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四卷 少年期 航海篇web版 第四十三話「聖劍大道」  
   
第四卷 少年期 航海篇web版 第四十三話「聖劍大道」

離開德魯蒂亞村的前一天.

艾麗絲和米妮托娜打架了,不必說結果,艾麗絲壓倒性的勝利,這是當然的吧,艾麗絲是由瑞傑魯德鍛煉出的級別,把一個沒有經過特殊訓練的年幼的女孩子作為對手,那才叫無法稱為對手.

這是欺負弱小,也許還是提醒她一下比較好,艾麗絲知道她是一個那樣的小孩,而艾麗絲也快要14歲了,雖說是14歲,還只是個小孩子,但也不是不分輕重就打別人的年齡了.

可是,我該說些什麼呢,至今為止我都沒有阻止過艾麗絲打架,在冒險者公會時的爭吵基本都是拜托瑞傑魯德解決的,事到如今像我這樣的人該說些什麼呢,是該說冒險者和村里的小女孩是不同的嗎.

「不,不對,是米妮托娜不好」

這樣主張著的人是提爾賽娜.聽她說來,米妮托娜似乎想要挽留說雨季結束後就要出發的艾麗絲.艾麗絲很高興自己被挽留但同時解釋了繼續旅行的目的,艾麗絲試圖說服任性的米妮托娜的展開,好像和往常相反啊.

她們倆談了一會兒,起初兩人都很冷靜,不過沒過多久爭論就升溫了,米妮托娜開始爆粗口,內容夾雜著基列奴和我的粗口,艾麗絲聽到後皺著眉頭卻拼命忍耐住,再冷靜的反駁.

結果,第一個動手的人是米妮托娜,對著艾麗絲挑釁,這是勇氣可嘉的行為,值得尊敬,我是無論如何也模仿不來的.盡管這樣,艾麗絲還是接受了她的挑釁,毫不留情的,按照慣例痛扁一頓.

「艾麗絲」

「干嘛啊!」

在這里姑且我先好好觀察下狀況.首先是米妮托娜,明明應該是輸了的還相當興奮,嘴里還呼—呼—著.被艾麗絲痛扁一頓還沒有受挫,艾麗絲就算很大的大人也可以輕松的讓其崩潰.她不是個最後關頭會大意的人,就是這麼回事吧.

「看來你有放水呢」

「……那還用說」

艾麗絲臉轉向一邊說道,換做是以前的艾麗絲,管你是不是比她小,對反抗她的人絕對不會留情的.這句話是我說的不會有錯.

「平時的話,你會把人打得更慘吧」

「……她是我朋友啊」

偷瞄了一眼艾麗絲,只見她撅起嘴,看起來有點不好意思的樣子.呵,看來她有些後悔打了人,這是迄今為止沒有發生過的事情,這三個月里也許艾麗絲稍微成熟一些了也說不定.在我不經意間,她也得到了很好的成長.那麼,我能說的只有一個.

「明天,離開以前最好能和好哦」

「…………表」

還是個小孩嘛——

留在村里的最後一天,做著旅行的准備而忙著,也沒去找聖獸大人,心想又會被犯人帶出來了吧,但聖獸大人似乎沒有出現.可是半夜里出現了兩個入侵者.

「啊!」

一個很小的聲音以及嘎嗒一下大的聲音,就算是我,聽到那兩個聲音也醒了過來,想著最近自己實在是太松懈了啊一邊起身,抓起放在一旁的魔杖.就一個小偷來說也太粗糙了.瑞傑魯德早就察覺到了吧,呵.

「提爾賽娜,輕一點喵」

我放開魔杖,難怪瑞傑魯德一聲不響.

「抱歉托娜,可是太黑了」

「用眼睛好好看能看清楚喵……啊!」

又發出一聲嘎吱的聲音.

「托娜,沒事吧?」

「痛死了喵……」

不過,也許本人是打算悄悄說話也說不定,不過音量大得能聽得很清楚.

她們到底想干嘛,金錢嗎?還是說名譽嗎?難道盯上了我的軀體了嗎.

說笑的,反正是去找艾麗絲吧,

「啊,是這里喵?」

「嗅嗅……好像不是啊」

「別管了喵,反正睡著了喵」

她們在我的房門前停下,然後喀嚓一下進來了,小心翼翼的環視了屋內,與坐在床上我的目光撞個正著.

「喵……!」

「怎麼啦托娜……啊」

米妮托娜和提爾賽娜站在那里,單薄的皮制衣裙,屁股後面開了個洞洞,尾巴稍稍探出臉來,這是獸族獨有的睡衣著裝,實在討人喜愛.

「三更半夜的怎麼了嗎?艾麗絲的房間在隔壁喲」

我盡可能壓低聲音說到.

「喵,喵不起……」

說著他們想要關上門,突然停住了動作.

「說起來,還喵有謝過你喵」

「啊,托,托娜?」

托娜似乎想起什麼似的說完進入了屋內,提爾賽娜膽小地跟在她身後.

「謝謝你救了我喵,要不是就幫我施放治療魔法,聽說可能我就要死掉了喵」

就是啊,那個傷勢挺危險的,換做是我早就插白旗了的傷勢,還真能那個啥保持鎮定臨危不懼啊.

「小事一樁啦」

「多虧有你,就連傷痕也沒留下喵」

托娜說著便把衣裙下擺掀了起來,看到了光著的美麗的腿部,可是太暗了嗎,看不清里面.若隱若現,克西莉卡大人,為什麼你沒有夜視的魔眼啊…….

「托娜,別那麼下流呀……」

「反正已經被看過一次了喵,沒關系喵」

「但是,蓋斯大叔說過的呀,人族的男人是萬年發情著的,不當心接近的話會被侵襲的說」

萬年發情,說得真過分,但沒說錯.

「而且,興奮地看著我的身體的話,就當謝禮很方便……喵!?有寒氣!」

「誰讓你一直把裙子掀起著的」

就在那時我沒有去看托娜的大腿,淌著冷汗的同時抓緊了應該是放在了旁邊的魔杖,從隔壁的房間緩緩溢出刻骨的殺氣.

「咳咳,禮我已經收下了,艾麗絲就在隔壁房間里,請吧」

就算是小孩,也不可以不小心就讓別人看到傷痕什麼的,要是被有扮醫生不良嗜好的大叔侵襲的話就糟了.

「好吧,不過真的很感謝你喵」

「謝謝你」

兩人點了點偷後,走出房間.過了一會兒後,我偷偷摸摸地挪到牆邊,貼上耳朵.從隔壁傳來艾麗絲不高興地說著「干嘛啊?」這樣的話,眼前浮現起她那抄起雙手的招牌站姿.

托娜和提爾賽娜的聲音有些聽不太清,不,都怪艾麗絲太大聲了嘛,聽起來氣氛有些緊張,不過艾麗絲的聲音慢慢地就緩和了下來.看來沒事,我放心後躺回床上.

她們一整晚都在交談,說了些什麼我不清楚.托娜也好提爾賽娜也好,人類語還不是熟練的,艾麗絲看樣子也多少學會了一些獸神語,但不至于可以進行對話.

她們有好好交談了嗎,雖然我這樣擔心,不過第二天離別的時候,艾麗絲握著米妮托娜的手,泛著淚水緊緊抱住了她.看來和好了,太好了太好了——

聖劍大道.那是一條橫跨大森林筆筆直的大道,曾經由聖米里斯造出的這條大道上充滿著魔力,就算周圍被水淹沒了,也只有這條大道是干巴巴的.另外,這條大道上沒有任何魔物出沒.

我們乘著德魯蒂亞一族送的馬車行駛在那條路上,他們把旅行必需品一五一十全都包辦了.馬車和馬匹,旅費(米里斯金幣5枚及銀幣5枚),消耗品等.這樣一來就算不回砂石港補給也能抵達米里斯國的首都了吧.

很好,出發.就在剛准備出發的時候,但不知為何猴臉男跑了過來.

「哎呀—,我想差不多該回米里斯去了啊,太巧了啊,讓我搭一下車吧」

新來的《基司》說著便厚顏無恥地鑽上了貨車.

「呵,這不是基司麼」

「你也跟著來嗎?」

除我之外的兩人並沒有抱怨什麼,他們認識嗎,問了一下後,看來基司在我沒察覺的時候已經對兩人做好工作了,混進艾麗絲與托娜,提爾賽娜中和她們講有趣的故事,加入到瑞傑魯德與舊司塔巴的交談里拍馬屁,浮誇的人發揮了哄騙的特長,巴結好了這兩人,在我沒有看到的時候.

因此,他們兩人輕易地就同意了.

「好吧,那麼出發了喔!」

瑞傑魯德喊著的同時馬車開始起步,朝送別的獸族揮手的艾麗絲泛出淚水看著米妮托娜她們,雖然有些感動.可是在我心中少許殘留了一些不舒坦的地方.這都怪基司不好,想要跟著來的話,一開始明說就好了,就算不這樣特地在背地里搞些小動作,只要平常的懇求的話,不會拒絕的啊.

「喂喂,前輩,別這樣瞪俺啊」

在跑的相當快的馬車里,我看起來那麼不高興嘛,基司壞笑著湊到我耳邊.

「為前輩戀愛上牽線搭橋的人可以是俺哦?」

他開始說了一些有些奇怪的話.戀愛上牽線搭橋,這三個月里還沒對貓耳娘和狗耳娘下手就結束了,和艾麗絲之間的關系也沒什麼進展.和蓋斯的關系雖然比一開始要好些了,也就那樣了.這算哪門子的戀愛?不能說蠢話喲,我可不是那個向的.

「戀愛上牽線搭橋是什麼意思?」

「讓你和聖獸相見了不是嘛」

「聖獸……」

思考含義,理解了.

「啊—」

這,這家伙嘛!

這家伙是犯人嘛!

什麼狗屁戀愛牽線搭橋!

我都說了是冤枉的啊,不,還有更重要的事.

「怎,你是怎樣把聖獸大人帶出來的啊!」

「那可是商業機密喲,嘛,那些看守都是笨蛋啊,只要稍微鑽鑽空子帶還是能出來的喲」

還說得滿不在乎挺驕傲的.

不會吧,這不妙吧,話說獸族那些人暴跳如雷了啊,要是抓到的話就把他大卸八塊那樣.

「干,干嘛要做那麼危險的事情啊」

「你喜歡小狗不是嗎?」

「我不是說過是被冤枉的嘛」

「哦是嘛?哎呀,有什麼不好的啊」

基司輕浮的嘻哈笑著,這時候我突然感到有些擔心了,這家伙沒准是個相當的危險分子不是嘛,和他一起旅行有點不妙不是嘛.

「瑞傑魯德大叔,請把馬車掉頭」

「為啥?」

「把帶走聖獸大人的犯人扭送過去」

「哇——慢著慢著!」

基司慌慌張張想要捂住我的嘴,但都因為他我才蒙冤的啊,現在得狠狠心,需要讓他受一些教訓吧.

「沒事兒新來的,我會好好說明一下的.也許會全裸關進牢房再潑上冷水什麼的,不過就那種程度給我忍住」

「喂,慢著!你來真的啊!你聽我說,叫他們准備馬車的人可是我啊,那些家伙沒有用東西來賠償的這樣的文化,所以,饒了我吧!」

猴子臉還挺拼命的,這也是他的臉可愛的地方,這家伙不是個壞人,一起關在牢房里的我非常清楚,並不是帶有惡意的把聖獸大人帶出來的應該.

可是,嗯——

「盧迪烏斯」

「什麼事?瑞傑魯德大叔」

「饒了他」

「老爺!不愧是老爺啊!啊不,我很久以前就認為老爺是個男子漢大丈夫了!」

這家伙真心的…….不過話說回來,

「瑞傑魯德大叔,這樣好嗎?這家伙是你最討厭的壞蛋喲?」

「他是為你著想的吧」

瑞傑魯德的判斷標准我是不太清楚的,那個可以這個不行.不,沒准這是基司事先做好功課的結果也說不定,干得不錯嘛,這只死猴子.

「就,就是說啊老爺!都是為了前輩才做的那些事情喲!我從沒想過會事情變得那麼嚴重啊,所以我才會得寸進尺,但貶低別人那樣的事情我從沒想過啊!」

說句心里話,這家伙對我有恩,給了我馬夾,雪中送炭的恩.雖然是小恩,但比起明知我是冤枉的還要懷疑我的那些獸族,印象好太多了.

嘛,算了.再說最後誰也沒有為難,獸族的守衛通過這次的事情也得到了教訓了吧.就勉為其難的打下牙往肚里吞吧.

「跟著我們一起是可以,不過新來的,你不怕斯佩爾德一族嗎?」

我故意說得能讓瑞傑魯德也能聽到,這家伙到底知不知道瑞傑魯德就是斯佩爾德一族啊,要是參加了酒宴的話,就算有所耳聞也不足為奇…….要是等會他說「斯佩爾德族好嚇人」這樣的話的話就麻煩了啊.

「怎麼會,當然怕了,我也是魔族的啊.斯佩爾德一族的恐怖從小時候起就一直聽到的喲」

「是嘛,順便一提,別看瑞傑魯德那樣子,其實是斯佩爾德一族的」

基司聽到後眯起眼睛.

「老爺是例外,是我救命恩人啊」

發生過什麼嗎?我朝瑞傑魯德使了個眼神,他像是不清楚似的搖了搖頭.至少在這三個月里,看來沒有救過他.

「果然不記得了嘛,已經是30多年前的事了啊」

那樣說著基司開始道出原委,有相遇,有離別,有高潮部分,也有葷段子的超贊的故事.說到硬派超贊帥哥出發去旅行,有數百個女人懇求他別走,依依不舍地離開故鄉,在旅途中與神秘美女…….

因為太長了歸納一下的話就是,他還是個新手冒險者的時候,被魔物攻擊就要死了的時候,被瑞傑魯德救下了.

「嘛,已經是30多年前的事了,也不是特地想要感恩啊」

斯佩爾德一族可怕,但是老爺是例外.猴子臉新來的說著就笑了,瑞傑魯德好像表情也緩和了下來.我覺得自己懂得因果報應這個詞語的含義,太好了啊,瑞傑魯德.

「嘛,一段時間里就麻煩你了,前輩」★(︿▽゜@)

就這樣,猴子臉新來的就加入了『死路一條』…….怎麼可能加入.

他頂多只是到下一座城市為止,我對自己確認著.按那個不吉利的說法,四個人組成的隊伍不會有好事發生.

要是遵照那個說法,一個人被關在牢房里的話就沒人照顧了啊,嘛,不加入隊伍的話也就算了.

就這樣,我們在旅途中添了一名同行者——

我們憑借馬車的速度,不停地在大森林中穿梭,真的是一條筆筆直的路,一條直線一直通往地平線的另一邊,米里斯神聖國的首都.

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路啊,沒有任何魔物 出沒,排水相當不錯,這些疑問都由基司做出說明.

造出這條大道的是世界第一大宗教,米里斯教團的鼻祖——聖米里斯.米里斯太刀一揮的結果,山和森林被劈成兩半,據說是和在魔大陸的魔王一刀兩段劃清界限.從那段

逸聞趣事里這條路被稱為『聖劍大道』.

雖然想想也不太可能,但聖米里斯的魔力至今仍舊保留著.證據就是直到現在為止還沒有遇到過任何魔物,馬車也沒有陷入過泥潭里去過,一帆風順.

毫無疑問是奇跡,可以理解米里斯教團作為宗教擁有著強大的力量.不過我倒是害怕會對身體產生不好的影響,魔力這玩意兒很方便,不過會讓動物變成魔物,會讓兩個小孩子從中央大陸傳送到魔大陸去,會發生一些不好的事情,魔力多也就意味著可怕.

算了,沒有被魔物攻擊雖然挺輕松的——

在大道的兩旁每隔一定距離就有著投宿點一樣的地方(P.S.高速公路服務區),在那里做著野營的准備,食物由瑞傑魯德隨便在森林里打一些回來,沒什麼的問題.偶爾會有從附近的村落來的獸族過來販賣,不過沒什麼可買的.

大森林里顯然植物種類很豐富,在大道旁邊生長著許多作為香料的花草,我根據曾經看過的植物詞典,采摘了一些.然而我的烹飪技能不那麼高,雖說在這一年里得到了一些進步,也就是從『難吃』變化到『有點難吃』的程度罷了.

大森林的食材比魔大陸更好,不只有魔物,還有普通的動物,像兔子和野豬這樣的普通的野獸.那種生物的肉直接烤就非常好吃了……但是,機會難得,我想吃更好吃的肉.舌尖上的探求是永無止盡的.

于是,基司登場了,他是野營烹飪的高手,他把我摘來的野草和樹果像變魔術般的制作出了香料,華麗地把肉調好味.

「俺說過的吧?什麼事都會做喲」

沒白驕傲,那個肉真心好吃啊.基司,抱一個!激動得不假思索就緊緊抱住了他.他被我相當的惡心到了,我自己也感覺不舒服,彼此彼此呢——

「好閑呢」

今天也一如既往正在准備著伙食的時候,艾麗絲嘟噥著說道.

食材:瑞傑魯德

水和火:我

烹飪:基司

在這樣完美的分工面前,艾麗絲無從插手,頂多就是撿些柴火,但這里是森林里,很快就完事了.因此她無所事事.起初他一個人默默地揮擊著劍,被我和基列奴硬逼著反複練習的她,能夠揮上好幾個小時.話雖如此,問了她那樣很有趣嗎,看來並不是那樣.

現在瑞傑魯德去打獵了,基司在熬湯,我正在著手制作手辦,做完這個1/10瑞傑魯德要花很多時間,不過應該能賣掉,因為有附加價值.有了這玩意不僅絕對不會被斯佩爾德一族攻擊了,反而會成為好朋友,說一些之類的宣傳詞.

這先放一邊,艾麗絲閑的快抓狂了.

「我說!基司!」

「啥事啊小姑娘,還沒做好呢?」

基司嘗著湯味道一邊轉過頭來,眼前是擺著招牌站姿的艾麗絲.

「教我烹飪啊!」

「不高興」

速答!基司若無其事地繼續熬湯,艾麗絲傻了一瞬間,可是馬上就回過神來吼道.

「為什麼啊!」

「俺不想教你啦」

「所以說,為什麼啊!」

基司重重地歎了一口氣.

「我說啊小姑娘,劍士只要想著戰斗就行了喲,烹飪啥的沒屁用的,只要能吃就可以了」

順便一提,這個男人,做出的飯菜不是說能吃就可以了的水平,是可以去開餐館的水平了,雖然不會像皇那樣從嘴里放出光線,不過至少會成為附近好評的餐館.

「但是,如果會烹飪的話……那個……我說,你明白的吧?」

一邊瞄著我這里,艾麗絲吞吞吐吐地說著.干嘛呀艾麗絲,你想說什麼呢,痛痛快快說出來呀.

「俺才不明白呢」

基司對待艾麗絲很冷淡,不知怎麼了,語氣相當嚴厲.對我和瑞傑魯德說話時不是那樣,但只有對艾麗絲才用那種甩開包袱的語氣.

「小姑娘你有劍法的才能不是嘛,烹飪啥的不需要喲」

「可是……」

「能戰斗可是件幸福的事情喔?為了在這個世界活下去,除此以外就不需要了喲,把難得的才能埋沒了」

艾麗絲皺起眉頭,可是並沒有打向基司,基司的談吐中似乎有著異樣的說服力.

「這是原則」

基司點了點頭,停下了攪拌著湯的手,接著把湯盛到石碗里.順便一提,餐具是我做的.

「俺已經決定再也不教別人烹飪了喲」

基司似乎曾經是有過一支潛入迷宮的隊伍,六個人的隊伍,除了自己以外,全都是只會戰斗的不中用的家伙.當時基司的口頭禪是「你們這些人,除了會那個以外能做些什麼啊?」那樣的一支隊伍雖然扭曲但很出色.

但是,聽說有一天,隊伍里一個女的對基司說想要學烹飪,要攻略男人就必須征服他的胃,好像在這個世界里也同樣有效,基司說著拿你沒辦法啊一邊教那女人烹飪.

不知是不是拜烹飪所賜,就結果來說那個女的和男的形影不離就那樣結婚了.兩人退出隊伍不知跑哪去了,不管怎麼說都是核心人物的兩人的脫隊,隊伍里荒涼了,隊伍陷入了吵架與漠不關心的漩渦,正常的委托也不能接受了,很快就解散了.

話雖如此,基司是什麼都能干的男人,雖然沒有劍與魔法的才能,除此之外無所不能.所以我以為他很快就能找到新的隊伍.結局是慘敗,當時基司是個小有名氣的冒險者,明明是這樣,卻沒有隊伍願意收留他.

基司什麼事都會做,冒險者能做的事情,基本上什麼事都會,說到底基司會做的事情,不管是誰都能做到的.如果是高等級的隊伍,雜務都是由全體成員共同分擔的.

基司察覺到了,自己的容身之所除了那個隊伍以外就沒了,正因為是一群不中用的家伙,自己才得以存在與隊伍中.此後基司的冒險者這個職業半歇業了,他決定作為一個游手好閑的賭徒活下去.

「所以說啊,不會教女的烹飪的」

倒黴事兒啊,基司補充了一句.

讓我說的話,基司的厄運什麼的無所謂,只要他教我烹飪就好了,話說這湯真好喝啊,只喝上一小口,嘴里就響起Shooby Doo Bop那樣的樂曲似的.真想跪著求他教我啊.

所以放一艘救生艇吧.

「新來的,我明白你有多麼不幸,不過學會烹飪的那個女的變得幸福了吧?」

幸福的話就教我啊,于是問到.但基司搖了搖頭.

「女的幸不幸福不知道啊,後來再也沒遇到啊」

接著,基司自嘲般的笑了笑.

「那個男的,不幸福啊……」

所以說是倒黴事兒吧,看著他如此消沉,我什麼也說不出口了.

明明很好喝的湯,變得有些沒味道了.瑞傑魯德快點回來吧……——

某天.

在休息地點的路旁,發現一塊奇怪的石碑.有及膝高,石碑的表面寫著奇怪的文字.有7種圖案圍繞在一個文字的周圍,最中間的文字記得是斗神語的『7』,其他圖案好像在哪見過,又好像沒見過.于是我向基司打聽.

「喂,新來的,這塊石碑是什麼?」

基司看著石碑,啊的一下點了點頭.

「寫的是《七大列強》」

嚯,七大列強.

「《七大列強》那是啥?」

「作為這個世界上最強的七位戰士」

據他所言,第二次人魔大戰結束的時候,是由被稱之為技神的人物選出的,技神是當時被稱為最強的人物.由那樣的人物選出的這個世界里最強的七人,這塊石碑就是為了做出確認而設立的.

「我記得,這方面老爺應該很清楚喔,老爺!」

基司呼喊後,在附近陪艾麗絲鍛煉的瑞傑魯德趕了過來,艾麗絲當場呈大字形倒下,調整呼吸節奏.

「《七大列強》嘛,好令人懷念啊」

瑞傑魯德看見石碑後眯起眼睛.

「你知道嗎瑞傑魯德?」

「俺年輕的時候,為了總有一天能被列為《七大列強》之一而接受鍛煉」

瑞傑魯德說著,看向了遠方.看著很遠的遠方,很遠,很遠……這是多久以前的事情啊.

「那個圖案是什麼?」

「那個是每個人物的紋章,表示出現在的七人」

瑞傑魯德一個一個的手指著,告訴我現在的七個人.

現在的七人是:

第一位『技神』

第二位『龍神』

第三位『斗神』

第四位『魔神』

第五位『死神』

第六位『劍神』

第七位『北神』

這樣排列著.

「呵,但是《七大列強》為什麼沒聽說過呢?」

「《七大列強》聲名遠揚是在拉普拉斯戰役以前啊」

「為啥銷聲匿跡了呢?」

「在拉普拉斯戰役中出現重大的變化,他們半數人都行蹤不明了」

除了技神當時《七大列強》全體參與了拉普拉斯戰役,可是結果其中有3人死亡,1人失蹤,1人封印.四肢健全幸存下來的在當時只有龍神一人.

姑且被稱為准最強的人們替補進入排名,之後的數百年里相互爭奪下位列強的寶座,『最強』這個詞語變得遙不可及.

再加上現在上位的四人不知身在何處.

技神,行蹤不明.

龍神,行蹤不明.

斗神,行蹤不明.

魔神,正被封印.

確實作為最強的上位都如此,作為排名無法組成身體,因此《七大列強》逐漸銷聲匿跡,從人們的記憶中淡忘了.

……是這麼回事吧.順便一提,魔神之所以沒有從排名上消失是因為並沒有死,而是處于封印狀態的關系吧.

「當時有多少人活了下來?」

「不好說啊,在400多年前就已經有人懷疑技神是不是真實存在的了」

「說到底,為什麼技神要做出這樣一個順序啊?」

「據說是為了尋找能打敗自己的人,具體的我不清楚」

簡直就像是深夜節目排行榜啊.

「這塊石碑有些年頭了,或許現在順序有了變化也說不定呢」

我嘟囔著說到,基司聽到後搖搖頭.

「不會,那個好像是用魔法自動變化的喔」

「哎?是嘛?怎麼辦到的?」

「天曉得」

似乎就是這樣,石碑上的文字自動會變化,到底是怎麼辦到的呢,這個世界里的魔法,還有很多我不知道的地方.要是去魔法大學的話,這一部分就能學到了吧.

話說回來《七大列強》嘛,雖然我覺得在這個世界里開掛的家伙挺多的,但不論怎麼樣也感覺跟不上啊.嘛,反正我沒打算當世界最強,不用太拘泥于強大上面吧——

穿過大森林花了一個月時間,但是只用了一個月就跑出了大森林.

路是筆直的一條直線,沒有任何魔物出沒,因此能專注于趕路,這全都歸納為一個原因,馬匹的性能很好.這個世界的馬匹不知疲勞為何物,1天10小時不停地路上跑,而且第二天竟然顯得若無其事的樣子,難道是用了魔力嘛.

實在是很順利地穿過了大森林,說到意外事故,這是我在半路上生了痔瘡而已.當然我沒有告訴任何人,自己悄悄地用治療魔法治愈了.艾麗絲謊稱是修行,一直站立在馬車上.雖然我說別那樣做很危險,不過她說沒什麼危險的,只是掌握平衡感,我模仿了試一下,結果第二天腰和腿都搖搖晃晃的了.艾麗絲真厲害啊.

穿過青龍山脈的山谷,谷口有一座旅店城,是由碳礦一族經營的旅店城,沒有冒險者公會,但是作為鐵匠城出了名,武器店防具店一家挨著一家,基司告訴我說這里賣的劍價廉物美,艾麗絲看起來非常想要,但手頭的錢不怎麼寬裕.反正從米里斯大陸渡海去中央大陸,斯佩爾德族是一定會花錢的,不可以亂花錢.再說艾麗絲現在用的這把劍也不差啊,可是再怎麼說我也是個男人啊,看見擺放著的嚇人的劍和鎧甲後,我都這把歲數了居然還興奮起來了.話雖如此,果然還是外觀年齡和服裝的問題嘛,被碳礦族的店家取笑我道「一點也不適合小男孩不是嘛?」,我告訴他我也算是劍神流中級後,店家有點被嚇到了.嘛,反正我沒錢光看看又不會買.

和基司交談後得知,這里似乎是大道的分岔點.順著山往東走那里有碳礦族的大城市,往東北走的話是長耳族,往西北走的話小人族的活動范圍擴大了.這個城之所以沒有冒險者公會,也許是因為地理條件上有問題也說不定.

另外,往山里去的話似乎有溫泉,溫泉,聽起來十分誘人啊.

「溫泉是什麼呀?」

「從山里冒出的熱水喲,在那里洗澡的話會覺得很舒服的」

「呵,挺有意思呢,但是盧迪烏斯是第一次來這里吧?為什麼會知道呢?」

「書,書里讀到過」

『環游世界』這本導游書里寫著溫泉的吧,總覺得好像沒有記載.可是,溫泉嘛,真好啊.這個世界沒有浴衣吧.濕漉漉的頭發,粉紅色的肌膚,泡在溫泉里發呆的艾麗絲…….溫泉這個地方一定有著那個.

不,不會是混浴吧,不是的吧?不過,萬一有混浴的話,該怎麼辦啊.務必得去確認一下才行.

「雨季剛剛結束,所以山上現在應該很糟糕喔?」

正在犯難的時候,被基司反對了.不習慣爬山的如果人去的話會花很多時間的,因此就放棄溫泉了,可惜——

劍聖大道穿過了青龍山脈,路只有兩輛馬車並行的寬度,把山一劈為二,位于谷底.可是不知是不是虧了米里斯的守護,落石幾乎沒有發生過,要是沒有這條路的話,就要往北繞一個大大的遠路了,雖說這座山脈很少青龍出沒,但有很多魔物,想要通過的話會伴隨著巨大的危險.

在這樣的地方造出了沒有魔物出沒的近道,聖米里斯會被人崇拜的原因我很明白.

花了三天我們穿過了山谷——

就這樣,我們穿過了大森林,進入了人族的領地.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四卷 少年期 航海篇web版 第四十二話「德魯蒂亞村的好日子・後篇」     下篇:第五卷 少年期 重逢篇web版 44話 米里斯神聖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