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二卷 少年期 家庭教師編web版 14話 凶暴依舊  
   
第二卷 少年期 家庭教師編web版 14話 凶暴依舊

一個月過去了.艾麗絲完全不來上課.

只要一到計算和讀書的時間立刻消失無蹤,

直到劍法訓練開始之前從沒露過臉.

當然也有例外的情況,

只有魔法的課程她才會全神貫注的聽課.

第一次用出火球的時候,找不到詞語來形容她高興的樣子了,

接著引燃了門簾她愣住了.

她看到自己放出的火感到滿足的說,

「總有一天我會放出盧迪烏斯那樣的煙花.」

我把火撲滅後,嚴令她以後不准在我在場的時候使用火魔法,

她很爽快的答允了.

干勁十足啊,這樣的話其他的教學科目應該沒問題吧.

可是,推測錯誤.計算和讀書一丁點都不來聽課.

訓導她的話立刻就逃跑,想要抓住她的話,先被她揍一頓然後逃跑.

再追上她的話,回過頭把我揍一頓繼續逃跑.

計算和讀書的重要性,通過前些日子發生的那件事我想她應該明白了,

好像十分不喜歡的樣子.

相飛利浦告狀,他卻輕描淡寫的說,

「讓學生聽課也是家庭教師的工作哦.」

勉強接受了這個觀點之後開始尋找艾麗絲.

雖然也教基列努讀書和計算,但說到底她只是個贈品,

只教基列努一個人怎行.

可是,要找到艾麗絲談何容易.

比起才來到這里一個月的我,艾麗絲住在這里好幾年了.

對這里的熟悉程度的差距太大,更別談什麼捉迷藏了.

不過聽說以前的家庭教師都能找到她,雖然最後都因遭受毀滅性的反擊而離職了.

也有個打過艾麗絲的家庭教師,可是半夜熟睡時被艾麗絲拿著木劍襲擊,

掛了一身彩,要花幾個月才能治愈,最後還是離職了.

說到夜襲,能輕松應對的恐怕只有基列努一個人了.

順便一提,另一個家庭教師曾是艾麗絲的奶媽,總有辦法搞定她.

就算找到了她,我也注定要送醫了.

可以的話,我不想找到她.

我可不想被揍得體無完膚.

她上魔法課的話,只教她魔法不就好了嘛.

可是飛利浦卻命令我教會她計算和讀寫,

對我說要教得和魔法差不多水平,

對我說你能做到這樣不負責的話,

還對我說比起魔法,其他的課程更重要.

只有最後那句話我認同.

干脆我想是不是再來一次綁架事件,不聽話的孩子必須打屁屁….

就在想著的時候,終于被我找到了.

全身埋在馬廄的稻草堆里,肚皮露出在外舒服地睡覺的艾麗絲.

香甜地睡著,這張睡臉簡直是天使啊.

慢著,被外觀迷惑了的話,會死的很慘的.

就是說被惡魔的致命一拳擊中,然後吐出大口的鮮血的意思.

話雖如此,不弄醒她的話也不行.

總之,為防止她感冒,先把艾麗絲的衣服拉下來把肚子遮住.

順勢對她的胸部揉揉捏捏.

我心中的仙人做出如此評價:

「嗯哼,還只是AA啦,不過成長率很高.

長大的話至少能升到E級以上吧,

每天都揉一揉就能確定了,

這也是修行的一部分,吼吼吼.」

感激不盡,仙人.

在我爽過了幾次之後,小聲對她說.

「大小姐,請起床,艾麗絲大小姐.愉快的計算課的時間到了哦.」

紋絲不動啊,真拿她沒辦法啊.

不聽話的孩子要把胖次被脫掉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啊.

接著慢慢我把手伸進松動的長裙里去,這個時候.

艾麗絲的眼睛突然睜開,她的視線從碰到她大腿的我的手,慢慢地看向我的臉.

一臉沒睡醒的臉突然就伴隨著咬牙切齒的聲音發生變化.

瞬間一拳飛過來.

打臉嗎,我慌忙雙手交叉擋住臉.

艾麗絲一拳重重打在我的胸口,

我悶吭一聲,雙膝跪地.

我還沒吐血,她只是變身惡魔就把我搞定了.

大小姐發出一聲鼻息,掄出一腳踢在我腹部,我整個人飛出了馬廄——

無招可支,我向基列努求助.

帕烏羅口中連腦漿也是肌肉塊的基列努.

她想要學習計算和讀書的理由,

從說服力上來說,一定和我不是一個檔次的吧.

她說的話艾麗絲應該會聽的吧.

基列努一開始的時候擺出一副事不關己的態度.

但我用水魔法假裝掉眼淚再求她,最終勉勉強強點頭答應了.

搞定——

接著,讓我膜拜一下她的才干.

也沒怎麼商量過,基列努一個人就去做了.

基列努開始行動是在魔法課的休息時間開始的.

「以前我認為只要有一把劍就行了.」

她開始回憶說起以前的事情,

曾經自己是個頑童,找到一個接受自己的師傅,

然後成為冒險者,第一次擁有同伴.

說了很長的開場白以及伏筆,這真是件苦差啊.

「在冒險者的時候,一切事情都是由其他人包辦的.

武器防具,食物,消耗品,日常用品的買賣,契約書,地圖,向導.

倒入水的水筒的重量,火種的確保,持火把時被封住的左手

直到與同伴分開後才發現這些事情的重要性.」

隊伍是7年以前分開的,

換句話說,正是因為帕烏羅和詹妮絲結婚並隱居鄉下,隊伍才解散的.

雖然我有所察覺,原來真的曾是同一個小隊的啊.

「留下來的成員說過,擔任游擊的帕烏羅以及隊里唯一的治療術師詹妮絲的脫隊,

就算隊伍不解散,早晚也要分別的,這是無可奈何的事情.」

順帶一提,這是個六人的隊伍,由劍士,劍士,戰士,盜賊,僧侶和魔法師組成.

戰士負責頂怪,帕烏羅是劍士兼任頂怪和攻擊,基列努是劍士負責攻擊,魔法師負責攻擊,詹妮絲是僧侶負責治療.

隊伍的組成的平衡性相當好.

所謂的盜賊,用基列努的話來說就是負責雜務的.

做的事情包括開鎖,偵查陷阱,和露營的商人進行買賣等等.

會識字頭腦活絡,通常都是由機敏的人擔任的.

也有人說這些人多事出自商人家庭.

「叫他們寶藏獵人不就好了嘛.」我脫口而出.

「那家伙總是侵吞隊伍資金去賭博,盜賊十分貼切.」

好過分啊,喂.

「侵吞公款,那麼被發現的話不會被群毆嗎?」

「不,那家伙很有賭博的才能,總是贏錢回來的,很少輸錢,而且手頭緊的時候也很自制.」

聽基列努說就是這麼回事,就算分開了吧,怎麼可能原諒這檔子事情呢.

我表示難以理解,不是自誇,我從沒有沾染過賭博的惡習.

不過花在網游上的錢卻超過10萬了.

嘛,隊里有帕烏羅這樣的沾花惹草的家伙在,隊伍整體在道德上也不至于多麼嚴厲吧.

物以類聚人以群分,隊伍只是將人聚集起來的規則.

「話說,劍士和戰士有什麼區別嗎?」有點在意所以問了一下.

基列努回答說,

「使用三大流派劍法的人就是劍士,三大流派以外使用劍的人就是戰士.就算是三大流派,不用劍的話就是戰士.」

「呵,劍士原來是特別的稱號啊.」

說到這個,還是三大流派更特別嘛,

基列努打敗綁架犯的時候帥呆了.

就連什麼時候拔刀都不知道,

刷的一下,壞人的腦袋就切下來了.

之後問過她,據說是光之太刀還是光劍技之類的奧義.

「什麼是騎士?」

「騎士就是騎士,被國家或領主任命的話就是騎士.

有修養會讀寫和計算,他們中有些人會用簡單的魔法.

不過他們大多都是貴族出身,自尊心很高.」

有教養是指上過學校這回事吧.

「父親大人那個時候還是騎士嗎?」

「具體的我不清楚,帕烏羅記得自稱是劍士吧.」

「我聽說過有魔法劍士還是魔法戰士來著?」

「會用攻擊魔法的那些人中,是有這樣自稱的家伙.不管什麼職業,稱呼什麼的都是個人自由.」

艾麗絲兩眼放光般全神貫注地聽著,

我不是說過這幾天和基列努一起去附近的迷宮嗎.

有些忐忑不安,比起冒險我更想過每天都被女孩子包圍著的工口般的生活啊.

啊啊,好像不妙,明明打算讓基列努述說讀寫什麼的重要性的,

不知不覺間就被自己的好奇心打敗了,實在太失敗了——

不過,艾麗絲最終還是答應上讀寫的課程了.

這多虧了基列努,她在那天之後說了不少辛酸往事.

光是聽著胃都會疼起來的故事的展開,因此格外有效.

艾麗絲可能已經認定這是必須學會的東西了.

當初這樣做不就好了嗎,雖然我一直都沒想到過….

不管怎麼樣,總之搞定了.

不對,大概沒有那次遭遇的話,大概大小姐連話都不肯聽我吧.

會繼續用螻蟻般的視線看著我的,所以沒有白費力——

首先,作為初期的課程,我教她四則運算的概念.

基本上去學校也好請家教也好都會教這個的,

艾麗絲也會用簡單的加法了.

「盧迪烏斯!」

「怎麼了,艾麗絲君.」

我指著朝氣蓬勃舉手發言的艾麗絲.

「為什麼必須學除法?」

她沒有理解乘法和除法的重要性,況且她並不擅長減法.

總感覺她會因為卡在位數變化的減法而放棄算術.

「必須什麼的,只是乘法的倒算而已.」

「我問你這要用在什麼地方啊.」

「好吧,比如有100枚銀幣需要5個人平分的時候,該怎麼辦呢.」

艾麗絲用力拍打了桌子說.

「之前那個老師也說過一模一樣的話,所以我說,為什麼,需要平分,有必要平分嗎?」

啊,是的,不想學習的小孩子總會說這些歪理.不過,說實話這完全不重要.

「不知道啊,你去問那5個人吧.只不過想要平分的時候,用除法的話就簡單多了而已.」

「你說簡單,也就是說不用除法也可以吧?」

「不想用的時候可以不用啊,不過不想用和不能用,這兩者可有著很大的不同啊.」

「姆姆姆….」

被說到不會用的時候,自尊心很強的艾麗絲啞口無言了.

可是這不能從根本上解決現在的問題.

果然她打算繼續強詞奪理,這樣就可以不用學算術了.

這種時候就只能拜托基列努了.

「基列努,你以前有沒有為平分而頭疼時候呢?」

「啊啊,在迷宮遺失食物時打算回去的時候,

想要把剩余的食物分成幾天吃的,但是失敗了.

整整三天不吃不喝,差點以為要死了.

半路上撿魔物的糞便吃,拉肚子了,

一邊忍受惡心腹痛和腹瀉,一邊還要和周圍的魔物….」

基列努一口氣連續說了五分鍾讓我胃部抽筋的往事,

我鐵青著臉聽著,但在艾麗絲耳中那似乎是勇武戰記.

她正兩眼放出星星般閃耀的光芒.

「所以,我想學會除法,麻煩您繼續教下去.」

基列努都那麼說了,艾麗絲也只好老老實實了.

薩烏羅斯一族人都對獸族抱有好感,

盡管在態度上不會表現出來,艾麗絲也一直親近基列努.

只要是基列努說的,艾麗絲也會乖乖地聽著.

就好像一個粘著大姐的小弟,不管大姐做什麼都要去模仿的樣子.

「那麼,今天也進行無趣味的反複練習吧.

請把這些問題,全部解答出來.

有不明白的地方就要問.」

就是這樣的感覺,一切順利.

基列努作為老師來說是很優秀的.

「記住踏出去的姿勢,眼睛盯著對手看.」

咔的一下,我手里的木劍被艾麗絲的木劍彈飛.

「先踏出去的話,看准對方的行動方向,往那里砍過去.

比對手慢的話,從對方砍來劍的軌道上閃開.」

我一樣都做不到,被艾麗絲的劍結結實實地打中.

透過皮革里填充了棉花的護具,沉重的沖擊切實地傳遞到身上.

「根據對手的腳步和視線預測行動.」

基列努說著的時候又被艾麗絲砍中一下.

「盧迪烏斯,不要用腦袋去想,只要想著比對手先踏出揮劍.」

到底是想還是不想啊.

「艾麗絲,不要停手,對手還沒有放棄.」

「遵命.」

艾麗絲還有做出回答的余力,可我卻沒有.

不知是不是明白我兩實力的差距,我一直被艾麗絲狂K直到基列努叫停為止.

艾麗絲想要把上算術課時積攢的怨氣全部發泄出來似的,對我毫不手軟.

我被砍8次只還擊了1次,瑪德.

不過,這一個月來我明顯感到自己的技術提升了.

基列努逐一指出我的弱點,給我建議.

帕烏羅也做過同樣的事,可會說這里不好,那里也不好,至于怎麼辦根本沒教我.

再加上有艾麗絲這樣實力差不多的對手,實在太好了.

實力差不多,呵,都是初級.話雖如此,艾麗絲明顯比我厲害.

和帕烏羅一起花了幾年時間只是進行鍛煉身體和揮劍,感覺有些不甘心.

艾麗絲有基列努教,成長的不錯,這沒辦法.

讓羚羊和獅子進行同樣的訓練,顯然獅子會變得更強.

雖然我和艾麗絲有差距,但帕烏羅和基列努相比,沒感到有什麼差別.

就是明白對手想具體要干什麼的程度的差別.

能明白的話,就處理下一個問題.

剛才被那招砍到了,所以接下來一邊警戒一邊行動吧.

我能做出這樣的思考.

和帕烏羅對陣的時候,技術差距太大了,根本談不上判斷.

對手想要干嘛什麼的完全搞不清楚,

直到被砍中了還是一頭霧水.

就算聽了建議,因為基礎上的技術差太多,根本不管用.

所以一直對自己做的每一件事都保持著疑問.

因為基列努教得好,我總算理解了些.

但同時也教艾麗絲回擊的技巧或者說是對應方法.

所以在揮劍之間會產生迷惑.

可是,以艾麗絲為對手的話,用一些小伎倆或者一些假動作就會產生不同的結果.

本領上沒什麼差距,總的來說還是管用的.

不斷接受基列努的指導,將微不足道的發現不斷積累起來.

有一個競爭者有益無害,

身邊就有一個需要追趕和超過的目標.

雖然能力數值上只有1或2的變化,微小的變化容易被當事人忽視,不斷的忽視而產生很大的變化.

在不知不覺間累積起來,真正變強了.

不過就成長率而言,艾麗絲要快許多….

「盧迪烏斯還不行啊!」

艾麗絲抄起雙手輕蔑地俯視著倒在地上的我,于是被基列努訓斥了.

「別自以為了不起了,艾麗絲學劍的年月比較長,而且又年長.」

只有在劍法的課程中基列努才直呼她名字.

她說必須直呼才行.

「我明白的,而且盧迪烏斯還會用魔法.」

「就是這樣.」

艾麗絲只認可我魔法上的技術,只要有一個地方被認可了,艾麗絲就會聽我說話.

至少,是那個領域的話題.

「可是,盧迪烏斯打過來的時候,不知為什麼身體感覺很遲鈍啊.」

「我嚇死了啊,一想到眼前的對手會突然爆發向我撲過來.」

話音剛落,我的腦門就被艾麗絲K了一拳.

「搞什麼呀,真沒出息,所以我才會小看你啊.」

「不,盧迪烏斯是魔法師,那樣就可以了.」

基列努見縫插針的說道,艾麗絲自傲的點頭.

「是嗎,那就沒辦法了呢.」

我莫名其妙被K了一拳正納悶呢.

「抱歉啊,我不知道怎麼樣才能矯正你腿發軟的壞毛病,這方面要你自己去克服.」

「知道了.」

現在我不管對誰都會腿軟,可今後的路還很長啊.

「可是,接受基列努你的指導以後,我覺得自己確實變強了.」

「帕烏羅是感覺派的人,不會擅長教別人的.」

感覺派!啊,果然這是存在于這個世界的東西啊.

「什麼啊,感覺派?」

「告訴你的事情,想做的事情,總之就是這麼回事的感覺,只會這樣做的人就叫感覺派.」

我回答艾麗絲的問題,艾麗絲立刻翹起嘴.大概她也是感覺派.

「感覺派不好嗎?」

被問到不好嗎的說,還真難回答她.

現在是上劍法的課程,就讓老師去回答吧.

我朝著基列努看去.

「不是不好,不過就算有才能,不動動腦筋的話不會變強,也不太適合被別人教授.」

「為什麼不太適合被人教授啊?」

「因為不理解自己在做的事情的意義,這樣如果不全部理解的話,就不能精進了.」

這句話從劍王的嘴里說出,似乎上級都這是基礎部分.

完美的打好了全部的基礎,應對不同的狀況能做出不同的應對,才能被稱為劍聖.

再往上就需要不懈的努力以及才能了,說到底還是才能啊.

「我曾經是感覺派的,不過動了腦筋之後,把理論弄清成為了劍王.」

「好厲害啊.」

我由衷的表示佩服,將自己的錯誤糾正,最後成功了.這可不是隨便就能做到的.

「盧迪烏斯你不是水聖級魔法師嘛?」

「我是那方面的感覺派….而且魔法和劍法不同,有著只要有魔力的話就能辦到的優勢.」

「哦,是那樣嘛,不過,基礎還是很重要的啊.」

「我明白,倒不如說我之所以能成為聖級,還是師傅教導得好的關系呢.」

想起來,自己也總是說基礎是很重要的,同時還一直重視活用方面的.

話說回來魔法的基礎性不足到底是什麼樣的呢,

洛克希完全無視基礎,跳躍突進式的教課.

說到這個洛克希似乎也是個天才型的人,可能不太重視基礎方面的事情.

「我不想變得如何的強,沒關系的啦.」

艾麗絲自信滿滿的一句話打斷了我的思緒,我露出苦笑.

在中學時代,我也說過類似的不想成為第一名的話,努力就松懈了下來.

必須糾正她的想法.

「不過我會努力變得和基列努和盧迪烏斯一樣強的.」

算了,她有明確的目標,和曾經的我不一樣——

上午的教課以及下午的劍法練習結束後,到了休息時間.

因為看到艾麗絲和基列努拿著魔法教材,心想這個館內的藏書室里可能有魔導書.

于是我讓女仆小姐(狗耳朵)帶我過去.

半路上與飛利浦的太太相遇,火紅色的頭發,

以及可以期待的艾麗絲將來所擁有的鼓起物.

先前被介紹過一次,相互沒什麼接觸的人.

我想想,記得是單手置于胸前….

「夫人,今天是個好日子…」

「切.」

希爾達一臉不爽的把我忽略了,

有點受到打擊,可能被她討厭了,以後不要接近她吧.

話說她除了艾麗絲就沒有別的小孩了嘛….

不,萬一去打聽如果真的有的話,要是比艾麗絲更加恐怖的話,

感覺工作量會提升3到4倍,不能自掘墳墓啊.

到了藏書室後看到飛利浦也在,

拜托他讓我看下藏書室時他說.

「你對藏書室有興趣嗎?」

飛利浦好像期待著什麼似的看著我,

我也期待著什麼似的,可惜藏書室里並沒有我想要的.

心想能像洛克希那樣找到魔導書,可是盡是一些禁止帶出的財政資料.

魔導書在世上很少,不會放置在外面,好像不太如願.

不過,我找到角落里放著幾冊世界的曆史書,抽空學習一下吧——

一天結束之後,我在自己的房間里准備明天上課所需要的材料.

主要做出算術用的練習的問題及讀寫所需的題目.

還有學習魔法教材的預習.

並沒有准備像教學計劃的東西,

五年里如果沒東西可以教了的話就麻煩了,

教課的進度不急,慢慢來.

總之,以避免不擅長的部分為優先,

讓她進行仔細的反複練習為教育方針.

在教希爾菲的時候也是這樣的感覺.

魔法的預習方面,我總是忘記詠唱咒文.

平時從不說出口,所以很快就忘得一干二淨了.

認真記住詠唱咒文的只有治愈系以及解毒,

記攻擊魔法根本想都沒想過.

艾麗絲和基列努拿著的魔法教材和家里的那本一模一樣,

不管怎麼自從千年之前出現後,出過幾百冊的暢銷書籍.

飛利浦告訴我,從這本書出現後,魔法師的平均等級得到了飛躍性的提升.

在此之前想要學魔法的話必須有師傅在旁邊才行,

所謂的師傅,頂多也就是初級魔法全部都會用的程度罷了.

好不容易找到老師了,卻學不到什麼東西,這樣的事情多了去了.

就我所知,這個世界別說複印了,就連印刷技術都沒有.

就算是暢銷,書的數量不多,

況且就算在市場上販賣,對魔法沒興趣的人根本不會去看.

這書大量的在市場上販賣是五十年前的事了.

不論是誰在哪里都能以便宜的價格買到的魔法教材,魔法師的數量開始爆發型增長.

不過也不至于變成魔法師爭霸世界.

阿斯拉王國的貴族中的教育進程里教得也不是很多.

可是,究竟是基于什麼理由要讓魔法教材的數量增加呢….

一邊想著一邊翻開附頁,上面寫著『拉諾亞魔法大學 發行』.

這是筆好買賣…——

當家庭教師的每一天,飛快的過去-

狀態-

名字:艾麗絲·B·格雷拉特.

職業:菲托亞領主的孫女.

性格:凶暴.

和她說話:可以聽一些.

計算:減法怎麼學就是不會.

魔法:想要加把勁.

劍法:劍神流初級.

禮數:會做一般的招呼.

喜歡的人:爺爺,基列努.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二卷 少年期 家庭教師編web版 13.5間話 日後談及伯雷亞斯流禮法     下篇:第二卷 少年期 家庭教師編web版 15話 職員會議與星期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