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一卷 幼年期 第十一話『離別』  
   
第一卷 幼年期 第十一話『離別』

我對保羅說想打工後,經過了一個月.

今天,有信寄給了保羅.

我感覺到回答應該差不多到了,因此做好了心理准備等待著.

應該會在劍術練習之後,或是午飯,晚飯時吧.

我一邊這麼想著,一邊如同平時那樣認真地進行著劍術練習.

※※※

就在進行劍術練習途中,保羅對我說道:

「盧迪,我問你」

「什麼事,父親」

我盡量以平靜的表情,傾聽著保羅的話.

畢竟這是包括生前在內的第一份工作.

必須加油.

「你……啊.如果被要求與希露菲分開,你會怎麼想?」

「哈?當然不願意了」

「說的也是」

「到底怎麼了?」

「不,什麼都沒有.就算跟你說,也肯定被你蒙混的過去吧」

說完這句話的瞬間.

保羅驟變了.

全身散發出即便是初學者的我也能感受到的殺氣.

「誒!?」

「……!!」

伴隨著無言的壓力,保羅向前踏出了腳步.

死.

這樣的字眼在我腦海里閃過.

我反射性地魔力全開對保羅進行迎擊.

同時使用風跟火魔術,在我與保羅之間產生爆炸風.

我自己向後跳,同時也被熱氣大幅地向後推去.

至今為止模擬過很多次了.

以保羅為對手,不先拉開距離是沒有勝算的.

爆炸風雖然對自己也有傷害,但是若能嚇退對方,就能贏取距離.

然而保羅視其為無物,用前傾的姿勢繼續向前突進.

(果然沒有效果麼!!)

雖然早已預料到,可還是讓我感到焦急.

必須進行下一步的回避行動.

後面是不行的.對方前進得更快.

我反射性地這麼想到,在自己的身旁產生了敲打我身體的沖擊波.

隨著被用力毆打一般的沖擊,我的身體向傍邊飛去.

一聲讓我感到背後發涼的破風聲在我耳邊掠過.

我看到保羅的劍揮過了剛剛我腦袋所處的位置.

好.

第一擊躲過了.這點很有利.雖然距離還很近,但已經可以進一步拉開距離了.

我看見了勝機.

我在正要向那家伙這邊踏出一步的腳下的地面陷落下去.

保羅踩穿了落穴.

正當我這麼以為時,他瞬間就將體重放在另一只腳上,幾乎毫無延遲地繼續向前沖來.

(不同時束縛住雙腳就不行嗎!?)

我在腳下制造出泥沼.

在我自己沉下去前從腳底放出水流,滑動一般向後退去.

(遭了,慢了……!)

產生這個想法時已經晚了.

保羅的腳踩到了泥沼的邊上,是穩穩地踩在地面上的一步.

踩下去的力量讓地面凹陷了.

僅靠一步就逼近了我.

「哇啊浮浮!!」

我慌忙用劍迎擊.

沒有任何形式的狼狽的一擊.

光靠蠻力揮劍,手上傳來了滑溜溜的討厭感覺.

(被用水神流的技巧架開了……)

我只知道這些.

水神流架招後,接下來就是反擊.

我雖然知道,但無法對應.

如同慢鏡頭一般,保羅的劍朝我的脖子砍了過去.

(啊,還好是木劍……)

脖子感受到沖擊,我的意識陷入了黑暗之中.

※※※

醒來時,我在一個小箱子里.

感覺到周圍在咣當咣當地搖動,我猜測這里是在什麼交通工具之中.

我想坐起來,卻連手指頭都動不了.低頭,發現自己被繩子幫成了粽子.

一圈圈地緊緊地卷著.

(怎麼回事……?)

我轉動頭部,發現面前坐著一位大姐姐.

巧克力色的皮膚,露出度很高的皮衣,隆起的肌肉,全身的傷痕.

帶著眼罩,工整的面孔給人一副大姐大的感覺.

這位大姐完全就是奇幻故事里的女戰士的感覺.

還有,她長著野獸般的耳朵跟老虎一樣的尾巴,毛很濃.

這就是獸族麼.

她發現了我在看著她,跟我對上了視線.

「初次見面,我叫盧迪烏斯·格瑞拉特.我對以現在的姿勢跟你說話感到十分抱歉」

我搶先報上名字.對話的基礎是先開口.

取得先手就能握住主導權.

「以保羅的兒子來說真是有禮貌呢」

「因為我也是母親的孩子」

「這樣啊,你也是簡妮絲的兒子呢」

看了她認識我父母,稍稍放心了點.

「我叫基列奴.從明天開始就多多指教了」

從明天開始?

她在說什麼.

「這個,謝謝,也請你多多指教」

「嗯」

我總之先用火魔術燒斷了繩子.

身體好痛.是因為睡在奇怪地地方的原因麼.

我伸了個懶腰.

解放感.

雖然早就習慣在狹窄的房間里只運動手指,可是在看起來很S的大姐姐面前被綁起來,會有種奇怪的感覺.

我望向周圍,現在所處的地方簡直可以說是個小箱子.

前後有供人坐的地方,所以我坐在了基列奴對面.

左右各有一面窗戶,能看見外面.外面是未曾見過的草原.

正如我預料,是在交通工具里面.

搖崗很劇烈,長時間乘搭我感覺會暈車.

前進方向傳來啪嗒啪嗒的聲音.是馬吧.

那麼這里就是馬車里面了.

我為什麼會跟勁爆的大姐姐一起坐在馬車里呢.

……哈!!

難,難道是,我被這個肌肉女人誘拐了!?

想把過于可愛的我當做玩具來疼愛嗎!?

不要,我,我雖然也不討厭肌肉發達的女人,可是我已經有名為希露菲的以心相許的人了.

所以至少,第一次請溫柔一點哦……?

不對不對不對!!

冷,冷冷靜下來.這種時候才必須冷靜才行.

數質數就能冷靜下來…….

質數是除了一跟自己以外不能整除的孤獨的數字……給與我勇氣的神父先生說過.

三,五,然後,十一?然後,十三?然後是,然後是…….

不記得了!!

質數什麼的怎樣都好了先冷靜下來.

冷靜,思考.為什麼會陷入這種狀況.

好,深呼吸.

「吸……呼……」

好.

在已知的范圍內整理狀況吧.

首先,保羅突然襲擊過來,將我打暈了.

然後我醒來發現被綁起來,並且在馬車里.

恐怕是他因為某種理由打暈我,然後把我扔到馬車里的吧.

馬車里還乘著一位說明天開始多多指教的肌肉女人.

說到保羅,他襲擊我之前說過什麼奇怪的話來著.

跟希露菲分別什麼的.希露菲對你來說太高攀了什麼的.希露菲是我的東西什麼的.

那,那個死蘿莉控……連我的希露菲都要出手嗎!?

不,後半好像沒說來著?

嗯?

想到希露菲我就搞不懂了.

可惡,都是保羅的錯……!

嘛,還是先問問試試吧.

「請問」

「叫我基列奴就行」

「啊,那叫我小盧迪就好了」

「我知道了.小盧迪」

看來是個不懂玩笑的類型.

「基列奴小姐.你有從父親那里聽說什麼嗎?」

「叫我基列奴就行.不用加小姐」

基列奴說著,從懷里取出一封信.

然後直接交給了我.我接過來,可是信封上什麼都沒寫.

「保羅給我的信.你讀.因為我不懂讀書,你讀出聲來」

「好的」

我將隨便折好的紙打開,開始讀了起來.

『給我親愛的兒子,盧迪烏斯.

在你讀這封信的時候,我已經不在這個世界上了吧』

「什麼!!」

基列奴發出驚叫站了起來.

馬車棚頂意外地高呢…….

「請坐下吧基列奴.還有後續」

「嗯,這樣啊」

她老實地聽我的話坐下了.

我繼續讀.

『——這是我一直想寫一次試試的玩笑話.你在被我慘揍一頓,悲慘地被打倒後,被繩子綁起,像被囚禁的公主一樣扔到了馬車里.我想你肯定搞不清狀況,一切都問那個肌肉不倒翁好了……雖然我很想這麼說,可是那家伙的大腦也是肌肉組成的,肯定沒法好好說明吧』

「什麼!!」

基列奴怒吼著站了起來.

「請坐下基列奴.下面的是誇獎你」

「嗯,這樣」

她老實地聽我的話坐下了.

我繼續讀.

『那家伙是劍王.

要學習劍術的話,比她更合適的人不去劍士的聖地是找不到的吧.她的實力父親可以保證.父親一次都沒有贏過她……除了在床上』

別老寫些多余的東西,笨蛋老爸.

不過基列奴一副喜形于色的表情呢.

真是受歡迎啊,那家伙.

話說真的很強啊,基列奴小姐.

『那麼,說到你的工作,就是住在非托亞領最大的名為羅亞的都市里的大小姐的家庭教師.希望你教她算術,讀書寫字,還有簡單的魔術.她是個超級任性的大小姐,暴力到了被請求不要再來學校的程度.至今為止趕跑了好幾個家庭教師……不過,我相信如果是你就肯定能想辦法的』

想辦法什麼的,真是不負責任.

「基列奴很任性嗎?」

「我又不是大小姐」

「說的也是呢」

我繼續讀.

『你面前的肌肉不倒翁是大小姐家雇傭的保鏢兼劍術師范.她似乎說想讓你也教她劍術跟讀寫,作為她教你劍術的條件.請不要嘲笑她明明大腦都是肌肉卻說這種話.那家伙肯定是認真的(笑)』

「什麼……」

基列奴的額頭浮現了青筋.

這封信是對我說明現狀的同時也在挑釁基列奴也說不定.

這兩人到底是什麼關系.

『她的學習能力絕對算不上好,但是能剩下教課費用,還是挺劃算的』

教課費用.

這樣啊,我要跟這個人學習劍術麼.因為保羅是感覺派,所以幫我找了更好的老師麼.

或者是對于我毫無進步感到絕望了麼.

拜托你負責到最後好不好…….

「跟基列奴學習劍術,平常要收多少錢?」

「一個月阿蘇拉金幣兩枚」

金幣兩枚!!

洛克希在我們家做家庭教師,一個月只有阿蘇拉銀幣五枚.

一下子翻四倍.原來如此.確實很劃算.

順便一提,一個人一個月的生活費大概在阿蘇拉銀幣兩枚左右.

『你在接下來的五年內,住在大小姐家里教她學習.

五年.這期間,禁止你回家.也禁止你寫信.因為有你在,希露菲就無法獨立.而且不只希露菲,連你也開始有依存她的傾向了,所以我強行讓你們分開了』

「什……麼……?」

誒,怎麼會?

等等.

……誒?

開玩笑.五年間,不能和希露菲見面?

還不能寫信?

「怎麼,小盧迪跟戀人分手了嗎?」

我露出絕望的表情,基列奴喜聞樂見似的問道.

「不,只是被不像個大人的父親趕出家門了」

連分別的時間都沒有.

真給我干出來了啊,保羅.

「別那麼失落嘛,小盧迪」

「那個」

「什麼?」

「果然還是請你叫我盧迪烏斯好了」

「啊,我知道了」

不過,冷靜下來思考,保羅說的也非常對.

確實,希露菲這樣成長下去的話,也許會變成粗制濫造的工口游戲中的青梅竹馬角色一樣.總是粘著主人公,就像以主人公為世界中心的衛星一樣,沒有自我的角色.

如果是在現實世界的話,在學校跟朋友交往,學習的過程中依存性會漸漸消失的吧,可是希露菲由于發色的原因沒有朋友.

即便經過五年,還粘著我的可能性很大.

雖然對我來說那樣也無所謂,但是周圍的大人似乎不這麼認為.

那倒也是.不錯的判斷.

『關于報酬,你被支付每個月阿蘇拉銀幣兩枚.比一般的家庭教師要便宜,但是作為小孩子的零花錢算多了.如果你有空,就到城鎮里學習使用金錢的方法吧.金錢這種東西,如果平時沒有用的話,緊急時刻是用不好的.雖說,感覺我聰明的兒子即使不用學習也能用得很好……啊,即便搞錯也不要用來買女人哦?』

叫你別寫多余的東西.

還是說,這是那個嗎.類似鴕鳥俱樂部一樣的那個?

絕對不要做哦,那樣的.(注:鴕鳥俱樂部是日本某搞笑藝人團體)

『然後,五年間,如果你能堅持不放棄地教會大小姐讀書寫字,算術,魔術的話,作為特別報酬,對方會支付相當于兩人份的魔法大學的學費,這樣定下的契約』

原來如此.

五年間,認真地當家庭教師的話,就按約定好讓我以我的想法去做麼.

『嘛,五年後希露菲也不一定會跟著你去魔法大學,你的熱情也有可能冷卻,變心.希露菲那邊我們會好好說服她的』

好好說服……我只有不好的預感.粑粑.

『我祝願你在這五年間,在全新的地方學習的各種新東西,達成進一步的飛躍.充滿知性的過于偉大的父親保羅上』

什麼知性啊……!!

不就是用武力強迫嗎!!

不過,這次的判斷真的讓我脫帽致敬.

即使為了我,也是為了希露菲.

雖然希露菲也許會變成孤單一人,但是自己的問題不靠自己的力量解決的話,不管到什麼時候都不能成長.

光是依賴我是不行的.

「保羅愛著你呢」

基列奴說道,我苦笑著回答:

「以前我跟他還更疏遠點的.不過他看到我跟他有相像的地方,就一個勁地朝我靠來.不過,基列奴不也是……」

「嗯?我怎麼啦?」

我讀出最後一句話.

『追述 跟大小姐如果是雙方同意的話下手也沒關系,但是肌肉不倒翁是我的女人,別對她出手』

「他這麼說的」

「哼.把那封信送回給簡妮絲」

「了解」

就這樣,我被決定前往非托亞領最大的都市,羅亞.

雖然有很多想法,現在先放一邊吧.我稍微清醒了一點.嗯,就這樣就好.不能跟希露菲一起.完全沒有留戀.嗯.

我不斷對自己說道.

(不過真想一年至少能見上一次啊……)

決心還是有點動搖.

※保羅視角※

「好,好危險……」

我低頭看向暈倒的兒子跟被泥巴弄髒的鞋子.

因為今天是最後一次教他劍術了,所以想稍微動點真格嚇唬嚇唬他,展現一下父親的威嚴,沒想到他以驚人的反應速度對我使用了魔術.

而且不是作為攻擊,而是以拖住我腳步為中心的魔術.

還有,全都是不同種類的魔術.

「不愧是我的兒子.戰斗的意識很好.」

雖然時間上只有一瞬間,但我明明完全是突然襲擊,卻用了三步.

特別是最後一步,若是稍稍有點猶豫,就會被纏住腳步,一口氣被干掉吧.

以魔術師為對手用了三步.如果他有其他同伴,在第二步左右就會就能援護他了吧.或者如果距離更遠一點,就必須要第四步了.

內容上完全輸了.

即便現在直接把他扔進隊伍里讓他探索迷宮,也能作為魔術師充分發揮作用吧.

「不愧是讓水聖級魔術師喪失了自信的天才麼……」

我兒子真是可怕.

不過,很高興.

以前,對于比自己更有才能的家伙我都只會妒忌,可是不可思議地,輪到自己兒子頭上時,就只有高興的心情.

「哎,現在不是說這種事情的時候了.不快點的話洛倫茲他們就要來了」

我迅速將暈倒的兒子用繩子綁起來,扔進了剛好到來的馬車里.

時機正好,洛倫茲也來了.

希露菲也一起.

「盧迪!?」

希露菲看到被綁起來的盧迪烏斯打算救下他,突然對我用無詠唱地放出了中級的攻擊魔術.雖然被我輕描淡寫地彈開,可魔術本身除了無詠唱外,威力跟速度都很不錯.

要不是我估計就死了.

這個盧迪烏斯,到底教過別人什麼東西了.

我將信交給基列奴,把盧迪烏斯放入馬車,然後告訴車夫可以出發了.

我朝旁邊望去,洛倫茲正蹲著教育著希露菲什麼東西.對對,教育是父母的職責.以往交給盧迪烏斯完成的份,現在必須自己取回來才行,洛倫茲.

我歎了口氣,用溫暖的目光看著他們,然後聽見了希露菲的聲音隨風飄過.

「我明白了.我會變到能幫助盧迪那麼強的……!!」

嗯,被愛著呢,我的兒子.

看見這幅場景,兩位妻子從家里出來了.

因為我對她們說過會有危險所以要看就在家里看,現在是出來送他了吧.

「啊,我可愛的盧迪要離開了」

「太太.這也是試煉啊」

「我明白的,莉莉婭.啊浮,啊浮盧迪烏斯!!去旅行吧孩子!!留下被奪去獨生子的可憐的我!!」

「太太,少爺已經不是獨生子了」

「說的是啊.已經生下兩個妹妹了呢」

「兩個……!!太,太太!!」

「沒關系的莉莉婭.我也會愛你的孩子的!!因為,我,也愛著你!!」

「啊浮!!太太我也是!!」

她們以演戲一樣地目送著馬車離開.

因為盧迪烏斯很優秀,所以這兩人也不那麼擔心吧.

不過話說回來,這兩人感情真好呢.要是也跟我感情好就好了呢.

不如說,如果別那麼要好地一起欺負我我會很高興的呢.

「不過,下面的孩子懂事時,盧迪烏斯不在身邊麼……」

盧迪烏斯似乎還計劃著建立他帥氣哥哥的形象來著,太可惜了.

可愛的女兒的愛情,就由父親一個人獨占吧.

嘿嘿.

慢著.以後盧迪烏斯就會接受那個劍王基列奴的英才教育了.

五年後就是十二歲.身體已經很結實了.

回來時如果跟我進行可以使用魔術的模擬戰,我是不是贏不了盧迪烏斯了?

糟糕,五年後父親的威嚴要糟糕了.

「孩子媽,莉莉婭.既然盧迪烏斯走了,我也想再稍微鍛煉一下」

簡妮絲露出吃驚的表情.莉莉婭偷偷向簡妮絲打耳語.

「他是因為差點輸給盧迪烏斯少爺,現在感覺到危機感了」

「從以前開始就這個樣子呢.不到差點要輸的時候就不會努力」

看了父親的威嚴已經糟糕了.

(嘛,雖說威嚴什麼的沒有也無所謂)

因為我知道那種一個勁無謂地突顯威嚴的父親是什麼樣子,所以我真心地這麼認為.我還是繼續裝作拿女人沒辦法的沒用的大叔好了.目標是沒有威嚴,但是有父親味道的父親.至少在三個孩子長大成人之前…….

我偷偷望向簡妮絲.

身材棒到沒人覺得她已經生了兩次孩子…….

(嘛,如果有第四個,第五個的話就只能延長了.嘿嘿)

第四個什麼的先放一邊.

(盧迪烏斯……)

這樣的做法,我也不喜歡.

不過,即便跟你說你也不會聽,而且我也沒有說服你的自信.

但是,如果光是看著而什麼都不做的話作為父母是不合格的.雖然力量不足只能拜托別人,但是也只能這樣了.雖然很硬來,聰明的你應該會理解的吧…….

不,就算你不理解也沒關系.

你去的地方發生的事情,肯定是在這個村子里無法體驗的.就算你不理解,只要對你眼前的事物做出對應,一定會成為你的力量的.

所以怨恨我吧.

怨恨我,詛咒無法反抗我的你自己的無力吧.

我也是被我父親壓抑著成長過來的.

因為我無法反抗過父親,所以離家出走了.

對這件事我也感到過後悔,也有反省.我不希望你遭受同樣的境遇.

但是,我靠著離家出走而得到了力量.

雖然不知道這個力量能不能贏過父親,但是我得到了想要的女人,保護了想保護的事物,至少還能壓制住年幼的兒子.

如果你想反抗就反抗吧.

然後獲得力量再回來.

獲得至少不輸給蠻橫的父親的力量.

望著盧迪烏斯乘坐的馬車,保羅這麼想著.

(下卷待續)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一卷 幼年期 第十話『瓶頸』     下篇:第一卷 幼年期 番外 格瑞拉特家的母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