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二卷 少年期 家庭教師編web版 18話 誓約  
   
第二卷 少年期 家庭教師編web版 18話 誓約

在經曆了各種事情後,我馬上就要十歲了.

我把這一年全都用來學習語言了,魔神語,獸神語,另外斗神與也學會了.

斗神語和人類語類似,學會它並不是很難,感覺像是英語里夾雜著一些德語.

只是詞語和表達方式不同而已,語法基礎和人類語相同.

這個世界的語言並不難,可以舉一反三.大概是受到整個世界被卷入戰爭的影響吧.

不過天神語和海神語既沒有文獻,也沒有會用的人,所以沒能學會.

在劍法方面,我總算升到了中級.艾麗絲不到兩年的時間里已經升到了上級,所以我已經不是她的對手了.明顯感到了才能上的差距呢.

不過,她在休息天好像也用功練習,就是這麼回事吧.

我花在語言學習上的時間,她花在練劍上了.出現差距也是理所當然的了.

自己魔法的進修差不多就靠制作手辦來訓練的程度,可以進行更加細致的操作了,應該算是有進步了.話雖如此,確實遇到了瓶頸.

嘛,反正以後要去魔法大學進修的,不用著急.

即便如此,來到這個世界已經快10年了啊,感慨頗深啊——

差不多就在生日前一個月的時候起,艾麗絲就連同館里的人慌忙了起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難道說有什麼重要人物要來訪嘛,是其他的格雷拉特家族的誰誰誰嗎,還是說是艾麗絲的未婚夫嘛….不,不會吧,這不可能.艾麗絲怎麼可能有未婚夫(笑).

不過還是因為放不下心,稍微調查了一下.

華麗地跟蹤在艾麗絲身後,看到艾麗絲和女仆在廚房正興高采烈的談話,基列努也在,似乎沒有察覺到我的樣子,正盯著料理前的食材(鮮肉)看呢.

「很想看到盧迪烏斯吃驚的樣子呢,他大概喜極而泣吧!」

「這可說不准,盧迪烏斯閣下他就算心里吃了一驚,可能也不會流露在表情上的.」

「但是,他會高興的吧?」

「這是自然,因為他是旁系,吃了不少苦吧.」

其實我沒吃什麼苦…….

可是,他們到底在說些什麼呢.會不會是在背地里說我壞話,雖然我有自信已經做的很好了,不過這樣想的只有我自己罷了,會不會是我影響到了這個家里的人,如果是的話我有自信會哭.

「一定要趕上盧迪烏斯的生日啊!」

「太急的話可不會做好的哦?」

「如果做得不好的話,是不是他就不會吃了?」

「不,盧迪烏斯閣下的話,就算燒成炭他也會吃的.」

「真的?」

「嗯,只要薩烏羅斯大人在場的話.」

啊,難道說是那回事嘛,准備生日派對嗎?

「盧迪烏斯如果不是生在那個家里的話……」

艾麗絲有些歎息的說著.

原來如此,我意會後,悄悄地離開現場.

似乎我是一個不能被公開的人物.說的也是,不管怎麼說也是那個家伙的兒子.

但並不是這個意思.

這是這幾年里得知的事情,帕烏羅的本名是,帕烏羅・諾特斯・格雷拉特.

『諾特斯』是帕烏羅的貴族名字,帕烏羅與諾特斯家族斷絕了關系,他的弟弟還是表兄弟成為了現任當家.算了,這樣就好了,反正這事已經了結了.

可是,有些人並不認為這件事已經了結了,因為諾特斯現任當家比帕烏羅更加糟糕,極力想要換人的一派.現任當家對此非常敏感,極力清除想要取而代之的人物.

雖然我對這方面沒有任何興趣,不過有些人很可能會認為,帕烏羅的兒子背後有伯雷亞斯家做後盾,打算奪回諾特斯家族.

所謂的當權者都喜歡疑神疑鬼啊,最糟糕的情況可能會派刺客過來,所以必須低調的藏起來.

回到偷聽到話的地方,說盧迪烏斯可憐,明明原本可以受到艾麗絲立場以上的接待,現在卻像個傭人般被使喚,所以可惜.

因此,在貴族社會中慣例里的慣例…….

可以說是特殊的一天的十歲生日派對也不能搞得過于隆重,真可惜,實在太可惜了.

艾麗絲對著薩烏羅斯祖父大人說了很久都沒有說過的任性要求,于是決定私下舉辦生日派對.只有館里的人參加的小小的家庭派對.為我而辦的派對,別說一些讓我想哭的話啊.

話說回來,還真險啊.雖然知識層面是知道的,不過我並沒有意識到十歲的生日是很特殊的啊.況且在我的常識里所謂的派對,並不像前些日子艾麗絲生日舉辦得那樣大規模,只是普通的小型派對啦.只有家人為我舉辦派對的話,我只會「啊,是這樣啊,謝謝啊.」

這樣回答.

這次是艾麗絲計劃的,她沒有同齡人,做這些事請也是頭一次吧.我如果不開心的話,她一定會很失望的.用水魔法裝哭看來要多練習練習了.

我也算是個懂事的男人啊——

當天,館里慌忙起來.

中午的課程結束後,基列努來到我的房間.難得一見的緊張的樣子,尾巴翹得老高老高的.

「嘛,魔法方面有些問題想要請教一下啊.」

視線移開了,好像是派來把我留在房間里的樣子,OKOK,這牌我跟.

「嚯~ 什麼問題?」

「能不能讓我見識一下聖級的魔法嗎?」

「可以是可以,不過城市要遭殃的哦?」

「什麼?到底是什麼樣的魔法啊?」

「水聖級的魔法是暴風和雷雨呢,大力些的話可以吧這座城市給淹沒了喲.」

「這太強了,下次一定要讓我見識一下啊.」

很少見的這般抬舉我啊,這算是作戰的一環嘛,好吧,稍微捉弄她一下.

「明白了,既然你都這樣說了,那麼好吧.騎兩個小時左右的馬的話,總算可以到達魔法范圍以外吧,現在就出發吧.」

基列努的臉像裝了彈簧似的動了一下.

「不,別,慢著.現在出發的話回來時就晚了,野外會出現魔物,在平原地區很危險.」

「是嗎?不過有基列努在一起的話沒問題吧,你說過獸族對聲音很敏感所以晚上也可以沒問題吧.」

「大,大意是禁忌.」

「說的也是,使用聖級的魔法需要花費不少魔力,這次的休息天再去吧.」

「啊,啊啊,是啊,就這麼說定了.」

事情結束的很自然,捉弄平時處事不驚的基列努相當有趣啊.

慌張的時候尾巴嗖的一下就豎起來了,我就說了一句話就尾巴就動起來了,僅僅是這樣我就感到很幸福了.

「啊,話說我這里沒有准備茶水,只有熱水…」

「不,不用,別客氣,別動.我嘴巴不干.」

「知道了.」

嘛,熱水我自己就能做出來了,好像她沒有察覺到我就不說了.

很好,這個節奏的話,看樣子是不准備放我出去了,稍微性騷擾一下吧.

「說來我現在在制作人偶(手辦)呢.」

說著我把十分之一的基列努模型從櫥里拿了出來.和最早做的相比,我有自信進步了不少.

這個肌肉的流線型可以說是專業級的了.

「嚯,這個是我嗎?做的不錯嘛,比之前艾麗絲大小姐的人偶做的好多了不過…….哎?怎麼沒有尾巴啊?」

「那方面的知識怎麼都不足,以前我都是通過想象來制作的,這次做的不錯所以我在糾結往現實方向上發展.」

「恩——」

基列努像是陷入思考般晃動著尾巴,嘿,不知她會露出什麼樣的表情真期待啊.

「讓我看一下可以嗎?尾巴連接的根部的地方.」

「小事一樁」

說著,基列努背向我站得筆直的讓我看屁股,毫不猶豫的.

太偉大了!不愧是我的基列努!是條漢子!我贏不了他!

慢著,別退縮!還沒完呢,難得能對戒備森嚴的基列努做些工口的事情,這是機會.

「可,可以稍微碰一下嗎?」

「啊,請吧」

一把抓上去了.

好硬!

哎?

慢著,這是屁股麼?是屁股吧.

好誇張的肌肉,可以說像鋼板一樣堅硬.

不過總覺得帶著一些柔軟,怎麼說呢,理想狀態?

不過要感到這有些工口的話還是比較難呢.

這是令人向往的肌肉,是個男人不管是誰都曾經憧憬過的肌肉喲.

是兼備紅肌和白肌的粉紅色肌肉喲!

是超兄貴和工口女神兩個極端之間可喜可賀的存在啊.

請把這些肌肉賜予我吧…….

「好了,可以了.」

帶著被徹底擊敗的心情,我把手從基列努屁股上移開.她很爽快地笑著說到.

「以前看過一次艾麗絲大小姐找畫家畫的自畫像,我也想要留下現在自己的身形,很期待你的完成作品啊.」

感覺輸了,作為一個男人,在男子氣概上.

瑪德,我贏不了基列努嘛…….

「……差不多該吃晚飯了呢.」

「呃,時間好像還早嘛?」

最後還想拽她一次尾巴的,女仆過來吩咐用餐了——

進入食堂的瞬間,響起了掌聲.

在館里見過一次的人們都聚集起來,

當然了包括薩烏羅斯和飛利浦,還有很少看到的希爾達也在.

「這,這是…?」

轉身問去,基列努也在拍手.

「哎?怎麼?」

驚慌失措的演技.

「盧迪烏斯!祝你生日快樂!」

穿著火紅色禮服的艾麗絲捧著好大一把鮮花對我說.

我帶著慌張的表情,收下了鮮花.

「啊,是啊,我,今天,十歲了啊……」

說完實現准備好的台詞之後,我的臉一下陰郁了下來.

提起袖子擋在眼前,同時使用水魔法,從眼里溢出淚水.

不一會兒鼻子塞住了.

「對,對不起.我,這樣的……這樣的……第一次……來到這里……總想著不能失敗……沒有受到歡迎……如果失敗了,會丟父親臉面的……從,從沒想過……會得到……祝…賀」

移開袖子看過去,艾麗絲露出一臉啞口無言的表情.

飛利浦和薩烏羅斯以及館里的人們都停止了鼓掌,全都愣住了.

糟了,我的演技太爛了嗎……?

不,不是吧,相反吧.演技太逼真了吧,太失敗了啊,本來想著點到為止就可以了啊.

哎,想著這些事情,我也變成麻煩的大人了啊.

算啦,有始有終,就這樣演下去吧.

艾麗絲驚慌失措接連對管家問「怎麼辦怎麼辦」

看來我哭泣是件不得了的事情啊.

她的樣子太可愛了,我一把抱住她.然後帶著鼻音,在她耳邊輕聲謝到.

「艾麗絲,謝謝你……」

「別,別客氣啦!盧迪烏斯是一,一家人嘛,當然的啦!格,格雷拉特家的一家人嘛,對吧,父親大人!祖父大人!」

要是往常的艾麗絲的話,肯定會說「你該感謝我啊!」這樣的話吧.

不過好像是在尋找理由似的去征求飛利浦的贊同.只見薩烏羅斯咆哮起來.

「開,開戰啊!和諾特斯開戰啊!把皮瑞門砍了讓盧迪烏斯繼位!飛利浦!阿爾方~斯!基列~~努!跟老夫走!先把兵召集起來!」

就這樣伯雷亞斯・格雷拉特家與諾特斯・格雷拉特家之間的戰爭拉開帷幕.

血債血償的戰爭將剩下兩家格雷拉特家也卷入戰爭的漩渦,將亞斯拉王國拖入曠時長久的內亂的曆史中去.

………之類的事情,當然不可能發生了.

「父,父親大人,息怒!請您息怒!」

「飛利浦,你想攔我嗎!你自己看!比起那種混賬,你不認為盧迪烏斯更適合嘛?」

「我認為,但請您冷靜!今天是可喜可賀的好日子啊!而且開戰也不好,會與澤辟羅斯家與埃烏羅斯家為敵的!」

「蠢貨!老夫一個人贏給你看!讓開,讓開唉唉唉!」

就這樣薩烏羅斯拽著飛利浦退場了,在場所有人都看得目瞪口呆.

「咳,咳咳」

艾麗絲咳嗽了一下.

「祖,祖父大人的事情先不用管…….今天是為了能讓盧迪烏斯來個驚喜才准備的啦!」

艾麗絲通紅著臉挺起胸.

最近似乎變大了些帶起了文胸,挺起胸的樣子很可愛.

仙人說過,現在還很可愛,不過將來會長得非常霸道的.

謝謝你,仙人.

「來個,驚喜,嗎?」

「你以為是什麼?」

來個驚喜,怎麼說呢,能讓我驚喜的東西,電腦和工口游戲,不不不.

艾麗絲會想到的,是我的遭遇.離開家人,幾年來一直一個人,一定很寂寞吧.

在此之中的生日,如果是艾麗絲自己的話到底什麼樣的禮物才會開心?

基列努和祖父大人在身邊,慶祝生日吧.

如果換做是我的話…….

「難道說,父親大人也來了……?」

艾麗絲的臉一下就陰沉了下來,不僅是艾麗絲,女仆和管家每個人的表情都變得有些同情似的.

「帕,帕烏羅……叔叔他說,最近,因為森林里的魔物開始變得活躍了所以沒來,但,但是盧迪烏斯的話就算我不在也沒關系……詹妮絲阿姨也說,小孩突然發高燒出不來了……」

艾麗絲結結巴巴的回答我.

啊——.

通知過的啊,那就沒辦法了吧.帕烏羅在村里相當受到依賴,妹妹們生病了也不可能全部托給莉莉婭照料.

「我,我說,那個,盧迪烏斯,我說呢……」

艾麗絲依然找不到詞似的忐忑不安,平時強勢的小喵咪遇到棘手事情時候那樣的可愛啊.

你放心吧,倒不如說帕烏羅不在場更好喲.

「這樣啊,父親和母親都沒來啊……」

我裝作不介意的樣子,原本是打算這樣的,但因為流淚的關系發出的是鼻音,聽上去顯得相當的沮喪.

這時,女仆中也有人開始抽泣起來,失敗了…….我沒想過把氣氛弄得那麼糟糕的啊.

抱歉,我,果然還不懂事啊…….

就在我想著的時候,突然希爾達跑了過來,緊緊抱住了我,鮮花不小心從手里滑落下來.

「嗚哇」

我幾乎沒有和希爾達說過什麼話,她和艾麗絲一樣擁有者火紅的頭發,是個帶有The・寡婦氛圍的妙齡美女.

像是在工口游戲里經常出現的冠以少夫人或者寡婦的那樣的人物.

當然,只要飛利浦還活著就不可能是寡婦的.

總之,這個人,我說,胸部好大!或許艾麗絲長大後也能到這種級別…!?

「沒事的盧迪烏斯,放心好啦,你已經是我家的小孩了!」

希爾達緊緊抱住我,發出近似咆哮的聲音說到.

啊咧咧?

這個人難道不是討厭我的嗎?

「誰也不會反對的啦!養子……不,和艾麗絲結婚吧!是啊!真是個好主意啊!就這麼定了!」

「母,母親大人!?」

希爾達毫無征兆地聽牌了,就算是艾麗絲也吃了一驚.

「艾麗絲!你對我家的盧迪烏斯到底有什麼地方不滿意啊?」

「盧迪烏斯只有十歲喲!」

「和年齡沒關系啦!你別老找些借口,好好培養一下你的氣質啊!」

「在培養啊!」

一邊是失控的希爾達,一邊是頂嘴的艾麗絲.

雖說她是嫁入門的,果然此人也是格雷拉特的族人啊,有著和薩烏羅斯相同的氣息.

「好啦好啦,下次再說了!」

「呀!老公!你做什麼!放開我!我如果不救那個可憐的孩子的話!」

控制住薩烏羅斯回到場的飛利浦,華麗的將希爾達抬走.

飛利浦在全體處于混亂的時候也心如止水,冷靜地觀察著狀況.

太酷了,絕對是大魔導士,可靠的男人啊,可以說是男人的典范啊.

我提起精神,重新拾起鮮花,再一次問到.

「什,是什麼?那個,來個驚喜什麼的?」

只見艾麗絲擺出抄起雙手挺胸抬頭,下巴略突出一些的姿勢.

這個招牌姿勢好久沒看過了.

「哼哼!阿爾方斯,把那個拿來!」

艾麗絲打了一記響指,響起一聲清脆的聲音.

艾麗絲紅著連,不過阿爾方斯毫不介意的從我看不到的雕像的陰影處拿出一把杖子.

是和洛克希所持相同的魔法師的杖子.

彎彎曲曲的木質材料,先端鑲著一顆看起來相當昂貴的大塊魔石.

看了一眼我就明白了,這把杖,很貴.

一把杖是由木材和魔石決定其檔次的.

木材的品種關系到每個系的魔法相適應程度.

與火和土系相適應的是羅浮柿樹,與水和風系相適應的一般是槐樹.

不過就算不相適應也不會減少魔法的威力,所以用什麼素材其實無所謂.

最重要的是魔石,魔力經由魔石後,不知為何花費的魔力保持不保,但是魔法的威力卻大幅增加.

效果的價值成正比,我給艾麗絲和基列努制作的魔杖使用的魔石一顆是1枚銀幣.

雖然還有更加便宜的,回想起洛克希給我的那把杖上的大小,選擇了差不多大小的.

那只有小手指第一節那麼小.

而這個拳頭大小的魔石的話,恐怕隨便怎樣都能超過100枚金幣吧.

況且,魔石是顆略呈藍色的水屬性魔石.帶顏色的魔石能將對應系的魔法大幅度強化.

這究竟花了多少錢啊…….

順便一提,可以在迷宮中取得的魔力結晶也是魔石其中一種,但是和魔石不同沒有增幅魔力的效果.

相對的,它將魔力全部包裹在內,不是用于魔杖而是在制作魔道具和使用消耗魔力很大的魔法上使用.

艾麗絲見我盯著魔杖看,滿足的點點頭.

「阿爾方斯,說明一下」

「是,大小姐.

杖體的材料是使用了棲息在米里斯大陸・大森林東部的魔藤樹(elder torrent)的手臂制作而成,我認為博學多才的盧迪烏斯閣下一定知道,魔藤由矮藤吸收了妖精之泉的養分後誕生的上級亞種,會操縱水魔法的A級怪物.

魔石是貝卡利特大陸北部棲息著的落單的海龍掉落的A級珍品,由亞斯拉王國宮廷魔法團里出類拔萃的魔杖制作師制造.」

哇哦,好強.聽上去感覺是水魔法特殊化的吧,

但是應該很貴吧,不,現在不用在意這個.

平日里教導艾麗絲不要亂花錢,今天就算了吧.

似乎是為我量身定制的,拒絕的話就尷尬了.

「杖名為『傲慢的水龍王』」

就在我准備接下前手在瞬間停止了動作,剛才,好像聽到了中二那樣什麼的.

「收下吧!這是格雷拉特家送你的禮物喲!是我托了父親和祖父才弄到的!盧迪烏斯明明是個很厲害的魔法師,不拿著杖的話太奇怪了呢!」

聽到艾麗絲的聲音後我回過神來,收下了《傲慢的水龍王》

和外表看上去截然相反,相當的輕.雙手拿著它擺弄了一下.魔石雖然很大但整體的平衡性很好.

到底是一分價錢一分貨,名字雖然有點那個.

「謝謝你,不僅為我舉辦派對,還送這麼貴重的……」

「你別去管價錢啦!快,我們快點繼續派對吧!難得做好的菜都要涼掉了啦!」

艾麗絲心情愉快地拽著我,帶我走到由一個巨大的蛋糕坐鎮在眼前的席位上.

「我也幫過忙的哦!」

啥米?——

派對開始後,艾麗絲像機關槍似的說了好一會兒.

我一直在嗯嗯地聽她說,不過艾麗絲說到一半就開始犯困了,最後已經開始昏昏欲睡了.

是太激動了嗎,還是說緊張的弦切斷了嗎….

基列奴抱起公主送到臥室去了,辛苦你了.

薩烏羅斯和希爾達在派對半當中也回去了,薩烏羅斯打算讓我喝酒,可是被飛利浦勸下了,少許有些失望.不過和希爾達倒是喝了不少,最後就醉如泥了,滿臉堆著笑容,笑哈哈地回房去了.

與此同時,希爾達在最後也向親了我一下晚安,回自己房間去了.

料理也基本上吃完了,女仆們帶著倦意扯下空盤,場上只留下飛利浦和我.

飛利浦一個人安安靜靜地喝酒,那是葡萄酒嘛.

在艾麗絲生日的時候得知,在亞斯拉王國不同的地區喝的酒也是不同的.

在這一帶用麥子釀造的酒類很多,不過在慶祝的時候都用葡萄釀造的酒.

「我在家業斗爭上敗北了呢」

飛利浦輕聲說道.

「你知道為什麼艾麗絲沒有兄弟姐妹嗎?你沒留意過嗎?」

我慎重的點頭,留意過,但最後沒有問.

「實際上並不是沒有,艾麗絲各有一個哥哥和弟弟,弟弟和你一樣大.」

「…死掉了嗎?」

飛利浦聽後吃驚地看著我.不小心單刀直入的詢問了,失敬失敬.

「出生後不久,就被住在王都的哥哥帶走了啊」

「帶走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表面上是讓他作為養子去王都學習,其實只是……傳統罷了吧」

接著,飛利浦開始述說伯雷亞斯家的傳統.伯雷亞斯家的家業繼承的斗爭,與其有關的傳統.

薩烏羅斯有十個兒子,其中他最看中的有三人.

在菲托亞領擔任市長的飛利浦,埃烏羅斯・格雷拉特家入贅的女婿哥頓,還有在王都很年紀輕輕就擔任大臣職務的傑穆茲,這三人.

像火車一樣長的名字啊,嘛,這先不管了.

薩烏羅斯決定讓他們三人互相爭斗誰當下任當家.

從結論上說下任當家是傑穆茲,飛利浦和哥頓都敗北了.

權力斗爭的前半段.

首先傑穆茲暗地里操縱讓哥頓與薩烏羅斯的令千金搭上關系,

策劃讓兩人互不知曉身份的情況下燃起戀愛的火苗.

哥頓身陷愛情的泥潭,最後由傑穆茲推波助瀾閃電般入贅了.

斷絕了他伯雷亞斯當家這條路.

權力斗爭的後半段.

當時飛利浦與傑穆茲平分秋色,相互在暗地里較勁,動用了所有的關系持續爭斗.

並沒有發生什麼戲劇性的事情,只是飛利浦敗北了.

如果說是地利上的差距的話,只是輸在這上面吧.

傑穆茲比飛利浦年長,在王都人緣很廣,還擔任著大臣助手職務.

既有人脈又有財力,而且手上也掌握著相應的權力.

飛利浦雖說也很優秀,不過難以填補六年多歲數的差距.

他把飛利浦安排在菲托亞領擔任羅亞的市長職務.從王都趕走.

而且就算自己當上了菲托亞的領主,也還打算讓飛利浦繼續擔任這份工作.

他是大臣,並不打算離開王都,飛利浦在鄉下,飛利浦想要再東山再起也很難了.

接著,傑穆茲提出一個要求,飛利浦若是生得男孩,必須作為養子帶去王都.

「男孩全都帶走,這太蠻橫了不是嗎?」

「算了,我不在乎,反正是傳統.」

在伯雷亞斯・格雷拉特家出生的男孩全部在下任當家培育長大.

這是為了不讓在權力斗爭中失敗的人的子嗣再次參與進來的舉措.

扶持兒子爭權奪利,這是常有的事,作為預防的舉措.

哥頓所在的埃烏羅斯家雖然有著其他的傳統,但是飛利浦必須遵照傳統,把男孩全部交給傑穆茲.

在懂事之前就認賊作父.

「如果是我贏了,立場就剛好相反了呢」

飛利浦接受了這個事實.他自己也可能不是薩烏羅斯親生的也說不定.

可是希爾達夫人卻不論如何也接受不了,貼上飛利浦的她只是及其普通的貴族的女兒.

在艾麗絲出生前一直處于情緒不安定的狀態,剩下艾麗絲後暫時情緒安定了下來,不過艾麗絲弟弟被帶走後,情緒又變得不安定了.

「她討厭你啊,她說過,明明自己的兒子不在身邊,為什麼其他地方的小孩會很自在的在館里走動啊.的說」

總覺得被她無視,是啊,竟然是這個原因啊.

「而且,留下來的艾麗絲竟然和淑女正好相反是個頑童,已經認為無力回天了呢.」

「無力回天,是指?」

「就是利用女兒讓傑穆茲垮台這件事很難」

這,這個人,還沒放棄嘛.

「不過,最近,看著你,我覺得還有一些希望」

「……哈啊」

「你的演技都能騙到希爾達和父親大人.」

說什麼騙不騙的這麼難聽的話…….

只是為了不讓氣氛變得尷尬采取一些行動罷了.

「不僅懂得金錢的重要性,而且還知道拍馬屁,為了博取人心奮就算不顧身也不厭其煩」

說的是以前的那次綁架的事吧,還是說被艾麗絲連續揍了幾年的事呢.

「比起這些,多虧了你艾麗絲才會成長的那麼好.」

飛利浦說這件事是預料外的,從帕烏羅那里聽說很優秀.可是很小就開始掀女仆裙子作為生活意義的那樣的男人(帕烏羅)的兒子,反正也就是稍微正經些的壞小孩罷了.

要是搭上我家的壞小孩的話,也許會產生一些有趣的化學反應也說不定.頂多也就這麼認為了.

「帕烏羅對著我哭的那天,真令人懷念啊.」

說著,飛利浦吹起口哨來.

經詢問,帕烏羅結婚後雖然需要解決錢和住所以及一份安穩的工作,但不想回歸上級貴族,對著飛利浦哭過.

也為了我跪地求過飛利浦.莉莉婭那事情的時候也還不至于那樣做,算了,先不想這些.

「艾麗絲就算沒有我在,也會有所改變的不是嘛?」

「有所改變?那怎麼可能,我已經對艾麗絲徹底的絕望過了.想著她作為貴族已經是不可能了,干脆將來跟著基列奴去闖蕩江湖,讓基列奴教教她劍法而已.」

說著,飛利浦和我說了一些有關艾麗絲的趣聞,全是一些不堪入耳的趣聞啊.名為艾麗絲的暴徒,在九歲時基本已經改造完畢了.

「如何?和艾麗絲結婚,一起擔負起伯雷亞斯的家名怎麼樣?要是你同意的話,我現在就把她捆好了扔在你床上.」

這實在太有吸引力了…….

可以把那個綁住的艾麗絲任我處置什麼的.最近老是感到性欲旺盛,此等美事怎能錯過.

不不,慢著慢著.搞毛啊,也不念一念前文,擔負起伯雷亞斯的家名?

「你想讓10歲的小孩子做些什麼事啊……」

「你算是帕烏羅的兒子吧」

「我不是說內個啦」

「寶座我來奪取,你只要坐在上面就可以了.要不這樣,再送你些小姑娘吧」

他大概只想著塞給我女孩子的話我就會聽話吧,帕烏羅的惡名令人憎恨啊.

「…我就當是喝酒時的談話吧」

飛利浦聽到後意味深長地輕聲笑了起來.

「說的也是,就當那樣吧.但是撇開伯雷亞斯的那些故事,你可以喜歡上艾麗絲的喲,不用對她負什麼責任,反正嫁出去了也會馬上回來的呢.」

說著,飛利浦又輕聲笑了起來.

嫁出去,過了幾天打死丈夫的艾麗絲,很容易就可以想象得到.

但如果對她下手的話,也能想象到被飛利浦玩弄于掌心的己的樣子.

「差不多該去睡覺了」

「請,晚安」

就這樣,由艾麗絲主辦的生日派對落下帷幕——

「你,你,你回來啦!」

回到房間後,本來應該已經去睡覺了的艾麗絲卻靠坐在我的床上.

紅色睡袍的穿著,迄今為止應該都沒有穿過那樣子的衣服啊.

怎麼回事?有點逞強過頭了吧.話說,她不是去睡覺了嘛.

「怎麼了,都這個時間了」

「盧,盧迪烏斯一個人會很寂寞的,所以今天就和你一起睡啦!」

說著,艾麗絲滿臉通紅轉過臉去.她似乎是因為在意剛才的派對上我說雙親都沒有來的那件事吧.

艾麗絲12歲了還一直粘著家人啊,一想到我三年多沒見過面了,也許感到無地自容吧.

不,或許這是希爾達想出來的計策也說不定,把她叫醒換上睡袍,送來我這里.

但這樣看上去的話,艾麗絲已經12歲了,雖然還不能算得上是個女人的身材,不過勉強和我胃口(strike zone).

我的身體還沒發育,男孩子的那一天也還沒有到來,不過差不多是時候了吧.

傲嬌蘿莉大小姐第一次迎來了第一次的第一次….

想到了這句名言的瞬間,我的腦海刹那間郵34歲流離失所無職(多少帶有些蘿莉控味道)所支配.

看到了臉上長滿青春痘帶著惡心的笑容襲向艾麗絲的幻覺,一下回過神來.

不行不行,不能下手,會被飛利浦牽著鼻子走的.會陷入帕烏羅逃走的,飛利浦敗北的權力斗爭的泥潭中去的.

「今,今天很寂寞,所以也許我會做一些H的事情的哦?」

這里要誠懇地勸她收回那些話,平時艾麗絲最討厭的性騷擾了,這樣說的話她應該就會逃開的.

正在想著,冷不丁的得到了意外的回答.

「只,只是做一點點的話,可,可以哦!」

真的假的?艾麗絲小姐今天的節奏還真快啊.

和,和大叔說了這些話的話,大,大叔會忍不住的啊.

我移動到艾麗絲身旁坐下,床輕輕地發出了吱的一聲.

換做是生前的我的話,一定會發出嘎嘎嘎的噪音把氛圍破壞掉的吧(PS生前太胖了,床傷不起).

頭腦已經變得一片空白了,被玩弄于股掌之上?有什麼不好的.

三年前的艾麗絲現在變得如此的驕,多少承擔一些風險也是應該的吧.

「你的聲音顫抖了喲?」

「你,你搞錯了啦」

「真的嗎?」

我開始撫摸起艾麗絲的頭,觸感很好的頭發,雖說是上級貴族,在這個館里沒有澡堂,因此不可能每天都洗頭發.

每天在外面起早貪黑的練習劍法的艾麗絲的頭發,平時應該更硬雜一些,今天卻為了我而打扮.

「艾麗絲好可愛啊」

「說,說什麼呐,突然……」

艾麗絲臉紅到耳根低下頭去,我輕輕抱住她的肩膀,在臉頰上啵地親了一下.

「哈唔唔…!」

「我要碰了喲」

我忍不住向艾麗絲的胸口伸出手,雖然還很小,剛開始成長的胸部,不過確實將來是巨乳啊.

是被允許觸碰的已經長大了的果實.和平時那樣小心翼翼地做好了被K的覺悟那樣碰觸不同,

雖然隔著衣服,但是我現在確實在自由玩弄著小蘿莉的巨乳.

「恩——」

艾麗絲不可能有感覺的吧,只不過是感到在做些很害羞的事情,這個我是知道的.

抑制著困惑與羞恥,緊閉著嘴巴泛著淚看著我.(ノ.-。)

可愛極了.

接著我往背後摸去,艾麗絲的背部因為常年練劍,長著很結實的肌肉.

不至于像基列奴那樣,而是像個小孩子那樣美麗的肌肉.

艾麗絲緊緊閉起眼睛,像是想要尋求保護般抓住我的肩膀.

啊,難道說,這個代表著OK嗎?

OK的吧?可以做到最後一步的吧?可以的吧?

好,好吧.我開動了.

做出這個判斷後,我的手朝艾麗絲襠部伸去.第一次觸碰到女孩子的襠部,溫暖但不是柔軟,而是堆滿了肉.

「依呀!」

咚!

被撞開了. ( -.-)=○()゜O゜)

啪!

臉被扇了一巴掌. ! o( ̄, ̄)丿☆( ××)~~

咕咚!

被一腳踢翻到地上 ヽ(#゚Д゚)ノ┌┛☆ノ゚ロ゚)ノ

砰!砰!

追加了兩次連擊. ( ・・)-○))∼∼∼Ю)°o°)/

懵了的我,眼巴巴地全部中招.躺在地上向上看去,艾麗絲站起身,滿臉通紅盯著我看.

「我不是說過只能稍微碰一下嘛!笨蛋盧迪烏斯!」

就這樣,門像是被踹破一般敞開著,艾麗絲像疾風一樣的跑掉了——

我依舊那樣躺著,發愣地看著天花板.

像是被什麼東西附身了那樣我發熱的腦袋,已經徹底的冷卻了.

「所以我說處男(不行啊)……」

自我厭惡,完全理解錯了,太心急了,半途上已經忘了對方還是個小孩子,結果頭腦一熱.

「瑪德,我到底在想些什麼啊……」

玩了很多工口游,不是已經很了解了女主角的心情了嘛.

確實以前看到遲鈍系的主角後,雖然不負責任的想過快點推倒就解決了.結果就是這樣嗎.

站在玩家的視線上,可以看見女主角的台詞.但在主角的視線上,是不知道這回事的啊.

世上遲鈍系的主角,十有八九即便確信自己喜歡的,也考慮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所以裝作無意識那樣慢慢拉近距離,和他們相比,我太膚淺了嗎.

特別是在飛利浦說了那些意味深長的話之後.

什麼就當喝酒時的談話吧,啊.自己說的和做的完全相反不是嘛.

如果把了艾麗絲的話會發生什麼事情我還是知道的吧.

把了,推了,結婚了.三連擊直接就成了伯雷亞斯的小伙伴了.

到時候再說不想參合一灘爛泥的權力斗爭嗎?

不想負起責任嗎?想因為那是一夜情就找推脫嗎?

這怎麼可能.

反正到時我肯定像個猴子似的整晚整晚的黏著艾麗絲.

生前我的性欲就相當旺盛,這付身體雖然比不上帕烏羅那光輝事跡,但也是很旺盛的.

不是一次就能滿足的,今天是對方貼過來的,下次我就會主動出擊了吧.

飛利浦和希爾達都盼望著我這樣做,誰也不會前來阻攔的,就因為一時之快,最後我就會沉入權力斗爭的泥潭中去了.

目光一掃,看見了房間角落里放著的魔杖.

「………啊!」

是啊,我把艾麗絲本人的心情給忘了,雖說是飛利浦和薩烏羅斯出的錢,想起送我杖的人是艾麗絲吧.

為了讓我高興而策劃的派對,在派對上在意我的對話,在睡覺前跑來安撫我.

她今天一直為了我而著想,但偏偏我被自己的欲望吞噬,打算要蹂躪她.

想對一個滿腦子想著我的小孩子為所欲為.回想起她和女仆對話時候那愉快的表情吧.

我做的事情就是在踐踏那個.

「………哎」

我就是個渣,根本沒資格對帕烏羅說三道四,也沒有資格教別人什麼東西,渣就算到了異世界依然是個渣.

明天就收拾行李走人吧,像個渣一樣的死在半路上.

「啊…………!」

回過神來時,艾麗絲出現在房間門口.

探出半張臉站在那里.我慌忙爬起身,站直…….

……不,就這樣全身趴伏在地上!

「剛,剛才真對不起」

像只烏龜那樣蜷縮著趴伏在地上.

「…………」

偷瞄了一眼,艾麗絲撇開視線,扭扭捏捏地嘟囔著小聲說.

「今,今天是特殊情況,所以,就原諒你了…!」

原,原諒我了……!

「盧迪烏斯很色,這我還是知道的啦!」

是哪個混蛋告訴她這些的啊……!

不,是色,對不起,是我自己.

我個是色狼,是我不對,咸豬手就在這里,是我自己.

「但是,這樣的事情還太早了啦……五年!在過五年,等盧迪烏斯長大以後,那個時候……(ノ∀\*)キャ,你就先忍著」

「是,是……!」

叩拜.

「那,那麼,我,要去睡了.那麼,盧迪烏斯,晚安,從明天起就麻煩你了」

艾麗絲結結巴巴地說完後就真的回房去了,能聽得到越走越遠的腳步聲,直到完全聽不到後我把門關上.

「呼~~~~~~~~」

我背靠著門癱坐了下來.

「噢,噢耶~~~~」

今天過生日實在太好啦!

今天是特殊情況實在太好啦!

沒有發生更糟糕的事實在太好啦!

「而且,萬歲!!」

五年後!的誓約!

和那個艾麗絲!的約定!

好吧,在此之前再也不做輕薄的事情了.

五年後是十五歲.雖然有很長一段時間,但是我能忍.

確實可以收到現貨,努力的忍.

在此之前我是紳士,不是變態是紳士.

一直做的性騷擾別再做了,酒要越陳才會越香.

一點一點喝的話,也許五年後就不會有什麼味道了.

charge shot按了越久威力越大.

我要成為不會敗給任何工口事件的堅韌不拔的男人.

這次我一定要成為遲鈍系男主角.

一直按住A鍵不放,五年後一口氣放掉.

在心中發誓.

Yes Lolita,No Touch——

嗯?慢著,從現在起五年後……?遲鈍系?

我的腦海里浮現出臉色蒼白宛然一笑的希爾菲的小臉蛋.

啊呀呀……——

第二天,醒來時發現內褲變得鄒巴巴的了.好像不小心把A鍵松開了.

明,明天開始努力吧.

順便一提,我和來拿待洗衣物的女仆說不要告訴艾麗絲,人家看著這有趣的東西忍不住笑了我.

有點難為情啊——

狀態

名字:艾麗絲·B·格雷拉特.

職業:菲托亞領主的孫女.

性格:有些凶暴・有些場合下很乖巧

和她說話:認真聽取.

算術:除法也會做了 (゚∀゚ノノ゙パチパチパチパチ

魔法:無詠唱別去想了,中級很艱難

劍法:劍神流上級

禮法:正在學習超難的宮廷規矩

喜歡的人:爺爺,基列努

最喜歡的人:盧迪烏斯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二卷 少年期 家庭教師編web版 17話 學習語言     下篇:第二卷 少年期 家庭教師編web版 19話 分歧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