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四卷 少年期 航海篇web版 第四十一話「德魯蒂亞村的好日子・前篇」  
   
第四卷 少年期 航海篇web版 第四十一話「德魯蒂亞村的好日子・前篇」

走出牢房後發現外面在下暴雨,雨季到來了.

接下來的三個月會持續集中地下暴雨,地面上會發洪水,不能正常行走,因此住在大森林里的人們都生活在樹上——

這次的綁架事件似乎是一起相當特殊的情況,由偷渡組織密謀的大規模綁架計劃.他們制定了綁架德魯蒂亞的守護神聖獸的計劃,為什麼要綁架那種東西我不清楚,不過,聖獸因為是特殊的生物,想要得到它的人很多.

他們要綁架聖獸一般而言很難,就算綁架成功了,被嗅覺靈敏的戰士們窮追後馬上就能多回去.于是,走私組織選擇了雨季出手,雨季會持續三個多月,因此每個部落都忙于准備之事,各村的戰士們都會忙得焦頭爛額.

同時,在雨季里是不能出海的,也就是說,在雨季即將到來之前把聖獸綁架去魔大陸的話,就不會被戰士們追上,可以完美的脫身.

當然了,獸族也相當小心.在做雨季的准備時會叮囑小孩不要外出,大人也戒備著.顯然聖獸也會被加強守護起來.

因此,走私組織想到了一個妙計,首先將附近的人販子全部雇傭下來,等待時機.接著在某個時機襲擊各地,同時把小女孩抓來.

戰士們慌張了起來,正因今年受災很小而松懈的時候,各個部落的小孩被同時抓去.

不僅如此,走私組織派遣事先預備好的武裝集團對各地的部落展開攻擊.此時德魯蒂亞村還沒有受害,德魯蒂亞村的戰士們同樣也收到救援請求,戰士們分工後去各地的部落參與防守.這樣一來,警備德魯蒂亞村的人手就變少了的時候,走私組織就派遣精銳襲擊了『德魯蒂亞族的村子』,成功將族長的孫女同時和聖獸綁架走.

在各地引起騷亂調虎離山直搗黃龍的閃電作戰.武裝集團的攻擊,綁架小孩,再綁架聖獸.這樣一來獸族戰士不論多麼優秀也會顧此失彼.

蓋斯和舊司塔巴果斷放棄了小孩子,召集了戰士團參與村子的防守,他們兩人開始尋找聖獸,可想而知聖獸對于村子來說是多麼特殊的存在.

從抓到聖獸再到開船連兩天都不到,能發現走私商品的保管場所,純屬運氣好.先是聞到了令人皺眉的血腥味,又看見一瞬間燃起的大火,這兩點成為了他們找到那棟房屋的關鍵,這都虧了我們呢.

可是,為何要把瑞傑魯德送到聖獸所在的地方呢?嘛,既然是大規模作戰,也許會出一些差錯也說不定.沒准是打算在萬不得已的時候,可以把瑞傑魯德的手銬解開,讓他大鬧一番也說不定.

接下來,是我未曾聽聞的事情了,在這一周里,把我扔在那里不聞不問到底在做什麼呢?

瑞傑魯德在聽聞了上述情況後,對走私商的怒發沖冠.他提議襲擊出港之前的船.蓋斯在說了不知道小孩子們乘的是那艘船,那些家伙有針對獸族嗅覺靈敏的對策後,瑞傑魯德拍著胸脯說他額頭上的眼睛能看清楚.

艾麗絲這時沒有參與那次作戰,負責保護孩子們,她已經心花怒放了,她也流著格雷拉特家族的血呢.

接著說,瑞傑魯德他們的襲擊成功了,輕而易舉就找到了走私組織的船只,走私組織全體成員被打個半死不活後抓住,被抓住的小孩零零散散從船艙里走出來,差不多有五十多人.

接著,小孩子獲救總算是happy end了,也不至于.因襲擊了雨季前最後一班船,砂石港的官員聞訊趕來.當然了,蓋斯和舊司塔巴對他進行了辯駁.對獸族的綁架,奴隸化在米里斯神聖國與大森林的族長們之間是被禁止的.只是在海邊阻止了而已,要被責難反而會很奇怪.

砂石港的官員聽後激昂起來,主張事前應該和他們解釋一下,不過襲擊是在船就快出港時發生的,根本沒工夫和他們解釋.

而且,有五十人,五十個小孩子,並不是五個人或是十個人.是從各個部落一個兩個被抓來的,砂石港方面竟然采取任何行動,不僅如此,官員還收取賄賂睜一只眼閉一只眼.這已經違反了條約.

如果放著不管,獸族與米里斯神聖國之間會產生巨大的裂痕,最壞的情況就是發生戰爭,事情的嚴重性已經提升到那種程度了.最終砂石港方面退卻了,對獸族支付了巨額賠償金.

這方面的交涉以及把抓來的小孩送回到父母身邊花了一個星期,嘛,那就沒辦法了呢.到不如認為,那麼大的事情竟然能在一星期里辦完.

可是啊,瑞傑魯德被獸族感謝得心滿意足,艾麗絲被獸族的小孩子們圍繞得心花怒放,我在牢房里和猴臉男過著自由生活.這是在說不過去,話說,要是他們半途把我從牢房里放出去就好了啊——

我將心里的不滿說了出來,蓋斯道歉了.

「這真是太抱歉了」

這是獸族版的跪拜大禮,朝著我仰面朝天躺倒在地顯擺著他的肚皮,一開始還以為他在耍我,看著他的肚皮不過蓋斯的聲音很拼命.

沒想到竟然救了自己的女兒,沒想到還解開了聖獸大人的封印,對待如此般的恩人竟然剝去衣服甚至還潑了冷水,這實在是.並且後來還忘了,埋頭去做其他事情了,這實在是.這已經是無論怎麼補償都不能被原諒的了,事到如今只有獻上項上人頭請求寬恕了.蓋斯這麼對我說到.

不過,請原諒看守的人,她只是根據自己的指示去完成工作而已,在雨季結束後她就要結婚了,因此如果要懲罰她,請不要用對女性產生羞辱的懲罰.不然會留下禍根.蓋斯這麼對我說道.

說句實話,我被雷到了.在眾人面前被這樣子逆向跪拜,只會讓我感到尷尬.像讓我看繃緊了的六塊腹肌,只會讓我感到嫉妒.比起這個,還不如讓我看守衛姐姐的……不,沒什麼.

「這全都是一場誤會引起的事情,哎呀,我一點都不在意」

我現在是菩薩・DE・盧迪烏斯.我是個成年人啊,讓你們瞧瞧什麼叫威嚴.

沒錯,錯的都是走私組織撒,那個走私組織已經消滅了,是happy end撒.我辛苦了,你們也辛苦了,這樣就行了不是嘛,不管我說了什麼也不會丟臉的.

再說鐵窗生活也很愉快啊,伙食也很好,還有基司陪我,照顧我的姐姐也很漂亮.

「老夫身為族長對您寬宏大量也表示感謝」

看見我的反應後,這個叫舊司塔巴的老戰士裝模作樣的說道.

……蓋斯也就算了,你也表示一下道歉不就好了麼?說到底在那里下達指示的人是你吧?算了,事情都過去了.再說我也不想看到老爺爺跪拜什麼的,比起這個,還不如讓我看守衛姐姐的以下略.

瑞傑魯德也皺起眉頭

「我也要道一下歉嗎?」

「不,瑞傑魯德大叔不用道歉啦」

「這樣好嗎?可是,我的……」

「瑞傑魯德大叔也忍了一星期不是嗎?」

再說獸族已經認可了瑞傑魯德,舊司塔巴和蓋斯似乎也已經聽說瑞傑魯德是斯佩爾德族了.他們對于斯佩爾德族究竟是帶著怎樣的感情不得而知,至少如今瑞傑魯德是救了孩子們的英雄.我忍了一下瑞傑魯德就得到了聲望,結果好就可以了,不管過程如何只要打成了目的,我不會不滿.

「嘿依—!」(#゚Д゚)ノ┌┛

「嗚呃!」 )`Д゚)・;'

就在這時艾麗絲徑直往前走去,對著蓋斯露著的肚皮一腳把他踢飛,接著.

「汝所求之處有著偉大之水之庇護,今在此處流淌著清涼的溪水,水球」

對無防備的蓋斯毫不客氣地打了一發水球,周圍人全都看呆了 Σ(゚д゚(゚д゚(゚Д゚lli艾麗絲擺著招牌站姿高聲說道.

「這樣就算扯平了呢!」

不愧是艾麗絲啊——

好吧,現在我身在舊司塔巴的屋中,是這個村里最大的建在樹上的房屋,是建在樹上的三層樓木質建築.要是發生地震了沒問題吧我想,不過大人在房子里來回走動也紋絲不動.

他們是德魯蒂亞族,德魯蒂亞族的族長是舊司塔巴,他的兒子是擔任戰士長的蓋斯.我從走私商那里救出的人是舊司塔巴的而小女兒咪妮托娜,大女兒莉妮亞娜好像到別國學習去了.而且救出的小孩中混著亞德魯蒂亞族的女兒,就是那個胸部很大的狗耳朵少女.雖然原來打算回到亞德魯蒂亞自己家里去的,因為半路上雨季到來了,三個月要滯留在這里了.

順便一提,在獸族里擁有德魯蒂亞血統的種族,在某個國家的貴族那里可以賣出高價,特別是容易調教的小孩子經常成為目標.某個國家的貴族,好像在哪聽說過那回事啊.

「亞斯拉的貴族真是卑鄙無恥呢!」

那邊的艾麗絲君!說得好像與自己無關似的呢!大概和卑微的格字打頭家族名的人們有著莫大的關系喲!

雖然沒打聽過艾麗絲老家女仆們的出身,莫非也有那樣被抓走的人也說不定,薩烏羅斯雖說是個好人,看法也會有些不同啊.嗯,總之這件事就不去提了,可以不用說的事情最好還是不要去說.

就在我想著的時候,艾麗絲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把隨身攜帶的戒指拿了出來.

「說起來,你們認識基列奴嗎?這個,這枚戒指是基列奴的……」

她不會說獸神語,因此說的是人類語.在場會說人類語的,除了我和瑞傑魯德之外,只有舊司塔巴和蓋斯了.

「基列奴……?」

蓋斯露出苦澀的表情.

「那家伙……還活著嗎?」

「唉?」

那聲音里充滿著厭惡感,像是從嘴里吐出來的聲音,接著就是開場白.

「那家伙是我們一族的恥辱」

蓋斯把這句話作為開端,開始了對基列奴的批判.用讓艾麗絲聽得懂的人類語,講述基列奴這個人有多麼的差勁,有多麼不配當自己的妹妹,充滿著感情色彩冷淡的述說著.就算是被基列奴救過一條命的我,也實在聽不下去的內容.

她在這個村里貌似做過不少壞事,不過那頂多只是孩童時候的事情.我所認識的基列奴是個笨拙的努力家,改過自新洗心革面.不是被那般責備的人,是值得尊敬的師傅,同時也是值得驕傲的學生.

所以,那個,該怎麼說呢,別說了啊.

「這枚戒指也是,母親為了不讓她太胡鬧而交給她的,不過完全沒有意義,那家伙是個只會搞破壞而沒有才能的廢柴」

「我說……」

「煩死了!你到底對基列奴知道多少啊!」 ゴ━━━━(# ゚Д゚)━━━━ルァ!!

艾麗絲尖銳的叫聲蓋過了我的話語,還以為房子要裂開了般的大音量,讓迪德魯蒂亞全家皺起了眉頭.聽得懂人類語的人只有舊司塔巴和蓋斯兩人,其他幾人目瞪口呆看著突然喊叫的艾麗絲. Σ(゚д゚(゚д゚(゚Д゚lli

我還以為艾麗絲要動粗了,但艾麗絲只是一臉不甘的泛起了淚水,握緊了顫抖著的拳頭,但沒有打過去.

「基列奴是我師傅喲,是我最尊敬的人啊!」

艾麗絲與基列奴有多要好,艾麗絲最信賴的人是誰,這點我是知道的,遠遠超過了我.

「基列奴很厲害的啦!很厲害,很厲害的啦!我一喊救我,馬上就會趕過來的啦!跑得很快的啦!很強很強的啦!」

艾麗絲開始說著就連她自己也聽不懂的只字片語,那悲痛的聲音里,就算聽不明白內容,也能理解其中的意思.至少她把我的心情全部代言了.

「基列奴她……嗚……咕……被那樣……說……嗚」 。+゚(゚´Д`゚)゚+

沒有動手打人而是哭了出來,艾麗絲努力了.是啊,這里不能去打蓋斯,基列奴在這個村子里為暴力而生,為所欲為的胡鬧.艾麗絲要是打了人,蓋斯看見後會說,你和她都是一丘之貉.

蓋斯見狀開始產生混亂.

「不,這……竟然,基列奴她……尊敬?那不可能……」

看見他的混亂,我湧上心頭的怒火平息了下來.

「這件事別再說了」

我抱住艾麗絲的肩膀對她提議道,艾麗絲一臉難以置信的表情看著對她提議的我.

「為什麼啊……盧迪烏斯……基列奴她……你討厭嗎?」

「我也喜歡基列奴的喲」

可是

「我們認識的基列奴,和他們認識的基列奴,是名字相同的兩個人」

說著我看向了蓋斯,就算是他,現在遇到基列奴的話也會改變看法吧,歲月會改變一個人,這話是我說的絕對沒錯.艾麗絲似乎還是不能接受,不過好像心里舒服一些了.

「慢著,那個,基列奴真的變成那樣一個出色的人了嗎?」

「至少,我尊敬她」

聽了我的話,蓋斯露出一臉使勁思考的表情.

嘛,從他剛才說的話來看,他和基列奴之間發生過很多事情吧,已經可以說是讓他氣急敗壞的事情.因為有血緣關系所以他相當嚴厲,正因為是親人,不管過了多久也不會原諒.

「事情就是這樣,能表示一下嗎?」

「……抱歉」

氣氛變得有些奇妙起來.

話說回來,基列奴嘛.這一年里已經忘的差不多了,她應該也被卷入傳送里去.她究竟在哪里在做什麼呢?如果是她的話,雖然我認為她會來找我和艾麗絲…….在沙石港沒能收集到情報真令人懊悔啊——

過了一個星期.

一直在不停地下雨,我們在村里一間空的房子里落腳,在那里生活著.總算是大森林的英雄,每天啥事都不做也有得吃,這種不像話的生活,使人墮落.

樹下面因為發洪水,有時候村里的小孩子失足落下千鈞一發,使用魔法救了人後,把他們嚇了一大跳,非常誇張的感謝我.

既然如此,干脆用魔法把雨云吹跑掉吧,雖然心里這樣想,還是放棄了.洛克希曾經說過,對氣候進行操作不怎麼好,要是硬是讓這場雨停下的話,可能會發生對大森林不好的事情也說不定,說穿了我盼著這場雨停了後好趕路.嘛,下三個月左右就會停了,在此之前就先忍一下——

雨中在村里隨便逛逛,果然是個村子,沒有武器店防具店旅店之類的店.基本上都是民宅,倉庫以及兵營.所有的房子都建在樹上,村子的結構是立體式的,是在很有趣,只是隨便逛逛就感覺興奮了起來.

有一個地方,被告知不能再往里面走了的地方.那條路的深處,似乎對于這座村子來說是很重要的地方,當然,我並沒有打算踏足那樣的地方.

在那種時候,發現了一個用來上下的道路交叉的地方,在那里我還期待著上面有沒有女性經過的時候,基司走了過來.

「喂,新來的,已經出來了嘛」

聽到我的搭話,基司很高興的揮了揮手.

「呵,叫我不要再做了撒,那些家伙真蠢,肯定還會再做的不是嘛」

「巡邏犬大哥,這家伙又皮癢了!」

「慢著我說,喂你干嘛,別這樣啊我說,現在是雨季我逃不掉所以我不會做的啦」

現在是雨季,言下之意就是這家伙還會再犯的吧,哎,真拿這個男的沒轍啊.

「啊,這真是個絕佳的回答啊」

「所以我叫你你別說敬語啊,絕佳這詞我就認了」

「這樣可以了嗎?」

「現在這時候,還很冷啊」

不過,他似乎不是個壞人,這份隨意而溫暖的感覺,讓我想起了帕烏羅呢.帕烏羅,他現在還好吧——

過了兩個星期,雨還沒有停.

幾番波折,我得知了德魯蒂亞族有著秘傳的魔法這件事,使用遠處嚎叫來搜尋敵人的位置,以及用特殊的聲音使敵人失去平衡感覺的魔法.蓋斯把我癱瘓了也是那種魔法的其中一種.聽起來似乎是使用『聲音』的魔法,因此我拜托舊司塔巴無論如何要教我,他爽快地答應了.

他示范了好多次,我進行模仿,不過似乎不怎麼順利,可能不是德魯蒂亞族特殊的聲帶就無法使用.

心想可能是那樣吧,恐怕就算說是種族獨創的魔法都是我用不了也不會有錯.獸族明明能用人族的魔法,太壞了呢.

使聲音附著上魔力,弄明白這個理論後嘗試過很多次,可是效果就是不怎麼好,我能做到的只是在一瞬間使對手身體一震的程度了.順便一提,舊司塔巴見我用無詠唱的魔法後大吃一驚.

「最近魔法學校都在教那樣的東西嗎?」

「是我師傅教的好啦」

無意義的把洛克希搬出來.

「嚯,那你師傅出身是哪的呢?」

「在魔大陸比椰戈亞地區的米格爾德族出身,魔法是……在魔法大學里學習的吧」

我說了雖然今後也打算去一趟魔法大學之後,舊司塔巴佩服的說「嚯,都已經這麼出色了還有上進心啊」,聽後我心情大好——

過了一個月,這個村子里也出現了魔物,像水黽一樣的蟲子飛快的移動,會毫無征兆的跳躍起來攻擊,還有像海蛇一樣的家伙會爬上樹,不管哪個材料都很值錢.順便一提,村子由戰士團守衛,可是在雨中魔族引以為傲的嗅覺和使用聲呐的聽覺都派不上用場,好幾次魔物從眼皮底下溜進城里.

和艾麗絲兩人在村里三步的時候,突然看到眼前一個獸族的小孩就快被一只變色蜥蜴一樣的爬蟲抓住了,下意識地發射岩炮彈把變色蜥蜴給擊落了,真是千鈞一發啊.

那小孩甩著可愛的小尾巴向我道謝,艾麗絲看到那個後邊的激動起來,我趕緊撫摸艾麗絲的屁股制止了她,小孩很開心的離去了,真是千鈞一發啊,接著現在輪到我的生命面臨危險了.

把那件事告訴瑞傑魯德後,他皺起眉頭.他不會對關系到小孩危險的狀態置若罔聞,話雖如此,他還是反對幫助村里的警備.

「在這個村子里,有著這個村子的戰士們的尊嚴」

說來也是,保衛村子是村子里戰士的職責,外來的戰士既然沒有被請求就不能多管閑事,這對于瑞傑魯德來說是常識,我倒是一竅不通.

「比起那種事,孩子們安全才更重要不是嗎?」

瑞傑魯德聽了我說的話後想了幾秒後找蓋斯談話去了.

「喔!瑞傑魯德閣下親自幫我們嗎?」

蓋斯對此非常歡迎,他對瑞傑魯德的評價高得嚇人,話說貌似蓋斯也參與了襲擊船只的事件,說過代表村子支付酬金的話.

之後在村里將所有看得見的魔物全都消滅了,瑞傑魯德負責找怪,我用魔法消滅,然後回收尸體變廢為寶,蓋斯再買下它,實在是個不錯的循環.

開始的時候正如瑞傑魯德所料,村里的戰士們臉色都不怎麼好看,不過我們毫不放水地把進村的魔物全部殲滅後,今年的雨季因為沒有出現犧牲者就平安度過了,戰士們這才笑容滿面.

「我本以為獸族是一個更加高傲的種族……托付給其他種族來保衛村子還能感到放心,這實在是……」

只有瑞傑魯德一個人這樣發著牢騷,似乎和數百年前的獸族不太一樣——

過了一個半月,感覺雨勢變弱了,大概是心理作用吧.

艾麗絲與托娜以及提爾賽娜要好起來,盡管語言不通,畢竟年齡相仿才要好起來的吧.

明明還下著雨還挨家串戶的到處跑,怎麼好像挺開心的樣子.還以為在做什麼呢,原來是艾麗絲正在教她們人類語,那個,艾麗絲,在教人,語言的說!

這是我總不能裝作老師插一腳,讓艾麗絲難堪吧,我可是個懂事的大人啊,就這樣藏起來在近距離觀察她們.

艾麗絲沒有同齡的朋友,因此在看到她在和年齡差不多的孩子要好時,我心里也暖暖的.紅毛和貓耳還有狗耳,只是看著那她們幾個快樂地一起玩耍我就感到很滿足了.但是啊艾麗絲,勸你還是別太輕率地擁抱上去為好,說不定會像我那樣被誤會也說不定啊.

哇,快看那邊,蓋斯大哥正在看不是嘛,看見像這樣鼻孔大開抱著自己女兒,家長會怎麼想呢?

「嗯,艾麗絲閣下,您願與小女成為朋友,非常感謝」

啊?啊咧?和我那時候的反應完全相反不是嘛?那小妞現在毫無疑問散發著發情的氣味喲,果然男女有別嘛?是嘛,原來是這樣,必然的吧.

「那時,基列奴的那件事真是十分抱歉,因為許久沒見面了發生了誤會,我那妹妹在外面闖蕩後看來成長了一些的樣子呢」

蓋斯低下頭,這一個月以來,他在心里也許七上八下地整理了一番,這是件好事啊.

「那是當然了,基列奴是劍王喲!聽我說,基列奴現在會使用魔法了喲!」

「哈哈哈,基列奴會魔法?艾麗絲小姐真會說笑」

「真的會啊!因為是盧迪烏斯教了基列奴識字和魔法的喲!」

「是盧迪烏斯閣下他……?」

之後艾麗絲開始了對我和基列奴的猛推,在菲托亞領地時我上課的那些事情,從自己和基列奴學習能力很差開始說,對于那樣的自己和基列奴,直到最後都認真教自己的盧迪烏斯是值得尊敬的,那些事情.越聽越是覺得不好意思,明明在第三年傳送後沒有教到最後呢.

蓋斯時不時的贊歎,接著,與三人分別後,筆筆直來到我藏身的木箱跟前.

「那麼,那個值得尊敬的師傅,在這種地方做什麼呢?」

「是,是人類觀察的喜好」(^▽^;)

「嚯,你那喜好還真是高尚啊.那時候你到底是怎麼教基列奴識字的呢?」

「也沒怎麼樣,一般啦」

「一般……?這還真是難以想象啊」

「她在冒險者時代時,因為學習不足好像吃過很多苦頭呢,你想象不了那是當然的了」

「是嘛,我妹妹她,以前是個只要心里不爽就非要揍一個人才能解氣的家伙不過……」

從他描述的來看,貌似基列奴是個和曾經的艾麗絲很像的少女.動不動就動手打人,而且因為很強勢停不下來.蓋斯被無數次出賣過受過苦,比不上妹妹的氣力,是個沒用的大哥.

說到大哥,我也是大哥啊,諾倫和愛莎不知道還好嗎.是啊,總想著寫一封信,一直都忘了啊.這場雨停了後到米里斯神聖國的首都去,往布埃那村寄一封信吧.魔大陸很多地方都不能寄出,不過從米里斯那邊的話應該可以送到吧.

「話說,盧迪烏斯閣下」

「我在聽」

「你打算在這個木箱里藏到什麼時候?」

當然是藏到她們開始換衣服為止啦,馬上就晚上了嘛,她們接下來洗完澡要換上睡衣的啊.

「嗅嗅嗅……不要發出發情的氣味啊」

「唉??不,這不可能啊.我哪里看上去那樣忘我地喜歡獸族少女啊?」

呆了一下後蓋斯的眉毛抽動了起來

「盧迪烏斯閣下,上次的事情我很感謝你,因為誤會而發生那樣的事,現在我還深感歉意」

他撂下這句話後突然氣氛驟變.

「不過,你想對女兒下手的話就另當別論了,現在不從里面出來的話,我就要把整個箱子都踢到水里去了喔」

Σ(゚◇゚ ;)

哇,他來真的,我沒有絲毫猶豫,一秒間就竄出了箱子,以刺海盜桶那樣的彈出速度.

「我也是這個村子的守護者,我不想說的太多……你給我消停些」

「是——」

嗯,嘛,有些得意過頭了啊,反省.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四卷 少年期 航海篇web版 第四十話「免費公寓」     下篇:第四卷 少年期 航海篇web版 第四十二話「德魯蒂亞村的好日子・後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