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二卷 少年期 家庭教師編web版 19話 分歧點  
   
第二卷 少年期 家庭教師編web版 19話 分歧點

西羅恩王宮,洛克希看向窗外眉頭緊鎖.

天空的顏色很奇怪,灰色,黑色,紫色,黃色.

平時見不到的天藍色,可是不知在哪見過那種顏色.

「那究竟是怎麼回事啊……」

雖然看見過那種色彩,但在天空中出現那樣的變化還從未見過.

只不過那不是自然現象,不管是誰一眼就知道的.

恐怕是因為什麼原因而導致的魔力失控.那種規模,遠遠望去似乎是魔力漩渦那樣.

想到這些的洛克希回想起來了,那種光芒是在哪里看到過的,是在魔法大學,很像召喚魔法的光芒.

「那個方位是亞斯拉…….難道是盧迪烏斯嗎?」

洛克希眼前浮現出曾經教過的弟子一名少年的形象.

那個少年在五歲時就已經可以滿不在乎的刮起暴風雨了,當時就已經可以完全支配深不見底的魔力了.

今年是十歲,那種程度的說不定可以辦到.雖然最近收到信上說他沒辦法學召喚魔法.不過可能是機緣湊巧拿到了教材也說不定.

「看招!」

在陷入沉思的時候,突然從背後被抱住,接著胸部被揉捏,同時大腿附近有硬物抵觸感.

「哎……」

洛克希泄氣了,隔著這麼厚實的長袍又揉又頂的,明明不會有什麼感觸.

再說了,就算加害者能有所感觸,作為被害者只會不高興.

「烈焰纏身,burning place!」

「呀~!」

在身體上纏繞火焰的結界,將背後的人彈飛.

雖說還做不到盧迪烏斯那樣的不詠唱的程度,不過在這五年中成功將詠唱時間縮短了不少.

盧迪烏斯也讓他的弟子練習不詠唱,聽聞後我也開始進行省略詠唱的練習,不過這不是什麼輕而易舉的事情.

那個天才少年相當期待著自己的弟子吧,傾囊相授,雖然不會像他那樣有才能.

「殿下,不可以從背後胸襲女性啊.」

「洛克希,你這家伙想殺了本王嗎?我要把你關進牢!」

今年15歲的西羅恩第七王子帕克斯・西羅恩是個壞小孩.

一開始的時候還挺讓人高興的,最近是不是變得色了,大白天的就散發出顯而易見的性欲.

「這真是抱歉,這種程度就死了的話,看來殿下就連一只蒼蠅都比不上了呢.」

「奴奴奴,這是大不敬罪!不可原諒!想求饒的話,現在馬上把長袍翻起來讓我看胖次!」

「恕難從命」

女仆已經有幾個人被他染指了,國王正為了這件事情傷腦筋呢.

而且最近居然想要把冷淡的家庭教師也變成自己的東西.

(這麼老土的女人到底哪里好了)

洛克希無法理解,不論如何提出各種各樣性方面要求,不需要服從王子的命令.

與國家的契約上寫明了,就算王子提出任性的要求,教師也可以自己來判斷.

在這座城堡里直接聽從王子命令的人很少,反正是第七王子,王位繼承的可能性很小,幾乎沒什麼權力.

要說權力的話,擔任指定宮廷魔法師的洛克希更有權有力.

「洛克希,本王知道你有一個戀人.」

王子開始采取其他手段.

對著冷不丁的說著夢話的王子,洛克希歪著腦袋問道.

「哎呀,我什麼時候竟然這麼誇張有戀人了?」

戀人,雖然想過找一個的,不過還沒有遇到理想中合適的對象.

就算遇到了,因為米格爾德族特有的這幅身板,也不會回頭看一眼,所以放棄了.

王子比較奇特,似乎想要品嘗一下自己這樣的身體,但我沒打算這麼輕易就把自己賣掉.

「嘿嘿嘿,我悄悄進過你的房間,在壁櫥的深處找到一封信!雖然我不清楚是哪來的家伙,本王可以用權力把那家伙弄死!你不想看到戀人被淒慘的處刑的話,就成為我的女人!」

王子所謂的其他手段,無非也就是這麼回事了.

對想下手的目標的戀人綁作人質,威脅用身體換人質,然後在戀人的眼前侵犯她,從中體驗征服的快感.

當然,王子沒有那樣的權力.話雖這樣畢竟好歹也是一國的王子,有著可以任意妄為的親衛隊,實際上聽說過有女仆的戀人被綁作人質的傳言.

(這種惡趣味只會令人感到作嘔)

洛克希想到,自己沒有戀人真的太好了,信全是盧迪烏斯寫的,盧迪烏斯是值得尊敬的弟子,並非戀人.

「好吧,隨你便吧」

「什!什麼!我來真的哦!要求饒趁早!現在求饒的話用你的身體就可以解決了!」

王子他太短路了啊,再說他根本不知道盧迪烏斯現在在哪里吧.

看他這樣子,一定是信里寫了什麼都沒看過.

「如果你能把盧迪烏斯怎麼樣的話,我的身體你盡管拿去好了.」

「為,為什麼你那麼自信……你也不是不知道本王的權力的吧!?」

洛克希很清楚,王子的權力作為一個王族來說只是嗤之以鼻的程度.

「盧迪烏斯在亞斯拉王國上級貴族伯雷亞斯門下.」

「伯雷亞…?就憑個上級貴族本王也怕他?」

亞斯拉王國的上級貴族名字都不知道.對于這個事實,洛克希歎了一口氣.

究竟其他家庭教師都教了他些什麼東西啊.

亞斯拉王國的諾特斯・伯雷亞斯・埃烏羅斯・澤辟羅斯這四大地區領主是著名的.

亞斯拉王國一旦發生戰爭,沖鋒陷陣的般的人物,代代都是由軍人掌權.

在西羅恩要是舉行儀式,就算持有那些名字的貴族來國訪問也不奇怪.

是必須記住的貴族中的一支.

「亞斯拉是比西羅恩大十倍的國家,要是給他們上級貴族的子弟加以子虛烏有的罪名並送上處刑台的話,必須要有很高的政治力和謀略才行吧.以殿下的權力來說,簡直是天方夜譚呢.

「暗,暗殺了他!派本王的親衛隊前去……」

聽到親衛隊,洛克希心中又歎了一口氣,真心的,這個王子太短路了.

「親衛隊不是不能出國境的嗎?而且就算過了國境,伯雷亞斯現在招攬了劍王基列奴當食客.要潛入菲托亞領地的要塞都市里的領主館里,再從劍王基列奴的眼皮底下鑽過去,去暗殺魔法高手?你認為可能麼?」

「姆姆姆……」

王子咬牙切齒的猛踩地板,看見那個樣子,洛克希再次歎了一口氣.

(哎,真是的,明明都15歲了,連個字都不識.)

盧迪烏斯教的名叫艾麗絲大小姐,3年前像個不受束縛的野獸那樣,不過聽說最近變得相當文雅了.

對應的,我教的殿下竟是這般模樣.

以前還挺可愛的,也有魔法才能.自從察覺到自己的權力之後,就越來越不思進取了,現在上課時大部分時候在睡覺.深感自己缺乏作為一個教師的才能.

「再說了,我馬上就不再做殿下的家庭教師了,所以現在再派刺客去已經來不及了呢.」

聽到通告,王子發出驚愕的聲音.

「什!神馬!本王從沒聽說這件事啊!」

「怪你自己沒記住吧」

從最開始時候一直教到成人為止的約定.當時洛克希認為就算契約終止後如果被邀請的話就繼續呆在這里.

不過,王宮里看洛克希的存在心中不快的人大有人在.就此全身而退的話也算是步不錯的棋.

「這是個不錯的機會呢」

「什麼不錯的機會啊?」

「西面的天空出現異變,我去看看」

「這,這算什麼……」

想看看久違不見的盧迪烏斯,這話沒說.說了的話他肯定會暴跳如雷的.

「本,本王還需要洛克希的!課也才教到一半不是嘛!」

「什麼一半不一半的,平時您一直在睡覺不是麼?」

「這都怪洛克希沒有叫醒本王!」

「是麼,那麼爛教師應該馬上滾蛋了呢,下次請雇一個可以叫醒您的教師,我就免了.」

洛克希認為,這個王子自己管束不了,盧迪烏斯教了他一個地方後,他會自己舉一反三學會十個二十個地方.

遇到那樣的學生的我,真沒有信心再當教師了.

就這樣,洛克希從西羅恩啟程出發,旅途上遭遇第七王子派來的騎士們的攻擊,全都擊退了.

第七王子狡辯說洛克希攻擊自己,這是無法原諒的暴行,應該立即貼出通緝令把她抓回來.

不過,西羅恩國王根本沒理會他.反倒是訓斥第七王子沒有為國家挽留住水王級魔法師《洛克希・米格爾蒂亞》,嚴厲地懲罰了他——

發現天空異變的不僅是洛克希一人,世界所有的地方,所有的人物都注意到了.那種異常程度,那種突發程度.世界上有名的人物全都注意到了——

在龍王山脈那邊——

第一百代『龍神』奧爾斯蒂德向西邊的天空望去.

「魔力正在彙集…?怎麼了,什麼地方出了事?」

他露出一臉不悅的疑色.

「算了,走一趟去看看就知道了.」

說著便筆直地往西面前進了,跨過了就在剛剛一擊解決了的紅龍的尸體.

有無數條紅龍在他周圍回旋 ,但沒有任何一匹動手.它們知道現在走在地上的生物是何許人.

非常清楚就算它們一起攻向他也只會被他殺死.同時它們也知道只要不插手就不會被殺死.

那個是龍神,脫離世界常理的存在,絕對不能對他動手的存在.

又有一匹狂妄自大的年輕的龍,不知天高地厚襲向奧爾斯蒂德,瞬間變成了肉塊.

紅龍它們知道,只要不要惹惱了那個生物,飛在空中的話就是安全的.

紅龍在中央大陸是絕對的強者,但並非體現戰斗能力上,紅龍是因為聰明才被稱為強者的.

紅龍它們知道,那個是被譽為世界最強的男人,不是聯手也打不贏對手.

他慢慢地走下山去,在紅龍的目送之下…….沒有人知道他的目的——

在空中要塞那邊——

三英雄其中之一,『甲龍王』佩爾基烏斯往北方的天空下看去.

「怎麼了,那麼是.很像魔界大帝複活時的光芒.」

站在身邊的頭戴白鳥面具,擁有黑色翅膀的天族女性,小聲的說.

「魔力的質量上差遠了.」

「是啊,那個倒不如說像是召喚光芒.」

「是的,可是那種規模的召喚光芒…好像在哪」

「與本座創造出空中要塞時很像呐」

佩爾基烏斯動了.

如今坐在空中要塞的寶座上,率領著12名仆從,獨自繼續監視著天空,目的只有一個.

報仇,魔神拉普拉斯複活後立即打倒他.只是在空中等待著,封印解開的那一刻.

「難道說,魔界大帝把魔神的封印解開了嗎?」

「有這可能,複活後300多年,魔界大帝安靜得讓人害怕.」

「好吧,阿魯曼菲!」

「臣在」

戴著黃色面具的白衣男人,悄無聲息地跪在佩爾基烏斯跟前.

「現在就出發,去調查……不,反正是在做些壞事,如果發現可疑的家伙,格殺」

「遵旨」

『甲龍王』佩爾基烏斯采取行動了,率領12名下臣,為了給四名親友報仇,為了這次確保把拉普拉斯殺死——

在劍之聖地那邊——

『劍神』格魯法利奧看向南面的天空.

「那天空到底是……話說」

自己稍稍分心的瞬間,可愛的兩名愛徒同時打了過來.

「老夫仔細看的時候別打過來啊」

從容的表情,相對應的兩名愛徒氣喘籲籲.

劍神覺得他們仍舊沒有天分,這兩個人雖然被稱為劍帝,太得意忘形了,終究只有這種程度.

無趣,真無趣.劍法不需要名聲,只要變得更強就可以了.想要得到名聲無非就是為了權力和金錢.

那種東西什麼價值都沒有,那種不論是誰都能拿到手的爛貨,老子用劍就一刀劈成兩段.

變強的話就能為所欲為,一直為所欲為才算是活著.

這方面基列奴最清楚了,不過慢慢也變得膚淺起來了.

所以爬到劍王就止步不前了,貪生的家伙就算弱小,不會揮劍也會變強.

得到力量的話對生的貪戀就喪失了.

如今的基列奴已經不行了,為所欲為得還不夠,這兩個家伙也不是沒有才能,拜髒兮兮的欲望所賜就到此為止了.

想要在拼死的戰場上活下來的竅門,就是無止盡的欲望啊.

「別磨蹭,快點出招.就算把老子打敗再對決的也別想能自稱劍神!

金錢可以在一生中玩樂幾百次的大把大把揮霍,女人可以從奴隸到公主屁股翹起排成一排挨個啪啪啪過去,

報出名字不管是誰都會被嚇癱,腳踏實地的話可以吧人海劈成兩半啊」

「師傅!請不要小看我們!」

我就說嘛,這些家伙稍微對自己再誠實一些吧.

那樣的話,老子這種程度輕松就能被殺死,奪得劍神的名號.

劍神渾然已經忘了南方天空中那些事了——

在魔大陸的不知道是哪邊——

魔界大帝克西莉卡 克西里斯抬頭注視著東邊的天空.

「哈!成為妾身之輩就算背著也能看到呐!如何!厲害吧?」

可是沒有人做出回應,因為周圍一個人都沒有.

「視而不見嘛!哇哈哈哈!無妨無妨,原諒你們這些人類!

說回來,都怪什麼和平年代害的沒人靠近妾身了,除了原諒別無他法了啊人類!

哇哈哈哈,哇哈哈哈哈哈,哇啊咳……咳咳咳」

克西莉卡孤獨一人,怎麼說,因為沒人理會她.

她在複活的瞬間大喊「魔界大帝克西莉卡在此複活!諸位久等了呐!哇啊哈哈哈哈!」但周圍一個人都沒有.

她又跑上街頭又喊了一次,別人向她投來了可憐的目光.從此以後誰都沒有理會過她.

去找過古老的友人,結果卻被告知如今是和平年代要安分一點.

「人族的占星師到底在干什麼呐,明明從前妾身複活後,突然就有人瑟瑟發抖響起出奇妙聲音表演過從窗口往外的自由落體.

要是沒那種跑龍套的表演,就算妾身複活了也不會有人喝彩的呐…….哎呀,最近的年輕人到底怎麼了呐.」

克西莉卡踢著地上的石子兒,抬頭望向西邊的天空.魔界大帝又稱『魔眼的魔帝』,擁有者超過十種魔眼,只要看一眼就知道那里究竟是怎麼回事了.

不管在多遠的地方,一目了然看得清清楚楚,強大的魔力,很熟悉的召喚光芒,還有控制他的人物.

「怎,竟然會看不到,布置著結界了呐,做得出這麼大的事又不讓看臉,真是個害羞鬼呐……」

克西莉卡的魔眼並非萬能,因此他止步于魔界大帝,不管過了多久也不會被稱為魔神,雖然她本人對此並不介意.

「把勇者們都召喚過來也不錯呐,但是最近阿貓阿狗都追著拉普拉斯呐,……克西莉卡?這家伙是誰?所以說呐…….

果然都去找勇者或拉普拉斯那樣的年輕帥哥去了呐…….真是眼紅呐,真想再來場被萬人關注的閱兵式呐」

克西莉卡一邊歎氣一邊啟程,往看起來順眼的方向——

同一時刻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二卷 少年期 家庭教師編web版 18話 誓約     下篇:第二卷 少年期 家庭教師編web版 19.5間話 菲托亞領地消失半年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