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六卷 少年期 歸鄉篇web版 第51話 路線選擇  
   
第六卷 少年期 歸鄉篇web版 第51話 路線選擇

「翻譯:荒川奶牛 校對:gin818」

不知不覺已經12歲了.

無意間看到冒險者卡片的時候發現的,年齡那一欄變成12了.

究竟是什麼時候把生日給錯過了啊,一旅行起來,連時間的觀念都變得淡薄了呢.

不過話說回來,自被轉移開始已經2年了嗎.

時間過得真快.

但反過來說,已經已經用掉了2年了.

用了2年,總算是回到中央大陸了.

已經走到這里的話,甚至可以說阿斯拉王國就在眼前也不會太過分.

從米里斯大陸後半段開始就不會像之前一樣費力了,移動手段和資金都很充足.

唯一還有懸念的就只有家人是否都平安無事.

保羅甚至建立了一個組織並且行動起來了的說,卻一個家人都沒有找到.

我是相信她們都還活著.

只是,如今就算我拿出干勁來,也沒那麼容易找得到她們吧.

……………………………………

目前位置是王龍王國的最東邊,港口城鎮東港.

和西港一樣,水產業和運輸業工作者增加了不少.

找到住的地方以後,我們就開起了作戰會議.

和往常一樣,三人對著地圖大眼瞪小眼.

「那麼,開始討論一下今後的計劃吧」

兩人一臉認真得盯著地圖.

雖然每次都是快讓人覺得厭煩一樣的例行公事,但對于對複雜的話理解不能的艾麗絲來說只有這種時候才會認真的聽.

「從這里出發前往阿斯拉王國路線有三條」

我指著買來的地圖解釋道.

地圖簡易到只標記了一些大的村莊城鎮和森林的位置,這是因為這個國家的法律禁止制作

和出售詳細的地圖,是在警戒著被他國拿到手吧.

嘛,能知道個大概就行.

「首先是第一條,通常商隊使用的通商路線」

我用手指在地圖上描繪出,從王龍山脈東側迂回過去的路線.

「這條是最安全的路線哦,依照我們的移動速度來考慮的話,到達終點應該要花上10個

月左右吧」

時間花的最多,路況最好,最安全的路線.

「為什麼不饒遠路就不行啊!(`Д·)」

艾麗絲問了一個理所當然的問題.

一直以來她都會問這類問題,因為問的都很直白所以說明起來也很方便.

「因為往西邊的道路覆蓋著很大一片森林啊」

我指著王龍山脈的西側回答道.

王龍山脈的西部覆蓋著很大一片密林地帶,基本上馬車是過不去的.

姑且,如果對道路熟悉的話,移動時間能少好幾個月吧,前提是騎馬的技術必須非常好.

我和艾麗絲並不會騎馬,瑞傑魯德的話應該會騎吧.

但是,就算我們再小,三個人同騎一匹馬也做不到啊.

綜上所述,走這條路的話只能徒步通過.

徒步的場合連會花上多少日子都查不出來.

因為不管是誰都會選東側最安全的道路.

雖然基本上不會差太多,但走東側可能還會更快一點呢.

也就是欲速則不達的意思啦.

我這麼解釋道.

「這樣啊,那麼西邊看來不行呢!」

艾麗絲也理解了的樣子.

「那麼,接下來是第三條路線」

我這麼說著,指向最後一條路線

乘船到貝加利特大陸,一邊搜索失蹤人員一邊往阿斯拉王國前進.

這條路線不知道要花多少時日.

「當然咯,這條路線是最下策」

「為什麼?」

「因為危險」

貝加利特大陸的魔力濃度比起魔大陸有過之而無不及.

平均來看的話魔物強度和魔大陸差不多,但是地下是迷宮縱橫交錯,地上則淨是發生異常氣象.

那里的風土狀態可以僅僅用一個詞來形容.

沙漠.

那片大陸滿是被沙漠所覆蓋.

而且有和大王陸龜同等大小的蠍子存在,甚至還有以那種蠍子為主食的巨大的沙蠕蟲跑來跑去.

灼熱的白天,極寒的黑夜.

綠洲什麼的幾乎沒有,連可以歇腳的地方都找不到.

再加上,就這麼向中心深入的話,沙會消失,不知為何會會進入有漫天白雪的極寒地區.

原本是在沙漠里前進著,莫名其妙的就突然進入了被冰雪所封閉的土地.

走到那種地方之後,連能吃的魔物都幾乎找不到了,之類的.

在那種地方一邊找人一邊前進,根本不現實.

「綜上所述,我們要從東邊的路線繼續前進」

「盧迪烏斯還是老樣子一直這麼膽小呢」

「我就是個膽小鬼嘛」

「我們的話應該不會有問題的哦,我想」

艾麗絲貌似是想去貝加利特大陸轉一圈的樣子,眼睛閃閃地放著興奮的光芒.

但是,從這里去貝加利特大陸的話,坐船航行的距離可不是之前米里斯大陸那一回能比的.

「要乘船哦,而且時間比之前要長多了,艾麗絲你這樣也沒關系嗎?」

「…………貝加利特還是算了吧」

就這樣,一致同意要走東邊的路線了.

……………………………………

身處白色的房間了.

從身體的深處湧上來的這股情緒,來幾次都沒法習慣的這種感覺,一言以蔽之就是……

該死的=.=#

「一上來就該死什麼的,還是老樣子這麼低劣啊你」

馬賽克人神……

切,什麼老樣子啊.

好不容易快把你忘乾淨了,這會兒卻又出現了.

「一年不見了呢」

啊啊,一年不見.

有夠久的呢.

難道說你這家伙,只能一年一度露一回臉嗎.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可總算是能夠安心的入眠了呢.

「沒有那種事哦」

我想也是呐.

最初的時候也是一周不到就又出現了呢.

「話說回來,你還真是一如既往的對我這麼冷淡呢.

明明是多虧了我才得到的魔眼的說」

又沒有拜托你.

我要的不是這種有沒有都一樣的東西,而是對于讓我們乘上船這件事有幫助的人啊.

這麼做的話,我也就不用坐牢了不是嗎?(·Д·#)

也不會因為情報的問題而和保羅吵架了啊.

你倒是有的樂了吧,我為不被得到信息而和保羅不和,感到消沉,被同伴安慰,最後總算是和好了的事也一直在看著的吧!(怒)

「那也很有趣啦

但是,這樣可以嗎?」

可以?

什麼可以.

「全部,都算成是我的錯這回事啦」

切…….

…………該死.

在這個房間呆著,回到了和生前一個樣子了呐.

回到了把責任和失敗都推到他人頭上的那個時候.

我已經反省了啊.

反省……啊啊,該死,到底是都怎麼反省的啊.

為什麼啊,混蛋……該死的.

「嘛,這樣也倒像你了,

僅僅是"稍稍"地反省一下的話,可是一點也不會進步的啊」

切,隨你便了.

只是現在是這個樣子而已.

如果清醒過來的話,就能想起來,能反省過去.

因此將錯就錯吧.

將錯就錯地聽取你的助言.

「哦呀,要聽嗎?這次罕見地打算坦率地聽我的助言嗎?」

就是這麼回事.

但是啊,在此之前我有一個想知道的事.

「是什麼?只要是我知道的,告訴你也沒問題哦」

告訴我家人的所在地.

「你的家人不是都在異世界嗎?」

別打馬虎眼,是簡妮絲,莉莉婭和愛莎三人.

可以的話把希露菲和基列努,菲利普和薩烏羅斯的所在地也告訴我.

「嗯——」

什麼啊.

我都這樣低頭求你了.

趕快告訴我吧.

「嗯——,告不告訴你呢~~?(=3=)~·」

你那從上往下俯視一般的視線是這麼回事?

明明是個偷看別人人生的偷窺魔混蛋.

還是說是那麼回事?

只會說對自己有利或方便的事?

明明可以讓我遇見魔界大帝,卻不能讓我見到自己的家人嗎?

「啊啊,抱歉抱歉,有點得意忘形了」

明白就行.

「不過可以嗎?這回,我有可能會說謊哦?」

嘿~,說謊嗎.

時隔今日總算是從你嘴里聽到這種話了啊.

說起來也是啊,你本來就是那種說謊成性的類型呢.

「不不不,不是在說我是否說謊,而是在問你會不會相信我說的話啦」

不,不相信哦.

現在是非常事態所以會照著你說的去做,但是一旦你說謊的話,聽取你的助言也就到此為止了.

「那麼能和我約定嗎」

什麼?

「如果,你聽從我的助言並順利找到你的家人的話,希望你從今以後能夠相信我」

………….

相信你,然後像個人偶一樣在你的手心里跳舞嗎?

對你的命令句句服從,像個仆人一樣為你干活?

「不——是,我只是不想每回都像現在一樣吵來吵去而已,這不是又累又麻煩嘛」

就算不和你吵來吵去也已經夠累的了.

你能理解嗎?

努力地想要忘記,重新來過的記憶被硬拉出來,反省了,成長了的記憶變的飄渺淡薄,早上醒來的瞬間自卑感像是洪流一般把你淹沒,你真的明白嗎?

「這可真是對不起啦.那麼要決定規則嗎?像是把下次的助言定在來年的今天之類的?」

啊啊,這可真是個好主意!

那麼能拜托你下次請在百年後再出現嗎?

「那你早就死掉了吧」

只是想讓你別再出現了而已.

「唉…….嘛,我就知道會是這樣.那麼,真的可以嗎?這回就不給你助言了哦.」

……不,等一下.

抱歉,剛剛的當我沒說.

我也妥協一下吧.

如果,聽從這回的助言並成功的和家里的某人再會的話,我以後就放棄和你對著干怎麼樣.

「哦呀,開始信用我了嗎?」

不,沒到那地步.

但至少,像這樣沒有意義的一問一答也算了吧.

「進步了呢」

所以你也給我妥協一下.

像今天一樣突然出現之類的事給我別再做了,讓我有點心理准備.

或者潛到別的家伙的夢里,再讓他把信交給我不就行了.

「那個有點兒難啊.我能夠像現在這樣出現在別人的夢里其實是有條件的哦」

呼嗯?

條件?

就算是你也不能夠隨心所欲地出來露個臉的意思嗎?

「就是這樣.

就算是在夢里出現,也只能是和波長合得來的對手才能夠做得到.

能在正確的時機收到我的助言的人可是相當的少哦,你真是幸運呢」

啊啊,我都高興到快哭了.

高興到想要把這幸運分給別人啊.

例如哪里的步行蟲之類的.(校對:這句我也不太確定.)

不過,唔,這樣啊.

有條件的啊.

然後呢,都有什麼條件?

「誰知道呢,就連我自己也不清楚.

只是,每當感覺到'啊,這家伙能行,那個日子應該可以’什麼的時候,就連接的到了」

嘿唉~~

也就是說你自身控制不了啊.

那麼制定規則什麼的就算了,換成別的吧.

讓我想想……,

至少讓助言的內容更詳細一點吧.

僅僅告訴你該去這里,該去那里什麼的,連該做什麼都不知道很容易的混亂啊,而且總有種被玩弄于鼓掌之中的感覺讓人不由地火大.

「OK, 詳細一點對吧.知道了,就這麼做吧」

很好,那麼,開始吧.

「咳嗯.那麼,現在就授予你今回的助言」

……………………………………

下一瞬間,無數的影像透過我的魔眼流了進來.













影響到這里就結束了.

……………………………………

什,剛才的是什麼啊!

「聽好了盧迪烏斯.

少女的名字叫愛莎·格雷拉特,現在被扣留在西隆王國.

你應該會出現在剛才的影像所示的地方然後幫助她吧.

但是請記住一點,千萬不要被她知道你的名字.

你只要自稱"Dead End 的飼主"並聽她解釋事情的來龍去脈就好.

在這之後,寄一封信給在西隆王宮里的熟人.

這麼一來你就能從西隆王宮就出莉莉婭和愛莎兩人吧」

唉?等等,什麼?

不,那個,為啥?

熟人?信?

「是不是有點太詳細的呢?

再詳細下去的話就會變得乏味了,所以這樣就行了吧.

那麼,你究竟會和哪個搞好關系呢……」

唉?

莉莉婭和愛莎兩人都在西隆?

為什麼??

在那里的話應該沒有理由找不到她們啊???

搞好關系?和誰?莉莉婭或愛莎? ( ·Д·)···

「那麼加油哦,盧迪烏斯」

迪烏斯……迪烏斯……烏斯……

聽著回聲,我的意識沉了下去.

……………………………………

我噌——地跳了起來.

腦袋里像是口鍾在敲一般頭痛地厲害,帶著無法忍受的眩暈,而且還想吐.

我從床上爬下來,小步跑出房間.

出了房間後直徑進入衛生間,然後一見到便器就對著里面吐了起來.

頭好疼……

驚人地頭痛和惡心.

覺得腳下發虛.

我從衛生間出來,突然覺得房間離自己好遠.

手一扶到牆壁,雙腿就沒了力氣,然後我就緩緩地在坐在了地板上.

漆黑的旅店里只聽到’嗖—嗖—'的響聲,我四處張望了一下,什麼也沒有發現,但是很快就察覺到怪聲的正體了.

是我的呼吸聲.

「怎麼了,你沒事吧……?」

注意到的時候,漆黑的視野里出現了一張白色的臉.

是瑞傑魯德啊……

他看著我的臉擔心地問道.

「嗯……我沒事」

「吃了什麼不好的東西了嗎?已經用過解毒魔法了嗎?」

瑞傑魯德從口袋里掏出布,輕輕地擦了擦我的嘴角.

聞著自己吐出來了嘔吐物的臭味,又開始想吐了.

但是,想吐又吐不出來,在胸口那一帶淤積著非常難受.

「我沒事的……」

我從喉嚨里硬是擠出了這幾個字.

「真的嗎?」

對著他充滿關心的聲音點了點頭.

我對這個頭疼有印象.

在勝利港的時候就已經經曆過一次了.

「嗯,只是因為睡迷糊了對預見眼的調整失敗了而已」

如果試圖用預見眼看到10秒以後的未來時,腦袋里就會像現在一樣鍾聲大作.

那個次嘗試的時候,從頭開始疼的瞬間我就沒再看更遠的未來了.

但是,如果那次沒有終止並繼續看下去的話,就會像現在一樣感到頭痛難忍了吧,我直覺

地理解到.

然後我對于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也是有頭緒的.

那個夢,那個助言.

都是在那里看到的那個影像(時臣)的錯.(校對:時辰:怪我咯)

人神恐怕是借由我的預見眼讓我看到了未來的影像.

「原來是為了這個嗎……」

聽著我的喃喃自語,瑞傑魯德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回想在港口城鎮與魔界大帝相遇,並得到魔眼的經過.

我唐突地與她相遇,因為種種緣由而得到了魔眼.

那次給出的助言對于出航來說毫無意義,在此之後魔眼也沒有起到太大作用.

不,雖然也發生過數次因為魔眼而保住性命的事.但即使那樣,也有種就算沒有魔眼也總有辦法渡過難關的感覺……

反過來也發生過不止一兩次因為魔眼而大意差點丟掉性命的事.

兩者加起來,正負抵消了.

對我來說沒多少意義.

反過來也就是說,對人神來說是有意義的

大概他是為了能像那樣讓我看到未來才讓我和魔界大帝相遇的.

感覺像是在為了什麼而緊鑼密鼓地准備著一樣.

不安的感覺在暗處湧動著.

我第一次由衷地對人神感到了恐懼.

對于到那家伙到底持有多麼強大的力量這件事,總算是真正認識到了.

那家伙想要通過我做什麼.

這樣的預感讓我的身體不由地顫抖了一下.

「盧迪烏斯,臉色相當的差哦,真的沒有問題嗎?」

瑞傑魯德一臉擔心的表情.

我好想就這麼向他坦白自己心里的不安.

實際上我從遇見了你的時分起就被人神監視,對那家伙唯命是從,正在如他所說地推進著事態.

但是那個瞬間,我注意到了一個事實.

是從"和瑞傑魯德碰上了的時分"起.

對了,人神初次和我接觸是在和瑞傑魯德相遇之前那麼一會兒.

然後,人神他"去幫瑞傑魯德"這麼建議道.

總覺得有些奇怪.

為何在此之前都沒有和我接觸過.

為何是在魔力災害剛剛結束的時候才向我打招呼.

為何,助言說不僅是"依靠瑞傑魯德",還有"要幫他"呢

感覺之間有什麼聯系,但至少能確定人神那家伙正在企圖著什麼.

沒有證據,只是猜測.

但是,在這些猜測之中,有一條不經意地浮現出來.



人神那家伙自稱在夢里出現是有條件的.

陷于那個條件,不能操縱直接瑞傑魯德.

因此把和條件對得上的我用魔力災害轉移,

誘導我幫助瑞傑魯德,直到中間大陸為止讓他保護我們嗎…….

……不對,真是這樣的話,讓我得到魔眼,去幫助愛莎之類的助言根本就沒有意義.

想不明白.

人神那家伙到底在考慮些什麼……(校對:不是在賣人情嗎……?所謂砍你一刀再幫你治療,好讓你聽話)

對他來說也許這一切又是有意義並息息相關的,但是卻我看不到這之間的聯系.

而且,我也在迷惑著是否應當向瑞傑魯德道出人神的存在.

「………」

想向誰傾吐一下這份不安.

但是,卻也不想繼續增加眼前這個男人的負擔了.

一旦我向瑞傑魯德曝光人神的存在,甚至運氣不好的話觸發什麼條件使得人神可以成功接

觸瑞傑魯德的可能性也是有的.

這個正直的男人一定會很輕易的就被人神那家伙給騙了吧.

就連我自己也沒有把握是否已經被人神欺騙了.

不過至少從他和我互相嘲諷的態度來看,人神並不是很順利.

他不順利說明我並沒有被他騙到……如果這樣是就好了.

「瑞傑魯德桑,當你感到痛苦時,如果有人在你耳邊甜蜜的細語,請一定不要相信,正因

為想要欺騙你,所以才會在你痛苦的時候對你溫柔的家伙也是存在的」

……到頭來,我還是沒能說出口呢,關于人神的事.

「…………雖然不知道你在指什麼,但我記住了」

瑞傑魯德認真的點了點頭.對著這樣的他,我感到心情很複雜.

他發自真心地信任著我,但我卻對他隱瞞著一些事.

雖然隱瞞起來對雙方都更好,但我的心境依舊是晴朗不起來.

回過神來時頭痛和反胃感都緩解了不少,我晃著變得輕飄飄的腦袋回到了房間.

睡不著,腦袋里思緒萬千.

閉上眼睛後,思考一個接著一個浮了上來.

都是些沒有意義的假設,連理論也是破綻百出.

就像是沒有出口的迷宮,沒有意義的思考一個個浮現,然後消失.

就算在床上躺了半天也沒有一點兒睡意.

「什喵啊……」

突然聽見了夢話,我將視線向旁邊掃去.

艾麗絲呈大字型地躺在旁邊的床上.

睡相依舊是這麼差,她正大大地展開腳睡著.

從代替睡衣的短褲中伸出的健康的腳,衣服的下擺中露出了可以看到里面的危險的縫隙.被掀起來了的衣服下可以看到可愛的肚臍,正上方是變得有起伏了的胸部.睡覺時沒有戴胸罩吧,仔細一看能看到浮在上面的微微凸起.(譯者:原句直接說是乳頭……)

以及一邊淌下口水,一邊傻笑著的臉.

「嗯哼哼……」

我聽著她的夢話,苦笑著下了床.

把她的衣服重新拉好,並輕輕地蓋上被子.

「陸地鎢絲你真H呢……」

她用無比散漫的表情說著夢話.

人家明明在這里煩惱的要死你卻地說我好色什麼的,干脆如你所說揉一揉胸部吧?

想了想這種事情,睡意就回來了.

我打著呵氣,倒在了床上.

真不愧是艾麗絲啊.

一邊這麼想著,一邊靜靜沉入了夢境.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五卷 少年期 重逢篇web版 50.5話 洛克希的歸鄉     下篇:第六卷 少年期 歸鄉篇web版 第52話 《大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