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五卷 少年期 重逢篇web版 49.5間話 愛麗絲的哥布林討伐  
   
第五卷 少年期 重逢篇web版 49.5間話 愛麗絲的哥布林討伐

雖然很突然,我們講一下克里夫·格瑞摩爾小時候的事吧.

克里夫現在13歲,介于愛麗絲和盧迪烏斯之間.

他開始懂事時是在孤兒院.

是米里西奧的孤兒院.

孤兒院也可以說是米里斯教團威信和權威的象征.

不用為經營而煩惱,孩子成長時沒有什麼不自由,直到被寄養人家收養.

就是這樣的孤兒院.

克里夫5歲時,被現在的寄養人家收養

是名叫哈利·格瑞摩爾的老人.

是米里斯教團的大人物.

克里夫被哈利收養後,接受著英才教育.

他在短短數年間,將治療,解毒,神擊學到了上級.

在攻擊魔法里,全部屬性都學到了中級.

火屬性甚至達到了上級.

克里夫是天才.

周圍人對他的贊揚有如雨點一般.

大家都期待著他會成為了不起的人.

可以說是和盧迪烏斯相似的幼年.

不過,沒有轉生的記憶這點和盧迪烏斯不同.

克里夫長大了點.

成為了沒人比得上的麒麟兒.(原本想著為什麼突然出現"天狗"一詞,但突然想起來,天狗是形容天才的.感謝柯南,雖然我已經好幾年沒看了.)

因為,教師的隊伍里,沒人能像克里夫那樣熟練的使用多種魔法.

有使用聖級治愈術的人.

有使用聖級解毒術的人.

但是,克里夫都學到了上級.

因為其豐富多彩,他被稱為賢者之卵.

克里夫又長大了點.

他開始不聽教師們的話了.

克里夫將來會繼承養父的職業.

對這件事,克里夫也很理解.

但現在,他憧憬著冒險者.(翻譯到這里我反應過來了,這貨就是劇透中魯迪的基友啊!)

為什麼是冒險者?

那是孤兒院時期的產生的影響.

孤兒院出身的人里當冒險者的有很多.

孤兒院的孩子,到十歲都找不到寄養人家的話,回到米里斯教會經營的學校學習.

在這5年里接受訓練.

包括劍術,魔法的戰斗方法.

然後去做適合自己能力的職業.

劍術,魔法學得好的人也可以成為騎士.

大部分的人都會去當冒險者.

因此,孤兒院出身的冒險者很多.

他們有時會來到孤兒院.

除了向以前的老師打招呼,

也會給孤兒們將冒險的故事作為禮物.

孤兒們聽著他們的故事,憧憬著冒險者.

沒有意外,克里夫也憧憬著冒險者.

當然,克里夫沒有想實現這個夢想.

雖然憧憬著,卻也理解著自己的現狀.

既然是孤兒院出身的人,就不允許自私.

這樣忍耐著.

是的,剛開始的時候.

但是,拘束的生活讓克里夫的抑郁開始積蓄,

在褒獎中,克里夫一天一天長大了.

有一天,克里夫離家出走了,想要登陸成為冒險者.

稍微試試身手.

教師里面也有曾經是冒險者吧啦吧啦說著的人.(我理解那些翻譯君說擬聲詞難翻的原因了……不僅字難找,中日這種擬聲詞的意思還不一樣!)

自己也應該在年輕時積累經驗.

這樣說服自己.

開始准備.

拿著10歲生日時養父送的杖,

從神聖區來到冒險者區.

路上買了魔法師的長袍.顏色選了藍色.

來到冒險者公會.

以治愈術師來注冊冒險者的話,很快就會被教團發現吧.

但是,魔法師就沒問題了.

思考著這種膚淺的事的同時,冒險者登錄完畢.

自己成為了冒險者的一份子了.

向著未知世界的大冒險正等著我.

這樣一邊興奮一邊環視四周.

都是些臭男人.(這里是意譯:-D)

目光所見都是戰士和劍士.

克里夫從孤兒院的前輩那聽說過,

優秀的魔法師在組隊里很搶手.

所以,既然自稱魔法師,就找個小隊加入吧,這樣打算著.

克里夫聽了有關冒險者等級的事情.

他以為,要加入組隊,和等級無關.

理所當然地被拒絕了.

無情地被拒絕了.

好幾次都被拒絕了.

到第四次時,克里夫的忍耐達到了極限.

"為什麼啊!不讓我加入!"

"所以,等級太低吧."

"等級呢!

其實我有A等級左右的實力!

只是沒有辦法,只好忍著啊!"

"什麼……小子,給臉不長臉啊!

魔法師在這個距離挑釁,以為贏得了嗎?……"

"劍都揮不動只能在那里跳,卻在那里得意忘形!"

"這個臭小鬼……"

克里夫被抓住前襟.

但如果在這里擊退了這家伙,

不是可以展示自己的力量了嗎.這樣考慮著.

"住手,沒個大人樣."

這麼說著插進來的,是和克里夫同齡的紅發少女——

把話題拉回來.(終于要進入正片了嗎!)

愛麗絲·伯雷亞斯·格雷拉特正走向冒險者公會.

她以周圍人看得出的笑容快速的走在大道上.

穿的還是平時的冒險者風格.

厚實的衣服,皮質的護胸.

皮質的褲子,鞋底由輕質且結實的材料做出的長筒皮靴.

腰上別著劍,誰都能一眼看出她是劍士.

平時戴著的兜帽這次沒有戴.

在冒險者公會戴著兜帽會和魔法師搞錯.

因此被奇怪的男人靠近這點,在一年里已經經曆了很多次了.

愛麗絲來到了冒險者公會前.

米里斯奧的冒險者公會在大街的深處.

其本部正如其名的是冒險者區域最大的建築.

沒有被威風堂堂的大門的氣勢所壓倒,愛麗絲踏入其中.

然後,在這廣闊的大廳抱腕思考.

因為,那里比羅亞的大宅的大廳更大.

當然,比起至今所見的冒險者公會都要大.

如果是最初成為冒險者時的少年少女的話,

在如此廣闊的大廳前,會裹足不前吧.

不過,這位可是堂堂的愛麗絲大小姐.

她是A級的,堂堂的冒險者.

立刻就往目標踏出腳步.

張貼委托的告示板.

比其它地方更大的告示板,密密麻麻的貼滿了委托.

愛麗絲挽著胳膊瀏覽著.

平時的話會去看B級的委托,不過現在在E級附近.

其中自由委托的分類里尋找.(漢字後加英文讀音的假名是11區人的壞習慣嗎?還要我費力去查一遍!)

自由委托是國家定期發布的委托.

酬勞略低,但很緊急.

任何級別的冒險者都能接受.

魔大陸沒有這東西,因為那里沒有國家.

愛麗絲在那里面找到了目標.

=========================

自由委托

·工作:哥布林討伐

·報酬:一個耳朵10枚米拉斯銅幣

·工作內容:掃蕩哥布林

·地點:米里西奧以東

·時間:無限制

·期限:無限制

·委托人:十四神聖騎士團

·備住:新人偶爾會發生的僵尸哥布林,請注意.另外,這個委托剝取,收集的材料直接拿到櫃台.

=========================

哥布林是住在森林和平原交界處的魔物.

擁有人的形狀,拿著簡單的武器,不懂人話.

只是將幾只放著不管,就會不斷繁殖.

然後就開始襲擊周圍的村莊.

也就是所謂的害獸.

說是怎麼說啦,因為住在森林邊界,自然成為了森林中產生的魔物的防護堤.

另外,哥布林很弱,即使是剛拿起劍的少年,也是合適的對手.

冒險者公會將之積極利用,准備了對新人而言不錯的報酬.

作為討伐系委托的入門,將哥布林討伐,並與之周旋.

另外,這是愛麗絲不知道的事情.

哥布林被當做對敵國間諜的拷問道具使用.

因為以上理由,米里斯在不使其滅絕的基礎上,調整著哥布林的數量.

那麼,在高手瑞傑魯德的訓練下,可以空手完成C級委托的A級冒險者愛麗絲,為什麼現在接受這種委托?

理由有二.

愛麗絲單純的憧憬.

曾經,短暫的去學校上學的時候.

同班小姐的男孩子們聚集在一起,說著什麼.

話題是,自己是冒險者的話怎麼辦,之類的.

最初是狩獵哥布林,以此存錢.

最後進入中央大陸南部,接受高級委托,挑戰迷宮,

這樣的夢想.

愛麗絲在旁邊聽著,然後自己也開始腦洞.

腦洞越來越大,對著開心的討論的男孩子們說,

自己也加入討論.

發生了些事情吵了起來,然後將三人揍了.

之後退了學,和基利奴相遇.

聽過她的話,想當冒險者的想法更加強烈了.

和盧迪烏斯相遇後,開始夢想著和他一起冒險.

自己是劍士,他是魔法師.

兩人挑戰迷宮.

但是,實際旅行過一下後,就發現夢想是不同的.

盧迪烏斯出乎意料的現實和冷淡.

危險的迷宮一律不准接近.

提案狩獵哥布林時,則是一臉呆相的問"為什麼?"

愛麗絲是在魔大陸成為冒險者的女性.

但現在卻沒體會過狩獵哥布林.

就這麼回事.

狩獵哥布林,是愛麗絲《成為冒險者後要做的事》中的第一條.

即使沒有意義,也想嘗試做的事.

這是其中一個理由.

另一個是……保密!(傑洛士:HI MI ZU!)

"太陽下山前回來吧……?"

愛麗絲看著委托,思考著回來的時間.

這次是步行.

時間還是早上.

采取更加有余裕的行動比較好.

"……恩?"

突然,F級外,公告欄的外面,貼著張便條.

"フィットア領出身的難民,請以下面的方式聯絡"

讀到這里,愛麗絲移開了視線.

這個便條在砂石港的冒險者公會也見過.

盧迪烏斯並沒有提過フィットア領的事.

一定是不想讓自己不安,這是顧慮著自己,愛麗絲是這麼想的.

今天的分頭行動,也是和這件事有關吧,

自己對很複雜的事情無法理解,愛麗絲這麼想著.

更深入的思考下去,盧迪烏斯一直為自己認真的思考著吧.

等時機成熟,盧迪烏斯會好好的告訴我的,

愛麗絲這麼堅信著.(原來是小姐你沒告訴他啊!話說絕對是沉迷于獸耳天國而把這事忘了吧!)

不過愛麗絲做夢也沒想到盧迪烏斯並不知道這個便條的存在這事愛麗絲.

"然後!"

確認完委托,愛麗絲意氣風發的准備離開.

之後只要去東面,狩獵哥布林就行.

以現在愛麗絲費干勁的話,一兩個哥布林的巢會被輕松毀滅吧.

已經沒有東西能夠阻止她了.

為悲哀的哥布林奏鎮魂曲.

"什麼啊!"

想到這里,忽然聽到叫聲,愛麗絲停下了腳步.

這是少年的聲音.

然後,看到了.

少年被兩倍于自己身高的男人們包圍.

"為什麼我不能加入組隊啊!"

叫喊著的少年穿著藍色的長袍.

個子比盧迪烏斯小一點,棕褐色頭發.

長長的劉海遮著眼睛.

杖也不是盧迪烏斯的《傲慢的水龍王》那麼好的東西.

但是,用著高價的素材這點看著魔石的大小也明白.

我家更了不起,愛麗絲自然這麼思考著.

"其實我有A等級左右的實力!

只是沒有辦法,只好忍著啊!"

那種傲慢的說法,男人們當然也會生氣啊.

愛麗絲也是,被這麼說的話,也會什麼都不說一拳打上去吧,

"什麼……小子,給臉不長臉啊!

魔法師在這個距離挑釁,以為贏得了嗎?……"

"劍都揮不動只能在那里跳,卻在那里得意忘形!"

"這個臭小鬼……"

被男人抓住前襟,少年想表現出余裕.

但是愛麗絲並沒有漏看少年顫抖的腳.

愛麗絲走了出去,插入兩人之間.

"住手,沒個大人樣."

如果盧迪烏斯在場的話一定會感歎吧.

沒大人樣.

這是平時無法想象愛麗絲會說的台詞.

愛麗絲沉醉于自己的行為.

自己是A級冒險者,比那些憤怒的男人厲害,

從男人的拳頭下拯救新人的自己,帥!

那樣的行動,

平時都是盧迪烏斯來阻止自己這個事實則被束之高閣.

"……切,的確沒大人樣啊."

男人很干脆的放開了少年.

愛麗絲原本想著可能會和男人開打,突然覺得有點不盡興.

"伙計們,撤了!"

男人們離開了,只剩下少年.

愛麗絲一本正經的等著少年來感謝她.

非常感謝您救了我,該如何稱呼?

並沒有什麼響亮的名號啦.

至少告訴我名字.

是呐,《死路一條》的瑞傑魯德,就這麼稱呼我吧.

這樣在腦內展開這小劇場.

順便說一下,這是盧迪烏斯偶爾會做的事.

"誰要你來救我了!"

少年的話語讓愛麗絲自滿的表情凍結了.

"那種家伙我用魔法三兩下就解決了,別隨便插手啊!丑八怪!"(少年,你的死兆星在天上閃耀啊!)

他是幸福的.

總之,一擊就暈倒了.

然後,剛才的男人們還附近.

男人們拼命的阻止激動的愛麗絲,如果沒有他們,

那肯定,少年作為男人來說重要的兩個球就會失去了吧.(然後成為沒有弱點的男人!)——

愛麗絲稍稍不高興,同時來到了米里西奧的入口.

能快速轉換心情的她還很不高興.

原因就是.

"等等!等一下!"

醒來的少年,跑著追過來的.

"剛才對不起了.有點驚慌失措了……"

少年說著,有禮貌的低下了頭.

因此,愛麗絲的不高興也在"稍微"的范疇上平息了.

少年可以說九死一生.

不過,如果沒有一擊暈倒,

就做不到追上犯下如此暴行的愛麗絲吧.

"我是克里夫.克里夫·格瑞摩爾!"

"…………愛麗絲."

愛麗絲沒有打出《死路一條》的名號.

不對動手打倒的人報出瑞傑魯德的名字.

"愛麗絲小姐!真是很好的名字!

那個樣子,是劍士呢!

請和我組隊!"

在人來人往的街道中央,克里夫手腳並用地說著.

愛麗絲反射性地想要毆打他.

不過,總算忍下來了.

"討厭."

愛麗絲哼地扭頭走了.

老實說,這樣的很不擅長.

被打了還靠上來之類的,也只有盧迪烏斯那樣的人了.

"是嗎,至少請讓我從後面掩護!

我也也是被稱贊為賢者之卵的人,一定非常有用!"

如果對面是盧迪烏斯的話,愛麗絲已經一拳揍上去了吧,

什麼賢者的卵啊,反正無精卵吧童貞小子!

狠狠的奚落著.在心中.

愛麗絲不會講這種粗魯的話說出口.

蛋的話就割下來做成煎蛋吧,這麼想著的而已.(可怕!)

"愛麗絲小姐,你沒見過我的魔法.

不管怎麼說,水平也在A等級魔術師之上."

說著那樣的事,愛麗絲發怒了.

她中最強的魔術師的話,那就是盧迪烏斯.

盧迪烏斯是那瑞傑魯德都刮目相看的魔術師.

確實,是A級,但絕不想和這種貨色混為一談.

"無論如何請親眼確認一下!"

那麼看吧,愛麗絲這麼想著.

"知道了.那麼跟來吧."

"是!"

就這樣,愛麗絲和克里夫去狩獵哥布林了——

七只哥布林在一瞬間就燒掉了.

"如何.厲害吧!

比那里的魔術師強吧!"

克里夫滿臉怎麼樣?的表情,俯視著全滅的哥布林.

哥布林們完全炭化,耳朵也沒法去割.

"是嗎?完全不覺得."

不是逞強.

愛麗絲,從心底這樣認為的.

高級火焰魔法《獄炎火彈》.

這是盧迪烏斯使用過的.

沒有像克里夫般長長地詠唱什麼了,威力也更強.

況且,盧迪烏斯的話,不會對哥布林用這種魔法.

盧迪烏斯的話,不會讓它們處于這種割不了耳朵的狀態.

另外,在看過克里夫的力量時,

詠唱完畢前完全由愛麗絲吸引著哥布林的注意力.

詠唱結束的時候克里夫什麼也沒說.因此,差點被卷入攻擊.(坑啊!)

盧迪烏斯的話,絕對不會發生那麼危險的事.

"愛麗絲小姐對魔術的不太熟悉啊.

知道麼,魔術原本……"

克里夫講的很長,魔術初級.高級以及其他的事,

現在自己用的是上級魔術,連大人也不會用高度的魔術這麼說著.

當然,愛麗絲是知道的.

這是盧迪烏斯的課上學過了的事.

然後,和克里夫的說明相比,盧迪烏斯教的易懂10倍.

"知道麼,我做了很厲害的事"

真想一拳打上去啊,愛麗絲這麼想著.

好不容易憧憬的哥布林狩獵,被這家伙糟蹋的感覺.

因此,愛麗絲挽著胳膊.飛揚跋扈地冷酷地對克里夫說了.

"已經夠了,你派不上用場,回去."

如果是盧迪烏斯的話,這里會選擇先撤退一下.

但是克里夫看不清局勢.

"你在說什麼?!

放著和幾只哥布林苦戰的愛麗絲小姐一人什麼的做不到啊!"

注意到的時候拳頭已經揮出去了.

克里夫流著鼻血,捂著臉.

他立刻詠唱回複咒語,鼻血停止了.

"做什麼呢!"

"切"

愛麗絲咋舌.

平原上不能打暈了放著不管,于是手下留情了,

結果讓他得意忘形了.

看來只能再來一拳了,這麼想著握緊了拳頭,

克里夫也終于注意到了.

"嗯,當然知道愛麗絲小姐很強!

那麼,這次是森林,去看一看吧.

讓我對抗哥布林展現我的真正的價值."

克里夫的話沒有別的意思.

他只想讓愛麗絲看看自己的厲害.

但是,那是絕對不是在喜歡的女孩子面前耍帥.

單純的想沉醉于自己的強大而已.

"森林不行."

愛麗絲短短的說.

森林是不行的.

那是盧迪烏斯常常說的事情.

另外,瑞傑魯德也同意的.

因此,愛麗絲順從而已.

"愛麗絲小姐您怕了嗎?"

"不怕啊!"

不過,愛麗絲也是單純的姑娘.

只要這樣激一下,就能簡單地釣到.

伯雷亞斯家的人被新人冒險者一樣地輕視是不可以的.

"森林!好啊,去吧!"

就這樣,兩個人踏入昏暗的森林.

"雖說是森林,但不像米里斯那樣大啊."

愛麗絲一邊說著,一邊應付著被稱為ウータン猴子一樣樣的魔物.

D等級的魔物.不是愛麗絲的敵人.

"是啊,沒有能與我為敵的家伙!"

克里夫也使用中級的風魔法打倒ウータン時說.

然後他越來越深入森林.

"啊"

突然,愛麗絲叫了出來.

"怎麼了愛麗絲小姐!"

克里夫興奮的靠近愛麗絲.

愛麗絲露出露骨的討厭的表情.

挽著手臂,腳與肩齊,抬起下巴俯視著克里夫.

"你,有好好記住回去的露嗎?"

"沒有."(坑貨)

當然,克里夫沒想過那樣的事.

心血來潮的行動,進入森林的裝備之類的自然沒有.

"是,迷路了."

愛麗絲平淡的說著.

克里夫沉默了.

然後,臉眼看著綠下去.

"怎麼辦."

看著愛麗絲那麼平淡.

因此克里夫想她大概有什麼對策吧.

但是,愛麗絲也很迷茫.

在森林里迷路了什麼的,兩個人笨死了.

清剿哥布林進入了森林什麼的,呢麼死了.

不過,決不能在態度上表現出來.

格雷拉特家的淑女必須的做到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

"克里夫,稍微飛去確認城市的方向."

"那樣的事情做不到啊."

"盧迪烏斯的話一定能做到."

"盧迪烏斯?那是誰?"

"我的老師."

"咦咦!?"

愛麗絲歎了一口氣.

爭吵也沒有意義.

這種時候怎麼辦.

而後想到,

基列奴迷告訴過我路的時候該做的事情.

記得是這樣,樹枝收集,點火.

煙升上天空,從遠處也可以發現.

可是,誰來.

瑞傑魯德說有事.

盧迪烏斯也是.

誰也不會注意到.

"……"

愛麗絲不知不覺挽著手臂,對嘴角彎曲地站著.

然後,閉上眼睛,好好思考.

基列奴說過.

不安的時候,冷靜一下.

所以她什麼時候也不慌張.

"嗯,愛麗絲小姐,怎麼辦"

"這個森林,有其他的冒險者吧."

"啊,原來如此,向他們求助的話……快找吧"

克里夫慌慌張張跑起來的.

但是,愛麗絲不動.

瑞傑魯德教過的.

這個時候,不能動.

不能動,搜尋著氣息.

氣息探索的方法也學過.

沒有第三只眼,但是聲音和空氣,然後魔力的流動是能感覺到的.

愛麗絲雖然不成熟,但每天練習.

"愛麗絲小姐……?"

"閉嘴!"

愛麗絲地深呼吸,閉上眼睛,明鏡止水.

森林的聲音.

葉子互相摩擦的聲音.

獸動的聲音.

蟲子飛的聲音.

然後,依稀聽到剣戟的聲音.

"找到了.這邊."

當即立斷.

愛麗絲毫不猶豫的邁出腳步.

"什麼呀,發現什麼了嗎!"

"人啊,在對面,"

"怎麼做到的."

"探尋了氣息啊"

"那也是老師教的嗎!?"

被這麼問到,愛麗絲稍微考慮了下.

瑞傑魯德是老師嗎.

老師吧.

比不上基列奴,但他也教了各種各樣的東西.

老師,不,叫師傅也無妨人物.

"是啊"

"真厲害啊,那個叫盧迪烏斯的人……"

"啊?……是啊,盧迪烏斯很厲害啊"

沒考慮為什麼突然盧迪烏斯的名字冒出來了?愛麗絲繼續前進——

穿過了森林.

那一瞬間,路中間,看到了側翻的馬車.

"臥倒!"

"庫誒!"

愛麗絲瞬間抓住克利夫的頭,摔在地上了.

然後,自己確認情況.

"……"

站著的人有六個.

一個人是穿著全身鎧甲的騎士.

騎士背靠著樹站立,拿著劍.

那周囲,黑衣男人們.有五人.

黑衣男人包圍著騎士.

周囲,有三具尸體.

全員穿著鎧甲.

和被包圍的騎士一樣的鎧甲.

黑衣慢慢的縮小包圍圈.

戰力差距是很明顯的.

在意的地方是,為什麼那個騎士沒逃.

仔細一看,騎士背後的樹.

其根本上,蹲著一位少女蹲.

滿臉的不安與絕望,都是眼淚.

"愛麗絲小姐,那副鎧甲是神殿騎士團啊!"

克里夫小聲地宣告.

愛麗絲心跳加速了.

神殿騎士團.

聽說過.

米里斯的三個騎士團之一.

掌管米里斯的本國防衛精英集團,聖堂騎士團.

世界中為米里斯教團提升威望而作為傭兵活動的,教導騎士團.

然後,異端審問官,給異教徒判罪的恐怖的代名詞,神殿騎士團.

他們各不相同,

聖堂騎士團是白色的鎧甲.

教導騎士團是銀色的鎧甲.

神殿騎士團是蒼藍色鎧甲.

從遠方也明白這蒼天色的鎧甲.

不會錯的.

目前被追逼著,是神殿騎士.

"你們!知道這位是誰的吧!"

通過這聲音才第一次知道.

將騎士逼到走投無路的是女人.

黑衣的男人們面面相覷,突然笑了.

"當然"

"那為什麼!"

"不需要明說吧"

"你們!教皇派呢!"

艾麗斯,聽不懂他們的話.

但是,黑衣的家伙,想殺的是那個少女這點明白了.

愛麗絲拔出腰的劍,走了出去.

克里夫見到後忙說道.

"啊,做什麼啊?愛麗絲小姐.

怎麼看都很糟糕啊.

那孩子被認為是下任教皇候補的神子.

然後,那個黑衣人,一定是米里斯教皇派的暗殺集團.

很老練的,就算是我也沒有勝算……"

克里夫為什麼會了解的那麼詳細,

愛麗絲沒有疑問.

她介意的只有,

現在自己不幫忙的話,那個少女會被殺的事而已.

然後,愛麗絲是《死路一條》的一員.

將孩子棄而不顧的話,對不起瑞傑魯德.

盧迪烏斯也常常這樣說,助人為樂.

"這里就當沒注意到的那樣,走過去吧……"

"沒用的.已經被發現了"

愛麗絲是知道的.

那個黑衣人,在讓克里夫伏時,已經注意到了.

黑衣人在想什麼也不知道.

但是,不管怎麼樣,愛麗絲打算搶占先機.

"克利夫在那里躲好!"

"嗯,愛麗絲小姐!"

愛麗絲拔刀的同時,沖了出去.

黑衣人們一瞬間散開.

但…….

"太慢了!"

愛麗絲的速度,輕易的超過了黑衣男子的預想.

劍神流上級技《無聲的太刀》.

在光之太刀下位的這個技能,不會留下一點風的聲音.

愛麗絲的劍術的技巧,和基列奴和瑞傑魯德相比,還遠遠比不上.

劍砍入黑衣人的肩膀,輕易的將肋骨砍成兩半,名副其實的袈裟斬.

愛麗絲沒有因為第一次砍人的觸感而不知所措,將劍對准下一個對手.

黑衣人開始包抄愛麗絲.

但是,愛麗絲的動作更.

她從瑞傑魯德學過,被複數對手包圍的時候的動作經常聯系.

魔物里群聚的家伙也很多.

被包圍前打倒對方的理論.

"哈啊!"

一個人的黑衣,眨眼之間就被斬殺.

男人們沒有動搖繼續奔跑.

愛麗絲改變節奏,防備著意識外飛來的斬擊.

必須專心才能回避,

想著其他的事情,是躲不開的.

但是,黑衣人也是職業的.

犧牲了一個人,包圍完成.

兩個黑衣打著時間差撲向愛麗絲.

很快.

但是遠遠比不上瑞傑魯德.

也沒有魔大陸上パクス上下夾擊那樣棘手.

軟弱.

"那些家伙的短刀上塗著毒!小心!"

背後隱藏著的少女騎士,一叫喊著.

包圍的外面,一個男人砍過來.

愛麗絲動了起來,准確的預測之後的黑衣們的動作,一邊尋找包圍的破綻.

能贏,確信著.

同時,砍倒一個人.

剩下兩個人.

"哇,撤!"

黑衣人這麼叫著,

兩人在一瞬間轉身逃走.

但是,愛麗絲不是天真的女人.

轉眼間追上一個,對其背後發出尖銳的斬撃.

黑衣人上半身和下半身分開,內髒撒散的同時倒下了.

背後的另一個人,則是消失在平原的彼方.

"唔恩!"

愛麗絲哼了一聲.

將劍上的血揮飛.

外表還是平時那樣.

但是,心髒碰碰的跳動著.

認真想想,以人為對手的實戰是第一次,

殺人也是第一次.

而且,對方有著塗毒的短刀.

是一擊致命的武器.

盧迪烏斯和瑞傑魯德那樣,保護背後的人也不在.

想都沒想就沖了出去,不過假如沒有,那個女騎士就會這麼死了也說不定.

然後,愛麗絲沒有想下去.

將劍納入劍鞘,和女騎士對望.

"對不起.跑了一個"

這句話,讓女騎士稍稍愣住了.

還沒成人的少女,

在剛結束的攸關生死的戰斗過後,太坦然了.

女騎士脫下兜帽,拳放腹前,

是米里斯騎士的正式禮.

"感謝您的幫助."

"孩子平安就好了."

愛麗絲回禮道,

回想著瑞傑魯德的口氣,粗魯的說著.

"我是神殿騎士團的泰蕾茲·拉珀萊雅.

您應該是冒險者,如何稱呼?"

"我是咦……"

愛麗絲剛想說本名,卻突然停下了.

不,不是那樣的.

盧迪烏斯不是這樣說的.

"'死路一條的瑞傑魯德’.別看我這樣可是斯佩爾得族的哦."

斯佩爾得族,聽到這個泰蕾茲的臉色立刻難看了.

愛麗絲不知道的事,神殿騎士團排斥魔族.

當然,愛麗絲明顯不是斯佩爾得族.

所以,泰蕾茲也放松了的表情.

不自報姓名,卻用讓神殿騎士不高興種族自稱,

關于這件事情還是不要深入追究了,這樣判斷著.

救助了要人卻沒有要求謝禮.

泰蕾茲欣賞那個態度.

"原來如此.我知道了……"

泰蕾茲盯著挽著胳膊在瞪視著的愛麗絲的表情看,記住了.

然後,吹了聲口哨.

接著,森林深處跑來了一只馬.

是馬車被拉倒時逃出去的馬,被訓練過一樣回來了.

她扶少女上馬,自己也跳了上去.

"有什麼困難的話,找神殿騎士的泰蕾茲波!"

泰蕾茲是這樣說著,騎馬而去.

愛麗絲默默送別.

然後,在暗處嚇癱了的少年,

離開的馬上的騎士,送別的無畏的紅頭發的劍客,

簡直像童話中的一個場景似的,只是看看而已——

米里斯教團的司祭,和小人族的女性落入情網.

兩人之間出生的孩子的長大後和一位女性結婚.

然後誕生了克里夫.

克里夫出生的時候,那個神父正在權力爭奪的正當中.

克里夫的父母被卷入其中,死了.

神父想讓克里夫從權力的爭奪從遠離,因此暫時寄存在孤兒院去了.

然後,神父權力爭奪勝利成為教皇,將克里夫迎入.

也就是說,克里夫·格瑞摩爾是教皇的孫子.

不過,知道那事的人在教團內,也極少.

因此克里夫很熟悉這次被襲擊的人.

現在和祖父爭吵的大主教派的王牌,擁有奇跡的力量的神子.

認識的人.

為什麼這樣的孩子在那樣的地方,克里夫也不知道.

但是,那個黑衣集團更熟悉.

是正在教克里夫的老師們.

他們負責這種工作的事,克里夫是知道的.

而且,他們的強大也知道.

和對方對練過多次,

至少,自己一次也沒有贏過.

那樣的他們,愛麗絲視若無物.

實際上很危險的勝利,

但在克里夫的眼中,映出了戰勝自己無論如何也無法戰勝的對手的身影.

如果注意一下,克里夫在用憧憬的目光看愛麗絲.

向著城市一臉疲憊行走的她.

這個人,一定是厲害的人.

這樣一想,這樣的話就脫口而出了.

"愛麗絲小姐,請和我結婚吧!"

"哎,絕對不要!"

愛麗絲立即用討厭的表情回答了.

克里夫,這種才華橫溢的自己的求婚被拒絕之類不可能.(想想你之前的表現啊,少年)

為什麼呢,考慮著.

回想著與她今天的會話.

是的,老師的存在.

她老師,老師的說了.

名字確實是勒……的盧…….

"盧迪烏斯"

想起那個單詞,嘗試著說出口,愛麗絲回頭了.

"盧迪烏斯,是怎樣的人?"

克里夫在幾分鍾後,詛咒著提問的自己.

愛麗絲沒有回答,這樣的事是沒有的.

講述盧迪烏斯這個人物的話,沒人能比得上,幾乎說不停的驕傲.

從平原回到冒險者公會為止,一直不停.

而且那表情正是戀愛的少女的那,內容全是褒獎.

克里夫羨慕嫉妒恨.(雖然我也是,但我不覺得能撐得過愛麗絲的S,所以還是算了)

"……我,差不多該回去了."

克里夫,知道自己一臉不高興的樣子,對愛麗絲說.

愛麗絲還說不夠的感覺,

克利夫一說要回去,"啊,是麼."的感覺揮了揮手.

"再見"

那個冷淡態度,剛才熱烈相比,說完全不是一個人物也不為過.

克里夫,直到那個背影消失為止,無言的目送了.

將強勢,美麗的愛麗絲完全征服的名叫的男人.

克里夫一路上想著盧迪烏斯回到了教團,被四處尋找的人們罵了.

並且,此次的件事讓教團內的權力斗爭激化,

克里夫留在米里西奧會有危險的想法讓教皇將孫子轉移到另外的國家,但那是愛麗絲和完全沒有關系的話——

順便說一下,愛麗絲,

回到旅館看到消沉的盧迪烏斯的那一瞬間,

就將這件事忘記到記憶的角落里去了,

那是又是別的故事了.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五卷 少年期 重逢篇web版 49話 米里西奧的一周間     下篇:第五卷 少年期 重逢篇web版 50話 往中央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