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六卷 少年期 歸鄉篇web版 第55話 第三王子  
   
第六卷 少年期 歸鄉篇web版 第55話 第三王子

【翻譯:荒川奶牛 校對:gin818】

各位觀眾下午好,原自宅警備員的盧迪烏斯是也.

今天來到了西隆王國的一所免費公寓.

押金禮金為零.

房租為零.

附帶午睡零食的單間房.

由堅固的石材結實地砌在一起組成.

雖然日照有些不好,沒有床也是個缺點,但價格如你所見非常便宜.

畢竟房租是零嘛.

衛生間是有些老舊的垂直排放型(類似火車里的那種),長時間在此生活的話毫無疑問會生病,不過扣除這點房租也很便宜!

而且竟然是能讓人放心的安全性構造.

各位請看,這牢固的結界!

在這里面魔法竟然會被無效化,讓人完全出不去啊!

身為A級冒險者的我全力毆上去也是紋絲不動.

不管是什麼樣的越獄達人,想要從這里出去也要花上不少功夫的吧.

嘛,反正這個梗已經是第二次了,隨它去吧.

逃不出去.

誰來救我.

瑞傑魯特快來救我!

……能夠理解被囚禁的桃姬的心情了.

……………………………………

從那之後整整一天,我曾試著去解除結界.

就結果來說,這玩意兒可真厲害.

既然不能使用魔法的話我幾乎就沒什麼能做的了.

敲著看不見的牆啊,磨著地板上的魔法陣啊,雖然不可能但還是對著4米高的天花板跳啊跳什麼的.

能做的都做了,但沒一點效果.

至少法杖在手的話敲敲天花板應該還是做得到的.

但隨身物品全都交給金吉兒小姐了.

雖說我也沒帶著什麼了不起的東西就是了.

和魔法相關的各種各樣的事情都試了不少.

但是,哪一個都是以流產告終.

如果是魔力被吸收了的話,就把魔力全力使出來讓它超過限界自毀.

之類的少年漫畫一樣的想法,雖然有一試的價值,但並不是這個感覺.

魔力是能釋放出來,但不知為何卻無法成形.

無法引起現象變化.

覺得可以,但實際不行.

該怎麼說呢,就和打火機被強風吹時差不多吧.

有火花也有氣,但就是沒有火.

或者說是火剛一出現就被吹滅了.

和這情形差不多.

之前說過這是王級的結界魔法呢.

這可真是厲害.

從這樣認知到的那一刻開始,焦躁感就一點一點地湧出來了.

在緊急時刻什麼都做不到.

我現在就處在這樣的狀況中.

比如說,運氣不好的話,洛克希現在過來這里,但我卻幫不了她.

頂多就是喊著叫她不要管我吧.

再比如說,愛麗絲因為什麼原因被捕了,但我卻幫不了她.

這個場合,一定因為是我被作為人質了吧,

只能期待瑞傑魯特做些什麼了.

這情況下,我依舊只能喊著叫他不要管我吧.

或者說,帕克斯改主意了,

認為人質有我的話就足夠了,然後想要殺了莉莉婭.

……果然,我也只能在這里瞎叫喚哪.

人神的助言我是記得的.

但是,也沒有說那助言就是確定的.

現在這個狀況已經偏離了助言的范圍也說不定.

雖說說道人神的話,這也在他的預想之內吧.

但是說起來,那個助言只說了愛莎和莉莉婭會得救.

不,那個助言是為了得到我的信任才說的.

很難想象會有什麼背後的意思.

負面的想法一個一個地在腦袋里打轉.

該死,

如果不快點逃脫的話…………

……………………………………

在我試這個試那個的時候究竟過了過久呢.

已經累了.

好久沒有像這樣使用魔力(耗藍)了.

結界還是老樣子.

畢竟原本是為了捉洛克希而准備的結界啊,

不可能會這麼容易解除嗎……?

呼……

稍微,休息一下吧.

沒有表也看不見太陽.

所以對時間的感覺很曖昧.

肚子也餓了.

剛剛也"咕~~~"地向我抱怨來著.

那個王子該不會把送飯的事給忘了吧.

不,應該不是.

減少飯量,讓身子板細的像根火柴棍一樣.

這樣等洛克希來的時候會更有看頭吧.

一日一餐嗎,

對這俱正在發育中的身體來說有點辛苦啊.

該怎麼辦啊……

用力量是無法逃脫了.

用一些古怪的法子比較好吧.

生前,進獄所的人都是怎麼越獄的啊.

比如說裝病裝死.

等醫生或治療師進來,暫時解除結界時也許會有機可乘.

不,有可能會見死不救吧,再說人質也有兩個人.

好萊塢明星的話,應該會在看守靠近鐵柵欄的時候把手伸出去,一瞬間讓對方氣絕把鑰匙搶到手,但這里可做不到.

呃——嗯……

還有什麼好方法嗎.

總之,只要能從這里出去就行.

只要能用魔法的話就萬事OK了.

干脆,裝作服從的樣子說不定行得通呢,

『誒呀老大,其實咱從以前就對洛克希很不爽了呢,咕嘿嘿.

其實咱還知道洛克希的老家在哪里呢.在父母的面前做這做那的怎麼樣?』

不知道像這樣獻媚的話,他會不會上鉤啊.

反正那家伙看起來挺笨的.

……不,還是算了.

就算是我也做不出來說洛克希的壞話這種事.

自尊心什麼的扔多少都不是問題,但只有說洛克希的壞話這點做不到.

啪嗒……啪嗒……

正當我在煩惱之時,突然有聲音傳了過來.

是腳步聲.

正在漸漸靠近.

是帕克斯來視察了嗎.

啪嗒……

腳步聲在相對正上方的位置停下了.

然後,很快聲音就橫穿整個房間從樓梯上傳來.

「嘿~,果然和金吉兒說的一樣呢」

順著樓梯下來的……是個沒見過的男子.

但一眼就能看出,他恐怕是王族.

首先,服裝給人一種相當偉大的感覺.

以黑色為基調穿插著赤色的線條.

金色的刺繡裝飾在其上,看起來就很貴.

年齡大概在20歲上下.

臉的話,和帕克斯稍微有點像.

但是比起帕克斯更能給人孱弱的感覺.

橢圓臉,頰骨比較明顯,還帶著眼鏡.

在這個世界沒怎麼見過戴眼鏡的,該戴的還是有戴啊.

在丘比特被科學證明其存在的世界的尼特族應該長得就是這副臉了吧.「校對:出自漫畫《愛天使》,感謝hkio666的提醒」

「寡人是西隆王國第三王子,紮諾巴·西隆」

他用極度沉穩的聲音說道.

第三王子.

也就是說,是帕克斯的哥哥嗎.

「您客氣了,在下是盧迪烏斯·格雷拉特」

「嗯」

「那麼,您本日來這里是有什麼事嗎?」

「嗯」

紮諾巴誇張地點點頭,提出了手上拿著的袋子.

是個用來跨在肩上的袋子.

好像在哪里見過.

……話說這不是我的嗎!

紮諾巴把袋子放在地上,小心翼翼地從中取出了什麼.

是瑞傑魯特的手辦.

「這個魔族的人偶是在哪里入手的?」

紮諾巴把手辦放在了結界邊緣的外面.

「從金吉兒那里聽到是你帶來的,快說,在哪里得到的」

質問的語調呢.

魔族的人偶.

沒怎麼考慮就帶著來了,

果然魔族的人偶在這里會變成邪神像嗎.

雖然洛克希人偶沒有關于魔族的特征,但瑞傑魯特是魔族這件事看一眼就知道了.

畢竟額頭上有顆寶石呢.

該怎麼回答啊.

至少還是別說這個是我自己做的吧.

「……在魔大陸旅行時偶然到手的」

「喔哦!果然是經魔族之手做出來的嗎!然後呢,具體是在哪里入手的?販賣的商人是什麼樣?知道制作者是誰嗎!?」

啊嘞?

怎麼感到了一股驚人的執著?

眼睛在閃耀著光哦.

「這,這個嘛,很遺憾,我也是因為一時中意就買了所以詳細的……」

「神馬?」

紮諾巴的眼鏡閃了一下.

唔,好強的威壓感(譯者:霸王色霸氣!?)

不會有錯,這是殺過人的人才會有的眼神.

「啊啊,就是這樣,我買人偶時商人這麼說過.只要帶著這個人偶就不用怕會被斯佩爾德族襲擊了.對著人偶念瑞傑魯特哈克多摩斯基,瑞傑魯特哈克多摩斯基,這麼念咒文的話斯佩魯特族立刻就會像老朋友一樣和你搭肩鉤背說Hei~Brother了哦」

「吼吼!還有這種事嗎!其他的呢!?其他的呢!?」

「呃我想下,保佑孩子祛病息災,然,然後劍術修行一帆風順什麼的?」

「哎哎,不是說這個!總而言之,就是制作者是和斯佩爾德族有很深的聯系的人對吧!?」

會變成這樣啊.

我的話斯佩爾德族就只知道瑞傑魯特一個人.

就算這樣,要說關系深不深的話,挺深的.

畢竟這個世界里不想和斯佩爾德族染上關系的人很多嘛.

「呼嗯,果然和這個是出自一人之手的可能性變高了哪……」

紮諾巴一邊小聲嘀咕著一遍手里拿著人偶來回欣賞著.

然後他把手里的放在地上,向著袋子再次伸出手,

哎,里面除了那個手辦以外就只有緊急替換用的衣服了啊……

「那麼,你對這個人偶有印象嗎?」

然後紮諾巴取出來的,是以前賣給商人的,十分之一比例洛克希手辦.

……………………………………

洛克希手辦被放在地板上.

紮諾巴就在手辦前面坐了下來.

難道就沒有考慮過漂亮的屁屁會弄髒嗎.

衣服估計不是自己洗的吧.

「這個魔族的像是五年前左右在市場發現的……」

紮諾巴用手托著下巴,用慈祥的眼神注視著人偶.

想要用瑞傑魯特手辦布教時了解到的,在米里斯教團的影響下魔族的人偶是絕對禁止的.

果然還是因為這個來譴責的吧.

雖然看起來不像是在生氣就是了.

「是我弟弟發現的,因為和當時宮廷魔法師的洛克希很相像就從市場的行商人那里買下了.」

唔嗯.

「'當時’的宮廷魔法師是嗎?」

「嗯?是啊,你應該不知道,洛克希·米格爾迪亞已經不在這個國家了,因為受不了愚弟的性騷擾辭職出走了.」

不,姑且從帕克斯那里聽說了.

是嗎,因為性騷擾所以出走了啊.

「具體都是怎麼騷擾的?」

「騷……?嘛,像是偷內褲,洗澡時偷窺之類的都干過呐」

真的啊?

罪不可赦.

那樣的家伙就應該嚴厲懲罰.

像是用球棒廢掉他的電腦,讓他和一有事就放出收割生命的拳頭的大小姐住在一起,或者是全裸地關在牢獄里加冷水伺候.

這種程度的懲罰是應該的.

不然的話,我親自用粗粗的土槍把他射向明天也行哦.(譯者:原文中"土槍""A-suransa-"和"明天""asu"發音相似)

用和路桶一般粗的家伙.(譯者:馬路上放的路障桶,又粗又尖三角形的那個)

真是的.

竟然敢偷洛克希的內褲,以為自己做出這種事能被原諒嗎?

不,不可能.

怎麼可會被原諒.

就算是王子,也有著能做和不能做的事啊.

洛克希會走人也是理所當然的.

……咦?

這麼說的話,難道洛克希不再當我家庭教師的理由,也是我的錯?

「比起那個,還是人偶的事要緊」

紮諾巴說著,一直在撫摸著洛克希手辦的肩膀附近.

是呢,這種陰郁的話題也該換換了.

我這麼想著,認真地點了點頭.

「寡人非常喜好人偶,現在正在收集全世界的人偶,只是……」

將前言放在一邊,他說出來了.

對,他說出來了.

「只有這個人偶的制作者,產地至今不明,雖然明白是用岩石削成的,但卻比矮人使用的石材更堅硬,更重.能把這個硬度的石頭削得如此精巧的技術,現今並不存在.比如說……你看,這個仗的部分.就算是手腕高明的矮人,想要把這堅硬的石材削得這麼精細也是難上加難.」

紮諾巴一邊說著,一邊指著人偶拿著的法杖.

法杖等纖細的部分很容易折斷,我為了彌補這個缺點嘗試並失敗了很多次.

最終這些功夫沒有白費,得到了現在的強度和韌性.

瑞傑魯特手辦的槍柄部分也是用同樣的素材做的.

但是相當需要魔力和集中力,還有就是時間,具體來說就是1公分需要做整整一天.

即使如此,也可以說是我制造技術的結晶了,沒有彎曲也沒有斷地完工了.

是我成果中的一個.

被誇獎了好開心啊.

「如此美妙的東西,竟然只賣5個阿斯拉金幣,寡人的話肯定會標價100枚金幣的吧.庶民完全沒有看東西的眼光真是困擾啊.嘛,應該是考慮到魔族像值不了幾個錢吧.如果被米里斯教團的神殿騎士團知道有這種雕像的話,就算是西隆的王子也會被送上異端審問,然後被當成魔神崇拜者處刑的吧.廉價拋售的話,借口就要多少有多少了.」

紮諾巴按著額頭,無奈地聳了聳肩.

會被殺啊…………

畢竟神殿騎士團里淨是些狂教徒嘛.

「話雖如此,寡人早就在尋找這人偶的制作者了,雖然不想和魔神崇拜者扯上關系,但真想和做出這人偶的人見一面啊.這麼說來,莉莉婭突然在寡人的房間出現就是在洛克希出走的隔天哪.」

唔嗯.

偶然地擦肩而過了嗎.

「莉莉婭被衛兵逮捕起來之後,雖然之後發生了不少事歸帕克斯管理了,但所持的東西里卻發現了這個.」

說著,紮諾巴又從比袋子更小的小箱子里取出了什麼.

和拳頭一般大小沒見過的小箱子.

「寡人倒是覺得像是很重要一樣隨身帶著這東西挺不可思議的,嘛,你好好看著吧」

紮諾巴為了讓我好好看清楚里面,打開了箱子.

看起來很柔軟的布包裹著什麼,紮諾巴鄭重其事地把布掀開.

里面包著的,是一條木雕的吊墜.

用著似曾相識的木質.

當然是手工制的,能感覺到制作者笨拙的手法.

「這個吊墜怎麼了?」

「唔,吊墜怎樣都無所謂」

紮諾巴說後,把吊墜取下,放在袋子上面.

動作一步一步都很仔細.

讓人有好感.

但說箱子里的東西怎麼都無所謂到底是怎麼回事?

于是,我也注意到了.

用來包住吊墜的布,我有印象.

「那麼,要說的是關于這個胖次」

紮諾巴說著,取下來並在眼前展開.

絕對沒錯.

這個是…………

禦神體"洛克希的胖次"啊!

「莉莉婭貌似是要作為10歲的生日禮物送給你的樣子」

原來如此

也就是這麼回事嗎.

吊墜其實是偽裝.

用來包住吊墜的布才是最重要的,我一瞬間就明白了.

或許,當初是想就這麼保持原樣送出去的吧.

考慮到把胖次作為生日禮物送出去的異常性,故意這麼偽裝起來了吧.(譯者:啊嘞?送胖次很異常嗎?咱怎麼不這麼覺得?)

但是,我只能說很遺憾.

禦神體被完美地洗過了.

洛克希的特級初榨橄欖油被洗掉的現在,已經沒有神性了.

這個胖次已經沒有神靈寄宿著了.

作為代替,誠意倒是塞滿了吧……

「然,然後呢,那個胖次怎麼了嗎?」

我抑制著顫抖的聲音詢問道.

紮諾巴「嗯」地點點頭.

「在說這個胖次之前,先來說明一下這個人偶的事吧」

語畢,紮諾巴趴在地上.

將洛克希手辦像易碎品一樣,用手指小心地觸摸著.

然後,

說出來了.

對,他說出來了!

「首先是像這樣從正面看,乍看之下,這只是一個握著法杖的普通的魔術師,但是很有躍動感.看這海波一樣的法袍.一條腿啪地向前邁出,法杖耍地刺出來,讓人一看就覺得可以有.然後,身著長袍的袖口下擺看去就能夠看到的手腕和腳腕.沒有外露多少肌膚,雖然只有露出一點點,但卻有點色色的.只憑這一點點部分就能知道這個魔法師的少女比較瘠瘦,法袍里隱藏著的身體絕不豐滿.雖然法袍穿起來顯得松松垮垮的,但就是能讓人明白啊.然後,這次這樣……從背面來看,本來的話穿著這松松垮垮的法袍是看不出身體線條的,但是,伸出的腳扯住了布料,因此雖然只有一點點但也顯出了臀部的線條.小小的屁股.如果看到實物反而不會覺得那麼色情的吧.但是!正因為是像這樣若隱若現的樣子才會色色的啊!絕對想要看,想要脫掉,是會讓人這麼想的臀部啊.這麼想著,居然,長袍是可以脫掉的.將固定長袍的部分小心地取下,純潔無暇的少女便以僅著內衣的姿態出現,而且還沒有穿文胸.以洛克希這個人物胸部的大小來考慮,這個選擇是正確的.再從正面看,竟然,是以左手遮胸的姿勢.奇怪啊,剛才左手不是持著杖嗎?這麼想著再看看剛剛取下的法袍的話,就會發現左手還依舊連在上面.正如所見,這個人偶的手臂有三條.穿著長袍和內衣姿態,巧妙地合二為一了.簡直是天才才會有的想法.雖然能夠脫下長袍,但姿勢卻是固定的.但是,像這樣將手藏在內側,姿勢的自由度則增加了.不止是這樣,這次從旁邊看.穿長袍時是以背部張開,前腳突出的姿勢,但是脫掉長袍,不知為何便會向俯身.仿佛是想要藏住胸部,身體一樣.為了確認這點,看了一下臉部.穿著長袍是一副凌然的表情,現在確像是拼命忍住羞恥心的一樣.看來制作者很懂行,正因為懂,才將表情做成一樣的.任誰都無法模仿的,'極致’就在這里.確實,關鍵部分要比上碳礦族精細的手藝還很遠.外行人也做得到.但是,這個人偶卻是在粗獷的碳礦族不可能到達的領域!」(譯者:一句話你總算說完了=.=;)

我一字不漏地聽著紮諾巴的一言一句.

一般來說只是會聽得一頭霧水吧.

但我就是這個人偶的制作者.

沒有錯過任何一句,仔細地咀嚼著他所說的話.

然後頓時有了一股滿足感.

因為你看嘛,自己做的東西被人如此熱情地解說的話不可能不高興吧?

即使是身處現在這種情形,我的心也變得溫暖起來了.

沒錯,

沒錯,就和他說的一樣.

那個洛克希人偶便是注入了當時我所有技術的結晶.

雖然還是外行人的作品,但懂行的人一眼就能看出來.

真是令人高興.

在小地方花的心思竟然也被注意到了……

但是,還有一點不足.

那就是我為何要用手來遮住胸部……

「咦?」

然後,我注意到了.

「腋下的痣那里去了?」

「嗯?」

紮諾巴這麼說著,再次把洛克希人偶顛倒了過來.

「啊啊,是說那個腋下的黑點嗎,因為考慮到影響美觀所以削掉了」

紮諾巴諾無其事的說道.

我無語了.

頓時石化了.

保持著瞪大眼的樣子僵住了.

「削,削掉了……?」

「嗯,竟然知道這個,也就是說你果然知道這個人偶的事吧?」

「……給我等下,請把那個人偶轉一圈看看」

「在那之前先回答寡人的問題」

「別廢話了快轉」

我用連自己都感到驚訝的冰冷的聲音說道.

紮諾巴"唔唔"地嘟囔幾句後,照我說的把人偶轉了起來.

「停,以那個角度再觀察看看」

紮諾巴依我說的,在勉強看得見痣的位置停了下來.

「請看看手的位置」

「這是什麼意思?」

「好了請先看看再說」

對著我有些強硬的語氣,紮諾巴有些不太高興,但還是一本正經的看向人偶.

「知道沒能藏住的是什麼了嗎?」

「……嗯?」

「看到手沒能夠伸到的地方了嗎?」

「…………啊」

紮諾巴漏出了聲音.

貌似他總算注意到了.

對,我特地用手去遮住胸部的理由.

在這個沒有什麼18禁分級這種東西的世界里,為什麼沒有讓洛克希露出她那惹人憐愛的謙遜的胸部呢.

「明明藏著胸部,卻沒有藏住痣的理由,現在明白了嗎?」

「……怎麼……會……這樣……」

紮諾巴顫抖了.

正是.

我在這里加上了痣的目的,正是這樣.

認為痣便是第二的乳"嗶",為沒有遮住它而感到羞恥,這便是我想要表現出的.

那個痣才是這個人偶中最色情的.

「寡人,寡人……明明……什麼都不知道……把作品…玷汙了……」

紮諾巴眼神空洞,身體開始痙攣,嘴吐白泡了.

這有點反應過度了吧.

「嘛,只要把痣再加上就好了.然後呢,那胖次又怎麼了?」

「胖,胖次……也…和這個…一樣……」

把胖次和人偶對比了一下.

人偶穿的胖次,和原禦神體是一樣的東西.

原來如此.

我用自己最熟悉的東西給人偶穿上了.

既然這個胖次是莉莉婭打算送給我的東西的話,一般都會覺得這之間會有什麼關系吧.

順帶一提,洛克希當時還持有四枚胖次,

細節部分都稍有不同.

雖然看起來是那樣,但洛克希還是相當喜歡打扮的.

「原來是這樣啊.然後呢,關于這個人偶我該說些什麼呢?」

嘛,就認了吧.

這個人偶對紮諾巴來說非常寶貴,應該不會突然被送交給神殿騎士團的吧.

「唔唔哦哦哦哦哦!」

紮諾巴突然五體投地地整個人都貼在地上了

嚇了我一跳.

「原來您就是這個像的制作者啊!」

這下就算是我都呆住了.

為什麼這家伙突然朝我跪拜起來啊.

我只知道洛克希是很偉大的而已.

「不愧是"水王級魔法師"洛克希的弟子!這個人偶是用魔法制造出來的對嗎!」

別對洛克希直呼其名啊.

給我把敬稱加上啊.

「您的作品寡人每日都在欣賞.越是觀察越有發現,對您的尊敬之情就越是與時劇增.請務必,允許寡人稱您為師傅!」

說著,維持著趴在地上的樣子移動過來,想要親吻我的腳一樣.

但卻被結界擋住,「嗚噢噢噢噢!」呐喊並對著結界敲了起來.

那個身姿,簡直和為了夏日聖戰第三天的新刊而聚集在一起的亡者如出一轍.

拋棄了作為人的自尊心和尊嚴,僅僅是為了欲望而生的人就會是這樣的吧.

「嗚噢噢噢噢!這個結界是怎麼回事!到底是誰干的!師傅,請務必讓在下拜見一下你那神手啊啊啊嗷嗷嗷噢噢!」

就這樣,我得到了一個有點惡心的弟子.

這種家伙生前也見過.

主要是在網上打交道,連朋友都算不上的家伙.

是嗎,那家伙,是這種表情的嗎.

被別人如此醉心于自己這還是第一次,但也挺好的.

人神一定也預見了這件事吧.

在城里被捕,和他關系變好,並且得到幫助從而逃脫.

好的,我已經看到結局了! (譯者:題外話,祝賀神知完結~\(≧▽≦)/~)

我以佛祖一樣的臉對他說道.

「弟子啊,維持這個結界的魔力結晶應該就藏在這個房間的某處,把它找出來,砸碎掉!」

「遵命師傅!將其實行的話,請務必,請務必將制作人偶的技術傳于我身!」

「如果沒能找到的話就把你掃地出門.今後再也不許稱我為師傅.」

「這是當然!」

紮諾巴被這番話振奮了.

在房間中來回找了起來.

連上面的房間也去過了,像蟑螂一樣唰唰唰地爬遍了周圍.

那之後一小時.

只在天花板發現了一個大約A4大小的矩形的洞.

看來帕克斯是打算從哪里遞食.

吃飯倒是無妨,但排泄物和生病問題要怎麼辦?

會不會先從上面吹入催眠氣體,等我沉睡後再把結界解除掉嗎.

不,反正連想都沒想過吧.

反正是那個帕克斯,認為像是給寵物喂食一樣就行了根本沒多想呐.

總之,我讓紮諾巴找了袋子和瓶子.

用這些,自己的排泄物自己收拾乾淨了.

不,其實是因為快要漏了.

但總而言之,只要能夠送到天花板的蓋子那里的話就有辦法逃脫了.

天花板很高,有將近四米.

但如果放下繩子,應該總有辦法爬上去的吧.

但看起來就很重的石板像是焊起來的井蓋一樣固定著,很難取下.

蓋上也畫有魔法陣.

全套大餐嗎.

破壞掉很難啊.

「殿下的手下中就沒有熟悉結界的人嗎?」

「因為寡人根本就沒有手下啊!」

「是嗎?明明就連那個帕克斯都有親衛隊啊……」

「最後的一個人用來和洛克希人偶交換了!欸,真是筆好交易!」(譯者:你把金吉兒給賣了啊……)

這家伙也是個笨蛋啊.

而且,拿親衛隊用來交易,這個國家到底這麼了啊.

嘛,總之是判明了一件事.

「很好……我知道了」

「噢噢,已經知道辦法了嗎.不愧是師傅!」

「嗯,這樣下去的話,看來你是要被掃地出門了」

「什麼!?」

我把有點性格殘念的弟子以史無前例的速度逐出門了……什麼的可不行啊.

難得的協力者可不想就這麼失去呢.

「條件變了,如果幫我從這里出去的話,成功後就承認你是我的弟子吧」

「哦哦,這樣就可以了嗎!請暫時,稍等片刻!!立馬就用拳頭把天花板打破!」

「喂不要亂來」

我連忙阻止握緊拳頭注視著天花板的紮諾巴.

他是玩真的.

一副就算手骨碎掉也會繼續毆打的樣子.

危險的家伙.

紮諾巴一時有點浮躁.

突然,像是注意到什麼一樣抬起了臉.

「師傅,這個結界是誰弄出來的?」

「誒,確實是第七王子的帕克斯殿下來著」

「嗯,說起來金吉兒是說過這麼回事啊……」

「詳細情況已經聽過了嗎?」

「畢竟,寡人的腦袋除了人偶什麼都裝不下了啊」

「啊,這樣啊」

總之,這個王子應該和金吉兒有聯系.

是金吉兒在暗中活動嗎.

那個人對帕克斯好像有些想法,也許是在幫那方面忙吧(間諜?).

不,應該是相反嗎,紮諾巴是聽了金吉兒的話才來到這里的.

就是說,金吉兒是在撮合我和紮諾巴.

不會是看見瑞傑魯特人偶後,被看成愛好相同了吧.

但是,金吉兒當這個不可靠的王子的伙伴是打算怎麼辦呢.

看不清她的企圖.

「也就是說,只要對帕克斯想想辦法就行了對吧?」

「嗯?啊啊,是這樣沒錯」

紮諾巴在那里稍稍考慮了一下,

接著以到現在為止的喧鬧都像是謊言一樣的安靜的聲音說道.

「寡人知道了,還請暫時忍耐一下.」

看樣子是想到了什麼.

不過,這個王子看起來腦袋不太好的樣子.

引起了奇怪的騷動的話豈不是自尋死路了嗎.

「嗯,行動之前先和誰好好地商量一下吧,像是找金吉兒或是我都可以」

「哈哈哈,師傅真是愛擔心啊.請放心,全都交給寡人吧!」

「喂,等等,這是要去哪兒?別無視我,你都打算做什麼?」

紮諾巴笑著登上了樓梯.

「不會吧……」

我頓時有種"啊啊,到頭來還是下手了"的感覺.

連手下都沒有的廢柴王子如果真的去做的話,就像是去捅有蛇的野草叢一樣.

局勢滾到了非常壞的方向.

不詳的預感一個接一個湧上來.

啊啊,早知道,至少拜托他把飯拿來這種程度的事就好了.

我這麼想著.

不過,之後我知道我完全理解錯了.

對名為紮諾巴·西隆的這個人.

我完全是誤解了.

之後再想想的話,從自己便是人偶的制作者這件事被紮諾巴發現的那一刻開始,一切就已經結束了也說不定.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六卷 少年期 歸鄉篇web版 第54話「神不在」     下篇:第六卷 少年期 歸鄉篇web版 第56話 快速解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