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五卷 少年期 重逢篇web版 44話 米里斯神聖國  
   
第五卷 少年期 重逢篇web版 44話 米里斯神聖國

特別說明:該書為日本網絡連載小說,現由MF文庫出版.此web章節譯本在文庫本譯文出來後會重新收錄.

網譯版 轉自 百度無職轉生吧

翻譯:木木原宿(44-47),loki001(48-49,50-50.5),treeking0(49.5)

米里斯神聖國

首都米里西奧

從聖劍街道開始就可以看到這個城市的全貌了.

首先是從青龍山脈流出的尼古勞斯河.

朝著進閃耀著青色光芒的格蘭湖流進.

格蘭湖中央浮現出的是宏偉的純白的白色宮殿.

又從那里全部流入尼古勞斯河.

沿著河邊的是金色的大教堂和銀色的冒險者工會總部.

周圍蔓延著像棋盤般整齊排列著的街道.

然後是像是要把城鎮圍起來而放置的七座雄偉的塔與向外延伸開的無垠的草原.

尊嚴與和諧,兩個兼有的它是這世界上最美麗的城市.

摘自冒險家·普拉迪康德所著的《走遍世界》——

確實很美麗.

幻想世界獨有的綠色和青色相混合,還有像江戶和劄幌一樣的整齊的街道,讓人有著與在看到利卡利斯城相比所沒有的感動.

艾麗絲呆呆地看著,嘴巴不自覺的張開.

瑞傑魯德也眯著眼睛.

雖然這兩人都是去華求實的類型,但對美麗的東西而感動的話似乎也會想要好好地記下來.

「厲害吧?」

基司不知為何一副很驕傲的樣子.

為什麼基司會那樣子,如果有看到這樣的景象的話,就也不是不理解了.

如果是我的話也會很驕傲的.

雖說如此,看著這家伙得意忘形的樣子我總覺得有些生氣了.

「雖然很了不起,但那麼大的湖,如果雨季來了的話就糟糕了嗎?」

不禁這麼貧嘴道.

不過,這是個純粹的疑問.

街道的中央有著巨大的湖泊.

北方的大森林馬上就會有三個月持續的降雨.

那樣的話這邊也會受到影響的吧.

「當然以前似乎是夠嗆,但現在那七個魔術塔正完美地控制著水.所以才能安心的讓湖坐落在城市中央.」

「城牆也沒有吧?」

「那個啊,因為那些塔一直張開著結界所以」

「原來如此,也就是說如果想要攻陷米里斯神聖國,首先要把那些塔給解決才行吧?」

「不要說這種危險的話,即使是開玩笑,萬一讓聖騎士他們聽到的話,會被逮捕的吧?」

「……小心點吧」

據基司所說,只要有那個七個塔,首都就決不會被災害所襲擊,也不會有流行病這樣的事.

雖然不知道是什麼樣的原理,但卻很便利啊.

「快走吧!」

隨著艾麗絲興奮期待的一聲,我們駕著馬車繼續前進——

米里斯奧城被分成了四個地區.

北邊是『居住區』.

民房林立的地區.

貴族和騎士團的家人所居住的地方和一般市民所居住的地方多少有些差異,但基本上都是民房.

東邊是『商業區』.

所有的工商行業所聚集的地區.

零售商店也有,但是規模很小.

是大型的商會勢力所在的地區,這個世界的商業街.

也有鍛造場和拍賣場.

南邊是『冒險者區』.

是冒險者們聚集的地方.

以冒險者工會的總部為中心,各種面向冒險者的商店和旅館都非常齊全.

沒落的冒險者居住的貧民窟和賭場也有必要注意.

姑且來說,奴隸市場不是在商業區而是在這里.

西邊是『神聖區』.

大多數的聖米里斯教會的相關者所居住的地方.

有著巨大的大教堂和墓地.

另外,米里斯聖騎士團本部也在這里.

以上這些事情,基司一個一個的,耐心地告訴了我們——

我們從外圍繞到冒險者區,從這里開始進入到城市中.

基司說,城市外面的人從冒險者區以外的地方進來的話,似乎會引起不必要的懷疑,花費大量的時間.

麻煩的城市啊.

進入城市的瞬間,各種各樣的氣氛包裹著全身.

從遠處看相當漂亮的米里斯奧,進入到其中的話和其他城市子的樣子差不多.

坐落在城市入口的是旅館和馬廄.

小商販林立在一起,不厭其煩地招呼著來往的客人.

在大街稍微往里面的地方,可以看見武器商店.

狹窄的胡同深處,好像有稍微貴一些的旅店之類的建築.

順便說一下,銀色的冒險者工會總部什麼的,在入口處就可以看見了.

我們暫且先把馬車寄放在馬廄.

據聞,似乎也有著幫我們把行李運送到旅館去這樣的服務.

其他的城市里沒有的服務.

果然大城市的話,這類的服務如果不能做到很充足的話,可能就無法殘存下來了.

「那麼,我還有些事情.所以就先告辭了!」

在把馬車送到馬廄寄放後,基司突然這樣說.

「誒?已經要分別了嗎?」

我覺得有些意外.

本以為至少到旅館為止還會一起行動的.

「什麼啊,前輩,會感到寂寞嗎?」

「那當然會寂寞啊」

對于開玩笑的話,我坦率的回應了.

雖然和基司相處的時間很短,但他不是壞人.

波長吻合的伙伴在旅途中可是很重要的.

多虧了基司,我們的負擔減輕了很多…….

而且,他不在了的話,也許連吃飯也會覺得枯燥無味了,真是郁悶.

「不要覺得寂寞哦,前輩.在同一座城市的話,還會再見面的」

基司聳了聳肩,撫摸了我的腦袋,然後揮著手走去.

不過,艾麗絲卻擋在了那里.

「基司!」

她抱著胳膊,抬起下巴,一如往常飛揚跋扈的樣子.

「下次再見面的時候教我做料理吧!」

「都說了很討厭嘛,真煩啊.」

基司咯吱咯吱地掻了搔後腦,從她旁邊穿過.

順便還敲了敲瑞傑魯德的肩膀.

「老爺也是料理達人呢,找他吧.」

「你啊,別開玩笑了.」

「知道了哦」

基司再次次揮了揮手,走進了人海中.

一副很干脆的樣子.

這兩個月,一直在一起的時候沒有想到現在干脆的分別了.

正當這個猴子臉的家伙要消失在人群中時,卻突然又回過頭來.

「啊,對了前輩,別忘了來冒險者工會露露臉哦!」

「……嗯?噢!」

要賺錢的話還是得去冒險者工會.

但是,為什麼現在要說這個?.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基司聽到我的回答後便消失在了人海中——

首先得找到住宿的地方.

尋找住所是我們到城市來後,最先要做的事.

離開米里斯奧的大街後,可以找到很多的旅店.

穿過小巷,稍微往前走便來到了旅店街一樣的地方.

一家家來回看了看後,便決定在其中一家住宿.

『夜明的光亭』

這個旅館,是在一個稍微有些遠離大街的地方.

但是,因為貧民窟更加遙遠,所以這里的治安也不壞.

各種服務也相當齊備,可以說是面向C~B級的冒險者的住處.

如果要說缺點的話,日照有些不好.

等到住進旅店後,就在房間整理了一下接下來的行程.

有時間的話去看看包含冒險者工會在內的城市里的重要場所.

還有剩余的時間的話就適當的自由玩樂一番,然後回到旅店開始作戰會議.

就是這樣一連串的流程.

「去更加便宜的地方住不也可以嗎……」

艾麗絲郁悶的說道.

她說的也有道理.

應該要節約用錢,這是我常常說的話.

但是,現在稍微充裕了一些.

三個月前,從德魯蒂亞村村的警備中得到了錢.

然後,又從蓋斯那里得到了錢.

從那兩次中得到了米里斯金幣七枚多一點的錢.

雖然賺錢是不得不做的事,但現在還不會馬上就陷入缺錢的境地.

所以,這樣奢侈一下也可以的吧.

就算是我,偶爾也想要在柔軟的床上睡覺.

「嘛,偶爾這樣也可以的吧?」

無視郁悶著的艾麗絲進入了房間.

相當乾淨的房間.

房間的角落里放著已經准備好的桌子和椅子.

房間里也掛著鑰匙,還有著百葉窗.

就連生前的世界中的商務酒店都遠比不過這里.

這個世界的旅店的配置十分的好.

接下來,決定入宿之後要做的事.

檢查裝備,記錄必須要補充的消耗品名單.

烘干床,清洗床單,順便打掃一番.

這些都是相當日常化的工作,不需要指示全員就開始了各自的行動.

等到全部結束時,已經是日落的時間,周圍暗了下來.

因為到達的時候已經過了午後,所以去冒險者工會的時間就沒有了.

嘛,晚一兩天再去那里,也沒什麼的.

在旅館旁邊的酒館里吃飯結束後,回到了房間.

三人圍坐在一起,互相面對面.

到了作戰會議的時間.

「那麼,開始『Dead End』隊的作戰會議.這是到米里斯首都後的第一次會議,歡呼起來吧.」

我拍了拍手,還拍了拍嘴巴,艾麗絲和瑞傑魯德也還以敷衍的掌聲.

怎麼有點不配合.哎,算了.

「現在,我們終于到達了這里」

我首先認真地說出了這番話.

真是漫長的路程.

魔大陸待了一年多,大森林里待了四個月.

一年半了.

花了一年半的時間,終于啊,總算是到達了人類居住的地方.

脫離了危險地方.

從這里開始的街道也被修整過,路也平坦起來.

與過去相比,要說是安全也不過分吧.

不過,距離目的地還很長很長.

從米里斯到阿斯拉,有著世界的半圈那樣的距離.

即使是再好走的路,也無法把這距離給縮短.

果然還得花費一年左右的時間吧.

這樣的話,最大的問題是…….

錢.

「總之,暫時在這個城市里賺錢吧.」

「為什麼?」

艾麗絲鄭重的提出了疑問.

「雖然魔大陸,大森林都走了過來,但人類的地方的物價很高.」

所以,回憶起我至今為之調查的行情.

雖然砂石港的行情沒有調查.

但還記得魔大陸的整體行情和旅店街的物價.

與這相比,米里斯神聖國和阿斯拉王國的物價很高.

這個旅店的住宿金額也是,從魔大陸的旅店的行情來看顯得相當驚人.

比起其他種族的貨幣人類的貨幣要更加重視.

「米里斯的貨幣價值很高.阿斯拉王國的其次,是世界第二高的.因為物價很高,所以委托費似乎也高.

比起像在魔大陸那時每到一個城市後停留一周的時間賺錢,在這個城市用一個月左右的時間集中賺錢的話效率更好吧」

米里斯的貨幣價值高.

這樣,在米里斯賺到足夠的錢的話,

就不會出現經過中央大陸南部時,因為資金短缺而困擾的情況了.

「讓斯佩爾德族坐船都不知道花了多少錢呢.」

說到船這個話題,艾麗絲露骨的擺出一副不愉快的表情.

想起暈船的事了吧.

這對她來說是討厭的回憶,但對我來說卻是很好的回憶.

因為受到了很多的關照.

「先在這里存下錢,然後一口氣走到阿斯拉.或許暫時做不了對斯佩爾德族的宣傳了,瑞傑魯德大叔.就算這樣也可以嗎?」

瑞傑魯德點了點頭.

嘛,斯佩爾德族的宣傳也是因為我喜歡而做的.

我的話,更要保持冷靜地為洗刷斯佩爾德族的汙名而盡力.

半年或者一年嗎?.

如果是大城市的話,那麼影響力也應該更強.

但是,從到達這里為止已經花費了一年半的歲月.

一年半了.

不短了.

不想再花費更多的時間了.

想起來,也已經一年半的時間下落不明了.

我的家人應該都很擔心.

他們怎麼樣了呢?.

想到這里,發現自己一直沒有寫過信.

雖然以前也有想要寫信,但因為各種各樣的事情而忘記了.

信嗎?.

好.

「明天是休息日吧」

休息日這個概念,一直以來也偶爾在使用.

最初是因為擔心艾麗絲而制定出來的.

從中途開始也是為了讓自己能夠休息.

沒看到艾麗絲有所疲憊,瑞傑魯德也是位硬漢.

沒出息的軟弱者只有我而已.

當然,與生前相比的話我還是有體力的.

雖然敵不過那兩個人,但我也有這個世界上一般的冒險者那樣的體力.

所以,並不是肉體上的疲勞,而是精神上的.

我的心很脆弱.

每殺一只魔物就會積下反常的壓力.

不過,這次的情況並不是累了.

收集情報,確認工會的委托,以及其他諸多的事,這些都做的話,肯定是會把寫信的事忘記的吧.

到現在為止都是這樣的.

所以,為了讓這次不會忘記,明天用一天的時間來寫信吧.

「盧迪烏斯,身體還不舒服嗎?」

「不是,這次是其他的事情,我想要寫信.」

「寫信?」

對于艾麗絲的提問,我點了點頭.

「是的,告知我平安無事的信.」

「呼……嘛,既然是盧迪烏斯的話就沒問題.」

「嗯」

明天就寫信.

一邊回想布艾那村的事,一邊給保羅和希露菲寫信吧.

在信上說些什麼呢?

什麼,現在的情況嗎,希望保羅不會厭煩.

寄出的信能夠最終到達的可能性並不高.

在阿斯拉·希隆期間和洛克希通信的時候也是,七封信一封都沒有到達.

所以,同樣的內容的信,另外還發出了好幾封.

這次也會出現那樣的情況吧.

「你們兩人要做什麼?」

「我要去討伐哥布林!」

對于我的提問,艾麗絲,那樣回答道.

「哥布林?」

要說哥布林的話,就是那個哥布林吧?.

大概人類一半的大小,裝備著棍棒之類的東西,

有著黃綠色的皮膚,而且繁殖力旺盛,在幻想系的工口游戲中有很高的概率登場,AV的汁男優這樣的作用.

「在這一帶有哥布林出現了,剛才在城內聽說了哦,是冒險者的話,可不能不管哥布林!」

艾麗絲很精神的說道.

哥布林,在這個世界是老鼠一般的存在.

繁殖能力很強,作惡多端.

大致上來說是屬于魔獸中的一類,只憑本能而生存的個體占大多數,所以,如果數量增多了就要驅除.

「我知道了.瑞傑魯德,護衛的事……」

「哥布林的話我一個人沒問題!」

艾麗絲大聲的蓋過了我的話.

我考慮起來.

艾麗絲很強.

哥布林應該是等級為E的戰斗魔物.

是魔大陸所沒有的,實際上也沒看到過,危險性很低.

多少學了些劍術的孩子也可以打倒的對手.

對艾麗絲來說,B等級的魔物也能對等的戰斗.

就算這樣還要瑞傑魯德來護衛的話,

的確是過分保護了吧?…….

不,但是啊,如果女性冒險者面對哥布林而敗北的話就會一直成為肉奴隸.

關于這個世界的哥布林我並不清楚,

我的世界的哥布林大致就是這樣的感覺.

如果我是哥布林,運氣好讓艾麗絲昏倒的話.

就可以充實的過著作為哥布林的每天的生活了吧.

誰都是這樣.

我也是這樣.

十有八九是沒問題的.

但是.

但是啊.

在我看不到的期間讓艾麗絲遇到那種事的話

就沒臉見基利姆和菲利普了.

「盧迪烏斯.沒關系的.讓她去做吧」

正當我沉思時,瑞傑魯德伸出了援助之手.

真稀奇啊.

在這一年半里,瑞傑魯德對艾麗絲講解了面對各種各樣的對手的戰斗方法.

教授的方法對我來說難以理解,艾麗絲卻好好的學習了.

這樣的話……沒問題吧.

「我知道了.艾麗絲,雖然對手很弱,但決不能因此疏忽大意.」

「當然.」

「請好好的准備.」

「我知道!」

「遇到危險的話,就像脫兔一樣逃跑哦.」

「我知道了呀!」

「萬一危急的時候就抓住對方的手,大聲說「這個人是癡漢……」

「真煩人啊!即使是我,討伐哥布林之類的事也是能做到的啊!」

生我的氣了.

雖然還有些不安,就相信這個身經百戰的戰士瑞傑魯德的話吧.

「這樣的話,我就不說什麼了.請加油啊.」

「嗯,我會努力的!」

艾麗絲滿足般的點了點頭.

「那麼,瑞傑魯德大叔怎麼辦?」

「我遇到了熟人.」

熟人這個單詞從瑞傑魯德口中還是第一次聽到.

「哦,熟人嗎?.原來瑞傑魯德也有熟人什麼的呢.」

「這是當然的.」

一直以為瑞傑魯德是孤身一人的…….

活了五百年的話,還會有一兩個熟人嗎?

而且為什麼會到這個米里斯奧來呢,不禁這麼想.

正相反的,就因為是這樣大的城市,才會有瑞傑魯德的熟人住在這里也說不定.

「是什麼樣的人呢?」

「戰士」

還是戰士嗎?.

也就是說,以前在魔大陸曾幫助他的人嗎?.

嘛,也沒必要多余的去詢問了.

也不是父母.

本來想詳細的問問休息日要和誰見面的說,這結果真是掃興呢.

第二天,艾麗絲和瑞傑魯德各自的出門了.

我也因為要買紙,筆和墨水而去到城中.

順便的,關于米里斯神聖國的物價也進行了預先調查.

在食品方面,這里比魔大陸更加便宜.

商品種類也是魔大陸所不能相提並論的.

肉和魚之類新鮮的東西並排的放著.

有生蔬菜販賣這件事很讓人高興.

比什麼都讓人吃驚的是蛋.

雞蛋的販賣價格極其的便宜.

新鮮的今天剛采集的蛋也有.

魔大陸也會偶爾遇到販賣蛋的商店.

但是不是鳥類,而是魔獸的蛋.

利用刻印行為來調教魔獸得到的.

當然,很少用于食品方面.

而且也不是煎荷包蛋這樣的價格.

順帶一提,這個世界也會養雞.

ブエナ村也是有著飼養雞的人.

正確來說是與雞很相似的鳥.

米里斯好像也盛行養雞

我有種久違想把飯里打入生雞蛋嘗試吃吃看的沖動.

TKG.

雞蛋蓋飯.

營養豐富的食品.

但是,沒有米飯和醬油.

雖然在市場找過了,果然好像還是沒有賣.

與阿斯拉王國一樣,米里斯神聖國的主食似乎也是面包.

不過,確認了這個世界是有米的.

以大米為主食的地方是中央大陸的北部到東部一帶.

希隆王國也能產米這樣的事洛克希ー的信上有寫道.

肉,蔬菜,魚貝類之類的混合炒飯,如同西班牙炒飯一樣是主流的吃法.

但是,但是啊.

那一帶,好像沒有養雞.

因為氣候不合適嗎?因為並沒有雞嗎?,

總之,似乎很少能得到雞蛋.

另外,醬油這樣東西也沒有看過.

據植物辭典稱,好像有和大豆很相似的植物.

讓它發酵成調料醬汁這樣的嘗試似乎也沒有做過.

不過,找找看的話或許能找到也說不定.

雞蛋和大米是存在的,不論哪個都要得到給你看.

然後,再吃掉雞蛋蓋飯.

不必在意蛋的衛生狀況,吃壞肚子就用解毒術治好就行了——

市場調查結束後,一邊返回旅店,一邊考慮信的內容要怎麼寫.

回想起來,給保羅和希露菲寄信這還是第一次.

應該從伯雷亞斯家的事開始寫吧?.

不,比起這個生還報告不是更重要嗎?.

就從被轉移到魔大陸的事開始寫吧.

回想起來,發生了各種各樣的事.

與斯佩爾德族一起旅行,與魔界大帝相遇,在獸族的集落待了三個月…….

會相信我的吧.

至少,請相信與魔界大帝相遇,得到魔眼的事情.

不管信不信,還是按照事實來寫吧.

說到獸族的村落的話,基列努應該平安無事吧.

以她這樣強的實力,只要不是轉移到相當奇怪的地方應該沒關系的…….

對伯雷亞斯家的人也很擔心呢.

菲利普,薩烏羅,希爾達.

然後還有作為管家的阿爾馮斯和女仆們.

薩烏羅爺爺在什麼地方精神的大聲的說話.

一邊想著這些,一邊進入了狹窄的胡同.

在米里斯奧,這樣的狹窄胡同很多.

從遠處看猶如整潔的棋盤,

因為長期以來建築物的建造和拆除,所以建築物的大小和位置稍微有些偏離,

所以建出了這樣細長潮濕的道路.

不過,因為是棋盤樣排列的緣故,即使迷路了也不用擔心.

所以,我回家時走的是不同的道路.

或許,能發現戀人的小道也說不定.

我家的紅發稍微有些粗暴,不過也有著遇到美麗的東西會好好欣賞的感性的一面.

一個月都呆在這的話,約會的機會也會有吧.

等到那個時候就把她帶到絕佳的地方進行好感度up作戰吧.

正在我想著各種事的時候,狹窄的胡同的對面,看到大概五個男人急步走來.

不是冒險者風格的.

要怎麼說呢,是城市的小混混吧.

稍微有些威脅味道的服裝.

一言以蔽之的話就是年輕啊.

但是,這麼狹窄的小巷里有這麼多人進來的話就不能不注意了.

讓開道路.

就算我是孩子而且身材矮小,在這樣的道路一個勁向前走的話,就會互相發生沖突的吧.

就像是與極壞的不良高中的番長(笑)見面的時候一樣,

一列縱隊從我視線斜下方過來,讓開了路…….

「閃開!」

我直接靠著了牆壁.

不,希望你不要誤會.

我只是想要避免多余的糾紛.

他們好像很匆忙的樣子.

但我並沒有很急.

另外,我並不是要從這種粗暴的人處避開.

真的哦!

沒有說謊哦.

而且啊,人是不能用外表去判斷的.

雖然是混混風格,但實際上是有名的劍客,之類的事情也有.

有注意到過于相信自己力量的對方的武力的話,其實對方是狂亂的貴公子,Dead End,這種也是可能的.

不管怎麼說,這是個在道路邊瀕臨餓死的幼女就是魔界大帝這種事都會發生的世界呢.

嗯.

盡量避免多余的糾紛.

我是這樣想的.

穿過道路的瞬間,看到正中間的兩個人拿著麻袋.

兩人似乎將其夾在腋下.

然後,從那個袋子那里露出了小小的手.

恐怕那個袋子里面裝了一個小孩吧.

(……又是人口販賣嗎)

這個世界的人口販賣真的相當多啊.

可以看出犯罪者喜歡拐賣小孩子.

阿斯拉王國也是,魔大陸也是,大森林也是,米里斯聖國也是,

到處都有人口販賣.

基司說,人口販賣可以賺錢.

現在,世界上雖然多少有些紛爭,但大體上是和平的.

奴隸的話從中央大陸的中部和北部多少可以流過來的程度.

但是想要奴隸的人很多.

特別是米里斯神聖國和阿斯拉王國了這些富裕的國家.

讓它們困窘的地方就是奴隸供不應求.

如果誘拐到的話就能高價販賣出去.

因此人口販賣是無法不去做的.

就是這個道理啊.

消滅人口販賣的話,似乎就只有爆發戰爭了.

那麼,小孩子嗎.

既然有五個人搬運著,是有計劃的犯罪吧.

麻袋里裝的是名人的兒子或女兒吧.

老實說,不太想和這個扯上任何關系.

因為救助小孩子,被誤會和他們是一伙的而被關入牢房,這樣痛苦的回憶幾個月前就發生了.

那麼,要棄而不顧嗎?

不,絕不能.

這個世界的人口販賣是不會消失的,

我雖然有過那樣痛苦的經曆,但如果是去救助這些孩子的話,全部都要另說了.

『Dead End』的規定其一.

不能對小孩棄而不顧.

『Dead End』的規定其二.

絕對不能對小孩棄而不顧.

『Dead End』是正義的伙伴.

壞蛋必須要打敗.

小孩子都得救出來.

就這樣一點點的推廣斯佩爾德族的名聲.

所以我追在了那五個人的後面——

我的隱秘技能等級好像提升了.

在德魯蒂亞村為了接近艾麗絲她們而好好練習的原因嗎.

那五人並沒注意到我在尾行他們,進入了一個倉庫.

一群愚蠢的家伙.

嘛,如果想要發現我的話,就要鍛煉好鼻子啊.

連發情的氣味都能聞出來的話就一發干掉.

倉庫這個地方是冒險者區的一塊.

在比我住的旅館更里面的位置上.

沒有面向大街,只能從狹窄的胡同進入.

馬車當然是進不來的,因為道路很窄,所以很大的貨物也無法進入.

為什麼要在這種地方建造倉庫,真想把負責人叫過來問問.

建成了這樣的死亡空間.

恐怕倉庫是先建造的,周圍的建築物是之後才建造出來的吧.

確認那些男人進入倉庫,向深處走去.

我用土魔法把自己的身體墊高,從天窗進入到里面.

藏在雜亂地堆滿了的木箱中的其中一個里面,觀察情況.

五個人這樣那樣地談論著什麼.

看來,旁邊的酒館有很多同伴的樣子.

談論結束後,聽到誰說要去叫人.

是在他們叫來同伙前解決,還是,確認了同伙的面貌後,才去救小孩呢?.

我當然選擇了後者.

所以,暫時在這個木箱中待機.

可是,在這麼暗的地方不能好好的確認,這個木箱里究竟裝著什麼呢?.

好像是布.

這樣的話就明白了,如果說是衣服的話稍微有點小.

然而,被包在里面讓人感到不可思議的安心.

將其中一個拿在手里,這種感觸,形狀,我有印象.

被縫制成立體狀的步,還開了三個洞.

有一部分的步重疊在一起,那個部分讓人有種說不出的極妙的某東西的感覺.

「啊,這不是胖次嗎!」

「是誰!」

遭,遭了!

被發現了.

可惡.准備了這種陷進真是卑劣啊.

「木箱里面嗎?」

「出來!」

「喂,叫團長他們過來」

不妙了.

在我慢吞吞的時候被他們叫了同伴了.

改變計劃.

趕快救了孩子然後趕緊跑吧.就這麼辦.

但是會被看到面貌.

不,沒有問題的.假面就在手里.

噢噢噢噢!

有種陶醉的心情!

開玩笑的.

為了隱藏身份把長袍也脫掉吧,

不過仔細想想的話,為了買東西而出門,長袍沒有穿在身上,連杖也沒有拿.

「唔哦!」

「胖,胖次戴在頭上……」

「變態呀……」

在男人們震驚同時登場,然後開始演說.

「在力量與力量之間不等的狹間里滿足自己丑陋欲望的人啊,沒有對這種行為感到羞恥嗎!人們稱之為『外道』!」(出自經典PSP游戲《超級機器人大戰MX》羅姆的出場台詞之一)

「誰,誰啊你!」

「『Dead End的瑞傑魯德』!」

「什麼Dead End?」

啊,不行,糟糕了!

不禁習慣性的像往常一樣自曝了.

對不起瑞傑魯德大叔.

您從今天開始就是戴著胖次助人為樂的變態了!

但是,還是要好好的幫助小孩子!

「人販子們!因為你們的錯,現在有一個男人被冤枉了!絕對不能原諒!」

「喂,小子,想玩正義的伙伴游戲的話到別處玩去.不要在我們這玩.」

「回答無用!sunrise!」

「嗚啊!」

總之,先發出岩炮彈.

果然是先下手為強的好.

回想起來,把魔界大帝從變態蘿莉控大叔的魔爪里救出的時候也是這樣先發制人.

「上,上面!」

「啊!」

「嗚咕!」

轉眼間有四個人暈倒在地.

我趕到被誘拐的少年跟前.

「沒事吧少年!呃…怎麼暈過去了……」

好像在哪里見過這個少年.

真的,很眼熟.

咦?

在哪里見過呢.

想不起來了.

嘛,算了.沒有想這種事情的時間了.

不快點的話敵人的增援就要來了.

正這麼想的時候,倉庫入口出現了一群男人.

「哇!大家都被打敗了嗎!」

「那小鬼很厲害,快把團長叫來!」

「團長今天喝了很多酒哦!」

「就算喝了也很強!」

有兩人脫離戰線,向外邊跑去.

已經有十人以上了,但似乎還是會有增援來.

糟了.

非常糟糕.

果然還是拋棄不顧更好也說不定.

或者,明天再和瑞傑魯德商量嗎?.

失敗了.

真是的,只能打倒全部人然後突破了.

「為什麼那家伙用胖次什麼來偽裝著啊」

「難道說,是偷來的胖次嗎!」

「女性的敵人!?」

仔細一看的話,有數名女性混在其中.

對不起瑞傑魯德.

真的對不起.

我在心中低頭道歉的同時,戰斗開始了.

幸運的是,他們並不強.

被接近了的話就用岩炮彈迎擊.

他們回避不了,大概一發就能打暈了.

他們沒有拿著武器,連魔術師好像都沒有.

真輕松啊.

「靠,靠近不了.」

「什麼啊那個招術,不用魔法道具都能發出嗎!?」

「團長還沒來嗎!」

因為有半數的人暈倒,所以剩下的人動搖了.

這樣的話能行,正這樣想著的時候.

「喔,久等了!」

增援出現了.

真的來得好快.

因為是隔壁的酒館,所以是當然的嗎.

還率領著態度尖銳的五人.

悠然的站在倉庫的入口處.

好像在哪里看過這個男人.

令人感到懷念的臉.

但是,還是想不起來.

比起這個,背後的巨乳的姐姐那邊更加重要.

比基尼盔甲.

在這個世界也不罕見,肌膚的露出度極高.

不過魔大陸沒有像這樣暴露狂一樣的女人.

其他的女人都好好穿著長袍,

只有她看起來異常醒目.

「嘖,居然做了這樣任性的事,希爾達……你們別出手.對付一個小鬼不用那麼多人,我一個人來.」

男人似乎對自己的力量很有自信,但腳晃悠悠的.

從遠處也可以看出喝酒後通紅的臉.

但是,真的好像是在哪里看到過的臉.

茶色頭發,粗暴的感覺,其他一些地方,都與保羅相似.

聲音也和保羅完全一樣.

但是,保羅和他一點也不像.

就是保羅變得憔悴,臉變得沒有任何從容的那種感覺.

總覺得,是會讓我認真的攻擊變得躊躇起來的臉.

「你這家伙,對我的團員做了這麼任性的事,做好覺悟了吧!」

戰斗姿勢中的男人趾高氣昂的把兩把劍拔了出來.

二刀流嗎?.

恐怕是達人系的劍士吧.

岩炮彈的話總有辦法吧?

不,但是,殺了他的話有點…….

對處于迷茫狀態的我,男人突進了過來.

有點錯過時機了.

我反射性地放出了岩炮彈.

男人早一步反應過來.

斜架住右手的劍,將岩炮彈擋開了.

「水神流嗎!」

「可不止那樣哦!」

男人深入過來.

我條件反射般地一邊放出沖擊波,一邊向後方跳開.

「哈!」

「啊呀!」

我使用了預知眼,先一步回避了.

男人的劍速很快.

但是,腳步有些蹣跚.

是喝醉了的緣故吧?.

這樣的話怎麼辦好呢?.

「嘖,他一直在動啊……!薇拉!希拉!幫我一下!」

剛才的比基尼盔甲與魔法師的打扮的女人出現在面前.

比基尼盔甲繞到我的旁邊,而魔法師開始了詠唱.

不妙啊.

男人的攻擊很激烈.

我光是回避已經竭盡全力.

「哇!」

「唔!」

隨著魔法發出的聲音,男人的動作只一瞬間停止了.

同時用沖擊波將男人擊開,岩炮彈將魔法師擊飛.

並且,面對突然過來的比基尼,我使出預知眼,對他進行了反擊.

集中詠唱的魔法師被岩炮彈打昏了過去.

比基尼雖然也被打中,但好像還沒事,眼睛正炯炯有神地瞪著我.

然後,男人也逼近了.

「希拉!… 你這家伙,居然敢這麼做!」

男人突入過來,我發出泥沼來干擾他.

男人難看地被泥沼絆到,摔倒了.

「團長!」

現在可不能東張西望哦.

但沒有說出口,我無言的射出岩炮彈.

比基尼也暈倒了.

「薇拉!可惡!」

男人將一把單手劍返回劍鞘里,另一把用嘴巴咬住.

使用預知眼.

他四腳伏地跑來.

狗嗎?這家伙.

我用岩石炮彈迎擊的同時,向後拉開距離.

但這里是狹窄的倉庫.

沒有阻礙對方靠近之類的東西.

「唔哦哦哦啊!」

男人四腳伏地,身體扭轉蓄力跳躍.

在野獸般的動作中,拔出了腰中的劍.

銳利的斬擊.

由于是奇特的姿勢,好像身體扭轉了很大幅度似的發出斬擊.

同時用口中的劍與左手拿著的劍交替,反手的一擊.

奇特的攻擊.

超出了我的預期.

如果沒有預知眼的話,這是回避不了的吧.

斬擊從我的鼻頭掠過.

鼻子好痛啊.

「……」

我的心髒砰砰砰砰的跳動.

我並不想殺了這個男人.

但是,那家伙卻是想殺了我.

現在我發現到了這理所當然的事實.

我也不開始認真起來的話,會被干掉的.

這麼想著,我深深冷靜下來.

想起了瑞傑魯德與艾麗絲的訓練.

男人野獸似動著.

怎麼說呢,與認真時的瑞傑魯德的動作很接近.

但是,這個男人舉止還沒到瑞傑魯德的程度,除了奇特外.

應該能做到.

等他下次來的時候,反擊…….

這樣想的時候,注意到男人的動作停止了.

突然看到,罩在我臉上的胖次正掉在地上.

糟糕,臉被看到了…….

「你,是盧迪嗎……?」

盧迪.

用那個名字叫我的男人不會有別人,並且那個有點呆滯的聲音混著怒氣,但並不是醉漢發出的含糊不清的聲音,而是早已聽習慣的聲音.

「……父親?」——

很久不見的保羅·格瑞拉特的臉頰極端的憔悴.

眼睛下方的兩個角落,還留著胡子茬,頭發也亂糟糟的.

呼吸中有酒臭味.完全是一個離家出走的人的樣子.

與我記憶中的保羅完全不同.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四卷 少年期 航海篇web版 第四十三話「聖劍大道」     下篇:第五卷 少年期 重逢篇web版 45話 一年半的保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