍術還在學習途中.現在放下的話,就會成為再也無法學習劍術那樣的半吊子的水平.作為你劍術的老師,我不能讓你現在放下劍術.

第二,錢的問題.如果只有你我們還可以解決,可是連同希露菲的份我們做不到.魔法大學的學費可不便宜,我們家的錢也不想熱水一樣想要多少就有多少.

第三,年齡的問題.你們現在才七歲.你雖然是個聰明的孩子,可還有很多事情不懂.經驗也壓倒性地不足.我們不能放棄作為父母的責任把你放出去」

果然不行麼.

但是,我不會放棄.

保羅也跟以前不一樣了,現在他會思考並說明理由.就是說只要滿足這三個條件就可以了.不用焦急.我也不是非要現在就去.

「我明白了父親.那麼,劍術的練習就跟以前一樣,年齡的問題我要等到幾歲才行呢」

「是啊……十五,不,十二歲之前留在家里」

十二歲麼.

這個國家成人我記得是十五歲來著.

「我可以問為什麼是十二歲嗎?」

「因為我離家出走就是在十二歲」

「原來如此,我明白了」

十二歲對于保羅來說是無法讓步的地方吧.

即便是為了不要刺激他作為男人的尊嚴,我也只好閉嘴點頭了.

「那麼最後的問題」

「哦」

「請介紹工作給我.因為我懂得讀書寫字跟計算,所以當家庭教師或者魔術師都可以.盡量薪水比較高的比較好」

「工作?為什麼?」

保羅帶著認真的眼神,恐嚇般問道.

「希露菲的學費由我來賺取」

「……這可談不上是為了希露菲好」

「是的.但這是為了我自己」

「……」

沉默維持了一段時間.

對于我來說是不太舒服的氣氛.

「這樣啊……原來如此……」

保羅似乎想通了什麼,點頭了.

「我知道了.如果是這件事的話我就去幫你問問」

有別于簡妮絲跟莉莉婭的不安的表情,保羅用值得信賴的表情說道.

「非常感謝」

我低下頭道謝後,晚飯繼續.

※保羅視角※

沒想到盧迪烏斯居然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我家兒子的成長真是太快了.

一般會說那種話最早也得超過十四,十五歲.

我自己也是在十一歲,劍神流到達上級的時候.

說不出那種話的人一輩子都說不出.

「太過急著向前趕的話,會死得早……麼」

以前,有位戰士對我說過這樣的話.

當時,我聽了這句話後,對他不屑一顧.

周圍的家伙的生活方式實在是太慢悠悠了.人族擁有力量的時期很短暫,可誰都不願意跑起來.能做的事情要在能做的時候全部做完.如果做出的事情被指責了,到時候再說好了.

嘛,雖說我是因為做了能做的事結果搞出孩子來,為了讓生活安定下來,拜托了貴族時代的親戚尋找門路成了騎士.

先不說這個.

盧迪烏斯的生活方式比我還要急切.

我看著他都覺得擔心.

看過年輕時的的我家伙們就是這麼想的吧.

可是,跟橫沖直撞的我不一樣,盧迪烏斯凡事都很有計劃性.

這部分是簡妮絲的血統麼.

「不過嘛,還是稍微再被父親束縛一陣子吧」

我這麼想著,寫下了信.

前天洛倫茲也跟我商量了一件事,希露菲太粘盧迪烏斯了.

以希露菲的角度來看,盧迪烏斯正是將她從地獄一般的幼年時代拯救出來的白馬王子吧.生活中像哥哥一樣將各種各樣的事情教給她,最近也開始意識到男女之別.洛倫茲也說,如果將來盧迪烏斯能夠贏取她就最好不過了.

我當時也覺得,如果那麼可愛的孩子能成為媳婦也不錯,可是今天聽了盧迪的話後我改變了想法.

現在的狀況就跟洗腦差不多.

這樣成長下去,希露菲會變成離開盧迪就什麼事也做不成的大人.

那樣的家伙,我在貴族時代看過很多.

對父母過于依存,如同木偶一樣的家伙.

雖然,依存對象還在時還好.

即便是木偶,被操作得好也能上演有趣的木偶劇.只要盧迪烏斯還愛著希露菲,希露菲就沒事.

可是,盧迪烏斯繼承了我的血統.

好女色的血統.

一不小心就跟別的女人發生關系的可能性也是有的.不,既然是繼承了我的血,肯定會到處沾花惹草吧.

結果,希露菲有可能沒有被選上.

那時,被拋棄的希露菲就無法振作了.如同斷線的木偶一樣,再也站不起來.

如果因為我們家的兒子而導致那麼可愛的孩子的人生被毀掉的話,

決不能允許這種事情發生.對兒子來說也不是好事.

我寫下了信.

祈禱能收到讓我滿意的回複吧.

可是,接下來.

該怎麼說服那個能言善辯的兒子呢&.

干脆用武力算了.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一卷 幼年期 第九話『緊急家族會議』     下篇:第一卷 幼年期 第十一話『離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