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三卷 少年期 冒險者入門篇web版 第三十話「順利的開端」  
   
第三卷 少年期 冒險者入門篇web版 第三十話「順利的開端」

第二天,我們在冒險者公會里露面時被蜥蜴男搭話了.

「啊,你好,我們已經把等級提升好了」

這家伙誰啊.

我這麼想了一下,旁邊的蟲眼女站了起來,我才發現原來是昨天的寵物誘拐犯.

記得應該是叫賈利爾和威斯克爾吧.

認臉實在太困難了,因為這鎮子里長著蜥蜴臉的人特別多.

我沒有認出他的原因也有一部分是因為他今天穿的衣服和昨天的不同.

昨天穿的是有鎮里人A那種感覺的沒有任何特征的布服,

今天穿的是有冒險者A那種感覺的沒有任何特征的皮鎧.

雖然兩件都是毫無特征,但是給人的印象還是一下子變化很大的.

「啊,賈利爾先生,辛苦你了」

「什,什麼啊,這種說話方式,有點讓人不舒服啊……」

「這是敬語,這麼說不行嗎?」

「不,不是」

盯著我看了一下下後,賈利爾移開了視線.

「威斯克爾小姐,從今天起也請多關照」

「啊……好的」

威斯克爾依然還怕著瑞傑爾德.

瑞傑爾德依然還瞪著他們.

嘛,也沒辦法.

順帶一提,她今天也是穿著冒險者的裝扮.

「那我們進去吧」

「啊,好」

賈利爾露出不安的神情,點了點頭——

走進冒險者公會時,眼睛很尖的馬面男看見我們後走了過來.

「喲!」

「…………嗨」

這家伙,今天也呆在公會嗎…….他真的是什麼工作都不做的吧.

「哦喲,今天是和『P-Hunter』一起嘛」

「y,喲,諾克巴拉,好久不見呢」

看來馬面男和蜥蜴頭認識的樣子.

「好久不見,我聽說了喲,賈利爾你等級升到C了呢.沒關系嗎?C級的話可不能再找寵物了哦?」

諾克巴拉這麼說著,把我們和賈利爾他們比較著.然後「咴咴——」地馬叫起來.

「原來如此.難怪會覺得找寵物的任務不錯,昨天的委托是靠『P-Hunter』的幫忙完成的吧?」

P-Hunter好像是賈利爾他們的隊伍名.

原來如此,正好!

「是的喲!昨天在找寵物的時候結識的!他們還教我們找寵物的訣竅呢!」

隨便地扯了幾句謊話.

「哈,哈,膽小鬼賈利爾也終于有徒弟了呢!而且是假斯佩爾德族,噗庫庫……!」

被他搞錯成了對我們更有利的狀況.

這家伙,真是單純呢.

馬面男笑了一陣後,突然看向賈利爾的後方.

「話說,沒看到羅烏曼的人影呐,那家伙怎麼了?」

「啊,嗯……羅烏曼他……死掉了」

「是嗎,那真是可惜呢」

羅烏曼應該是昨天被瑞傑爾德殺掉的那個人的名字吧.就算聽到那家伙的死訊,諾克巴拉也只是淡淡的反應.

在冒險者中,人死掉說不定不是什麼大事件.難道感到很在意的只有我一個人嗎.

這麼說來,賈利爾和威斯克爾也對于羅烏曼被殺的事也沒有特別的在意的樣子.

「但是,明明羅烏曼都死了,為什麼還把等級升上去了?在你們隊伍里,他不是最厲害的嗎?」

「這,這是因為」

賈利爾看了我一眼.

諾克巴拉「咴咴——」,不,「哈喊——」地點了點頭

「啊——啊——,明白了,不用說了.是這樣啊——.在徒弟面前,就算只有一點也是想要擺擺師傅架子的呢!」

諾克巴拉一個人自說自話地領會了,啪啪地拍著賈利爾的背,然後回到了公會里面.賈利爾安心地吐了一口氣.

不過,那家伙到底搞毛啊,一天到晚沒事來纏我們,難道他喜歡我嗎.

不,應該說他眼里看的是瑞傑爾德,也就是說.

啊,開個玩笑而已.

「那麼,去看看委托吧」

我們走進公會,還有對我們投來奇異的目光的家伙,現在就先無視他們吧.

姑且先裝出徒弟的樣子比較好吧,我一邊這個那個地問著賈利爾,一邊同他一起看D~B級的委托.

「采取和收集這兩個有什麼區別嗎?」

「誒?啊,嗯,采取是針對植物的,收集很多是針對魔物的吧……」

賈利爾曖昧地回答了我,不過確實是有這種感覺.收集針對生物,不是生物的話就是采取.

比如,收集的委托的話如下所示.

=========================

C

·工作:收集毛皮

·報酬:碎鐵錢6枚

·工作內容:Pax Coyote的毛皮*20

·場所:鎮外

·期間:無

·期限:無

·委托人的名字:冒險者公會

·備注:毛皮不夠了,請協助幫忙一下.不用揭下這個委托,收集到的毛皮請直接拿到櫃台即可.

=========================

一邊讀著突然想起來了,在商人那兒賣掉的材料得到的錢是碎鐵錢4枚,真是被奸商狠狠賺了一筆啊.

不,也有可能因為這個是委托所以只有這個的報酬特別高,一般的買下材料的錢可能沒有這麼高.

「瑞傑爾德叔叔」

「怎麼了?」

「非常抱歉,我覺得我們還是暫且先一邊掙錢一邊提升等級」

「……為什麼要對我說這個?」

「因為這樣的話那件事就要先擱置一下」

雖然有對賈利爾和威斯克爾好好叮囑過要宣傳瑞傑爾德,但是我也沒對他們過多的期待.

雖然有想過讓他們畢恭畢敬地接任務,不過他們的行動我基本是不准備干預的.

不干預他們的話,也就不能了解他們的動向了.

如果假設別人看到了他們的犯罪行為,他們聲稱這是瑞傑爾德讓他們做的話,因為他們的冒險者等級遠在瑞傑爾德之上,而且別人也已知曉瑞傑爾德是個冒牌貨,他們最多只會被嘲笑而已.

「原來如此,知道了」

得到了瑞傑爾德同意後,我和賈利爾討論著接了幾個委托——

和看門人打了下招呼,我們走出了鎮子.

Pax Coyote,Acid Wolf,大王陸龜(Grand Tortoise),巨岩石龜(Giant Rock Turtle).在鎮子的周邊,這些魔物是我們的目標.

要收集的是Pax Coyote的毛皮,Acid Wolf的牙和尾巴,大王陸龜的肉,巨岩石龜的魔石.

姑且這次先無視大王陸龜吧,肉好重的.

最優先的目標是巨岩石龜,因為魔石體積又小又能賣個還行的價錢.

雖然想盡可能地將目標定為換金效率不錯的巨岩石龜,但是它們數量很少,在離村莊很近的地方不出現.

結果還是以Pax Coyote為主開始狩獵了,因為一回戰斗能夠狩獵一群,比較容易刷錢.

就因為這樣,這次我們接的委托也是收集Pax Coyote的毛皮.可是它們的好處也就只有戰斗一次能刷多匹的素材而已,考慮上索敵和剝皮的時間的話,其實和狩獵Acid Wolf差的不是很多.

所以,一旦看到Acid Wolf的話我們也會狩獵它們,雖然沒有接過Acid Wolf的委托,不過和接受委托相比先將現有物品收集起來也不錯.到時接委托的時候,只要帶著現貨去櫃台就完事了.

Pax Coyote群再多也就充其量10匹,算上索敵和剝皮的時間,一天狩獵的數量也不是特別多.

———開始是這麼想的,不過.

我們打倒最初的Pax Coyote群後,剝了他們的毛皮,然後瑞傑爾德把尸體集中到一起.

我正納悶著他在做什麼時.

「能用風魔法把血的氣味吹開嗎?」

瑞傑爾德的話解開了我心中的疑惑,原來是用血的味道把他們引過來啊.

我照他說的,用風魔法這邊那邊地改變著風向.

「雖然這樣狩獵不到巨岩石龜,不過周圍的Pax Coyote會聚集過來哦」

果然像他所說的.

那天我們狩獵了100多匹Pax Coyote,感覺說不定把這周邊的所有Pax Coyote都狩獵光了的程度.

嘛,雖然應該沒有這種可能.

但是,真的非常累.

不斷過來的Pax Coyote,瑞傑爾德和艾麗斯持續地狩獵它們,然後我一個勁地把皮從尸體上剝下來.

這是重體力活.

大約超過30匹的數量起,我的手腕已經像灌了鉛一樣沉重,肩膀也變痛了,聞到血的味道也有點想吐了.

如果打倒他們能直接變成寶石的話就能輕松很多的說.

一邊這麼YY著,硬著頭皮加油干著.

70匹左右的量幾乎快到我的極限了,隨後我和艾麗斯替換了.

用魔法擊殺Pax Coyote的作業要比剝皮輕松地多了.

為了把它們打爆又不能對毛皮施加不必要的傷害,我稍稍調整下魔法的威力,一匹一匹地小心地擊殺.

果然我比較適合這種腦力勞動.

30匹左右時艾麗斯開始叫了,果然她也不太擅長這種肩頭酸痛的工作的樣子.

心想著接下來就讓瑞傑爾德去剝皮的吧,不過現在已經入手了足夠多的毛皮了,因為一次搬不完,得向鎮里往返搬運幾次.

「等下,在這之前先把尸體燒了」

在搬運之前瑞傑爾德這麼說道.

「燒掉?要把他們吃掉嗎?」

「不是,Pax Coyote很難吃,把它們燒掉埋起來就行」

如果把尸體放置不管的話,其他魔物吃了它們會增多.

單單只把他們燒掉的話,也會被其他魔物給吃掉.

還有,如果就這樣把它們埋在地下深處的話,有可能會複活變成Zombie Coyote.

為了阻止這種事的發生,遵守先燒再埋的步驟是很必要的.

只漂亮地剝取毛皮 → 鋌而走險讓他們變成Zombie Coyote → 公會里貼出討伐委托 → 討伐

雖然想到這種黃金連鎖過程,不過被瑞傑爾德阻止了.

故意增加魔物的行為似乎是禁忌的事情,這種當地規矩還是希望在哪里寫一下吧.

「但是,路途中我們沒有做這些步驟是吧?」

「幾匹程度的話還是沒有問題的」

雖然多少的程度是分界線不清楚,不過現在的這些量的尸體可能會變成疫病的源頭吧.

也沒有什麼特別想要拒絕的理由,我乖乖地把尸體全燒成了木炭.

將毛皮全部搬完的時候太陽已經開始下山了,今天的狩獵就到此為止了.

今天工作了很多,好想快點回旅館休息.不過這種連續不斷地剝取作業明天也要做嗎,雖然很想明天一天好好休息的…….

「今天賺了好多呢!明天也照著這個節奏干吧!」

艾麗斯精神滿滿.

在那樣的艾麗斯面前,不能叫苦呢——

三天後,『Dead End』升到了E等級,還挺快的呢.

「辛苦了」

對賈利爾說著慰勞的話,我把今天狩獵得到的金錢的一成給了他們.

「謝,謝謝了哦」

我覺得這絕對不是什麼大金額,但是這些錢應該夠讓他們生活了吧.

我這麼問他們後,才知道和冒險者不同,他們在這鎮子里似乎有固定的工作.

「什麼樣的工作?」

「是寵物店」

原來如此,把兜售的寵物再拐走嗎.

還真是缺德商人.

「壞事別做的太過分喲」

「知道的啦」

本來,他們經營的寵物店是捕捉那些在鎮子里的野動物,給它們進行一些訓練讓他們變成寵物的工作.

他的種族———魯格尼亞族似乎是個對野獸的調教比較擅長的種族.他們的調教術從古流傳至今,從那兒的野狗到高傲的獸族女戰士都能讓它們屈服.

哎呀哎呀,真是了不得的種族啊.

如果現在艾麗斯和瑞傑爾德不在場的話,我就不會沉默不語了,一定會說「請務必把這技術教授給我」,使勁用頭蹭他讓他收我做徒弟吧.

啊這種事先放著一邊,寵物店的話還兼備害獸驅除這樣不錯的工作的樣子.

看來冒險者公會那邊才是副業吧.

「明明有這麼好的工作,為什麼還要誘拐寵物……」

「一開始只是為了保護他們,但是一時鬼迷心竅了」

鬼迷心竅後,嘗到了甜頭,然後就變成那樣了的嗎.

「但是,同時做寵物店和冒險者這兩樣的話很費勁吧?」

「沒有很累呢,因為寵物的庫存還有很多」

他每天的節奏似乎是到正午為止是開店時間,隨後直到晚上為止是做委托.

「嘛,對我們來說,你們只要好好地完成委托的話,我就不會多說話」

「這個就交給我們吧,我們好歹也算是個低端冒險者呢.Dead End的名字也有好好地推廣著」

是真的嗎——

現在所持的金額———鐵錢6枚,碎鐵錢8枚,石錢5枚.

金錢稍微有點寬裕了,所以我們去買了平時要穿的防具.

首先,去那兒的移動攤販那兒隨便買些衣服吧.

艾麗斯買東西非常快,她以輕便易活動且結實為參考基准,裙子類一件都沒買,全部是長褲.

雖然是適合年輕人穿的褲子,不過也不是那種很時髦的類型.

這應該是她有很好地理解當前的狀況而做出的選擇,不過,至少還是買一件更有女孩子氣的吧.

于是我看見了店里一角有一件粉色的輕飄飄的連衣裙,試著給她推薦了,結果她明顯地露出了討厭的表情.

「……你想讓我穿這樣的嗎?」

「就買一件的話有什麼一不好的嗎?」

「那盧迪烏斯也買件男子氣的服裝呀」

這麼說著,艾麗斯強行把像山賊穿的毛皮背心塞給我.

我有那麼想過一下下,如果穿上這個的話,艾麗斯就會穿上那件輕飄飄的連衣裙,那樣的話也不錯呢,但是一想像我們倆人並排站著的樣子後,我還是放棄了.

買完衣服後,我們前往防具店.

現在的艾麗斯和瑞傑爾德的話都不太會受大傷,因為我使用治愈魔法,一些傷口還是馬上就能治愈的.

所以我問了下他們防具不要也行嗎?瑞傑爾德說了「有的話更好」.

我的治愈魔法無法治療致命傷和身體缺損,而且艾麗斯的實戰經驗還不多,司空見慣了而大意了結果中了致命傷也是有可能的.

所以防具似乎還是必要的,在這一點還是乖乖聽從瑞傑爾德的話吧.

防具店的店面格局還挺盛大的,雖然這麼說,不過和阿斯拉那兒的看到的店還是有很大的區別的,這兒與阿斯拉的店相比有種粗俗的感覺.

進入商店,可以看見比移動攤販那兒要稍貴的商品並排放著.移動攤販那邊的雖然價格比較便宜,有時候還能淘到寶,但是有實體店的地方的東西品質比較有保證,品種也豐富.

而且尺寸也更全,因為我們穿的還是兒童尺寸呐.

現在我們在幫艾麗斯挑胸甲.女性用的胸甲根據胸圍有特別多的種類.

「因為這是保護心髒的防具,所以盡可能挑一件好點的……」

「這個就行了呢」

艾麗斯試穿著和自己尺寸一樣的皮胸甲,問到「怎麼樣?」.

我是不會放掉凝視胸部的機會的.

……嗯,有好好地成長呢.

「買再大一號的比較好呢」

「為什麼呀」

你問為什麼?

「我們現在在發育的階段,買正好適合的尺寸的話沒過多久就穿不下了」

這麼說著,我選了大一個尺寸的遞給艾麗斯.

「這樣不是松松的嗎」

「沒關系,沒關系的」

艾麗斯一邊發著牢騷,一邊買下了保護各個部位的防具.

通過最近的戰斗,她也清楚了比較容易受傷的部位.

先不說保護各種關節和要害,頭的話該怎麼辦.

太重的話會降低速度,不過,頭也是要害處,還是穿點什麼更好吧.

「這樣的頭盔怎麼樣」

我給她提議了世紀末霸王的弟弟那樣的全頭頭盔,艾麗斯露骨地露出了討厭的表情.

「好難看」

被秒拒了.

最近的年輕人似乎都不懂這種品位.

之後又試了幾個頭盔,因為太重,太土,太臭,視野范圍太小等理由,最後還是選了紮頭帶那樣的東西.

是個里面縫入了鐵板的東西,似乎是叫做「缽金」.

順帶一提,兜頭帽只是為了藏住紅頭發而戴上的而已,作為防具的話沒有什麼意義.

「就這樣呢.盧迪烏斯怎麼樣!看起來像冒險者嗎?」

把羅因那兒得到的Cutlass風格的劍別在腰際,一身輕裝的冒險者打扮的艾麗斯咕嚕咕嚕地轉著.

說實話,看起來像Cosplay,雖然胸甲的尺寸特別不適合.

「非常適合喲,大小姐.怎麼看都像久經沙場的戰士」

「是嗎?唔呼呼」

艾麗斯把手架在腰上,一邊看著自己,一邊嘿嘿嘿地笑著.

我在艾麗斯笑著的時候,把一整套裝備討價還價了一枚鐵錢.

果然一套裝備的話還是挺貴的呢.

「接下來是盧迪烏斯呢!」

「我不是不需要的嗎?」

「不行喲!快買件長袍吧!長袍!就像魔法使那樣!」

自己作為劍士,和青梅竹馬的魔法使一起冒險.

艾麗斯似乎對這樣的冒險者憧憬著.

雖然也有晚上睡不著讓人憐愛的日子,白天的艾麗斯實際上還是很死皮賴臉的.

嘛也不壞,就隨她性吧

「大叔,有適合我尺寸的長袍嗎?」

這麼問道,防具店的老頭默默地打開了一個衣架.

「這些是小人族(Hobbit)用的」

那里有各種顏色的長袍,每件的樣式都有微妙的差別.

顏色有五種———紅,黃,青,綠,灰.都是很淡的顏色.

「不同顏色的長袍之間有什麼區別嗎?」

「布是用魔物的毛織成的,帶有一點點的抗性」

「紅的話是火,黃的話是土……那灰色的呢?」

「只是一般的布而已」

原來如此,怪不得只有灰色的是半價.其他的顏色價格也稍微有些不同,應該是材料的區別吧.

「盧迪烏斯的話適合青色的呢!」

「怎麼說呢……」

近距離戰的話會被爆炸的氣浪吹飛什麼的,說不定紅的或者綠的比較好,

該選哪個,是狐狸?還是狸貓?

「孩子,你使用什麼樣的魔法?」

「攻擊魔法所有種類都用哦」

「誒,真厲害呐.明明看上去年級這麼小……那,雖然要稍微多加點錢…」

老頭這麼說著,拿出一件稍微偏濃的灰色長袍,有種老鼠色的感覺

「這是用Macky Rat的皮制作的」

「Micky Mouse?」

「不是Mouse啦,是Rat」

我的腦中浮現出那個穿著紅色短褲的黑家伙,馬上嗖嗖地把這個想象撣開了.

這個好可怕.

雖然手感像布那樣,實際上是那種生物的皮做的嗎.

「這件有什麼樣的效果嗎?」

「雖然沒有魔法抗性,但是很結實」

試穿了一下.

「有點大呢,沒有更小的尺寸嗎?」

「這是最小的了」

「應該有小孩子穿的不是嗎?」

「沒有那種東西」

怎麼這麼像第一次穿Normal Suit的柔道家那樣的對話.【注:Normal Suit為高達系列的宇宙服的總稱】

嘛,反正我現在身體在發育,這樣的大小說不定也不錯.

質地也不錯,如同他所說的很結實,的確也有一點防刃性的樣子.

而且,老鼠色也挺不錯呢,人如其表呢.

「嘛,就買這個吧」

「喜歡這個嗎?要碎鐵錢8枚?」

「那這個……」

我盡可能地壓了下價,用6枚碎鐵錢買下了.

順帶也買了和艾麗斯不同顏色的缽金,是給我和瑞傑爾德用的.萬一有需要,可以拿來掩蓋瑞傑爾德額頭上的寶石.

你問我為什麼也買的我自己的份?

因為不喜歡被伙伴們排除在外呢——

在我們買東西的時候,我讓瑞傑爾德去監視威斯克爾了.

雖然沒有對他們有什麼期待,但是根據他們干的活,我們會聲名掃地的可能性也是有的.

因此,我讓瑞傑爾德去偵察他們了.

被瑞傑爾德說了「既然這麼擔心的話,一開始就不要跟那種家伙聯手不就好了」.

您說的對啊.

但是托了他們的服,我們的金錢才開始變得寬裕了,現在應該算是不分優劣吧.

從結論上來看,他們似乎的確是在好好地工作.雖然是F級的工作,但是他們沒有一點討厭,全身心投入地在做.

威斯克爾今天接了驅除害蟲的委托,是清除棲息在廚房里的那些令人憎惡的家伙的委托.

她的種族是茲梅巴族,唾液是有毒性的.

那唾液是具有引誘力的,攝取了唾液的蟲子會死亡,或者被麻痹了無法動彈成為茲梅巴族的餌食.

也就是說,驅除害蟲是她的拿手好戲.

委托人是個老婆婆,實際上是個乖僻的,嘴巴是「へ」字形的老婆婆.

瑞傑爾德從那婆婆那兒感受到那種稍微有點不滿意的事就會打著你趕出去的那種感覺.

但是,威斯克爾似乎沒和老太太發生什麼沖突,迅速地將害蟲全部消滅了.

瑞傑爾德確認了下,的確那個屋里沒有一只害蟲了.

之後她在屋里的縫隙處用些像線的東西堵住,把害蟲侵入的道路給堵塞了.

「謝謝你了哦威斯克爾,這些蟲子困擾我好久了」

「不用謝,有什麼需要的話還請交給『Dead End的瑞傑爾德』」

「『Dead End的瑞傑爾德』?這是你們現在的隊名嗎?」

「差不多那樣的東西」

威斯克爾和老太太這麼說著話,

「如果蟲子又出來了,就請用這個」

最後她用唾液做了幾個餌交給了老婆婆,和她告別了.

委托完成.

在冒險者公會和我們彙合,收得報酬.

「從你的說的來看,他們的確在好好地干活呢」

「……嗯」

她的工作非常完美,超出了我的想象.和老婆婆也認識的樣子,連售後服務也做了.

和走到哪算哪地瞎模仿的我比起來,她給人的印象要好得多呢.

「看來他們骨子里也不是壞人呢」

「是的呢」

嘛,雖然我也有點懷疑.

在他們一直做的事的基礎上只是多了報上瑞傑爾德的名這麼一個小差事的話,對他們來說其實也沒有什麼負擔吧.

"輕輕松松地賺著錢",他們持有這樣的意識的話也不壞,因為這樣的話背叛我們的可能性也會降低呢.

「但是做過壞事的事實是不能消除的」

「不過,他們現在也在努力著,和瑞傑爾德叔叔一樣呢」

「唔……」

就算是犯罪者也不會一直做壞事的呢.像他們那樣,像我那樣,像瑞傑爾德那樣.

我也沒有特別警告他們說不要再誘拐寵物了,他們卻已經洗手不干了.

嘛,不過才三天而已.對他們來說還沒有好了傷疤忘了疼呢.

「不過,值得稱贊的說不定只是現在而已,今後一有機會還是監視他們比較好呢」

我這麼說著,瑞傑爾德皺起了眉頭.

「你……不信任和你聯手的人嗎?」

「那是當然的.我在這個鎮子里信任的人,只有艾麗斯和瑞傑爾德你們兩個人喲」

「……是嗎」

瑞傑爾德想要伸出手放到我頭上,不過沒有伸出來.

雖然我信任著瑞傑爾德,但是感覺到瑞傑爾德似乎失去了對我的信任.

嘛,現在就算那樣也行.

我的目的是和艾麗斯一起回到阿斯拉王國,順帶恢複斯佩爾德族的名譽.得到瑞傑爾德的信任不是我的目的.

「我們走吧」

我們在魔照石的光芒中,慢慢地走向旅館——

可以說冒險者生活的開端還是很順利的.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三卷 少年期 冒險者入門篇web版 第二十九話「初次工作結束」     下篇:第三卷 少年期 冒險者入門篇web版 第三十一話「孩子和戰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