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三卷 少年期 冒險者入門篇web版 第三十二話「失敗與混亂與決意」  
   
第三卷 少年期 冒險者入門篇web版 第三十二話「失敗與混亂與決意」

在討伐了紅食大蛇後,回到公會.和往常一樣與賈利爾在冒險者公會外碰頭,交換完成卡片,把紅蛇的牙齒和蛇皮交給他,再統一了口徑.

因為道具數量太多,所以這次和威斯克爾一起所有人一起進入冒險者公會.不出所料,諾克巴拉走了過來,這個男人果真一直在公會里,而且每次都會走過來.

「喲喲,獵回來相當有趣的東西不是嘛,這個,不是紅食大蛇的鱗片不是嘛?啊?」

我朝賈利爾使了個眼色,讓他說商量好的台詞.

「啊,是啊,運氣好啊,碰巧它在虛弱的時候」

「呵~就憑你們幾個~」

他微微笑著,就好像看到什麼有趣的事情似的,諾克巴拉蔑視著賈利爾,怎麼了,好像和平常有些不太一樣.

「半,半路上『超級烈火(Super blaze)』那些人死了,是他們把它打傷的吧」

「什麼?布雷茲……死了嗎?」

「是啊」

「嘛,遇到紅蛇也沒辦法啊……」

諾克巴拉一臉無趣地歎了一口氣.

「不過,就算再弱就憑你們兩個人也不可能打死紅蛇啊……」

「說是弱,差點就被它打死了啊.不對,就算我說已經死了也不過分,應該雖然沒死,但是和死了差不多了」

快速說完後賈利爾匆匆跑開,諾克巴拉一臉難以接受地把目標換成了我們.

「你們今天又去找寵物了嘛?」

「嗯,賈利爾師傅尋寵術太高明了,今天也拿到了些零花錢」

「呵~」

我也想快點離開,有些不太妙的感覺,可是諾克巴拉嬉皮笑臉地把手臂繞在我肩膀上,小聲說道.

「那,在城外是怎樣找寵物的啊」

我在一瞬間不自覺地停止了動作,不過撲克臉我想還是保持著的.這展開也是預料中的,只是被他看到我們出城了而已.

「這次碰巧去了一次外面啦」

「呵~,去外面做啥了?」

話題往糟糕的方向展開了,諾克巴拉一把抓住賈利爾的肩膀.

「紅食大蛇碰巧也在城里嘛?」

原來如此,賈利爾在城里走動的樣子被他看到了,也就是說已經露陷了.

「哎呀,還真有這樣不可思議的事情呢,你說是吧」

這個橋段也已經預料到了,殺出去的方法有好幾個,比方說出賣賈利爾的話,我就能逃過這一劫,就說我們等級低,被硬塞了高難度的委托很頭疼.但是,不能這麼做,要是這麼做了,我有可能會被瑞傑魯德砍,因為這不是戰士的品行啊.

「喂喂,我都說到這份上了可別裝傻喲」

「什麼裝不裝的,那,我們到底做了什麼了呢?」

「啊?」

「『P獵人』幫我們做委托,我們幫『P獵人』做委托,僅此而已喲?」

從裝傻的角度,切換到將錯就錯的對話方向.雖然有重新看過公會的規章,我應該是沒錯的,不過並不是說規章里沒寫就可以去做的,這世上並不是守著規則就可以想怎麼樣就怎麼樣的.話雖如此,我不知道怎樣正確的區分,所以把話題往合理的方向蒙混.

「搞毛啊,要是出現傻子模仿你們這種做法該怎麼辦?」

「什麼怎麼辦?」

「委托就可以用錢來購買,冒險者公會存在的意義就沒了啊」

嗯,我們沒有進行金錢交易……這樣強辯也不行啊.不過,是啊,被歸類到委托的買賣里去了嘛.原來如此,這家伙腦袋真好使啊.

確實,像我們這種做法如果橫行的話,可能會出現用金錢買賣委托的家伙也說不定.比方說,把D級的委托全部接下來,再賣給其他做D級委托的隊伍,賣掉的人既可以拿到錢又能升等級,明明什麼都沒做.

不過,用那種方法的話,如果賣不出去的話就會委托失敗.

「為啥諾克巴拉你會在意這種事情?又沒妨礙到你吧?」

「嘿嘿,你說話當心點,你們能走的路只有兩條,喂,賈利爾,你給我聽著」

我的前襟被他抓住提了起來,身後瑞傑魯德和艾麗絲面帶怒容,總之先hold住,話還沒說完.

「嘿嘿嘿……」

馬面的表情因為是馬的關系所以看不懂,不過現在給他貼上沒品的笑容的話,應該可以看懂.

「如果想要保住冒險者的資格,每個月給我送2枚鐵錢來」

這真麻煩啊,來到這個世界後,感覺上還是第一次碰上這樣的人,最近不管是誰都有著既不好也不壞的兩面啊,像這樣只露出壞的一面的對手可以輕松對付,因為不用去顧慮太多啊.

可是,諾克巴拉這家伙,難怪總是在公會里,這家伙在會館內注視著不正當行為的人,發現後就進行威脅,不錯的買賣啊.這家伙只要一個告發我不就完蛋了嘛,不,這樣做的話會被發現告發人的不正當行為嘛.

「你們這幾個,賺了很多嘛,嘿嘿,手頭很寬裕吧」

「我,我可以,問幾個問題嗎?」

我一邊裝作有所動搖,一邊冷靜地展開對話.

「啊?」

「果然這次這樣做被歸類到買賣委托里去了吧?」

「是喔,被發現的話,要罰款和剝奪冒險者資格,你不想這樣吧?」

「我不想,我不想」

給我冷靜,現在還沒到要慌的時候,這種情況我也預料到了,沒問題,還沒問題.

「總,總之現在沒錢,我可以和賈利爾去彙報委托嗎?」

「無所謂,但是,別想溜喲?」

「那是當然了,大爺~」

這家伙果然腦子不好使啊,這樣想著我往櫃台走去.

「喂,喂……怎麼辦,該怎麼辦啊!」

「別急,請放松」

一邊隨便應付了產生動搖的賈利爾,一邊朝威斯克爾招手,拿到完成卡片領取報酬,于此同時把『P獵人』解散,然後把賈利爾和威斯克爾加進『死路一條』.這可能是無意義的對策,冒險者公會的賬簿到底記到什麼程度我不得而知啊.

往身後看去,瑞傑魯德已經怒MAX了,而諾克巴拉就站在他視線的前方,雖然這次違反規則的人是我們,這種狐假虎威的卑劣行徑似乎身為戰士是不允許的,不管怎麼說,我對瑞傑魯德打了個手勢制止了他.

艾麗絲似乎不明白發生了什麼,要是她聽得懂的話,第一個打向諾克巴拉的人恐怕就是她了,不是用拳頭而是用劍砍過去吧.

「喂,先把今天的錢給我」

走回去後,諾克巴拉嬉皮笑臉的用手臂搭在我們肩膀上,賈利爾強裝著微笑打算把剛拿到手的鐵錢2枚交給他的時候,我把那只手抓住了.

「在此之前,我有個問題」

「干嘛,快點啊,我忙著呢」

在心里深呼吸一下,祈禱能一切順利.

「你有我們不正當行為的證據嗎?」

諾克巴拉火大地咂了一下舌,聲音在館內回響——

『死路一條』完成過的委托從公會的賬簿里被選了出來,公會職員沒有問其理由,看來詢問這件事,今天不是諾克巴拉第一次做了吧.歸根溯源,我們朝委托人所在的地方走去.

「勸你們別想著在小巷子殺我哦?」

諾克巴拉看著瑞傑魯德和賈利爾這樣說道,瑞傑魯德散發出強烈的殺氣,他難道不怕嘛.也許他已經習慣于承受這樣的殺氣了也說不定.

「俺要是死了,我的同伴會向公會報告的,而且和你們這些C級的不同,俺可是能升到B級的C級喲」

最後一句話明顯是虛張聲勢吧,諾克巴拉也不認為5個打他1個他能贏,不管他再怎麼樣追著我們不放,他也是不想死的,話雖這樣,他也太膚淺了,換做是我的話至少會帶一個護衛的人的.

「到了到了」

第一戶人家,是個未曾見過的民宅.敲門後從房里走出一位看起來相當固執的老奶奶,老鷹一樣的鼻子,身穿黑色長袍.從屋內飄來一股甜蜜的氣味,恐怕在屋子里正做著好困好困好困糖果吧…….

她看到諾克巴拉後露出狐疑的神色,不過在看到威斯克爾後又露出了笑容.

「哎呀,這不是威斯克爾嘛,今天怎麼了帶了這麼多人來,啊,這就是『死路一條瑞傑魯德』的成員嘛?」

諾克巴拉大吃一驚環視著我們,他看到老奶奶的視線正注視著威斯克爾後.

「哈!」

他笑了起來.

「老奶奶,這些家伙不是『死路一條』啦,你被騙了喲」

「啊—?」

老奶奶朝著諾克巴拉瞥了一眼,鼻子哼地笑了.

「是怎個騙法呀?」

「怎樣,麼」

「威斯克爾把我家的害蟲滅得干乾淨淨,不愧是茲美巴族的人呢,從那以後一只蟲子也沒看到過」

看來,這個老太婆是威斯克爾經過手的一家,話說,在瑞傑魯德說過的監視的話語里,有提到過那樣的事情.

「只要好好的干活,我無所謂你是不是真的『死路一條』喲」

因這句話而受到沖擊的並不只有諾克巴拉,瑞傑魯德本人也露出一臉吃驚的樣子.

「可,可是啊」

「我活不了多久了呢,在臨終時如果能遇得到那樣的話,也真想見一見啊」

現在已經見到了呢.

諾克巴拉驚訝得目瞪口呆,滿臉煩躁地朝向威斯克爾轉過身.

「威斯克爾!你這混蛋快把冒險者卡片拿出來!」

威斯克爾帶著一臉疑問,不過,意味深長的笑了.在她手里拿著的是一張隊伍名稱里寫著『死路一條』的卡片.

「什!瑪,瑪德,你們和我亂來是吧……!」

『P獵人』早就已經不複存在了,如果調查一下的話,會留在公會的賬簿里吧,進一步調查的話,可能會查到哪里違反了規則也說不定.不過,諾克巴拉似乎還沒想到這一層.

「次奧!下一家!」

沒有回公會,我得意地揚起嘴角,跟著諾克巴拉走去——

先後找了數十件的委托人,諾克巴拉的臉由紅轉青了.

「瑪德,到底怎麼回事」

不管哪個委托人都把賈利爾與威斯克爾認作是『死路一條』,而且冒險者卡片上也顯示『死路一條』.

最後的最後,來到最初的委托人少女家里,少女歡呼著保住瑞傑魯德的腳,上演了一出愉快的即興表演.

「諾克巴拉先生,不好意思,沒有證據的話我們不能付給你錢喲」

「次奧啊」

話說反過來能去公會控告他吧,就說他妨礙我們的委托什麼的.

「嘿,嘿,嘿」

不經意間壞笑了出來.

就在我壞笑的時候,看到了最後的委托人的地方,話說,那是狼足爪亭.賈利爾他們似乎在我們所住的旅店里也工作過,要是被人認出來的話確實難以搪塞也說不定,不過,我不記得有旅店老板說過什麼話,嘛,就和之前一樣,總有辦法的吧.

「最後是那些家伙」

足爪亭門口出來兩個人,看到這景象,我瞬間凍結了.

糟了,我的腦海里響起警報聲,是突發事件,是空襲,敵機來襲,不測事態.把我思考不足的地方,腦袋不好使的地方,就在這個時候全部展現了出來.

「啊,盧迪烏斯,你回來了啊……辛苦了,我說怎麼了,帶了那麼多人」

庫魯多一臉精疲力盡地迎接我們,諾克巴拉察覺到我的焦慮了嘛,還是說打從一開始就是這樣打算的嘛.

「喂,剛才在石化森林里救了你們的人是『死路一條』沒錯吧?」

啊,糟了,現在『死路一條』的隊伍等級是D級,『P獵人』接受的那個委托是B級.就是說我們是不能接的,也就是說調查一下的話就會露馬腳.慘了,糟了.

「那個麼……」

庫魯多看了看我和瑞傑魯德的臉,我拼命地搖著頭讓他別說.

(吹一下啊,你不需要誰幫你忙,只依靠自己的同伴就從窘境全身而退,是吧?)

我這樣想到,至少,祈禱庫魯多他們虛張聲勢說「我才不知道呢,才沒人幫我們呢」這樣駁斥他.

庫魯多看著我,用力點了一下頭.

「那是當然的了,從沒見過像這些人那麼強的家伙啊」

( TДT)

庫魯多說我們有多麼強大,說我們親手滅了劊子手和杏仁巨蚺,加入了改編情節和繪聲繪色的說明.

盧迪烏斯先生真厲害啊.

雖然劊子手強大得令人恐懼,

不過不該和死路一條扛上的啊.

劊子手和盧迪烏斯單挑你猜怎麼樣了,知道嗎?

秒殺!

真的,劃叉一擊,碾壓.

瑞傑魯德大叔也強得離譜,

只是這里一下,那邊一下的移動,巨蚺KO!

明明做了那麼誇張的事情還一臉輕松啊!

光想想我都起雞皮疙瘩了!

諾克巴拉一邊聽著上述說明,一邊說是嘛是嘛,哦,哦,那可真厲害啊,同時冷笑著.接著.

「好奇怪啊~喂,今天再城里接了委托的家伙,怎麼跑去石化森林里救人去了啊?」

「不,那個,那個是,我們和賈利爾他們一起……」

「賈利爾和威斯克爾可是一直呆在城里喔?」

已經蒙混不過去了,諾克巴拉腦袋里一定已經有了追殺我們的方法了.

要冷靜!應該還有其他辦法的,快想啊,首先是3種選項,很好,想到了.

第1項,殺掉諾克巴拉

要是相信他有同伴的話,這樣做絕不會往好的方向發展,不過也許會往好的方向轉變也說不定,全是靠運氣,是下策.

第2項,把所有的罪都推到賈利爾身上

我們是新手,他們是老手.嚷嚷著被他們騙了,被剝削了的話,也許說得通.不過會喪失瑞傑魯德的信任,不能背叛同伴,是下策.

第3項,現在乖乖給錢,到時候再想辦法

這也是全靠運氣,雖然可能可以馬上找到解決的對策,不過被諾克巴拉知道了我們的戰斗力的話,為了不放過我們可能會給我們下雙重,三重套也說不定,不讓我們逃出城市,不讓我們逃出他們手心.所以是下策.

不行啊,全是下策,低智商是想不出好辦法的.

怎麼辦,最輕松的是第2項,不過這恐怕也是最壞的一步棋,當下應付了,是沒有未來的一步棋,背棄他們也就意味著和瑞傑魯德的信賴關系的終結,瑞傑魯德再也不會相信我說的話了.所以第2項不行,絕對不行.

第1項也不行,沒有意義,會把至今的努力全部毀于一旦的,就算這里是死了人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寬容的魔大陸,只要殺了第一次,同樣的事情都會用同樣的方法去解決的,我不想接下來的路沾滿血腥,我沒有那個決心.

第3項更加不行,給了這些家伙錢就是承認了自己的不正當行為,是最不能做的事情.被圈養到死的期間可能會被再套上兩三個罪名也說不定,為了那些罪名,會被提出更加不講理的要求.如果換做是我,會對艾麗絲的身體有所要求吧.如果那樣的話,最終只能把諾克巴拉殺了.

不,只能選第3項了嗎?不對不對,要選第3項了的話不如直接選第1項.

只能把諾克巴拉與其同伴全部殺掉,只能殺掉了嗎?我能辦到嗎…….只能這麼辦了嗎……?我,殺得了人嗎?

不知道在什麼地方的其他的家伙怎麼辦?讓瑞傑魯德去找嗎?這麼找?就算是瑞傑魯德,要是不知道要去找誰的話,應該是找不到的才對.

干脆不當冒險者了吧?就算沒資格也能活下去,在這個大陸上存錢的方法多少還是知道的.

不過,就這樣決定的話,賈利爾他們怎麼辦?如果調查的話,寵物綁架事件會被曝光也說不定.我們賺足了錢,出城就可以了,但是他們不同.他們住在這座城市里,要是被人知道他們綁架寵物的話,會被逐出這座城市的不是嘛?他們沒辦法在平原上活下去,結果還是變向出賣了他們不是嘛?

要不,幫助被趕出城市的他們嗎?不可能,我們自己都已經勉勉強強了,辦得到就見鬼了.

不,事到如今只能下定決心了,踏上血腥之路的決心.

快回想起自己的目的,是把艾麗絲平安送回家.為了她,不管瑞傑魯德還是賈利爾他們,都要出賣.結果就算被艾麗絲蔑視了也沒關系,就算沒臉見帕烏羅和洛克希也沒關系!

用水聖級魔法把這座城市淹了,趁亂帶著艾麗絲逃走,冒險者資格放棄了,干盡一切壞事也要把達成目的.

放手一搏吧……——

下定決心後,我將魔力彙集于手中,這時突然注意到了,諾克巴拉的表情驟變.

「喂……啊……」

馬面刷的一下變得鐵青,雙腿直打顫.((((;゚Д゚))))

他所看的並不是我,而是我身後,我回頭看去.在那里出現了瑞傑魯德的身姿,被水淋濕了的瑞傑魯德,本應放在旅店內的水瓶倒在一旁.

「瑞,瑞傑魯德大叔?」

眼睛里呈現的是閃耀般的寶石綠,經水沖洗後藍色的染料褪去,寶石綠色的頭發被打得濕透,發出光芒.他把遮住額頭的頭帶的扣環解開了,暴露出額頭上鮮紅色的寶石.猶如不動明王般站立,魔鬼戰士就在那里.

「斯,斯,斯,斯佩爾德……」

諾克巴拉一屁股癱坐到地上.

「俺就是『死路一條』瑞傑魯德・斯佩爾迪亞,被揭穿了就沒辦法了,就把你們全部殺光」

那是不帶語氣的蹩腳的演技,不過殺氣是真家伙.

「呀啊啊啊啊啊!」Σ(゚д゚(゚д゚(゚Д゚lli

不知是誰叫了一聲,在街角行走的少女,青年,老人,扔下手里的東西發出慘叫作鳥獸散.

在混亂中,賈利爾第一個背叛,一邊大喊「我只是被要挾了!不管我的事!我們不是同伙!」一邊和威斯克爾一起逃走了.

在混亂中,庫魯多嚇癱了,他回想起就在前幾天朝著瑞傑魯德嚷嚷了嘛,臉色鐵青,尿了一地.

只是頭發的顏色變了這種程度,這些人到底在怕些啥呢,我是無論如何也無法理解的.再說了,你們之前還不是好好的嘛.庫魯多也是,你剛才還猛誇瑞傑魯德不是嘛,說將來想要成為瑞傑魯德那樣的不是嘛,敬仰著他不是嘛.

既然是那樣,為什麼只是看了頭發的顏色就嚇成這樣?去看看艾麗絲,明明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還那麼淡定不是嘛,和往常一樣擺著招牌pose.平靜地瞪大了眼睛,很淡定不是嘛.

周圍有逃跑的人們,有癱倒在地的人,拔出劍看著這里腳卻不停打顫的人,有著各種各樣的人,全部都嚇得半死.

『死路一條』的身姿竟然具有如此殺傷力嘛,僅僅是頭發的顏色變了都嚇成這樣了嘛,滲透到人們心中的恐懼是如此之深嘛.

哈,有點想笑了啊.我想要做的事情到底是什麼啊,光是看到頭發就變成這樣的狀況了,我一個人的努力到底有什麼用啊.

我這個想法太蠢了,就因為艾麗絲沒事,米格爾德族也沒事,所以就認為其他人也會沒事嗎?無濟于事的,斯佩爾德的差評根本不是什麼評價,是恐怖的象征.要把那個改變過來?徒勞無益,根本辦不到的.

「…………」

瑞傑魯德在一片慘叫聲中慢慢地走向諾克巴拉.

「你這厮……叫諾克巴拉對吧」

一把抓住前襟提了起來,看起來相當沉重的諾克巴拉,就這樣被輕易地舉了起來.

「瑞傑魯德大叔!你不能殺他啊!」

事已至此我居然還發出那種叫聲.不能殺他,在這種情況下殺人的話,會在死路一條的名字里刻上一生都無法愈合的傷口.

但是,已經辦不到了嗎,都已經到這種地步了嗎,事到如今再勸他也晚了,算了,殺掉他Berserk!【注:fate SN中伊利亞的從者狂戰士】

「抱…抱歉……沒…沒想到你是本尊!饒…饒命!饒我一命!求你了!」

「……」

一邊是怒MAX的瑞傑魯德,另一邊是渾身發抖的諾克巴拉.

『喂,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艾麗絲唐突地向我問到,我平靜地回答道.

『最糟糕的情況發生了』

『想想辦法啊!』

『無能為力,對不起』

『你都沒辦法了,那就真的沒辦法了呢!』

艾麗絲輕易地就放棄了,我也早就放棄了,已經是進退兩難了.

這全都是我的責任,以為就算被發現了也能搞定,憑這膚淺的想法,以為不管什麼狀況都沒問題的,結果竟是此般田地.

事到如今,我能做的事情也只有按當初的計劃,就當一切都沒發生過,用水聖級魔法,開玩笑的哈哈.

【PS:水に流す既有"冰釋前嫌"也有"用水沖走"的雙重含義】

「饒…饒命啊……俺…俺還有餓著肚子的七個三歲的小孩啊!」

吐著語無倫次求饒台詞的諾克巴拉,不管怎麼看都是胡說的,換做是我求饒會說的更好一些.

「……我會出城,所以你也把我忘掉」

可瑞傑魯德卻一口原諒他了,果然小孩這個詞語很管用嘛.

「是…是是…是……謝…謝謝你」

諾克巴拉臉上寫著得救了三個字,但聽到後面的話後抽搐起來.

「不過,要是到了下一座城,把我們的冒險者資格剝奪了試試」

瑞傑魯德用槍尖,在諾克巴拉的臉頰上茲的一下劃出一道傷口,諾克巴拉的褲襠瞬間就濕透了,屁股後面迅速膨脹了起來.

「別以為我進不了這座城市啊……?」

諾克巴拉拼命點頭,瑞傑魯德把手松開,諾克巴拉摔在地上,發出了撲哧一下惡心的聲音——

後來瑞傑魯德被逐出了城市,攔下全部的罪名逃走了.太過分了啊.瑞傑魯德把我們扔下一個人走了,衛兵們跑過來詢問狀況,我爭辯著不是瑞傑魯德的錯,可是我是小孩子,他們擅自認定我是被要挾的.

瑞傑魯德圖謀不軌,而我們則是被他利用的,圖謀什麼雖然不清楚,總之運氣好避免了最壞的情況的發生,他們得出這個結論.周圍的人們向我和艾麗絲投來可憐的目光,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被利用了的小孩子那樣的目光.

實在是讓人義憤填膺,瑞傑魯德到底做錯了什麼,全部都是我做的不是嘛,都是我膚淺的想法導致的事態不是嘛.

我們回到旅店,立刻收拾起行李,把不怎麼多的行李裝好走出旅店,不趕緊走的話,也許瑞傑魯德會不知道走到哪里去也說不定.不論如何,我們在這座城是呆不下去了,諾克巴拉還活著,他說過他有同伴的,我們依舊是不正當行為者,氣氛冷卻下來的話,下次瑞傑魯德就不能幫我了.

「我說,盧迪烏斯……」

走出旅店時庫魯多向我搭話,不知該說什麼似的,困惑的表情.

「你啊,為啥要和那種在一起啊?」

「別說那種什麼的啊,也不想想救了你的人是誰啊,竟然還嚇得尿褲子了,說什麼出人頭地啊」

「不是……那個……對不起……」

不,我不能對他發火啊,這家伙說到底也算是幫我說話的.

「抱歉庫魯多,我說得過分了」

「不,沒事,我是嚇尿了」

庫魯多是個好人啊.艾麗絲把雙手藏到身後瞪著他看.

「庫魯多,我有個請求,就當你報救命之恩」

「你說」

庫魯多一臉認真的點頭.

「瑞傑魯德不是個壞人,從前發生過的事件使他被人害怕,不過他是個好人.我們離開這座城市後,你就那樣去宣傳」

「啊,好的,我明白了,他是我的救命恩人啊」

他到底明白多少了,嘛,他既然口頭約定了,也許就會去做的也說不定——

來到冒險者公會,把賈利爾和威斯克爾從『死路一條』里退出,順便托工作人員給他們捎個口信.

「雖然事情變得這樣,幫了我忙,謝謝.『他』也感謝你們.請這樣告訴他們」

那兩個人最後關頭背叛了,不過可能那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就結果來說,他們要平安無事也只有這個方法了.在最後關頭睜一眼閉一眼的話,確實算是受到他們不少關照.

在前往城市入口的途中,買下了一匹飼養著的用來運輸的,長得像蜥蜴一樣的爬蟲.腳有六根,長著一雙銳利眼睛的帥蜥蜴.這家伙在魔大陸擔任著馬車一樣的使命,很大的人說這是兩人乘騎的品種,所以要鐵錢10枚,相當于全部家當的一半.

不過出門在外,早就決定要買這個了.在魔大陸行動的時候,聽說有它和沒它有著巨大的差別.聽了店主的控制方法後,裝上行李朝城外駛去.

門口聚集這眾多衛兵,也許他們打算出城消滅瑞傑魯德也說不定,其中有個眼熟的,蜥蜴腦袋和豬腦袋,他們一邊鐵青著臉一邊露出興奮的表情.

向他們打招呼後,得到剛才『死路一條』出城了所以要當心的忠告.之後說什麼死路一條是魔鬼啊,在城里到底想要做什麼啊,明明沒見過瑞傑魯德,還說了很多單憑臆測就斷定他是壞的的言論.

「那個人這兩個多月里都在城里走動,沒發生任何問題喲」

我忍不住說了一句.

守衛臉上寫著「哈啊?」這個字,我瞪了兩人一眼,咂了下舌出城去了.心里刺痛般難受——

必須和瑞傑魯德再次碰面才行,他還在附近吧,不,應該在的.

他作為戰士的自尊心如果是真的的話,應該不會把我們……不,把艾麗絲扔下的才是.

「這邊差不多可以了吧」

走到看不見城市的距離,朝空中用魔法放了一發煙花,整耳欲聾,熱浪滾滾,光芒四射.

過了一會,瑞傑魯德還沒出現.

「艾麗絲,請你呼喊一下瑞傑魯德」

艾麗絲用她那高分貝的聲音喊他,過了一會出現的是帕克斯平原狼,心情正在煩躁的我就拿它們出氣了,周圍的岩石都被打沒了,變成漂亮的廣場了,帕克斯狼都打成了肉片了,打成這樣四分五裂的也會變成僵尸的吧,哼,關我屁事,反正城里都是那幫家伙.

「看,是瑞傑魯德喲」

戰斗結束後看到了瑞傑魯德的身影,他好像顯得有些尷尬,拜托別這樣.

「為什麼喊你不馬上露臉啊,你打算一聲不響走掉嗎?」

但是從我嘴里說出的確實質問般的語氣,我明明沒有這樣的打算的.

「抱歉」

開口第一句話就是道歉,讓我無地自容了.

不管怎麼想都是我的錯,得意忘形把拉攏賈利爾他們當伙伴,以為可以用簡單的方法前進,壞事暴露了後被人抓住把柄,但還天真的認為能擺平,結果走投無路,最後還是瑞傑魯德幫我擦屁股的.

要不是瑞傑魯德代為受過的話,我們現在恐怕還被困在那座城里也說不定,不,諾克巴拉是行家,就算沒有庫魯多他們,最終也會被他逼得走投無路的吧.

「你為什麼要道歉,該道歉的人是我才對啊」

如坐針氈.

「不,你把該做的事都做了」

「可是」

「作戰總會伴隨著失敗,你日夜費神想東想西,這點我還是知道的」

瑞傑魯德微笑著把手放在我頭上.

「嘛,不過我不知道你在想些什麼,至今我都以為你在打什麼壞主意,所以很多次我都沒能忍住」

瑞傑魯德看了一眼艾麗絲後,點了點頭繼續說.

「你有著想要守護的事物的話就會拼盡全力啊.剛才,你想要殺掉那家伙的時候,讓我見識到你的這番決心了」

剛才的說,啊,在說我想要把城市淹掉的那時候嘛.

「有著必須守護的事物的你是一名戰士」

他說我是戰士,眼淚都要淌出來了.我沒他說的那麼優秀,可恥地盤算著賺錢的事,一味地想著得失,都已經考慮到打算拋棄瑞傑魯德了.在最後的最後都打算拋棄可靠的同伴了.

「瑞傑魯德大叔,我……不,俺……」

用真摯的話語,自己的話語,拋棄敬語這種鎧甲,用我發自內心的話語,但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不用說了」

瑞傑魯德蓋過了我的話語.

「以後你不要在意我」

「唉?」

「放心吧,就算恢複不了差評,我也要保護你們,相信我,不,要相信我」

我相信著你,也信任著你.

可以不這麼做,原來如此,要宣傳瑞傑魯德的名字這事情確實是挺困難的.目的有兩個的話,行動就會變得模糊不清.會變得不合理.

最近我精神上的壓力相當大,原本能想到的事情也想不到了,原本能想得出的辦法也想不出了.導致的結果,就是引發像今天這樣的失敗.

因此可以不這麼做了,不過這不是我所能接受的,親眼看到了那種景象,要不是人們恐懼的話,就看到街上石頭扔過來了的景象了.

但我總不能說,啊是嗎,那麼下一座城市請你在外面等著,這樣的話啊.

「不,瑞傑魯德大叔的差評,我是一定要消除的」

與其這樣不如我現在重新下定決心.這是綿薄的報恩,下次我會試著做的更好,自己不亂來,在允許的范圍內試著去做.

「真是個不懂教訓的家伙啊,你就那麼不相信我嗎?」

「我相信這你啊,所以我想報答你不是嗎?」

說起我,以前是被欺負的,被貼上過一次標簽的痛苦,使我數十年生活在沒有人的世界里,若不是洛克希把我從那里帶了出來,我就不會遇到希露菲和艾麗絲了.

瑞傑魯德和我的內在是不同的,規模也完全不同,我很明白,不過就算是這樣,也不能成為把瑞傑魯德棄之不顧的理由.像洛克希那樣無意識般我是做不到的,我能做到的就是在不斷的失敗中,在汙泥里匍匐前進僅此而已了.瑞傑魯德可能會覺得很麻煩也說不定,又會發生像今天這樣的失敗,讓瑞傑魯德幫忙善後也說不定.

不過這樣就可以了,總比什麼都不做要好.

「……真是個頑固的家伙啊」

「這我怎麼比得過瑞傑魯德大叔呢」

「呵,那麼,就麻煩你了」

瑞傑魯德苦笑著,靜靜點頭.

不知怎麼了,總覺得我在那個時候才和瑞傑魯德,在真正意義上,結成了相互信任的關系——

第二天一早.

起床後發現瑞傑魯德變成光頭了……( ゚Д゚)

啞然.

還是說,可怕?

光頭和臉上的傷疤互相映襯著,像個地痞似的.

「經過這次這件事,我知道了人們害怕我的頭發啊」

看來下了很大的決心啊,就我的常識而言,剃光頭意味著決意和反省,在這個世界里沒有那樣的常識.

雖然沒有…….看到他的行動後,總覺得自己也要剃光頭才行,要反省必須就拿出行動.既然瑞傑魯德都那麼做了,我不也應該給i個光頭不是嗎.

不,但是,可是…….

「我說,艾麗絲,是不是我也像他那樣比較好啊」

「不行啦,人家很喜歡盧迪烏斯現在的樣子」

我把艾麗絲當台階了,對著這麼窩囊的自己,我笑了.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三卷 少年期 冒險者入門篇web版 第三十一話「孩子和戰士」     下篇:第三卷 少年期 冒險者入門篇web版 第三十三話「旅途的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