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四卷 少年期 航海篇web版 第三十九話「獸族的孩子們」  
   
第四卷 少年期 航海篇web版 第三十九話「獸族的孩子們」

那間屋子很昏暗,在黑暗中全裸的少年少女們露出害怕的表情扭動著身子,不同品種的獸耳.

七個人都是小孩子,少女四人,少年三人,年紀都和我差不都吧.所有人都是全裸+手銬+塞住嘴+獸耳或妖精耳.所有人雙手都被銬在身後,蜷縮著身子.

幼小的少女全裸加手銬,我從沒想到在有生之年竟能真實的看到這一幕,這已經不能說是眼福了,這不是幼年的觀※菩薩嘛,不,這里是天堂嗎,我終于,終于到達了天堂,雖然沒看到什麼綠色的嬰兒.(PS,應該是某部動畫或與游戲里出現的專有名詞)

興奮的同時注意到了,除了一個人以外,所有人都有哭過的痕跡,又有幾個人臉上又淤青.發熱的頭腦立刻冷卻了下來,是因為大哭大鬧被人打了吧,艾麗絲被綁架的那時候也是那樣的感覺啊,在這個世界里對綁來的小孩似乎很不客氣啊.

而且,那個不客氣的拷打被隔著兩個房間外的瑞傑魯德聽見了,難怪他會暴跳如雷.總之,看上去沒有遭受過性侵害的痕跡,是因為還太小的關系嗎,還是說會影響到賣價嗎,怎麼樣都無所謂了,反正是不幸中的萬幸了吧.

換做平時的自己的話,看到全裸的少女,揉捏一下的話自己還是允許的,不過現在我的好色度有些低迷,下船之前剛轉職成賢者啊,不過智力這屬性沒怎麼提高.

失去自由的少年少女們,少女中有三人流著眼淚,現在也還在抽泣著.少年中有兩個人害怕地表情看著我,另一個人倒在地上奄奄一息了.

不管怎麼說,先給倒在地上的少年施加治療術,然後把他的手銬摘下,塞住嘴巴的布紮得很緊拿不下來,沒辦法只好用火燒斷了,稍微灼傷了些,沒辦法,反正是男孩子,給我忍著點.接著給剩下兩個少年施加治療術,摘下手銬.

「請,請問……你是……?」

是獸神語,突然被其他語言搭話,一下沒反應過來.不過,我已經完全學會了獸神語,一點點回想起和基列努交談時那樣.

「我是來救你們的,你們三個人到門口望風去,有人過來的話請馬上告訴我」

三人不安地互相張望.

「是男孩子的話,這些事情總會做吧?」

聽見我這樣說後,三人蹦緊臉點頭後朝門口走去.我那樣說沒有別的意思,並不是為了在視線里只留下女孩子那個意思.瑞傑魯德在樓上暴走,所以應該不會有人過來,不過萬一的事情是講不清楚的.我在進這間屋子之前就已經把魔眼解放了,設定為可以看到一秒之前,不過背過身的話是看不見的啊,是防偷襲措施.

我把少女們的手銬摘下,既有大的,也有小的,在這里沒有貴賤之分.我平等的鑒賞她們,而後解開手銬,絕對不會做多余的動作,請把今晚盧迪烏斯當做是紳士.接著再給被打過的小孩施加治療術,真是快樂的時……咳咳.是治療時間,嗯.有個小孩在胸口附近有淤青,真的我沒別的意思.這孩子肋骨骨折了不是嘛,真糟糕.哎喲,這個孩子大腿骨骨折了不是嘛,哎真是太過分了.

「………」

少女們用手擋住自己的身體站起身,塞嘴物自己拿掉了,是我多心了嘛,總覺得好強的貓耳小女孩在瞪著我.

「你救了我們……(抽泣)……謝謝你……」

狗耳朵的孩子,非常害羞的掩住身子謝我,當然,說的是獸神語.

「總之先問一下,我說的話能聽懂嗎?」

我用獸神語問道,看到所有人都點頭後我松了一口氣,看來我說得還不錯.那麼,瑞傑魯德那邊還沒好嗎.又不能帶他們去那種血腥的地方,沒准會產生心理創傷.所以,稍許在呆在這里欣賞這景色…….不對不對,詢問一下吧.

「為什麼被帶來這里了,我問一問可以嗎?」

「喵嗚?」

我向她們里看起來最好強的貓耳朵少女詢問,她是在七個人里唯一一個沒有哭過的樣子,相對的身上有淤青,遍體鱗傷以及骨折,她的傷雖然沒艾麗絲那時嚴重,但是里面受傷最終的,受傷第二嚴重的才是剛才救的那個少年.

不過和少年不同,她的眼神里還沒有失去力量,可能比艾麗絲還要堅強也說不定.不,大概她要比當時的艾麗絲年長,同年齡的話,我家的艾麗絲應該不會輸的.呃,在攀比什麼呢我.

順便一提,這個孩子的個人能力在這四個人中是排名第二,可以想象她是怎樣成長成現在這樣狂妄的感覺的.另外,個人能力最高的是剛才那個狗耳朵,這個年紀就這般,將來應該變得相當放蕩的,太不像話了.

「在森林里玩的時候,突然被怪人給抓住了喵嗚!」

我被震住了.喵嗚!句尾是喵嗚!是真家伙喵嗚!和艾麗絲模仿的不同,這孩子是真正的喵族,不是因為獸神語才聽成那樣的,她確實在句尾加上了喵嗚兩字.very good啊,好想揉揉捏捏,不對不對.

「也就是說,你們都是被強行抓到這里來的嗎?」

我抑制住感動冷靜地問道,她們都點頭了,很好.

要是被生活窘迫的父母賣掉的話,要是為了活下去才把自己賣掉的話,他們如果是在那種立場上的話,我們反而就難辦了.太好了,這是幫對了,真的太好了,不只有出賣了賣力的走私商人這個結果,真的太好了.

「搞定了」

瑞傑魯德回來了,不知不覺用帶頭纏住頭,把綠毛給遮掩起來了.衣服也很乾淨,沒有任何濺血的痕跡,佩服啊.

「辛苦了,順便幫他們找些衣服來,這樣下去會感冒的」

「明白了」

「大家請稍許等一下」

我們分頭去找他們的衣服,但沒找到小孩子穿的.難道是在抓住的時候就把衣服剝了扔掉了嗎,為什麼這樣做?不太明白,讓小孩子全裸的理由是個謎啊.總之找到了似乎是走私商品的衣服,雖然尺寸太大了些,可以給他們穿的吧.不,這樣可能會暴露行蹤,還是算了.

沒有衣服,這很成問題.沒有衣服的話不能外出啊.像窗外望了一眼,尸體堆成小山了,所有人都是心髒或是喉嚨一擊斃命的.以前看到這個我想我會害怕的,不過現在反而感到可靠了.可是,尸體意外的多啊,好濃的一股血腥味,會引來魔物的吧,趕緊燒掉它吧.

帶著這樣的想法我來到房子外面,在尸體堆前做出火球.規模差不多在5米半徑左右可以了吧.火魔法如果火力大些的話,不知怎麼規模也會變大,我不可不想聞到肉燒焦的氣味,一發就燒成炭那樣燒它.

但似乎火力過猛了,火慢慢向房子周圍蔓延了,我立刻用水魔法壓住火勢,危險危險,差點就成了縱火魔了.

「盧迪烏斯,我弄好了」

正在處理尸體的時候,瑞傑魯德從房子里走出來,小孩子們也跟著一起.小孩子們似乎都穿好了衣服,與其說是衣服,更像是衣裙那樣的衣服.

「這些衣服是從哪找到的」

「我把床簾砍下來了」

哦喲,挺聰明的嘛你,大叔的錦囊袋麼——

把房門口插著的火把點上火,讓每個小孩都拿一把.回城的路選擇與剛才過來時不同的路線,如果被其他走私商發現的話就糟糕了啊,那條路大概是為了不被魔物襲擊鋪設的,對我們來說是無所謂的.

「喵嗚!」

貓耳朵的少女突然發出聲響,在黑暗中發出喵—喵—喵—的聲音.

「怎麼啦?」

心里想著不要太大聲哦一邊問道

「喵嗚!剛才的房子里有沒有看到一條狗喵?」

貓耳少女纏住瑞傑魯德的腳,從表情上看得出相當拼命.

「看到過」

「為什麼不救它喵!」

話說確實是有一條,那個,是狗嗎?好大的塊頭啊.

「救你們要緊」

責怪般的目光齊刷刷地集中到瑞傑魯德身上,喂喂,都救了你們了,不能用這樣的目光吧.

「我先申明,說要救你們的人是他」

「真,真的很感謝喵,但是……」

「要謝的話,至少要表示一下」

我那樣說了之後,他們先後低下頭,很好.他們應該多謝謝他才對.

「我現在就折返回去救狗,瑞傑魯德帶著他們回城里」

「明白了,要帶到城里哪去?」

「請在入城之前的地方等我」

說完我便折返回去.帶到哪去麼,嗯,這是個難題啊.

之後還不能讓走私商知道瑞傑魯德還活著,而且還要把小孩子們送到父母身邊的辦法.

比方說在冒險者公會里貼出「孩子們被保護著,請尋找家人」這樣的委托的話如何?把孩子們托給冒險者公會就好了.不,這不行啊.貼出那種大規模的委托的話,肯定會驚動走私商的,貼出委托的時候必定會留下委托人的名字啊.追查下去的話,就會被他們知曉我們曾利用過走私組織.

那麼把孩子們交給衛兵,我們趕緊出城的話如何?不,做筆錄的時候會把我和瑞傑魯德都暴露,走私組織從而就獲知了,再說馬上就要迎來雨季了,就算出了城,哪都不能去.干脆破罐破摔,滅掉走私組織吧.不,不清楚對方組織的規模啊.再說在此之前,我們也有可能會被當做綁架犯.

嗯——,這確實是有些草率了啊,要不干脆嫁禍給誰吧,嗯,這樣可能是最好的辦法.在牆壁上寫上「魔界大帝克西莉卡參上」的話,說不定會有人相信的吧.克西莉卡說過遇到麻煩事的話就找她啊.

「哎喲」

已經到了,結果還是沒有想好,該怎麼辦呢……——

到了剛才看到有魔法陣的房間,進入後,它朝我投來看上去有些可疑的目光.也不擺尾巴,也不叫嚷,沒精打采的樣子.

「確實是條狗啊」

在魔法陣中被鏈條拴著的是條幼犬,一眼就知道是幼犬,不過尺寸大的離譜,有兩米長,為啥這個世界的貓狗都那麼大啊.

第一眼看的時候還以為毛色是白色的,看來似乎是銀色的,是有光的關系嗎,看上去一閃一閃的.感覺像是一只巨型的銀色柴田犬,長得相當端正而且聰明的臉.

「我這就來救你了……哇!」

剛想進入魔法陣就被彈開了.不像是被刺到了,怎麼說呢,感覺像是痛覺神經就那樣被刺激了.似乎這個魔法陣是個結界,說起結界是治療魔法的一種,我對其原理一竅不通.

「姆——」

總之先繞著魔法陣,觀察一下.

魔法陣發出青白色的光芒,隱隱照亮了房間.發著光也就是說傳遞著魔法吧,把魔力供給源頭掐斷的話,魔法陣就會消失.這是從洛克希那里學到的,是典型的魔法陷阱解除方法.說起魔力供給源頭就想到了魔力水晶,不過看了看周圍,沒發現類似魔力水晶的東西.不,一定只是沒發現而已,一定是藏在什麼地方,大概在地下.

用土魔法把魔力結晶從地下拉出來嗎?這樣魔法陣如果強行消失的話,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如果不妥善的拔出來…….嗯?慢著,慢著慢著,更簡單的想想.說來那些家伙打算怎麼樣把狗從魔法陣里弄出來呢?看了那些尸體,似乎沒有魔法師樣子的男人.應該有初學者也能輕松辦到的解除方法才對,好好想想.首先是魔力結晶的存放位置,我認為是在地底下.不過在地底下的話,那些拿不出來,拿得出來的地方…….然而可以提供魔力的地方是…….

「地下不行的話就是樓上吧?」

我爬上二樓來到魔法陣正上方的房間,在那有個小型魔法陣以及一個木制煤油燈那樣的東西擱著,煤油燈正中間應該就是魔力結晶了.非常好,一下就找到了運氣不錯.我把煤油燈小心翼翼地拿起,此時地面的魔法陣嗖得一下消失了,回到一樓後看到魔法陣消失不見了.不錯不錯.

「唔——!」

靠近狗後,他用威嚇的眼神盯著我低吼著,我以前就不被動物所親近,習慣了就好.

我仔細觀察幼犬的樣子,雖然在用勁低吼著,不過身體似乎使不上力,疲憊不堪的樣子,是肚子餓了吧.

慢著,那條鏈條有些奇怪,靠近一看,似乎有什麼文字刻在上面.總之先摘了再說,不,這樣危險嗎?如果這條鏈條抑制著小狗的力氣的話,摘掉的瞬間可能就會往我這里撲過來也說不定,雖說被咬幾下用治療術就能恢複…….

「我要怎麼做,才不會被咬呢?」

不知為何對著小狗我這樣問到,小狗知道我說的是什麼意思嘛,「唔?」的一下歪著脖子.

「你不咬我的話,我就把項圈摘了,然後帶回到你主人家里去,怎麼樣?」

我用獸神語對著小狗說,小狗不再低吼了,老實地趴在地上.好像聽得懂人話,異世界還真方便呢.

總之我用魔法先把鎖鏈切斷掉,小狗恢複了力道,我趕忙攔住了立刻就站起身來開始往前走的小狗.

「慢著慢著,項圈還沒摘下來呢」

小狗瞅了我一眼,又老實的趴下了.我努力地嘗試把它摘下來,但沒發現鎖孔,沒有鎖孔的話不能開鎖.真奇怪,他們打算怎麼取下來呢,難道壓根就沒想要取下來嘛?

經過一番苦戰後,終于發現了接縫處,似乎是牢牢的掐死了不准備拿下來的類型.

「我現在就幫你把它拿下來,別動喲」

我小心翼翼的用土魔法施加在接縫里,把它用力撐開,響起了羌的一聲後,項圈摘了下來.

「搞定」

小狗猛地抖動了一下脖子.

「汪!」

「哇哦」

小狗的兩只腳搭在我雙肩上,我被那沉重的體重推倒在地,難看的倒在地上的我,臉被橫一下豎一下的舔著.

「汪!」

啊啊,不可以啦小狗狗,我有妻子和丈夫……!想推開銀色的毛團時,相當沉重,而且既柔軟又蓬松.好好摸,不過很沉.被騎著的胸口嘎吱作響,要把它推開太難了.

心想被舔舔也是沒辦法的事情,放棄抵抗了,直到小狗舔夠了為止,就讓我享受一下毛球的感觸吧.嗯,真蓬松啊.用如今的年輕人的話來說就是毛茸茸啊.好柔軟…….喂,你難道是用了柔順劑嘛?——

「臭小子,你在對聖獸大人做什麼!」

「啊?」

正在享受著毛團的時候,突然有人朝我喊來.是漏網的走私商嘛,我躺著朝上看去.巧克力色的皮膚,像野獸一樣的耳朵,老虎一樣的尾巴.

基列奴……?不,不是,雖然很像,但不是.肌肉和毛發是一樣的,還是不同.最重要的部分不同.是胸部啊,沒有胸部啊,是男的啊.

男人用手遮在嘴邊,啊,糟了,他要對我做什麼了,不趕緊逃的話.可是,我動不了.

「小狗狗你讓一下,我逃不掉了!」

小狗起身讓開了,我慌忙站起身,把預知眼張開,看見了幻影.



什麼都沒做嗎,還在這麼想的時候,男人咆哮起來.

「喔哦——————————!」

壓倒性的音量,是艾麗絲尖叫聲好幾倍的音量,而且是能感受到這聲音是有重量的,鼓膜產生了耳鳴,大腦搖晃起來.

回過神來時我已經倒在了地上,站不起來,不妙.治療術…….手也動不了,這是什麼?是魔法的一種嗎?

完了,完了完了完了,會被殺死的,魔法也不能用了嗎?集中魔力……不行啊.

男人抓住我前襟,把我提了起來,男人看見我的臉孔後,皺起眉頭.

「哼……還是個小孩子嘛,不忍心弄死啊」

啊,好像得救了,松了口氣,小孩子樣子實在太好了.

「蓋斯,怎麼了?」

在他身後又出現了一個男人,果然很基列奴很像,但是白發,是個老人.

「父親,我把一個走私商弄癱了」

「走私商?不是個小孩嘛?」

「可是,他襲擊了聖獸大人」

「哼?」

「他一邊摸著聖獸大人,一邊猥瑣地笑著,莫非,他並不是像他看上去的這個年齡也說不定」

不,不是啦,我才11歲啦.絕對不是內在年齡45歲的大叔啊.

「汪!」

小狗叫了,這時這個叫蓋斯的男人在小狗面前跪下身.

「聖獸大人請息怒,本來應該立刻就來尋找您,稍許救駕來遲」

「汪!」

「沒想到聖獸大人的神體竟被這種男人的手給……可惡……」

「汪!」

「哎?您不介意?如此的寬宏大量……」

能聽懂小狗說的嗎?只是汪汪叫著的說.

「蓋斯,地下的房間里有托娜他們的氣味,應該在這里呆過.」

老人所說的托娜是誰呢,從話語上來看,可能是獸族的小孩吧.

「把這個少年帶回村,逼他說出來吧」

「沒時間了,明天最後一班船就要開了」

蓋斯露出一臉焦急的神色咬牙切齒.

「……只好放棄了,能救出聖獸大人已經是僥幸了」

「……這小子怎麼處理?」

「帶回村,可能知道些什麼」

蓋斯點頭後從腰上拿出一條繩子,把我的手綁在身後,扛在了肩上.小狗緊緊跟在蓋斯身後,擔心似的看向我.

沒事,別擔心.這些人不像是走私商,是來救剛才那些孩子的人,這樣一來談一談就明白了,我只要等著他們來找我談話就可以了.

「嗯——」

來到房子外後,老人的鼻子抽動著.

「有氣味啊」

「氣味,嗎?血腥味太濃了,我倒是……」

「有一點點,托娜他們的氣味,而且,還有一個以前說過的魔族的氣味」

一聽到以前說過的氣味,蓋斯的表情凝重起來.

「以前說過的魔族嗎,來到這個把托娜他們抓走了嗎?」

「這我不知,也許是來救人的也說不定」

「不是吧,這不可能……」

看來他們嗅出了瑞傑魯德的氣味.

「蓋斯,老夫去追這個氣味,你帶著這個小子和聖獸大人,先回一次村」

「不,我也要同去」

「你太沖動了,這個小子也是,可能不是走私商不是嘛」

不愧這把年紀說得也不一樣,說的沒錯.我不是走私商,請聽我解釋.

「就算是這樣,他用髒手去碰聖獸大人這絕對沒錯,從這個少年身上飄散出人族發情的氣味.是對著聖獸大人產生性沖動的,這簡直不可思議」

哇呀!不是的啦,我沒有對小狗發情!是那些楚楚動人的全裸少女們…….不,那也不能說嘛!

「那麼,把他扔進籠子去,只不過,老夫回來之前,不要處置哦」

「是——」

老人點了點頭後朝著黑暗的森林走去,蓋斯目送老人離開後,朝我扔下一句話.

「哼,撿回條小命啊」

是的,真心的.

「那麼,聖獸大人,稍許有些遠,可能會累著您……」

「汪—!」

「您說的對!」

接著,我被蓋斯扛著,朝森林的深處搬去——

瑞傑魯德的視線——

差不多前面就是城市了,但盧迪烏斯還沒回來.難道是迷路了嗎?不對,那樣的話應該會朝空中放一發魔法什麼的.那麼是遇到什麼麻煩事了嗎?那棟房子里所有人都被滅掉了,不過會與從其他地方過來的新來的人,有可能撞個正著也說不定.現在該回去確認一下嗎?不,盧迪烏斯不是孩子,就算有敵人出現了,應該也有辦法處置的.雖然還很年輕也有一些淺薄的地方,不是會在敵營里大意的膚淺的男人.

現在的話艾麗絲不在附近,盧迪烏斯全力使用魔法的話,不會輸給任何人.問題是他從心底里抗拒著殺人,如果判斷失誤下手輕了點的話,被反制的可能性很高.

雖然不怎麼擔心盧迪烏斯…….可是,麻煩了啊,就這樣帶著小孩子們回城里的話,想想都不太妙.曾經碰上過好幾次類似的情況了,從奴隸商那里救出孩子,帶回城時被人誤以為是我抓走的.現在把頭發剃了,額頭上的眼睛也藏起來了,不過我笨嘴拙舌的說不清楚,被衛兵攔下的話,沒信心可以做出像樣的解釋.

和以前一樣帶回城就扔在那里的話,城里的人應該會想辦法的吧.不對,那樣盧迪烏斯會對我怎麼說…….

「喵嗚,大哥哥,剛才真對不起了喵」

正煩惱著的時候,一個少女拍打著我的大腿,其他孩子們也一臉沉重的樣子,僅僅是看到了這些,就感到得到了救贖.

「沒事啦」

話說回來,多久沒用獸神語說過話了啊,以前用的時候,是什麼時候啊.從拉普拉斯戰役那時回想起來的話,似乎沒怎麼用過…….

「聖獸大人是我們一族的象征喵,扔在那種地方可不行喵」

「是嘛,雖說我是無意的,真抱歉啊」

少女聽到後嘻嘻笑了,果然小孩子不怕我,真好.

「嗯——」

這時,我的『眼』捕捉到了有人正高速接近過來的氣息,十分迅速,強而有力的氣息.從房子那方向過來的,那些家伙的同伙嗎?相當厲害的人物,難道把盧迪烏斯打敗了嗎……?

「到我後面去」

我讓孩子們退後,架起長槍,准備先發制人一擊定勝負.不過那人在進入我勝利范圍之前停下了腳步.是個獸族的男人,拿著一把像是柴刀的劍.警惕地看著我,靜靜擺起架勢.雖然樣貌年老,但察覺得到有著相當冷靜和沉著的氣息,是名戰士.不過,要是剛才那些人的同伴的話,殺掉他.竟然讓同族的小孩受這種罪,不配當個戰士.

「啊,是老爺爺喵!」

貓娘喊出聲,往老戰士那邊跑去.

「托娜!你沒事吧!」

老戰士接住飛奔過去的少女,露出放心了的表情.見狀,我把槍放下.這名戰士似乎是來救這些被抓的小孩們的,還以為你不配當戰士,抱歉.你是個有著榮譽的男人.

犬娘似乎也認識,跑了過去.

「提爾塞娜也沒事吧,太好了……」

「是那個人救了我們」

老戰士收起劍,來到我面前低下頭,不過似乎還戒備著我,這是理所當然的.

「是你救了我孫女啊」

「啊啊」

「怎麼稱呼你」

「瑞傑魯德……」

有些猶豫要不要說斯佩爾迪亞.要是知道我是斯佩爾德一族的話,他會警惕的.

「瑞傑魯德嗎,老夫是舊司塔巴・迪德魯蒂亞,這份恩情是一定要致敬的,但必須先把小孩們送會父母身邊」

「你說的對」

「不過,讓孩子們走夜路也很危險,請務必把詳情告訴我」

老戰士說完立即打算朝城市方走.

「慢著」

「怎麼了?」

「房子里面去看了嘛?」

「嗯,籠罩著血腥味讓人陰郁啊」

「那里沒人嗎?」

「還剩下一個,不過是個小孩子一樣的男的,滿臉猥瑣的笑容對著聖獸大人亂摸」

是盧迪烏斯,直覺告訴我.那個男人有時會露出那樣的笑容.

「那人是我同伴」

「竟然!」

「難道你把他殺了?」

就算是誤會,如果盧迪烏斯被殺死了,我也要報仇的.在此之前至少先把小孩們送到父母身邊去,艾麗絲那邊也是,是啊,艾麗絲現在是個人嗎,有點擔心啊.

「原本打算抓住他逼他說出其他同伙的,馬上就釋放了他吧」

盧迪烏斯這臭小子,大意了嗎.那個男人總會放松警惕,只有心理准備倒是一流的…….不,不好說,這話不是我能說的,我的心理准備是三流的.

這次原本打算把所有的壞事都視而不見的,結果還是沒忍住,看到小孩子被拷打,實在忍無可忍,盧迪烏斯被抓住也是我害的.該立刻去救他嘛?……算了.

「盧迪烏斯是名戰士,沒死的話就不用著急,優先打理小孩子們吧」

獸族不會像人族那樣拷打,頂多就是扒光衣服關到牢獄里去,盧迪烏斯是個被看到全裸也不會反感的男人.前幾天對我說過「要是艾麗絲想要偷看我洗澡的話不要阻攔她」這樣莫名其妙的話.應該沒事的吧.

另外還有艾麗絲,盧迪烏斯拜托我好好看護好她,比起他自己,他更掛念艾麗絲啊.那麼我也應該保護好艾麗絲吧.就讓盧迪烏斯先一個人撐一會吧.

「我有隱情,不能拋頭露面,麻煩由你去找孩子們的父母」

「嗯——了解」

舊司塔巴點頭,我們朝著城市前進.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四卷 少年期 航海篇web版 第三十八話「倉庫里的惡魔」     下篇:第四卷 少年期 航海篇web版 第四十話「免費公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