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二卷 少年期 家庭教師編web版 13話 自導自演  
   
第二卷 少年期 家庭教師編web版 13話 自導自演

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身在一個又小又髒的倉庫里.

陽光從裝有鐵格子的窗口射進來.

渾身疼痛,經過確認總之沒有骨折,我小聲地詠唱起治療魔法.

雙手被捆綁在身後,這是怎麼回事.

完全恢複了,衣服也沒有破損,很好,作戰順利進行中.

根據作戰計劃,

首先和大小姐一起去市內的服裝店,

因為大小姐搗亂一個人被請出商店.

通常這個時候有基列努作為護衛跟在大小姐身邊,但是這次'偶然’沒注意到小姐外出.

雖然有我跟隨,對她來說我只是個吵架對象,大小姐完全沒在意.

我像是被當做跟班那樣被大小姐帶著到處走,漸漸往城市的偏僻地帶走去.

就在這時候,一直盯著格雷拉特家的壞人出現,輕松地把我和大小姐打暈,帶到鄰近城市綁架監禁起來.

所以,我現在就在這里.

接著我要做的就是運用我所習得的魔法,知識,智慧和勇氣,華麗地逃出去就可以了.為了取得真實感,我還得即興演出一回.

在此之後的流程大致是這樣.

首先使用魔法,從這個監禁場所逃出.

然後打聽這座城市究竟是哪,再用藏在短褲里的錢坐上公共馬車,最後回到家後對大小姐進行說教.

不知道會不會順利,有些不安.

可是,這和預定的安排好像有些不一樣啊.

這個倉庫滿是灰塵,角落里還堆放著壞掉的椅子以及破了一個窟窿的鎧甲.

不是說地方還不算差麼.嘛,都說了雖然是演戲也要拿出真本事,就是這麼回事麼.

過了一會,大小姐也醒了過來.

突然就想要蹦起來卻發現自己雙手被綁在身後.

「什麼啊這是!」

大小姐開始吵鬧起來.

「搞毛啊,不知道我是誰嗎,放開我!!!!」

好可怕的高音,在領主館的時候我有這樣想過,她壓根就沒想過控制自己的音量.

難道說是為了在那個超大的領主館里,發出一聲就能響徹整棟房子嗎.

不,她應該沒想過這些事.

大小姐的爺爺,領主薩烏羅斯大人也是使勁大聲壓制住對方的類型.

即便是這樣,也寶貝孫女的.

祖父對傭人以及飛利浦大聲威嚇,大小姐一定是親眼目睹過無數次吧.

小孩子喜歡模仿,特別是壞的地方.

「吵死了,臭丫頭!」

就在大小姐大吵大鬧的時候,門被踢開,進來一個男人.

粗陋的衣服,全身上下散發著臭氣,滿臉胡子渣渣,禿頂.

如果他遞出山賊的名片的話,倒是挺有說服力的.

眼光不錯,這下就不用擔心自導自演被揭穿了吧.

「臭死了,別靠近我,你太臭了!你不知道我是誰嗎?基列努馬上會來把你劈成兩半的!」

大小姐發出一記聽起來就很疼的一聲,被男人一腳踢飛.

她發出淑女絕對不會發出的叫聲,在空中,輕飄飄的漂浮在宇宙里,最後猛得一下撞到牆上.

「操,拽什麼,我知道你們兩個的祖父是領主.」

男人在身後對著綁著不能動彈的大小姐,無情的踩踏著.

喂,這是不是有些做得過頭了.

「疼,好疼,別,啊,別,啊,不要」

男人踢打了大小姐好一陣子,

最後在她臉上吐了一口唾沫,

轉過身死死盯著我看.

下一個瞬間,我的臉被重重踢了一下,整個人飛了出去.

疼死了,雖說是演技,但下手輕點啊.

雖然我可以用治療魔法愈合傷口.

「操,一臉幸福的樣子」

男人走出倉庫,透過門我聽到這樣的對話.

「老實點嗎?」

「啊啊.」

「你沒殺死她吧,傷得太重的話價錢會下來的.」

什麼,他們的對話很奇怪啊.逼真的演技…….

………但願是.難道說,這就是那個嘛.

「什麼?嘛,沒問題的吧.大不了,就讓那個男孩活下來好了.」

聽到這些我差點嚇尿了,一點都不好啊,喂,在說什麼胡話呢.

門外的對話就到這里結束了,之後我數到了差不多300秒的時候.

我用火魔法把綁著的繩子燒斷,去到大小姐那邊.

大小姐流著鼻血,眼神失色,嘴巴里不知道嘰里咕嚕什麼.

仔細聽的話,什麼絕對不會原諒啊,什麼向爺爺告狀啊.

之後還有一些實在不堪入耳的恐怖分子說的話.

總之,先用手摸一下確定一下她的傷勢.

似乎感覺到了疼痛,大小姐戰戰兢兢的和我對上視線.

我用一根手指抵住嘴巴,用手勢示意安靜.

從大小姐的疼痛反應來看,確認了傷處,斷了兩根骨頭.

「母親般慈愛的女神啊將她的傷口愈合取回健康的身體治愈術」

我盡可能的小聲詠唱中級治愈魔法,大小姐的身體開始恢複.

治愈魔法並不是注入魔力越多效果就會越好的,

不知道能不能治愈,但願骨頭不要接錯了.

「疑?疑疑?不疼了.」

大小姐一臉驚奇的往自己身體上看去.

我貼近她耳朵旁悄悄地說.

「噓,輕點.你的骨頭斷了,我使用了治愈魔法.大小姐,我們似乎被壞人綁架了,那些人是領主大人的死敵.下一步我們」

大小姐完全沒聽我說,大聲喊到.

「基列努,基列努,救救我,他們要殺我,快點來救我.」

我在那個男人進來之前,趕緊將燒斷的繩子藏好,靠在牆角裝作被綁住的樣子.

大小姐竭盡全力在叫喊,這是男人破門而入,對著大小姐踢打了比剛才更長的時間.

我真心對她的學習能力表示無語.

「操,這次再喊的話就弄死你.」

我也被順帶的踹了兩腳.我什麼都沒做,別踹我啊…….

我要哭了…….

趁他走後,我悄悄往大小姐那邊移動.

這真是太慘了,肋骨不知道斷了幾根,

她大口大口地吐著血,可能是內髒破裂了,手和腳的骨頭全斷了.

雖然我不太懂醫療方面的知識,這樣放著不管的話,不會死麼?

我開始詠唱,

總之,先用初級魔法多少治愈一些.

大小姐的不再吐血了,這樣的話就不會死了吧,大概.

「還,還很疼,幫,幫我治愈啊.」

「我不干,治好了又被踢了不是嗎,你自己用魔法吧.」

「我,我怎麼會用,魔法什麼的.」

「你如果以前學了,現在就能用了啊.」

我扔下這些話,就往門口方向移動.然後把耳朵貼著門,想再聽一下他們說的話.

越想這事情越蹊蹺,不管怎麼說,把大小姐打得半死不活的也做得太過火了.

「那麼,要賣給上次的那個家伙嗎?」

「不,還是索要贖金吧.」

「你不是踢傷她了嗎?」

「無所謂,到時候去鄰國.」

哇,他們來真的啊.

聽說找到了襲擊女孩子的認識的人,居然是真家伙啊.

到底是哪個環節出錯了,那些人早就打算綁架我們了嗎?

還是說是綁架我們之後才這樣打算的嗎?或者說飛利浦真的打算吧女兒賣掉嗎?

最後一種可能性實在太不靠譜了.

算了,先不去想這些了.不管怎麼說,我的計劃是不會改變的.

只不過現在沒有了安全這個前提了.門外繼續說著.

「比起賣掉,贖金更高吧.」

「總之,今天晚上就做好決定吧.」

「兩個方法都可以,對吧.」

他們似乎在商量把我們賣掉好還是索要贖金好.

晚上似乎就要離開這里.

那樣的話,要趁天還亮著趕緊行動才行了.

好吧,不過,要怎麼做呢.

破門而出用魔法打倒綁架犯.

把自己打的渾身是傷的綁架犯被我打敗了,然後大小姐就會尊敬…….

不會尊敬我的吧.

她一定會認為自己被綁住了所以打不過綁架犯.

而且到最後她還是會認為暴力是唯一的手段,這樣不行.

必須教會她使用暴力不會得到什麼好處.

以後會一直挨揍的,必須給她一些無力感才行.

啊,再說我也不一定打得過綁架犯啊.

如果綁架犯和帕烏羅同等強度的話,我有自信能輸.

那樣的話,我會被殺死,絕對的.

好吧,不論如何,在和綁架犯沒有發生接觸的情況下,先從這里逃出去.

我往背後看去進行確認,

確認了大小姐正怒不可遏的盯著我後,開始了作業.

首先使用土和火的魔法,將門的縫隙填滿.

再將門把手用火魔法慢慢地融化,使他轉不動固定住.

這樣這扇門就變成了打不開的門了.

不過,使勁踹門的話也撐不了多久.

只是拖延時間而已.

接著,我靠近窗戶.

雖然我想過火魔法集中一點燒斷鐵格子,

但會太燙還是放棄了.

于是我用水魔法將窗戶周圍的土泥漿化,

最後成功的將整個把鐵格子取了下來.

「大小姐,好像這次是被領主大人的死敵給綁架了,今天晚上他們的同伴就會來了,他們商量著一起把我們弄死.」

當然是假的了,不過大小姐瞬間臉色變得鐵青鐵青的,這時我開始展開致命一擊說到.

「我還不想死,所以我自己逃了,再見.」

話音剛落,門的方向傳來了聲音.

「喂,門怎麼打不開啊,怎麼搞的.」

這時門口傳來粗暴的砸門的聲音,大小姐驚恐般絕望地看向門那邊,再看了看我,就這樣來回看了好幾次.

「啊,不,不要丟下我啊,救我啊.」

哎呀,這麼快就冷靜下來了嘛,挺意外的.

就算是大小姐,現在這種狀況下也會感到害怕啊.

我立刻靠近大小姐,在她耳邊低聲說.

「在回到家之前,你要全聽我的,你能保證嗎?」

「聽,我聽,我聽就是了嘛.」

「你能保證不發出大聲嗎?基列努可不在這里喲.」

「我保證,我保證啊,快,快點,要進來了,他們,要進來了!」

大小姐用力點頭,整張臉充滿了恐懼和焦躁,和打我的時候大不相同啊.

她能體會到挨打一方的感受比什麼都重要.

「如果你食言的話,這次我絕對把你扔掉了.」

我盡可能的說出聽起來冷血的話,用土魔法把門整個埋了起來,同時用火魔法把繩子燒斷,再用中級治愈術把大小姐治愈.

然後從窗口爬出,再把大小姐拉出來——

爬出倉庫後,發現這是一個陌生的城市,沒有城牆,至少不是羅亞.

規模也不至于像村莊那樣小,如果不進行下一步行動的話,馬上就會被發現的吧.

「呼,逃到這里應該沒問題了吧.」

大小姐是不是以為安全了,一下就發出大聲來了.

「你不是向我保證回到家之前都不大聲說話的嗎?」

「哼,奇怪了,為什麼我要遵守和你的約定啊.」

瑪德,這個死丫頭.

「是嗎,那麼我們就在這里告別吧,再見了.」

大小姐滿不在乎的哼得一聲,轉身走開.

幾乎是在同時,遠處傳來怒吼.

我想他們是不能打開門的,

在發現開不了門後,從窗戶外往里看情況時發現鐵格子不見了.

確認我們已經逃走,然後追了過來,就是這麼回事吧.

「剛,剛才是騙你的,我不再大聲說話了,帶我回家啊.」

看到她那種唐僧使喚猴子的樣子,我沒好氣的回答她.

「我不是大小姐的仆人也不是傭人.」

「什,什麼嘛,你不是家庭教師嗎?」

「我可不是喲.大小姐你說不滿意,所以還沒有正式雇傭我.」

「我雇,我雇傭你啊.」

大小姐轉向一邊,感覺一副極不情願的樣子.

現在必須和她做好明確的約定.

「你現在是這麼說,回到館後,一定又會像剛才那樣爽約的吧.」

我盡可能的用冰冷的聲音,不夾雜任何感情,平淡的說著.

但也不是用那種你絕對不會守約的語氣.

「不會,我不會爽約的啦,救,救救我啊.」

「你不出大聲,我說什麼都聽的話,就幫你.」

很好,現狀和我預想中那樣展開了,進行下一步.

首先,我從內褲里取出藏著的阿斯拉大銅板5枚,

這是現在的所有財產了,順便一提,大銅板的價值是銀幣的十分之一.

迅速往城市入口方向移動,然後交給悠哉哉的警衛1枚大銅板說.

「如果你看到有人在找我們,請告訴他們我們去城市外面了.」

「啊?什麼?小孩子?明是明白了,怎麼了,在玩捉迷藏麼?呃,這麼多錢,是哪里的貴族嗎,真是.」

總之對警衛千叮萬囑,這樣至少能拖延一點時間吧.

接著直接進入入口附近的公共馬車的等待處,

使用方法在牆上寫著,確認完畢.

順便知道了現在的位置以及車費.

「這個城市好像叫威汀.」

我悄悄的在大小姐耳邊說,

大小姐似乎守約定,也悄悄的回答我.

「你是怎麼知道的啊?」

「那邊不是寫著的麼.」

「我看不懂啊.」

我心里打了個V字手勢.

「能看懂的話就方便了,公共馬車的使用方法也寫在那里.」

話說回來,竟然一天就把我們搬來這里了.

來到陌生的城市真是感到不安全啊.

心里創傷要發作了.

就在這時,感覺怒吼聲接近了過來.

我抱住大小姐,藏到等待處的廁所里,把門鎖上.

外面傳來踢踏踢踏的腳步聲.

「哪去了媽的?」

「別以為能逃得掉.」

大小姐用顫抖手遮住嘴巴,細聲問我.

「……沒,沒問題吧.」

「嘛,如果被發現了就只好拼命反抗了.」

「是……,是啊……,好吧…….」

「大概打不過他們吧.」

「不,不是吧……?」

為了讓大小姐提起精神,只是在方向性上稍微修正一下.

「話說,剛才我看了看車費,從這里出發的話,必須換乘2次公共馬車才行.」

「………?」

大小姐露出一臉不知所云的表情,我補充說到.

「公共馬車從早上8點開始每間隔2小時1班車一共發出5班車,不管什麼城市都是一樣的.所以,從這里出發去鄰城要花費3小時.馬上要出發的是第四班車,就是說……」

"就是說?" 大小姐催促我問到.

「就算到了鄰近城市,也沒有出發前往羅亞的馬車了,只能在下一站的城市住一晚了.」

「!………是,是這樣,啊」

大小姐像是要喊叫出來那樣,最終還是忍住了.

「這里有大銅幣4枚,從這里出發,然後在鄰城睡一晚,隔日再從那里出發去羅亞,把錢分別用在這些地方,勉勉強強.」

「勉勉強強,夠用的吧.」

「是,夠用的.」

大小姐撫平胸口松了口氣,但現在就放心還不是時候.

「如果不被騙少找零錢的話,夠用.」

「找零錢,是什麼?」

這究竟是什麼,大小姐露出這樣的表情.可能她從來沒有用自己的錢買過東西.

「旅店和車站的老板看到我們這樣的小孩子,心想我們不會計算吧.然後他們可能會少找給我們零錢,那時候指出他們的錯誤的話,就會找給我們正確金額的零錢了吧.但是,如果我們不會計算的話……」

「不會計算會怎麼樣?」

「最終我們坐不了公共馬車,然後被剛才的男人們追上……」

大小姐顫抖起來,好像快尿出來了.

「大小姐,廁所在那邊喲.」

「知,知道了啦.」

「那麼,我先去外面看看.」

我正打算從單間里出來,衣袖就被拉住了.

「別,別走啊.」

在觀賞了大小姐放尿場面興奮了一會後,我們來到外面.

順便一提,這個國家的廁所都是蹲式沖水馬桶.

男人們好像已經不在了,不知是去城外找了還是在城里繼續找我們.

如果被發現的話,只能竭盡全力放出魔法讓他們無法行動了.

祈禱能打的過他們吧.

就這樣我們躲在等候區角落里等待,出發時間一到就把錢交給車夫,乘上了馬車——

總算到了鄰城,找到一件破房子住下,睡在稻草上.

大小姐好像激動得睡不著,每次聽到響聲就砰的一下坐起身,害怕地盯著門口看.

第二天我們乘上早上第一班馬車,過了幾個小時平安抵達羅亞.

一路上她被嚇得不輕,以至于大小姐一直警戒著馬車後面.

有好幾次有人騎馬追上馬車,但都不是綁架犯.

也許甩開一定的距離了,他們放棄了吧.

我悠閑地想著.

在通過了值得信賴的城牆後,遠遠的可以看見領主的府邸了,頓時產生了回到家的感覺.

下意識的認為既然到這里了就安全了.

人們通常把他稱之為大意.

大小姐突然被拖進胡同里去了.

「什麼?」

我在2秒內居然沒有察覺到.

只是視線離開了2秒,在這麼短的時間里,大小姐人已經不見了.

真的就以為憑空消失了.

在視線的角落我看到牆上掛著和大小姐衣服相同顏色的布料.

我立刻追去,她不可能以為已經逃過了追擊就去逛街的.

進入胡同,看到另一側抱著大小姐的兩個人的身形.

我立刻施放土魔法,將他們的退路封死.

「這是怎麼搞的.」

其中一人驚呼,大小姐被堵上嘴巴,眼淚汪汪著.

只是這幾秒鍾就被堵上嘴巴,這種神技,太熟練了.

大小姐好像已經被掄了一拳了,臉上紅腫著.

對手是兩個人,是兩個男人.

其中一個人是踹過我的暴力分子.

另一個恐怕就是在那個倉庫時候說的那家伙了吧.

不管怎麼看都是山賊的行頭,和在倉庫看到的時候不同,腰間插著劍.

「小鬼,乖乖聽話的話就能回家了哦.」

兩人因為面前突然出現的牆壁大吃一驚,回頭看到我後笑眯眯的說到.

其中一個暴力分子的人毫無戒心的朝我走來,另一個人抓著大小姐.

沒有其他的同伙了麼,確認之後總之先威脅他們,在手指尖施展一個小型的火球.

「什麼?你這混蛋!」

暴力分子拔出劍,另一個人看到後警覺起來,把劍抵在大小姐脖根處,開始慢慢向後退.

「你這個臭小鬼,我就奇怪你為什麼會那麼冷靜,原來是護衛的魔法師嗎,難怪那麼輕易就被你們逃出去了,瑪德,被你的外表騙了.」

「我可不是護衛喲,還沒有被正式雇傭.」

「什麼?那麼干嘛要來妨礙我們?」

「不,預定是今後被雇傭的.」

「呸,不就是為了錢麼.」

被說中了,我確實打算賺魔法大學的學費.

「我不否認.」

「既然如此就來協助我們啊,有個變態貴族想從我這里買身份高貴的小女孩啊,如果用贖金的話也可以,聽說這里的領主很寶貝孫女,要多少錢都會給.」

我發出了一聲佩服的聲音,大小姐的臉瞬間變得鐵青.

她大概也知道我是為了支付魔法大學的學費,才會當她的家庭教師吧.

「那,到底能拿到多少錢?」

「這根本不是什麼每個月1枚2枚金幣的程度,告訴你,是100枚金幣.」

暴力分子一臉得意的說到,雖然我不知道那邊的行情是怎麼樣,

是100萬元啊,很厲害吧的感覺.這家伙是小學生嘛.「嘿嘿嘿,你小子,外表看起來很小,其實這身體已經是相當的歲數了吧.」

「啊?為什麼你會這麼想?」

「剛才的魔法還有那種冷靜的態度,一看就知道了.看你也挺辛苦的,你應該知道錢的重要性吧,是吧?」

「原來是這樣啊.」

被不知情的人看來,就是這麼回事吧.確實,體感年齡已經超過40歲了.完全地被說中了,不愧是山賊先生.

「確實,活了這把歲數親身體會到金錢的重要性了,身無分文就被人扔來這種陌生的地方.」

「嘿嘿嘿.」

不管怎麼說以前我都過著不愁吃穿的日子啊.過了近20年的坑老生活,充斥這工口游戲和網絡游戲的我的半生.從那里我學到了一個道理,在這里背叛大小姐的意義,或者在這里幫助大小姐今後的劇情展開.

「所以我清楚,有著比金錢更加重要的事情.」

「別說這些漂亮話了.」

「不是漂亮話,用金錢是買不到傲嬌的.」

哦糟了,不小心說出心里話了.暴力分子說那是什麼,然後愣住了.但確實的,交涉已經決裂了.笑容消失,表情嚴肅的再次將劍抵在大小姐脖根處.

「人質在我手里,你先把手里的火球往空中打出去!」

「………可以朝空中打嗎?」

「就是那樣,你別想著朝我們打過來,再快也不及我手里的劍快,我會把這個小騷貨的腦袋切下來當盾牌的.」

他也不說把火弄滅,不,他可能是不知道.

詠唱魔法直到發射出去為止都是自動的.

「我明白了.」

我在火球發射之前,操作魔力對火球進行擺弄.做出了火球中的其中一種,特殊的火球.

伴隨著奇怪的聲音火球騰空而出,接著火球在空中發生了巨大的爆炸,瞬間傳來撕裂耳膜般的轟擊音,同時落下了刺眼的光芒和灼燒般的熱量.

所有人都往上看去的時候,我奔跑起來.

一邊奔跑一邊使用魔法,下意識地構築起兩種類的魔法.

用風魔法制作出真空波斬,砍掉暴力分子的手腕.

于此同時用土魔法制作出岩石,向另一個人射出.

暴力分子一聲慘叫,大小姐摔了下來,被我穩固地接下,抱住.

我朝另一個人看去,射出的岩石正好被一切為二.

心想糟了糟了,他把岩石切開了.

劍豪系的,雖然不知道他的流派總之糟了.

要是像帕烏羅那樣強的話就糟了.

我使用風和火的魔法在腳邊產生沖擊波,向後方飛去.

這沖擊強到讓我產生腳骨已經折斷的錯覺.

下一個瞬間,劍砍過了我剛才的地方,好險.

但是沒有帕烏羅那樣的速度,

必須冷靜,已經在腦海里模擬過無數次和劍士的戰斗了.

我在空中准備起下了一個魔法,首先是火球,朝那家伙的臉上射去,射速不快不慢.

「就憑這玩意!」

那家伙看清了火球,架起劍准備迎擊.

利用擊中前的時間差,我使用水和土魔法,在那家伙腳邊產生泥沼.

雖然他迎擊了火球,但整個小腿都埋入粘性極高的泥漿里,把他的行動給封住了.

「什麼!?」

很好,我贏了.

「別想逃!」

那家伙竟然突然把劍扔出,這不是自暴自棄,帕烏羅教過我.

在北神流里有一種被魔法師封住行動時投擲劍的技能.

反射性的察覺到無法躲開,但不知為何我極其冷靜.

劍以慢鏡頭模式飛過來,軌道的羅店是頭部,

祈禱不要被砍死,南無阿彌陀佛.

清,一聲清脆的金屬碰撞音.

一只茶褐色的不知道什麼飛過我的眼前,

還沒等我反應過來,傳來像是陶器摔落的聲音,劍掉落下來.

接著腳陷在泥沼里的男人的腦袋滾落了下來.

茶褐色的肌肉塊的人尾巴抽動的瞬間,

捂著被砍掉手的暴力分子的腦袋也滾落下來.

都死了.

我的思考完全停滯了,只是呆呆地看著幾米不遠處兩個人的身體的崩落.

實在不像是現實中的景象,發生了什麼事,完全沒有頭緒.

「嗯,盧迪烏斯,敵人只有兩個人嗎?」

被詢問的時候我才回過神來.

「啊,是的,謝謝你,基列努,姐姐.」

「姐姐是多余的,基列努就行了.」

茶褐色肌肉塊的……基列努回過頭,對我點頭示意.

「突然看到空中發生爆炸,就跑來看看,果然判斷正確啊.」

「好,好迅速啊,話說,還把他們都秒殺了.」

從使用第一次魔法到剛才過了還不到一分鍾.

「我就在附近,而且也不算快,德朵魯迪亞族人不管是誰,對那種程度的對手都能秒殺的.不過說來你是第一次和北神流戰斗嗎?」

「是第一次搏殺的戰斗哦.」

「是嘛,那些家伙臨死前都不會放棄的,你要注意.」

臨死前,確實,我差點就死了.

回想起劍飛過來的瞬間,腳都發抖了.

是相互搏殺,事情的發展太過自然了,但剛才確實是相互搏殺.

在啃老族的時代,曾經腦內幻想過很多次相互搏殺的戰斗,

不過我還不至于幻想過現在這樣充滿血腥氣味的場景,好惡心.

「我,我們回家吧.」

如果在這里吐出來的話,好不容易誆騙大小姐至今的努力就全都白費了.

這樣想著,我從這里離開——

回到府邸後,大小姐脫力般一屁股坐到地上.

似乎解除了緊張感後全身癱軟下來了.

女仆們慌慌張張的朝大小姐跑去.

看到女仆打算伸手幫助她時,大小姐急忙躲開伸來的手,

然後像個剛出生的小鹿那樣全身顫巔巔的站起來,雙手環胸仁王般站立著.

可能是回到家後就恢複了氣勢.

女仆們察覺到了她那不尋常的站姿後停止了動作.

大小姐刷的一下伸出指尖指著我然後大聲說道.

「和你約好是回到家之前,現在總可以說話了吧.」

「嗯,是的,可以說話了大小姐.」

聽到這超大聲,我立刻就感覺失敗了.

終究我才疏學淺,那種程度的驚嚇,還不至于把這個任性妄為的小孩改變回來.

反倒是初次拼殺後,我全身在打顫.

大小姐可能已經察覺到這點了,認為我雖然嘴巴上很厲害,其實很弱.

「破例允許你叫我艾麗絲.」

可是,大小姐的這句話完全出乎我意料外.

「什麼?」

「是破例的哦.」

哇,哇哦,真的假的.

成,成功了嗎?太棒了.

艾麗絲模仿著基列努的語氣,保持著那個站姿叭的一下朝後倒在地上——

就這樣,我成為了艾麗絲·伯雷亞斯·格雷拉特的家庭教師-

狀態-

名字:艾麗絲·B·格雷拉特.

職業:菲托亞領主的孫女.

性格:凶暴.

和她說話:也不是完全不聽.

計算:只會加法.

魔法:有點興趣.

劍法:劍神流初級.

禮法:會使用伯雷亞斯流的寒暄.

喜歡的人:爺爺,基列努.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二卷 少年期 家庭教師編web版 12話 大小姐的暴力     下篇:第二卷 少年期 家庭教師編web版 13.5間話 日後談及伯雷亞斯流禮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