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四卷 少年期 航海篇web版 第四十二話「德魯蒂亞村的好日子・後篇」  
   
第四卷 少年期 航海篇web版 第四十二話「德魯蒂亞村的好日子・後篇」

兩個月過去了,瑞傑魯德和舊司塔巴似乎挺談得來,總是往德魯蒂亞家跑,一邊喝著酒一邊交談各自過去的趣聞,雖然這些故事都挺血腥的,不過聽故事的本身還是很有趣的.應該說是自稱原暴走族的想當年自誇之類的,可是那些事恐怕是真實存在的吧.

光是聽聽就有些明白了有關獸族的事情,所謂的獸族是住在大森林里所有種族的統稱,其中有多種族渡海到魔大陸後被稱為了魔族.就外觀特征來說,就是留有哺乳動物身體上一部分.另外,每個種族都各自具有特殊的五感.廣義上說的話,諾克巴拉和布雷茲曾經都是獸族.

德魯蒂亞族在獸族里是特殊的存在,是守護著聖獸,守護著森林全體的和平的一族,那就是德魯蒂亞.外觀像貓的迪德魯蒂亞,以及外觀像狗的亞德魯蒂亞.似乎是以這二族為本族,分出十多種類的分族.換言之就是大森林的王族,不過現在也沒做什麼王族樣的事情,只是萬一發生什麼的時候帶頭而已.

另外,長耳族和小人族也住在大森林里,他們似乎分布在大森林的南方,雖然和獸族不怎麼接觸,但據說會參加一年一度的部族會議以及在巨聖樹周邊舉行的祭典活動.舊司塔巴說過,就算種族不同也是住在大森林里的伙伴.

順便一提,碳礦族並非住在大森林里,而是住在更加南面的藍龍山脈的山腳下.藍龍基本上是滿世界飛的,只有在產卵和哺育後代的時候才會在藍龍山脈上築巢,就和候鳥差不多,不過與候鳥不同的是,似乎是十年一次的頻率.

接著說,獸族從以前起一直反複著同人族間的戰爭與友好,說起小規模的戰爭,就在50年前剛發生過.舊司塔巴親曆那場戰爭,頑強的獸族戰士團橫掃了誤入森林的人族士兵,他說了那些故事.嘛,雖然添油加醋了不少內容,就獸族視線上的展開來說,還是挺新鮮有趣的.

瑞傑魯德則搬出了鎮宅之寶,拉普拉斯戰役里斯佩爾德族的傳記.兩人互相辯駁,不過是因為兩個老人的談話嘛,聊著聊著話題的方向就變成了還是以前好啊的教學講義.

「最近的戰士實在不像話」

「老夫懂的,瑞傑魯德閣下.懦弱的人變多了」

「就是,在我年輕的那時候,盡是傑出的男人」

真是英雄所見略同,不管在哪個世界這方面都是一樣的.

「此言甚是,蓋斯明明當了戰士長,判斷力太差.號召力雖然不錯,但是他要能分析一下狀況的話,應該就不會發生盧迪烏斯閣下那樣的事情了」

「不,盧迪烏斯是戰士.他應該明白在敵陣里大意會被抓住並淪為俘虜的,但他還是大意了,要是他動真格的話,蓋斯那種程度,應該立刻能碾壓的,那是盧迪烏斯自身的失敗.」

哎,耳朵很疼耶.處于信任我,瑞傑魯德讓我一個人去干了,但是我卻一下就被抓住了,某種意義上是背叛了他的信任.

「可是瑞傑魯德閣下,這樣未免有些薄情嘛?同伴明明遇到那麼苦逼的事情……」

「是個戰士的話,必須對自己戰斗的結果負責,再說盧迪烏斯的話應該有能力逃脫!作為同伴來說被信任雖然很高興,但是他已經不是小孩子了!戰士不能做一些自己被抓而讓同伴陷入窘境的事情!」

瑞傑魯德越說越歡了啊,嘛,你自己就算被抓也可以自行逃脫的吧,不過還是別對我過于期待哦,我能做到的事情是有限的哦?——

和瑞傑魯德在一起的話耳朵會疼,靠近艾麗絲他們的話會被蓋斯瞪,因此中午到傍晚這段時間我變得孤獨一人,一時半會想不起可以做的事請,因而就練習起了魔法.操控淹沒地面的水流啦,冰凍起來啦之類的.

那時,突然想到關于使用風魔法在天空中飛行的方法,這次沒能逃掉主要是因為不認識路的關系,要是可以飛上天空從上面俯視的話,被抓後第二天就能逃掉了,蓋斯也用行如此大禮,不論是誰都不會留下不好的回憶,應該會happy end的.

這樣想著,我來到村外.一邊把水流冰凍住做出踏腳點,一邊尋找較為開闊的場地,把那邊的樹木全部掃平.再用土魔法制作出邊長10米的四方形石墩,做出像七龍珠游戲那樣的比武場.雖然有些滑,嘛,又不是要在上面來回跑,差不多這樣就行了吧.

「接下來」

首先我心情放松的嘗試刮起龍卷風,要把人吹起來到底需要多少風速才好呢,記得每秒100米左右就可以了吧,每秒100米的風速到底是什麼樣的呢,總之先來一發試試.

「波若波羅密!騙人的……啦!」

我像片葉子那樣被卷到空中.嚇尿了,回過神來的時候已經快飛到云里了,人的身體竟是如此的輕嗎.接著便是恐懼,以非常快的速度摔向地面,出于本能上的恐懼.

反射性的睜開預知眼,一邊看著一秒之前,一邊用右手做出上升氣流,可是已經來不及了.樹枝咔吱咔吱接二連三地折斷,隨之噗通一下落到水里.這時候我已經遍體鱗傷和骨折了.我一邊嘩啦啦地流著鼻血,大口大口的嗆著水,一邊對水流進行操作.全身上下疼的眼冒金星,不過總算詠唱出了治療術.

聞到我的血腥味的魔物立刻就往我這里彙集過來,似乎是掉到雨群蜥蜴的巢穴里了.

我一邊聽著撲通撲通心髒的猛跳聲,一邊像拍蟑螂一樣啪嗒啪嗒打到它們.邊用右手將周圍的水冰凍住,盡數將對手的行動封住,再用岩炮彈把對手的頭部轟飛.雨群蜥蜴是C級的魔物,在水里行動速度很快,凍住的話就沒什麼大不了的了.

全部打倒後我把尸體堆積起來,周圍已經很暗了,我也不認識路,現在所處的位置也不知道,這些事實令我感到不安,必須做些什麼才行,村里應該不是很遠.

我告訴自己要COOL一些,頭腦已經嗡嗡發燙,判斷力也遲鈍了,在旁人看來別說是COOL了,是KOOL還差不多吧.

首先我把周圍的水大范圍延伸凍結,讓溫度持續下降,盡管我已經凍得渾身發抖了,以我為中心使凍結的范圍無限擴大.于此同時在上空做出火球,一邊用火球取暖,一邊把水冰凍住.

看到光魔物會聚集過來的吧,不,雨季的魔物都是水里游的,不可能會在冰上跑動的.

瑞傑魯德趕到的時候已經差不多過了一個小時的樣子,和德魯蒂亞族的戰士們一起,從冰面上走來的,終于松了口氣,果然被扔到陌生的地方還是會感到緊張啊.

「盧迪烏斯,發生了什麼事?」

「只,只是在修行」

差點就死了,這句話說不出口,打腫臉充胖子.

「原來是這樣……我是第一次見你使出全力,真是驚人啊.村子被冰雪覆蓋的時候還以為出了什麼事喔」

「是,是嘛」

「魔物全都凍住了嘛」

「嗯,是的,想麻煩你一起搬一下,要凍住周圍已經騰不出手了」

「小事一樁,不過,下次先和我說一聲」

「瑞傑魯德大叔在的話不就不能秘密修行了嗎」

聽後瑞傑魯德呵地笑了一聲.獸族的戰士們戰栗般看著周圍凍結的只有頭部被打碎的雨群蜥蜴.

我說……怎麼樣?

雨群蜥蜴的肉類似于雞肉——

後來我皮又癢了練習了好幾次用風飛到空中的魔法,用風魔法使自己的身體停留在空中實在太難了.

要說能夠辦到的事情,就是在自己的腳邊產生尖端平整的『土槍』,把自己的身體打飛,飛起來後使用風魔法進行加速和減速,從而修正著陸地點.用風魔法降低墜落速度,同時在著陸點用水魔法做出一個水池,然後落水.

最多做到這程度了,實在是難以啟齒的魔法,痛恨自己平庸的才能,好想在天上飛喲.不過我對于這個結果感到滿足了,雖然不能在天上飛,但通過空中實現了高速移動.雖然當初的目的沒有達成,但有了些成果,現在姑且就這樣吧——

兩個半月過去了,有一天,聖獸大人慢吞吞跑進我的房間.

「哎呀哎呀聖獸大人,找我這頭淫獸有何貴干?」

「汪—」

「托—」

「汪—」

它似乎沒有說三,雖然不知道是公的還是母的,聖獸大人坐到我旁邊.(PS. 汪one,托two,,,three,,,)

現在我手里正在拼裝手辦,因為要等雨下完還有一段時間,于是就決定隨便做些了.

模特是瑞傑魯德,為什麼是他?你可能會這麼想,但你想一下吧,斯佩爾德族是本體不明的怪物,如果看到綠色的頭發,人們會嚇得發抖.但是我所做的手辦沒有塗色,是清一色灰色的石人偶.

把這樣的人偶做得帥帥的話,也許人們更會容易接受一些也說不定,因此先做外形,頭發最後弄.

「哇呼」

聖獸大人緊緊貼著大腿把身子靠過來,頭枕在我的膝蓋上.因為我從沒有被動物親近過,所以有些納悶.

「喔嗚?」

聖獸大人似乎在說「你在做什麼?」這樣的感覺看著我手里,看不出有那個年齡的小狗會這樣冷靜,總之現在頸部附近摸摸.

「因為閑來無聊,創造活動一下」

「哇呼」

手被舔了,尾巴甩著甩著,好像我沒有被它的樣子.

因為一直在下雨,聖獸大人也很閑吧,這兩個月里它到哪去了我不知道,不過如今它都特地來找我啊,肯定是為了尋找刺激不會錯.

「我們來玩吧」

「汪——!」

我就那樣和聖獸大人扭在一起玩耍,我沉醉在柔軟舒適的毛團里,聖獸大人也進行了適度的運動,正所謂雙贏關系——

篤篤篤.還在和聖獸大人玩的時候,房間門被人敲了.

「嗯?請進」

「打攪了,聞到這里有聖獸大人的氣味……啊」

進入房間的是村里戰士模樣的女性,就是先前的那個看守.

「啊,你好,許久不見」

總之先點頭行個禮,她看見我後臉色越變越青了.

「啊,嗯,你好,那個,許久不見」

她就是朝我潑冷水說狠話的那個人,說起來,也有兩個月沒看見她了,到底去哪了啊.

「先前多有得罪,實在非常抱歉」

她深深低下頭.

「不,別這樣,這事就別再說了」

「可是,雖說是誤會,但我卻那樣對待了您」

「那樣對待什麼的,不就是全裸被潑了冷水不是嘛」

「…………實,實在…………抱歉」

這是蓋斯告訴我的,對獸族來說全裸被潑冷水,是非常帶有羞辱性的事情.

「……嗯,當時我聽說你是一個侵犯聖獸大人的人物……」

「當然,那是冤枉的,你也聽說了吧?」

「啊,是的,那是當然了」

她一邊說一邊偷偷瞄向聖獸大人,現在我枕在聖獸大人身上,聖獸大人舔著我的手,她想說什麼嗎.

「當時的事情也是無可奈何,我一點都不生氣,不過果然還是會在意你的道歉呢」

「那,按個,實在很抱歉.蓋斯大人叫我極力避開盧迪烏斯閣下」

啊,果然是這樣啊,果然主犯出現在眼前的話,就會想要報複了呢.蓋斯的判斷正確.

「那麼,既然說不要見我,為什麼你會在這里?」

「……那是,那個,聖獸大人失蹤了,跟隨著氣味,就來到這里了」

「哇呼」

女戰士直冒冷汗,其實不用那麼害怕的啊我認為,再說蓋斯已經徹底地賠罪了,我也接受了他的賠罪,等到雨季結束後,他說會給我們錢和馬車作為賠償費,雖說我一個星期被關在牢里,我還是覺得運氣不錯.

就我而言已經完全不在意了,被潑冷水還被罵做變態,是個美好的回憶撒.將來要是什麼屬性覺醒的話,一定會感到興奮的呢.

「說起來,雨季結束後你就要結婚了,可喜可賀啊」

我這麼一說,女戰士渾身隨之一顫,是不是聽起來有什麼令人不快的地方嗎?我沒別的意思,只是單純的祝福不過.

「……那個,您要怎樣才能原諒我呢」

呃,她好像誤會了什麼似的.該怎麼說呢,這感覺不錯啊.有著十足的優越感,這就是傳說中的NTR嘛?

哼哼,果然還是讓她全裸四肢伏地…….不,這樣做不太好啊.再說蓋斯也告誡過我,而且艾麗絲和瑞傑魯德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

要怎樣罰一下她才好呢,對獸族全裸不行啊,冷水也一定不行啊.那麼,讓她只穿一件白色T恤,再用水魔法放出噴水槍那樣的感覺,往她身上射溫水的話怎麼樣?哇哦,我果然是個天才.

「汪汪!」

只見聖獸大人跑到女戰士那邊去了,瞪著我.干嘛啦,我開玩笑的啦,別生氣啦.

「你已經向我賠罪了,所以我不會再把你怎麼樣的了」

聽我這麼一說,女戰士摸著胸口松了口氣.

「謝謝你」

這句話她剛說完就皺起眉頭朝我瞪來.

「對了,盧迪烏斯閣下,請不要擅自把聖獸大人帶出來」

「你在說什麼呢,不是我帶出來的喲」

嚯,又冤枉我,我說你,其實沒有反省吧,說話不注意點的話,這次輪到我朝著牢房里全裸的你潑冷水了喲.

「可是,如果沒人帶出來的話…….聖獸大人是不能自行離開聖樹的」

「嚯,請詳細地說來聽聽」

據說,聖獸大人是每隔數百年出生的魔獸的其中一種.沒有正式名稱,自古以來聖獸大人出現的時候世界正面臨危機,聖獸大人長大後會與英雄一起旅行,用強大的力量拯救世界.這樣的故事被流傳至今,因此,聖獸大人被非常非常精心的哺育于德魯蒂亞族村子的腹地,被稱為聖樹的樹木的結界里.就好像箱入少女那樣,為了不讓不諳世事的聖獸大人接觸到這個殘酷的世界.

順便一提,貌似還要過100多年聖獸大人才能長大,在那條嚴禁入內的道路的深處.原來如此,所以在城里遇不到就是這個原因.

「汪汪!」

聖獸大人這時叫了一聲,女戰士露出驚訝的神色.

「唉?您說什麼」

唉?

怎麼了?

「汪——!」

「原來如此,可是」

「汪汪!」

「……我明白了」

為啥你和狗能這樣平常地對話啊?聖獸大人說的話不是獸神語吧,是怎麼聽出來的啊?用了什麼狗語翻譯器嗎?

「聖獸大人說,和你沒有關系」

「我說吧」

請和她多說一些啊.

「聖獸大人十分感謝盧迪烏斯閣下」

「嚯,把人家關在牢房里,還以為早就把我忘了」

「汪汪!」

「聖獸大人說,囑咐過做些好吃的飯菜給你送去的.盧迪烏斯閣下應該是吃的津津有味的啊」

是啊,只有飯菜很好吃,而且還能再來一碗,關在牢里竟有此等待遇真是奇怪啊,原來都是聖獸大人安排的嘛,可是作為感謝先擔心飯菜,畢竟是條小狗嘛.

「但是,既然是這樣,至少我想從牢里出來呢」

「汪——!(什麼是牢房?的說)」

「把壞人統統關進去的地方」

「汪—!(自己也被關著,聖獸大人如此說)」

之後通過女戰士的翻譯,我和聖獸大人聊了一會兒.我發現聖獸大人似乎對這次的事件的來龍去脈一點都不清楚,好像也不清楚我散發著發情的氣味,蓋斯把我抓住所包含的意義也不明白.自己被抓住後也只是理解到遇上了可怕事情的程度.總而言之就是小孩子啦,對小孩子不能要求太多啊,沒辦法.

「多虧了聖獸大人,我才過上那麼舒適的生活啊,謝謝你」

聽到我的感謝後,它搖著尾巴,把我的臉給舔了.呵呵,真是個可愛的家伙啊.刷刷撫摸著它的頸部,這時突然被推到了,啊啊,不要啦,有人看見的啦…….

「……盧迪烏斯閣下,聖獸大人是尊貴之軀,我說,能否克制一下你的愛意?」

「不是啦,這個發情的氣味是對你發出的」

「唉?」

「抱歉,沒什麼」

不好不好,把心里話說漏了.

「咳咳咳,那麼,聖獸大人,回聖樹《家》去吧」

「汪汪!」

在此之後,獸族之間因為聖獸大人逃走這件事成了問題.結果,沒弄明白帶走了聖獸大人的犯人是誰,雖然得出要加強護衛的警戒這個結論,但前幾天剛發生過綁架事件,所以衛兵們都開始緊張兮兮的了——

後來聖獸大人好幾次出現在我身邊,是啊,為什麼,會來我這里呢.

當然了,第二次時我被懷疑了,不過那天運氣很好,我正在參加瑞傑魯德與舊司塔巴的酒宴.雖然我沒喝酒,但那個像核桃仁樣子的下酒菜很好吃,總之我有不在場證明.他們說像我能把森林一帶全部凍結住的魔法師,就算離得很遠也有辦法的吧,不過因舊司塔巴的一聲怒喝,我的嫌疑立馬就散去了.

再蒙冤就不好玩了,因此我覺得還是盡可能呆在瑞傑魯德,艾麗絲,或者舊司塔巴的身邊吧,算了.

最後勉強呆在了蓋斯身邊,他是戰士長,警衛最高負責人,雖然他天天都很忙,不過有他為我提供不在場證明的話是最為有效的我認為.

「盧迪烏斯閣下,我覺得你是討厭我的啊?」

纏著他一整天後,他感到厭煩了.

「我不在意啦,你要是再生個女兒的話,請送我一個」

「……的意思是,你打算和我的女兒結婚,這樣嗎?」

「不啦,開個玩笑而已喲,哎呀,抱歉,難道我又發出發情的氣味了嗎?」

「嗅嗅……沒有啊」

「嚯,這樣就沒問題了吧」

果然只要不在女性身邊,我的假小子看來也不會是雄貓啊,就是說只要看不到,什麼問題也沒有.

「……我在這一個月里明白了,盧迪烏斯閣下是個出色的人物,明明還那麼年輕,就已經被瑞傑魯德閣下認定為戰士了」

「干嘛啊,突然表揚我」

好惡心哦.突然來個180度大轉彎.

「起初我還以為你是個,把瑞傑魯德閣下當靠山胡作非為的壞小孩」

嚯,還真說呢.嘛,也未必說錯了.

「魔法的本領……超出自己的想象.像把雨季森林給凍結這種只有在童話里聽過.」

「呵,我的師傅更加厲害呢」

我無意義的誇了洛克希一番,洛克希再誇也誇不夠啊.

「而且不管怎麼說,盡管你有那麼強大的力量,卻完全沒有報複那樣對待你的,我們德魯蒂亞族人」

說起來也是啊,可是你看,瑞傑魯德也說過的,我自己也大意了呢,彼此反省不就可以了嗎.而且…….

「再說這里是基列奴的故鄉呢」

「…………基列奴說過這個村莊什麼?」

「不,她什麼都沒說過」

基列奴她似乎不太喜歡大森林啊,在教我獸神語的時候也露出過不爽的表情.

「我尊敬的師傅的一族,當然想要和睦相處了不是嗎?」

「……我可以再道歉一次嗎?」

「那個叩拜大禮就不必了,這件事先放一邊,請把對米妮托娜將出手的權利給我」

「盧迪烏斯閣下要能好好認真的對待女兒話,自己倒是不反對」

「唉!」

真的嗎?把和貓耳少女喵嗚喵嗚的權利給你的說!不不不,現在說的是姻緣佳話,你個啃老渣渣閃一邊去.

(P.S. 相手をする有很多意思包含在內,請獨自腦補)

「當然是開玩笑的啦,再說大概艾麗絲會爆發的呢」

「你現在散發出了一點發情的氣味」

「那沒辦法呀,還不是怪蓋斯大哥不經意的發言嘛,請體會一下我啊」

「是嘛……很抱歉」

哎真是,我和艾麗絲已經約好了的,15歲,還有4年,等個4年就是天國了.

說起約定,也和希露菲約定過…….希露菲現在在做什麼呢,還好吧,不要因為頭發的關系被欺負了就好…….

「哎呀,今天也來了呢」

想著那些事情的時候,聖獸大人慢吞吞地出現在面前.

「咔,警衛到底在做什麼啊……!」

蓋斯見到這般景象,嘎吱一下咬牙.聖獸今天也對我高興的叫了「汪」的一聲,作為回應我撫摸著它的頭.

「難道說,它能自己跑出來的嗎?」

姑且問問看,

「不,肯定是有人引它出來的」

蓋斯一臉憂愁地看著聖獸大人一邊說.

有人引導,這絕對是內部作案吧,不過所有人都有不在場證明,怪嚇人的啊.

「要不要我和瑞傑魯德去調查一下?有瑞傑魯德的『眼』的話,我想很快就會水落石出了」

我提議到.

「吧,守護聖獸大人關系到德魯蒂亞一族的榮耀,找外人幫忙是不行的」

他斷然拒絕.

「村子的保衛不是可以嗎?」

「那是兩碼事」

村子的保衛可以,聖獸逃走監視不行,雖說很難區分二者,這也是常識的不同所在嘛.算了,他們愛怎麼樣就怎麼樣吧…….

「像這樣已經逃出好幾次了,確實令人不安啊.還好現在是雨季,要是雨季結束了,可能又會被綁架了也說不定.而且,就算在村里也會有魔物出沒,可能會有不測」

「就是啊……」

蓋斯一臉複雜的表情苦惱著.

「既然聖獸大人跑出來的目的是為了來找我,那麼反過來我每天過去的話,就沒問題了你說呢?」

「這……可是……呃……」

苦惱著,果然不想讓外人接近聖樹嗎,為你著想一下吧.

「那麼,在被不法分子帶出來之前,把它從聖木附近放出來,由我和守衛的人一起看護這個提議你看怎麼樣?」

「…………本末倒置了不是嘛?」

「總比聖獸大人突然在住處不知所蹤了要好啊不是嗎?」

「…………」

蓋斯頭疼了,頭疼的最後,還是這樣敲定了——

後來在不到兩個星期里,我和聖獸大人過著享樂的生活.結果還是不知道犯人是誰,但不論如何,聖獸大人不會突然人間蒸發了.

順便一提,被守衛的人臭罵了一頓想要訓狗的我,這件事保密——

發生了各種事情後三個月過去了,雨停了.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四卷 少年期 航海篇web版 第四十一話「德魯蒂亞村的好日子・前篇」     下篇:第四卷 少年期 航海篇web版 第四十三話「聖劍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