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三卷 少年期 冒險者入門篇web版 第三十一話「孩子和戰士」  
   
第三卷 少年期 冒險者入門篇web版 第三十一話「孩子和戰士」

過了三個禮拜,我們升到了D級了——

感覺真是太快了,所以我調查了一下,升級的條件如下所示.

=============================

F→E

完成10次F級的工作

連續5次完成E級的工作

E→D

完成50次F級的工作

完成25次E級的工作

連續完成10次D級的工作

D→C

完成100次E級的工作

完成40次D級的工作

連續完成10次C級的工作

C→B

完成100次D級的工作

完成50次C級的工作

連續20次完成B級的工作

B→A

完成300次C級的工作

完成100次B級的工作

連續完成20次A級的工作

A→S

完成100次A級的工作

連續完成20次S級的工作

還有,連續失敗的話會降級.

比自己當前等級低的工作連續失敗5次的話就會降級.

與自己同等級的工作連續失敗10次的話會降級.

比自己等級高的工作的話雖然失敗了也不會降級,但是連續5次失敗的話就不能再接了.

=============================

正是靠著賈利爾和威斯克爾兩個人每天做著F和E級的工作,我們才會這麼輕松地升級.

現在我們是D級,也就是說可以接C級的工作了.C級的委托很輕松,所以應該很快就能升到C等級了,差不多該終止和賈利爾他們的合作契約了吧.

他們雖然不再做拐賣寵物的差事了,但是交換委托到底會給我們帶來什麼樣的壞影響我也還不清楚.我們是為了賺錢才到這個鎮里來的,現在可能正是與他們訣別然後從這個鎮子出發的好時機.

但是,

在升到C級前還有可以利用的事.

現在的狀況也沒有什麼問題的樣子,就這麼放下安定賺錢的狀態的話有點可惜,因為錢的話還是越多越好呢.

現在所持金錢有綠礦錢1枚,鐵錢7枚,碎鐵錢14枚,石錢35枚.

換算成石錢的話是1875枚.

1875円…….

把全財產傾囊而出也還不夠換兩個阿斯拉大銅貨.不,別處大陸的物價就別去想了.

一升級到C等級就跟賈利爾他們訣別,然後離開這個鎮子.

朝這個方向進行吧——

我們找到了這樣的一個委托.

=========================

B

·工作:搜索·討伐迷之魔物

·報酬:碎鐵錢5枚(討伐的話鐵錢2枚)

·工作內容:魔物的搜索·討伐

·場所:南邊的森林(石化之森)

·期間:下一個月末

·期限:盡快

·委托人的名字:移動商販貝爾貝羅

·備注:在森林深處看到一個蠕動的身影,想要查明正體,如果有危險的話希望能夠將其排除.

=========================

我和賈利爾都托著下巴在糾結.

迷之魔物.

實在是個曖昧的委托.

可能實際上這個魔物根本就不存在.

就算假設就算它的確存在,那怎麼樣才能證明它是要找的魔物呢.

但是,報酬很不錯,有2枚鐵錢,就算不打倒它也有5枚碎鐵錢,也不差.

「對這個委托很在意嗎?」

「因為報酬很不錯,但是有點可疑」

賈利爾也點了點頭.

「這種委托也是有可能拿不到報酬的,還是不去做它比較好」

這種事以前有過一次,在兩周前.

是個"幫我收集Acid Wolf" 這樣的委托.

我們和平時一樣,根據規定將Acid Wolf的牙齒和尾巴收集起來.

但是卻被告知需要的是Acid Wolf的全身.

雖然委托內容並沒有寫詳細,但是我們還是支付了違約金.

想想就覺得屈辱呢.

為了不再變成那樣,這個委托還是不接比較好但是.

我被金錢蒙蔽了雙眼.

「嗯,但是,這可是2枚鐵錢就當再付一次『學費』也不錯說不定」

「你們吃了一次虧還不怕啊」

「這種情況的話,違約金應該算的是碎鐵錢5枚的是吧?」

「是的,因為括號里的是算特別報酬那樣的東西」

順帶一提,諾克巴拉會來纏上瑞傑爾德,其他冒險者會來纏上艾麗斯,這樣很煩,所以我讓兩人都等在外面了.

威斯克爾也不在冒險者公會露臉.

現在沒有可以阻止我的人.

「嘛,如果是石化之森的話,就算那兒沒有迷之魔物,也能入手些能賣的東西.如果是你們的話,違約金的那部分錢也能回收吧,不是很好嗎?」

「喲西,那你們這邊也繼續努力吧」

後來再回去想想時,怎麼看都覺得那個時候我的判斷力遲鈍了.

習以為常會變讓人得驕傲自大.因為進行得很順利,所以我輕視了風險.

我當時太過焦躁地追求利益了.

本來應該可以做的更好的,和這個想法相反,那個時候的我卻只做到了那樣而已.

我是這麼認為的——

石化之森,距離利卡利斯鎮整整一天的路程.

在街道側旁的森林里大量地生長著頭尖尖的像骨頭一樣的樹,看起來簡直就像森林被石化了一樣.

被稱作Almond Anaconda(杏仁水蟒)和Executioner(執行者)的被歸為B級的,非常危險的魔物也棲息在森林中.

穿越這個森林雖然可以作為到下一個鎮子的近路,不過這種事只有很急的流動商人才會做的,而且還雇傭了好幾個有身手的護衛.

這個世界里的森林無一例外都是很危險的,不過魔大陸的森林是特別的危險——

在森林的入口處有三個隊伍集中在那兒.

一個是B級的隊伍『Super Blaze』,一個是D級的隊伍『多庫拉布村愚連隊』,最後一個是D級的隊伍『Dead End』

現在各個隊伍的隊長在會面.

如果在森林等地方之前意外碰上其他的隊伍的話,應和他們會個面,這似乎是冒險者的常識.

對我來說雖然很想要無視他們,但是如果在森林里面突然碰上的話也是很麻煩的.

姑且先露個臉吧.

「喂,怎,你們這群家伙干什麼啊」

上來就丟過來一句.

說話的是擺著急躁的表情的『Super Blaze』的隊長布雷茲.

他的臉我還有印象,應該是第一天嘲笑我們的那個豬頭.

哦,我不是罵他哦,因為他的臉就是豬呢.和那個用著下流的視線看著艾麗斯的看門人是一個種族吧.

種族名叫什麼來著我腦子里把他們族叫做豬頭奧克族.

他們是由多個種族構成的6人隊伍,有像蛇妖(Lamia)一樣的人,有長著像妖精一樣的翅膀的人,有像半人馬(Centaur)一樣的人等等.

在魔大陸里為了提升到C級的話需要能夠狩獵周圍的魔物的實力.

到B等級了的話,就是有實力保證的老手了.

「我們是來做委托的啊!」

『多庫拉布村愚連隊』隊長庫魯多不悅地說道.

是那個長著兩個角的迷人的美少年.

「我們也是」

『Dead End』的隊長和右邊隊伍一樣點著頭.

嘛,雖然是我.

聽到D級的兩個人的話,布雷茲「切」地咂了下舌頭.

「已經有人預約了嗎,有種不好的預感呐……」

布雷茲急躁地撓了撓後頸.

「預,預約是什麼?」

「啊!?」

庫魯多怯生生地問道,那只豬一下子發火了.

「嘛嘛,別激動別激動,請教一下我們這些新手」

我兩手互搓著【注:表央求的動作】,布雷茲「呸」地往地上吐了口口水.

「就是指在同一時期不同的家伙提出的委托,公會沒有管理好一同貼出來的事」

原來如此,是重複預約啊.

委托人有三個人,委托就有三個.這些任務雖然個個都看上去不同,實際上卻是一樣的.

的確會發生這種事故.

「順帶問一下,大家都是什麼樣的委托呢?」

我這麼問道.

布雷茲的委托:

『討伐石化之森出現的白牙大蛇(White-Fang Cobra)』.

庫魯多的委托:

『采取石化之森里目擊到的謎之卵』.

盧迪烏斯的委托:

『搜索謎之魔物』.

「搜索?啊咧?D級里有這種委托?」

庫魯托提出了疑問,當然我有好好考慮過應對措施.

「這是C級的委托,是庫魯多你走出公會之後貼上去的哦」

「原來如此……你們這個委托真好啊……」

我斜眼看著嘟噥著的庫魯多,開始思考起來.

委托內容之間有種互相覆蓋的感覺

首先,這個森林里面沒有白牙大蛇.但是既然討伐委托貼出來了的話,就代表已經發現存在了.

也就是說,謎之魔物也可能是白牙大蛇.

謎之卵也可能是白牙大蛇的卵.

當然,這些謎之系列不是白牙大蛇也是有可能的.斷定這個是重複預約的布雷茲過于輕率了.

「先不提這個,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

「誰知道啊,偶爾會發生這種事的」

嘛,這也是沒辦法的吧,又不是用計算機管理的.

「于是?這種情況該怎麼辦?」

「沒有什麼怎麼辦,快的人就勝利唄」

布雷茲這麼說道,庫魯多吃驚地叫道:

「什麼!你們如果先把魔物打倒了,那我們的委托怎麼辦啊!」

「啊?你指采取那個卵嗎?那個我們看到了就會把它們切掉的,白牙大蛇如果繁殖的話也是很麻煩的」

布雷茲嘿嘿嘿地嘲笑著庫魯多.

「喂,盧迪烏斯,你也說兩句呀!這家伙先把魔物打倒的話我們的委托就會……!」

庫魯多將矛頭指向了我.

的確,如果他們把魔物先打倒的話,我們的搜索委托也會失敗…….

不,我們任務是搜索,只要報告「白牙大蛇在森林里」的話,感覺這樣就算完成任務了.

如果這樣還不算的話,在森林里面我們狩獵點魔物再回去,違約金的部分也可以付上.

「現在還沒法確定我們這些是不是真的是重複預約,不是白牙大蛇而是其他魔物也說不定.」

我這麼說道,布雷茲露出了厭惡的表情.

「所以你說要一起去尋找?要我們帶你們嗎?」

嗯?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啊?

我還在疑問著,庫魯多一聽到「帶你們」這幾個字,反射地跳了起來.

「誰說過要你們照顧我們啊!」

「你話雖這麼說,有我們帶著更好不是麼?因為D級的在這個森林里可是很嚴峻的呢」

啊,原來如此,是這樣一回事啊.

我和庫魯多兩個隊伍,在B級的布雷茲眼里就像金魚屎一樣粘著他們,估計他不想因為靠著他們帶我們就能很輕松地完成委托吧.

這樣只會增加布雷茲他們的負擔而已.

當然,我也不想和他們一起行動,因為不想讓別人看到瑞傑爾德用槍的戰斗場面.他實在是強過頭了,很有可能會暴露他其實是真的斯佩爾德族的事實.

所以,這兒就讓庫魯多搭個便車吧.

「是的呢,確實會不愉快.我們不需要帶,『Dead End』會單獨行動」

我單方面這麼說道,從隊長們圍成的圈子中走了出來——

我回到瑞傑爾德和艾麗斯那兒.瑞傑爾德望著森林那邊,艾麗斯在他旁邊閑著.

「發生了什麼事了?」

艾麗斯問道,簡直就像要說「我實在等不下去了」的樣子.

「委托內容被重複預定了」

「重複預定?」

「就是內容相互覆蓋了」

「那這樣怎麼辦?要讓給他們嗎?」

「怎麼可能,快的人就是勝利喲」

「是嗎,看本事呢」

艾麗斯干勁滿滿,她最近似乎厭煩了那種完全沒有冒險者感覺的狩獵.與其說是狩獵,不如說這完全是『作業』呢.

與此同時,布雷茲和庫魯多的對話好像結束了.庫魯多和剩下的兩個人說了幾句後便走入了森林.

『Super Blaze』朝著他們不同的方向進入了森林.

「呐,我們該怎麼辦?」

「嗯先讓瑞傑爾德和平時一樣進行索敵,朝尋找那個謎之魔物什麼的東西的方向前進吧」

我這麼想到,瑞傑爾德卻搖了搖頭.

「等等」

「怎麼了?」

「我擔心那三個孩子」

三個孩子,指的是愚連隊的那三個人吧.

「以他們的實力沒法在這個森林活下去」

「也就是說?」

「幫助他們吧」

「……但是,如果和他們一起行動的時間太長的話,會暴露斯佩爾德族的事的哦」

「沒關系」

俺說俺有關系啊! 【注:原文為關西腔】

「如果被暴露了斯佩爾德族的事實的話,事情會變得很麻煩的」

「那麼你想說對他們見死不救嗎?」

「我可沒有這麼說.從後面跟著他們,一旦出事了我們再去幫助他們吧」

沒辦法,作戰變更.放棄2枚鐵錢,變成賣人情吧.

但是,這麼輕松地幫助他們真的沒問題嗎.被魔物襲擊的時候去救他們的話,斯佩爾德族的身份被暴露的可能性很高.

雖然有想過畢竟救了他們的命,他們也有可能不抱有偏見但是Dead End這樣的存在在魔大陸是特別的.

事態會發展成怎麼樣我也不清楚.

萬一的情況下,不如像賈利爾他們那樣把他們拉入伙吧.

就這樣,我們跟蹤了庫魯多他們——

庫魯多他們意氣洋洋地進入了森林,瑞傑爾德看了後皺起了眉頭.

「該怎麼辦?」

「他們難道是第一次進入森林嗎?」

「撒,我也不知道」

「太稀里糊塗了」

如同我們所擔心的,庫魯多他們索敵失敗,遭遇了Executioner.

Executioner是人型的魔物,身體里面是由生前是冒險者變成的僵尸(Zombie).

這個僵尸不知怎地裝備上了巨大的劍和很厚的全身鎧甲.

雖然動作也不是那麼快,但是它很頑強,而且也會劍技.

根據危險度被分類為B級.

基本是單體活動,大小也沒有那麼大.

即使這樣還是B級.

是個強敵.

順帶一提,劍和鎧在它死亡時會一同消失,是個不能變成錢的討厭的敵人.

遇到這種魔物的庫魯多他們,一看到就全力逃跑.

「去幫他們吧!」

「不,時機未到」

我制止住了准備要跳出去的瑞傑爾德.

「為什麼!」

「現在還沒到危機時刻」

雖然Executioner的速度比他的穿著鎧甲的姿態看上去的速度要快,但是也沒到能追上全力逃跑著的庫魯多他們的程度.

距離逐漸地拉開了,就這樣跑的話可以擺脫它.

在這樣的狀態下,庫魯多他們的rp卻用完了.在他們逃跑方向的前方出現了Almond Anaconda.

它是3~5匹群居的魔物,身體上有著杏仁樣的紋理.

體長3米的程度,牙齒有劇毒,動作也很聰敏,又頑強,數量又多.

因此被歸為B級.

是個強敵.

代表著石化之森,不想碰到的魔物Top2.他們居然同時被這兩個魔物夾擊了.

庫魯多他們露出半哭半笑的表情.

他們多半也想過不管遇到哪只要逃跑就行了這種程度的事.

實際上,感覺他們的確能夠擺脫掉Executioner.

會變成這樣,是他們考慮不足.不是適合他們實力的地方,明明不去做就行了.

但是我也明白他們想要逞強的心情.

真是欠慮.

「去幫他們!」

「不,再稍微等等」

我制止住了馬上想要沖出去幫助他們的瑞傑爾德,因為我想等待危機迫在眼前的時機.

越是危急關頭,賣的人情也就越大.他們滿身是傷的時候,只要用治愈魔法治療就行.

庫庫庫.

我的策略是完美的.

「啊!」

艾麗斯叫了起來.

鳥一樣的少年的身體被切成兩半在空中飛舞.

僅僅一擊.

他沒能回避Executioner的攻擊,被一擊殺死.

我還在抽搐地冷笑著.

隨後注意到自己想錯了,他們已經在危急關頭了.

欠慮的人是我.

「所以我前面就說了!」

瑞傑爾德參雜著焦躁的聲音.

我立刻放出了岩炮彈,同時瑞傑爾德跳了出去.

吃下了我的一擊,Executioner還活著.

它受了那個僅僅一擊就打倒了Stone Torrent的岩炮彈居然還站著.

我還以為這家伙超硬,仔細一看才發現它右手被打飛了.

原來是我打歪了.

這家伙用左手撿起劍,朝這邊跑來.雖然在遠方看上去覺得很慢,但是像這樣朝這邊跑來的話,我認為這是和它鈍重的外觀比起來完全無法想象的速度.

我冷靜地在它腳旁放置了柔軟的泥沼.它一腳陷入泥沼,前傾倒下.

我在這家伙的正上方召喚出巨大的岩石,狠狠地把它砸爛了.

同時,瑞傑爾德他們也把Almond Anaconda給全部消滅了——

「……哈,哈……真的……哈,哈……幫大忙了」

庫魯多一邊鐵青著臉咔嗒咔嗒地顫抖著,但是還是好好地道了謝.

「你,你們好……好強啊……」

Executioner成為了岩石的墊子,Almond Anaconda的頭被漂亮地切斷.

嘛,這種程度的話輕取了.

明明這麼輕易就戰勝了它們,卻沒有救到他.

「不,沒有及時救到你們……抱歉」

庫魯多的眼中露出憧憬的神色.

我胸口很痛,移開了視線.

移開的視線的前端是那個身體被對半切開死掉的少年.

長著鳥嘴的臉,

名字應該是叫伽布林來著.

如果我沒有多想不必要的事,他應該也不會死吧.

正想著,瑞傑爾德抓起我的前襟,用下顎指了指尸體,說道

「那是因為你的錯啊」

毫不留情,心如刀絞.

「是的……」

「本來他們三個人都能被救到的啊!」

我知道.

我知道的.

我也不是想要這樣的啊!

非常郁悶.

我並沒有期望這樣的結果.

我有在反省.

我有在後悔.

為什麼我反省了還要責備我啊.

「我也是很拼命的啊!我可是瞄准著為了能得到最大的成果的時機啊!為什麼一定要責備我啊!」

「因為有人死掉了!」

我不假思索地亂嚷著,被瑞傑爾德的話語確確實實地打了回來.

「唔……」

無法還嘴.

的確就像是被我殺的.

「……」

艾麗斯現在也沉默不語.

她也有她的想法吧,眼睛直直地看著伽布林的尸體.

說不定已經對我無話可說了吧.

因為的確是我失敗了.在人命關天的情況下,我卻優先考慮著自己的利益而沒有及時救到人.

「喂,喂,你們自己人不要起內訌啊」

結果來阻止我們的是庫魯多.

「和你沒有關系,是那家伙的問題」

瑞傑爾德並沒有配合,但是庫魯多也不讓步

「雖然和我沒關系,但是我知道的啊,你們是看到我們戰斗的場景,為了到底是幫我們還是拋棄我們而起內訌的不是嗎!?」

不.與其說起內訌,實際上是我做了拋棄你們的獨斷而已.

「的確你們可能很強,而且情況也非常緊迫,但是你們沒有幫助我們的義務!」

瑞傑爾德感覺就像頭發都豎起來了.

「不是什麼義務!幫助孩子是大人的責任!」

聽到這句話,庫魯多跳了起來.

「我們才不是孩子!是冒險者!盧迪烏斯作為隊長的判斷是正確的!」

「唔……」

瑞傑爾德不說話了.

但我沒有覺得我的判斷是正確的.

「但是,你們的同伴死了啊?」

「誰看了都明白啊!的確我們也想這樣三個人一直走下去!但是我們也有做好死掉的覺悟的啊!冒險者的話,不管是年輕的還是年老的,都有這個覺悟啊!」

胸口一緊.

我還沒有這種覺悟.

在我眼里冒險者這種職業,充其量也就只是個賺錢的手段而已.

「非常感謝救了我們!但是我們的成員的事是我們自己的問題…….不,是沒有看清委托的難易度的我們的責任」

庫魯多的話很幼稚.

可以說是那種年輕的正義感,還是說是那種沒有經曆過社會的磨練的小屁孩的感覺.

但是在他的話里面可以看出他的拼命勁.

是最近的我明顯不足的東西.

眼睛里只看到手里的錢和公會的等級,把委托當游戲的我所沒有的拼命勁.

「那邊的那個……好像叫庫魯多來著?把你當小孩對待抱歉了,你們是能獨當一面的戰士」

他聽著庫魯多的話好像明白了什麼.

「還有,盧迪烏斯,對不起」

瑞傑爾德把我放下了地面,像我道了歉.

就今天這件事,瑞傑爾德沒有要道歉的理由.

「請不要道歉,我犯錯誤的事實是無法掩蓋的」

「不,不是錯誤.你只是為了守護他們作為戰士的矜持.馬上就想去救他們的我太欠考慮了」

「不是的……」

這種事我當時根本一點都沒想過.

「遇見小壞蛋二人組的那時也是這樣呢……」

瑞傑爾德一個人自說自話地領會了.

我還沒有領會.

今天這件事是不得不反省的.

雖然很快我就被洗白了,下一次為了不要再犯相同的錯誤我得要好好整頓一下.,

與這麼想相反.

被自說自話地誤解了真是Lucky.

既然結果是好的話那全部都OK了不是嘛.

我也產生了這樣的膚淺的想法

有點開始討厭自己了——

庫魯多說他們就這樣抱著尸體回鎮子,我們至少護衛著他們到森林入口.

瑞傑爾德雖然想說「把你們送到鎮里吧」,但是卻沒有說,因為他承認了庫魯多他們是戰士.

「雖然少了一個人可能回不了鎮子了,但是我們已經做好了死的覺悟」

說著這樣的話的他的背影非常悲傷,艾麗斯情不自禁地跑了上去.

『加油哦!』

她這麼對他們說道.

雖然語言不通,但是庫魯多從艾麗斯的表情上好像明白了她要表達的意思.

「謝謝……那個,是這樣來著?」

『誒!』

他拿起艾麗斯的手,在她拇指根部附近親了一下.

然後,微微笑著走了.

艾麗斯怔住了.

我也不知道該做什麼.

艾麗斯一下子回過頭看著我,然後拿起被親過的地方沙沙地擦著鎧甲的下擺.

『不,不是這樣的!』

艾麗斯做著拼命的表情.

說是親一下,實際上親的是她的皮手套.

雖然我覺得不用這麼拼命.

『這,這個,再也不會用了!』

艾麗斯吧手套脫下來,biu地扔向森林內部.

喂喂,手套不是不要錢的啊.

『不要扔裝備!』

『買新的要花錢很浪費的啊!』

我和瑞傑爾德嚴厲地斥責了艾麗斯.

雖然是大腦反射性地說的話,在這種時候我居然還想著錢的事.

唔…….

『煩死了!』

艾麗斯眼淚閃著淚花在跺腳.

好久沒有看到這樣的艾麗斯了.

是什麼呢.

親吻手指甲這動作是有什麼意義的吧.

『盧迪烏斯!給!』

她在我眼前伸出了手.

我沒經過大腦就舔了上去.

『!』

艾麗斯臉漲得通紅,給我來了一拳.

那是個能剝奪我意識那種程度的認真的一拳.

感覺頭骨都要斷了.

有了這個拳頭就能奪得世界.

我難看地倒在了地上.

那該怎麼做才好?

我被揍了後倒在地上時,看到艾麗斯正盯著被我舔的地方看,然後用舌頭舔了舔.

然後眼看著她變得通紅,把手往衣服的下擺擦了擦.

『對,對不起盧迪烏斯,但是不能舔呀!』

這個動作實在是太可愛了,所以我完全原諒她了.

順帶由于前面的失敗帶來的郁悶的心情也稍微有點散去了——

在森林里走的時候,我想著瑞傑爾德的事.

·喜歡小孩子

·正義感

我對瑞傑爾德的認識是這樣的感覺.

但是今天有多增加了一個關鍵字.

———『戰士』.

「對瑞傑爾德叔叔來說戰士是什麼呢?」

「戰士就是保護孩子,珍惜同伴的人」

立刻回答了.

但是,通過這個我終于明白了到現在為止瑞傑爾德生氣的理由.

他不是抱著沒有經過考慮過的正義感,而是只是為了追求著戰士的矜持.

戰士決不能加害孩子.

戰士必須要保護孩子.

戰士決不能拋棄同伴.

戰士必須要保護同伴.

在他的心中考慮的是這樣的事.

所以他認定把我踢飛的寵物誘拐犯是壞蛋.

還有,認為不去討伐敵人而是乞求饒命的兩人沒有戰士的風度而認定他們是壞蛋.

庫魯多他們也是這樣,一開始他把他們看作是孩子.所以把對它們見死不救的我認為是壞蛋.

但是之前被庫魯多呵斥後,他改變了想法.他把對他們的認識從孩子變成了戰士.

這樣後,也就原諒了我的行為.

不如說,他在反省他先前沒有把他們看作戰士.

不清楚他腦子里對孩子和戰士的劃分是怎麼劃的.

雖然艾麗斯應該是被當做孩子看,我的話是被當做什麼呢?

該問嗎,還是不該問?

「在戰斗著呢」

在我糾結的時候,瑞傑爾德發出了警戒的聲音.

「是剛才的……布雷茲他們嗎?」

「是的」

似乎是布雷茲他們.

不知道瑞傑爾德的第三只眼睛是怎麼看到的.就算被包著頭巾也能看見.

而且,不單單只是隊長,個體的識別也是可以的.

真是方便,我也想要一個.

「要去幫他們嗎?」

「沒有必要」

不愧是到了B等級,瑞傑爾德似乎已經把他們視為戰士了.

在森林前方,一條大蛇盤成一團.然後,周圍倒著四具尸體.

「………誒?」

雖然他們已經死了.

啊,沒有必要原來指的是這個意思?

沒有發現布雷茲的尸體,可能逃跑了吧.

「剩下的兩人呢?」

「死掉了」

好像全滅了.

兩手合掌.

「但是,那個魔物是?」

把布雷茲他們全滅的魔物超大.

「那個是赤食大蛇(Red-Food Cobra)」

這條紅蛇的身體連我和艾麗斯兩個手牽起來都抱不住,身長應該有10米,然後頸部像要威嚇我們一樣張開著.

身體的當中咕嚕一下變大了,那邊恐怕是那個豬的肉吧.

話說,不是說白蛇麼?

「這個森林居然有赤食大蛇,而且還這麼大」

「一般的話是沒有的嗎?」

「一般是呢.但是還是有極小概率會有的」

赤食大蛇是白牙大蛇的上位種.

比白食大蛇擁有更大的身軀,敏捷性也大幅提高.全身披著有火抗性的鱗片,尖銳的牙齒也有劇毒.

不清楚白牙大蛇吃了什麼而變異成赤食大蛇的,有白牙大蛇的地方有極小概率會出現.

雖然白牙大蛇是B級的,但是赤食大蛇是與A級魔物相當的強敵.

B級隊伍的話肯定會被秒殺的吧.

它沉浸在吃肉當中,看來似乎沒注意到我們這邊.眼看就要吃第三個餌食了.

「能干的吧?」

艾麗斯自信滿滿地拔出了劍.

「要干嗎?」

瑞傑爾德詢問我的意見.

「……讓我決定可以嗎?」

「交給你了」

「除了你還有誰可以決定啊」

被托付了.

稍微想了想,委托內容是謎之魔物的發現或討伐.

姑且看上去似乎是把白牙大蛇或者赤食大蛇搞錯成謎之魔物了.

這個森林里似乎沒有呢.

現在發現了那樣的東西,就算直接回去也算委托成功了.

但是打倒的話就有2枚鐵錢的報酬.如果可以打贏的話還是想把它打倒.

話雖這麼說,但是有句話說得好,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活著才是最重要的.

就在剛才,在眼皮底下就有一個人死了.

輸了就會死.

也不是很想冒著風險走獨木橋.

「可以的話,我一個人把它打倒就行了」

在我糾結時,瑞傑爾德這麼提議到.

「瑞傑爾德叔叔要一個人打倒他嗎?」

「我一個人足夠了」

真是令人放心的台詞.

總覺得有點像Dash先生.【不清楚這是啥梗】

「那,可以同時保護下艾麗斯嗎?」

「和平時一樣,沒有問題」

對著A級魔物的從容.

嘛,既然瑞傑爾德這麼說了,應該沒問題吧.

好的.

「那就干吧」

我做出了決定——

我在遠距離用魔法攻擊,他們倆在近距離戰斗.

和平時一樣的配合,所以我也和平時一樣使用岩炮彈.

這次因為對方是A級魔物,我稍微加大了威力,把炮彈做成楔形,為了做出著彈後爆炸的效果,在里面藏了火魔法.

發射.

炮彈以超高速射出,直沖赤蛇,然後就這樣引發大爆炸.

腦中這麼構思著.

「什!?」

赤食大蛇一下子扭轉了身體,避開了炮彈.

被它回避了.

這不是偶然,

赤食大蛇顯然是看清了飛過來的炮彈而躲開的.

炮彈在很遠的地方爆炸了.

「騙人的吧……」

先制攻擊失敗了.

但是我們的特攻隊不會停止.瑞傑爾德帶頭,艾麗斯在斜後方跟著.

和平時的陣型不同,平時應該是艾麗斯在前方的.

「呷!」

「…………哼!!」

瑞傑爾德朝頭部猛撲過去,用短槍如同往常一樣刺下.赤食大蛇搖了一下避開了他的攻擊,利用反作用力咬向瑞傑爾德.瑞傑爾德輕輕地用槍彈開了那被咬了就會被開一個大洞的牙齒.

同時,繞到赤食大蛇背後的艾麗斯用劍揮向它的尾部,但是她的斬擊沒有切斷它.

因為赤蛇的肉或著鱗片或者兩者都很硬的關系.

「呷啊!」

赤食大蛇把注意力放到艾麗斯上,那個瞬間,艾麗斯和瑞傑爾德一下子離開蛇的身體.

利用這個一瞬間的時間差,我的魔法朝赤食大蛇飛去.

1.我

2.艾麗斯

3.瑞傑爾德

雖然這次2和3反了,不過這個信號還是和之前說好的配合模式一樣.

「又沒打中!?」

但是赤食大蛇又躲掉了.

前端被弄尖而增大了速度的炮彈,擦過赤身大蛇的旁邊,折斷了背後的幾棵樹.

又來了,又被看到了躲開了.

話雖這麼說,其實沒打中也沒關系.

還有瑞傑爾德和艾麗斯的波狀攻擊.瑞傑爾德執著地瞄准著腦和心髒,艾麗斯慢慢地切著尾巴讓它分散注意力.

偶爾我向它發射一旦打中了的話不只是痛就能完事了的魔法.

這邊的模式雖然比較單調,但也不是隨便草草應付的東西.

雖然讓它執著地瞄准艾麗斯的話或許能成為一個突破口,但是瑞傑爾德仇恨拉的很好,使得赤食大蛇不得不放置我們不管.

瑞傑爾德和我的攻擊打不中它,但是赤食大蛇漸漸地疲勞起來,動作開始變得遲鈍.

然後,岩炮彈終于打中了蛇的身體——

收割赤食大蛇工作結束時太陽已經下山了.

那一天我們的晚餐就是赤食大蛇的肉.

雖然不清楚能賣給哪兒,姑且把它的牙齒拔了下來,皮剝了下來像絨毯一樣卷起來.

庫魯多他們要尋找的卵也找到了.但是實在是太大了,沒法搬回去.想了好多最後還是把它們切碎了.

因為增加魔物的行為是嚴禁的呢.

扒了布雷茲他們的尸體上能賣錢的東西後,把它們燒了後埋了.

把他們就這樣丟著不管的話不知道會不會變成Executioner.

人死後複活成為Zombie這種現象實在無法理解.

(不過說起來赤蛇還真是厲害啊)

我回想起前面的戰斗.想起了赤蛇把我的魔法回避掉了.

回避.

回避了無數次.

直到最後擊中那一下之前,連擦中它的身體都幾乎沒有.

仔細想想,Executioner也是這樣.

本以為可以直接命中的卻被躲開了,最後只打掉了一個手腕而已.

魔物到了B級以上的話,原來能回避魔法了嗎.

赤蛇說是A等級.

連瑞傑爾德的槍都能回避……但是,那個應該是瑞傑爾德手下留情了吧.如果他認真的話,一定只要一擊就能打倒它的.

它沒有躲避艾麗斯的劍應該是因為威脅度太低了所以沒有躲避的必要吧.

但是,這個世界的生物盡是怪物啊.

就算是人族也可以避開魔法,魔物看見子彈也可以回避.

魔物到了S級的話,說不定正中岩炮彈還絲毫無傷這種事也是有可能的.

好恐怖……

還是盡可能不要接近這種危險的地方吧——

就這樣,我們完成了委托.

然後,這個委托成為了我們在這個鎮子里的最後一個委托.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三卷 少年期 冒險者入門篇web版 第三十話「順利的開端」     下篇:第三卷 少年期 冒險者入門篇web版 第三十二話「失敗與混亂與決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