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六卷 少年期 歸鄉篇web版 第56話 快速解決  
   
第六卷 少年期 歸鄉篇web版 第56話 快速解決

【翻譯 荒川奶牛 校對 gin818】

這個世界有著從出生起就持有異常魔力的孩子.

雖然說起異常會首先想起畸形兒,但這些孩子大多數看起來都很普通.

但,僅僅是看起來比較普通而已.

這些孩子生來就有殊于常人的能力.

奔跑速度異常的快,

持有怪力的雙腕,

身體像羽毛一樣輕,或者像金屬一樣重,

將觸碰到的東西凍結起來,

能從口中噴出火焰,

從指間釋放出毒素,

可以短距離地瞬間移動,

從眼中射出光線,

或者是對毒性完全免疫,

日夜不曾睡覺也不會疲憊,

同時抱上百個女人也不會萎什麼的……

這個世界貌似用『神子』來稱呼這些帶著超常能力出生的孩子.

那些能力毫無用處,或是有著不利于自身生存的能力的孩子們,則貌似被稱為『咒子』,這些事情姑且先放在一邊.

好了,接下來是正題.

現在,西隆王宮內有五位王子.

最年長的32歲,最年下的則……

嘛,年齡什麼的無所謂.

在西隆,所有王子從出生起就會被賦予屬于自己的親衛隊.

也就是一種從小就給予其手足,讓其學習如何使用人力資源的一種策略.

而後在成長過程中,得到功績的話就增加親衛隊的人數,反之則減少.

王崩駕時親衛隊人數最多的將就任下一代國王,這便是這個國家的習俗.

親衛隊越多,手持權利便越大.

雖說個人覺得這習俗問題不少.

在此之中親衛隊數量最多的是第一王子.

他有身為長子的自覺,雖然有些傲慢,但行為舉止也和王族相應,因此親衛隊有將近30人.

那麼,最少的是誰?

被士兵們看扁了的第七王子帕克斯吧?

他的親衛隊的人數少得可憐,現如今只有3個人.

有一段甚至只剩下了一個人,但後來因為為無法地帶的奴隸市場找了中介人一事增加了一人.

另一人待會再講.

3人

就只有3人.

他的親衛隊少得可憐.

但他還不是最少的.

身為第三王子的紮諾巴·西隆.

親衛隊數:0.

Zero .

零.

會為他而行動的士兵一個都沒有.

直到一年前,還有國內實力派在第12名的金吉兒是他的親衛隊.

但就是那最後一人也被拿去和某個人偶交換,跳槽到帕克斯麾下了.

雖然金吉兒在即將正式轉到帕克斯麾下時就向上級請願辭職了,但卻被慌了神的帕克斯劫持了家人,不得已只能繼續在他底下干活.

那麼,繼續談談第三王子的紮諾巴吧.

他就是被稱為神子的那一類.

生下來就帶著刀槍不入的身體和一身怪力.

因此成了異能者.

雖然不是太過什麼了不起的能力,但國王也是非常歡喜.

神子將來必定會是個為國家有貢獻的存在.

特別是在這個北邊的紛爭地帶就近在咫尺的國度.

能成為戰力的存在誕生在王室可是一件要舉雙手歡呼的事.

紮諾巴的生母是國王的一位小妾.

她也因為完成了職責而放下心,松了口氣.

國王放下因歡喜而舉起的雙手,是三年後的事了.

紮諾巴三歲時,第四王子誕生了.

是下一代王族的第四名新成員,也是國王正妻的第一個孩子.

周圍都為這個如珠如寶一般的孩子感到喜,

王室甚至為此開了次派對.

紮諾巴在那次派對中,搖搖晃晃的走向自己的弟弟.

摸著躺在床上的弟弟,說著好可愛啊,像洋娃娃一樣.

任誰都因聽到這樣的話而和藹的笑了.

因為三歲的紮諾巴很是喜歡人偶啊.

將弟弟比喻成是自己喜歡的東西,是一副多麼溫馨的畫面啊.

但是接下來的瞬間,紮諾巴把弟弟的頭擰下來了.

就像人偶一樣.

會場頓時化成了充斥著淒慘尖叫的地獄.

國王和王妃因此而發狂,將紮諾巴的母親放逐國外了.

但是,紮諾巴卻留了下來.

不僅因為年幼,也因為他是神子.

估計神子在這個世界就是這麼重要.

紮諾巴的親衛隊也因為這次事件而減少到了3人.

雖然原本有8人,但只剩下了3人.

不能比這更多了,王如此宣言道.

第二次的事件發生,則是在紮諾巴15歲的時候.

那時的紮諾巴雖然已經是個人偶狂了,但也能明辨是非了.

是到了迎取家室的年齡了.

對方是稍稍位于北端的望族的女兒.

作為國王來說,也是希望當戰爭打起來的時候紮諾巴能夠因此首當其沖的吧.

婚禮儀式順利地結束了.

但是,就在初夜結束後的第二天.

新娘的無頭尸體被發現在了床上.

是紮諾巴的傑作.

望族因為女兒被殺而憤怒發狂引起了內亂,但最終還是被鎮壓了.

國王將紮諾巴的近衛人員又減少了兩人的同時,

決定直到發生戰爭為止將其軟禁在城內.

在那時,本來想要將紮諾巴喜愛的人偶全部收走,但派去執行這個任務的士兵全都被擰掉頭部成了無頭尸體.

『斷頭王子』紮諾巴·西隆

這便是自那次事件後紮諾巴的稱號.

再怎麼說做到這個地步的話,國王也快要忍無可忍了吧.

但是,對紮諾巴來說,只要有人偶的話就不會有問題了.

只要定期地給予他人偶,紮諾巴便不會作亂.

因此,就連國王也將他認知為有著人形的危險武器.

自那以後,對待紮諾巴便像是對膿包一樣,直到現在.

以上.雖然很了不起似的講了這些事,但我知道這些是在更久之後的事了.

那時的我,還尚未知道,

紮諾巴是西隆王宮的最大戰力(最終Boss)之一這件事……

紮諾巴笑嘻嘻地站著.

我用抽搐了的臉看著.

我視線那頭並不是他那和藹可親的笑容.

而是他手里抓的東西.

「師傅,怎樣!這樣一來就能承認寡人作為弟子了吧!」

「好疼好疼好疼好疼!請住手!請住手皇兄大人!」

「帕克斯你吵死了.」

「啊啊啊啊啊啊嗚啊啊啊啊啊啊!」

那邊是被單手抓住面部的帕克斯·西隆.

被抓住的地方鮮血滴滴答答地滴著.

並不是帕克斯的血,而是紮諾巴滿身都沾著鮮血.

「唔…………」

我說不出話來.

簡直一頭霧水.

剛剛還是弟子來弟子去的輕松的話題,但現在卻突然上演血腥類恐怖電影了.

哎呀說真的,完全搞不明白啊.

紮諾巴笑嘻嘻的.

他天真無邪的笑臉,好可怕.

沾滿鮮血的笑容這種東西,不是美少女根本萌不起來.

讓這種感覺很宅的瘦弱小哥來做只會讓人覺得獵奇而已.

「快住手紮諾巴!把手放開!」

「對,對啊紮諾巴,你清醒點……!」

這個狹窄的房間里如今站著好幾個人.

拔出劍的金吉兒,與她對峙的衛兵三人.

藏在士兵身後的,是穿著好像很貴的服飾的兩位王子.

雖說都是王子,但其中一個年齡也有點太大了.

狹窄的房間里算上我一共有9人,有點過于擁擠了.

「皇兄,帕克斯劫持了士兵的家人作為人質,指示其為自己干活這件事您知道嗎?」

「不,不清楚……」

「並不是親衛隊,而是父王的士兵哦.」

紮諾巴滿臉笑容,笑嘻嘻地說道.

「在那邊的金吉兒也是,家人被劫為人質了哪.」

「……是這樣嗎?」

「是」

金吉兒維持著拔劍的狀態回答道.

她依舊是拔劍相向的狀態,沒問題嗎?

紮諾巴笑容依舊,說道

「請問皇兄還記得洛克希這個名字嗎?」

「啊,啊啊,記得,是擔當帕克斯家庭教師的……」

「身為水王級魔法師,是向我西隆士兵們傳授了反魔法師戰術的大恩之人哦.父王不也承認她的實力說要將她正式招入王宮中嗎.但這一切卻都因這個帕克斯膚淺的行為化為泡影了」

「嗯,嗯,……是啊,這的確是帕克斯的不是,但你……」

「更荒謬的是……請看看,身為她弟子的師……盧迪烏斯大人現在竟被迫忍受這樣的恥辱,這又是帕克斯的傑作.洛克希師傅曾說過有一個比自己還要有才能的弟子.就是對著這樣一位天賦秉然的人才的盧迪烏斯大人,這個帕克斯竟然……!」

紮諾巴滿面的笑容完全沒有崩壞,

某種意義上那也是一種撲克臉吧.

「你,議會的時候明明都一臉無聊地發呆,原來有在聽啊.作為哥哥來說真是安心了,還以為你對國家的事情一點興趣都沒有……」

「皇兄,寡人只對與人偶有關的事感興趣.僅僅是為我對帕克斯做出這種行為的正當性進行了客觀說明而已.寡人會這麼做的理由,只有一個.」

語畢,紮諾巴吊起了帕克斯.

「疼疼疼疼疼好疼!」

「盧迪烏斯大人是世界上唯一能做出如此出色的人偶的人.如此偉大的人卻被帕克斯為了無聊的複仇而利用,這是不可饒恕的事!」

「啊啊啊啊啊啊!要碎了,要碎了,要碎了啊啊啊啊!」

帕克斯的悲鳴響徹整個房間.

「皇兄,偏袒帕克斯的話,寡人可是會鬧起來的」

衛兵三人和王子的兩人嘈雜了起來.

我還以為他已經鬧得夠凶了.

但是他這話一出整個場面都鎮住了.

生前,我在家胡鬧的時候也沒這樣的吧.

「寡人並沒有說些很難接受的事.只不過是想要幫助人偶的制作者,但帕克斯做的壞事太礙事了而已.」

「但是,帕克斯對奴隸市場……」

「皇兄,不要讓寡人再重複,弟弟的腦袋已經快要被拔掉了哦」

紮諾巴已經沒有在笑了.

我完全是一頭霧水.

只是困惑「快要拔掉」難道是什麼的比喻嗎.

不過,這個場合的支配權握在紮諾巴手里這件事倒是很清楚的明白了.

加油,我的弟子啊.

雖然有點可怕就是了.

「不不不不不要啊!住手!放開!金吉兒啊啊!快救我!家人,家人的安危不管了嗎!」

「在下的家人的話,昨晚已經被瑞傑魯特殿下救出來了」

「神馬!」

面對帕克斯的狂言,金吉兒冷靜地回答道.

看起來瑞傑魯特又幫助了誰的樣子.

畢竟他總是會幫助需要幫助的人啊.

話雖如此,果然是在我不知道的地方發生過什麼事啊.

「就是這麼回事了皇兄,因為寡人是王子中最沒有權利的,所以才采取了拜托皇兄的形式,不過拒絕的話,寡人也會盡力鬧一場的.沒什麼,這點距離皇兄中的一人或兩人的腦袋還是手到擒來的.雖說之後,說不定會被宮廷魔法師燒死就是了……」

「殿下,到死為止我都會陪著您的」 (譯者:糟糕,金吉兒好帥∑( ° △ °|||)

像你這樣羸弱的男人還真有自信啊什麼的,我是真的這麼想的.

認定自己很強大的話會很危險哦.我在一旁提心吊膽地注視著.

雖然是這麼說,但估計是第一和第二王子的兩位王子,舉白旗了.

「知,知道了!就照你說的做吧!」

「皇兄,要好好地調查哦?還有,兩年前曾引起過騷動的莉莉婭也被囚禁在這城里的某處,請確保一下她的人身安全.」

「這是當然.父王也已經知道這件事了……」

為何這兩位王子會想要救下帕克斯這樣的人渣啊.

我相當認真的抱持著疑問.

但,並不是這麼回事.

他們只是在害怕著紮諾巴.

像是害怕即將爆炸的炸彈一樣恐懼著.

結果我依舊在不明真相的情況下,就這麼被放出了結界.

魔力結晶貌似是隱藏在天花板上的樣子.

帕克斯被逮捕,莉莉婭被解放了.

事件就這麼莫名其妙地結束了.

這之後說是後日談,不如說是事件的起因.

莉莉婭被扣留時的原因後果,她起初被懷疑是他國的間諜.

她在被盤問時,因為說出洛克希和保羅的名字,得以免于進牢,但被監禁起來了.

雖然在轉移事件的情報傳來時貌似就應該被解放了,但由于帕克斯從中作梗,限制了情報的同時就這麼把她關在城里了.

帕克斯在洛克希出走後,為奴隸市場找了中介人.

然後,他通過那個奴隸市場的中介人雇傭了手下作為私兵,綁架監禁了士兵們的家人.

如果還珍惜家人性命的話就老實他的聽話,這麼威脅道.

士兵們也想過要做些什麼,在後街小巷里找過很多次.

姑且人質的所在地是查明了,但是因為彪壯的護衛有很多,使救人變得困難.

就在這時,愛莎逃脫,王子下了追蹤命令.

他們心不甘情不願地出動找到了愛莎.

然後,我在那現身,華麗地搶回了愛莎.

士兵們看到我救出愛莎的行動,加上見識了無詠唱魔法的高級技術的瞬間,就發覺我是洛克希的弟子這件事了.

于是,士兵們在當晚制定了一個計劃.

首先,在奴隸市場引起爭執,使得市場無法使用.

愛莎被神秘男子拐走這件事,則讓私兵去追蹤.

然後對我說明原委,請求我參加人質的救援行動.

在警備不足的時候襲擊監禁場所,我就在旁協助.

最後,作為回報則會全力幫我釋放在王宮中的莉莉婭,就是這麼一個流程.

順帶一提,那個計劃施行之前,我就以為洛克希在王宮,寫了封信並寄到了王宮里去.

然後就被看了那信的帕克斯給關起來了.

至少,如果我晚一天寄信的話,就能得知他們的計劃,反咬帕克斯一口了吧.

果然人神的助言是要求我在救出愛莎後寄信的意思啊.

然後,關于救出計劃,雖然被認為是受挫但還是實行了.

因為去旅館的話,瑞傑魯特也在啊.

他從士兵那里聽完情況後,意氣奮發的趕去幫他們救人質去了.

那時姑且還是有使用假名的哦.

將人質平安送回家後,瑞傑魯特就打算向城里開始突擊了,但士兵們反對說這這件事就交給他們了.也就是所謂的自尊心作孽吧.

對人質已經被救這件事一聲不吱,等到王子括不知恥地跑到後街查看時,就這麼將其殺害,原本是這麼預定的.

在後街的話殺掉的話會被發現得晚些,也能將尸體隱藏起來收工.

雖然是有些無謀的作戰,但想來勝算應該也是有的.

最終瑞傑魯特同意了.

順帶一提,直到結束為止金吉兒似乎都不知道這件事,

與其說是被孤立了,不如說是認為親衛隊很危險所以才沒有告訴她.

真是可憐啊.

解放人質時,金吉兒的家人也被發現,他們這才知道金吉兒也和自己是一個陣營的.

另一方面,金吉兒也認為我被捕這件事是個好機會,才將我持有的人偶交給紮諾巴.

交給身為王國最強戰力的紮諾巴.

只要把人偶交給他,他就會對我產生興趣.

我只要交代出那個人偶的事,紮諾巴就會將我作為貴重的情報源而安排在自己身邊了也說不定.

雖說也有這個打算,金吉兒只是單純地宣誓忠誠于紮諾巴也是理由之一.

她貌似是希望憑這一件事,能從帕克斯那里解放,回到紮諾巴的身邊的樣子.

明明就因為一個人偶就被賣掉了,為什麼還要如此忠誠于紮諾巴啊.

看來她也有著讓人無法忘懷的過去啊.

然後.

第二天.

紮諾巴殺掉帕克斯的兩個親衛隊後,將他確保起來了.

這個發展,除了金吉兒以外誰都沒有預想到.

國王用一副疲憊不堪的臉,將帕克斯給放逐到國外了.

雖然有些舍不得在奴隸市場的中介人,但帕克斯綁架了衛兵甚至是親衛隊員的家人作為人質,抓住了本應懷柔拉攏的身為魔法師的我,甚至還想要以此引出洛克希侵犯後殺掉.

再怎麼說也情理不容了.

但因為不體面所以表面上是去留學了.

實際上則是作為殺了也無所謂的人質,送去了王龍王國.

紮諾巴也被驅逐出境了.

這邊也是以表面形式上的留學處理.

提出這個提案的是第一和第二王子.

他的做法不明智啦,紮諾巴也有錯啦,雖說第一,第二王子是這麼進言的,

實際上他們只是害怕著不知何時就會爆炸的核彈頭會傷及自己而已.

雖然國王貌似討厭完全放棄紮諾巴這件事,

但他覺得既然手握的缰繩不可靠,那麼還是放在城外比較安全吧.

然後,雖說莉莉婭是被解放了,這之後還有一堆說她是別國間諜什麼的人存在.

他們說是莉莉婭在被帕克斯抓住時,也暗地里收集了不少西隆的情報.

被監禁的同時還能做到這種事,我家的莉莉婭也太厲害了吧.

然後,為了讓那群多疑的家伙閉嘴.

上面決定『護送』莉莉婭直到保羅那里.

並不是阿斯拉王國,而是保羅那里.

嘛,就算送到阿斯拉王國,能夠證明她身份的人也都不在了哪.

啊,雖說故鄉姑且是在阿斯拉呢.

畢竟說過要寄生活費回去嘛.

不過,因為夫妻這一層關系所以最終決定送到保羅身邊了.

現在的保羅如果真要說的話和米里斯神聖國的聯系反而比較強,而且比起讓阿斯拉王國產生什麼奇怪的懷疑要好多了.

嘛,這也只是表面上的問題而已.

對我來說,最擔心的還要數在移動途中會不會為了封口而被殺害這件事了,但金吉兒貌似作為護衛參加了.

去保護師傅的家人,被紮諾巴這麼命令了.

其他也有被瑞傑魯特搭救的士兵們參加.

這樣的話就能夠安心了.

之後,對著我,國王親自問道,會為你准備宮廷魔法師的地位的,不准備在此地停留嗎?

他的聲音里混雜著歎息,完全是一副明白沒什麼希望的口氣.

我理所當然地拒絕了.

完了後國王清楚地歎息了一聲,說了句可以退下了就結束了.

僅此而已.

算了,這樣也好.

反正從最初就知道總會有辦法解決的.

不會說要求支付補償金之類的啦, 我.

我正要離開王宮時,紮諾巴含著眼淚黏了上來.

「師傅!!已經要走了嗎?!要把弟子留在這里自己一個人上路了嗎?!」

「對不起,因為旅行實在是很匆忙的緣故……」

「那麼人偶呢!能做個人偶給寡人嗎!?」

「要做那個可是相當地耗時間啊,這有點……」

「竟然!!!!!!」

紮諾巴為我不會給他制作人偶這件事感到悲傷,握著我的手就這麼潸然淚下.

這時我已經聽說他是神子這件事了.

把人的手腳弄得支離破碎擰掉腦袋的殺戮王子之類的.

老實說,相當地恐怖.

會不會突然間就把我的頭給擰掉啊讓我戰戰兢兢地.

不知道燃點的家伙很可怕的啊.

不,雖然是很感謝他啦.

但可怕的東西就是很可怕啊.

「如果,下次再哪里見面的話,就把我制作人偶的方法從頭教給你吧」

「誒誒!真的嗎?但是,給寡人,那個,可以嗎?將秘傳的技術傳授給寡人真的可以嗎?」

「對自己的弟子連制作方法都不傳授是要鬧哪樣啊」

「唔噢噢噢噢噢!師傅啊啊!!!」

紮諾巴一邊喜極而泣一邊把我舉了起來.

「咚!」 我和天花板來了個親密接觸.

「糟,糟了!!金吉兒!快施治愈魔法!」

「是!」

金吉兒詠唱著治愈魔法,我的傷口很快就塞住了.

紮諾巴對于差點就把我殺了這件事整個臉都青了,

看到我無事地爬了起來後才露出了安心的表情.

這家伙,干脆把他踢出師門吧……

不,算了吧,頭被擰掉什麼的還是饒了我吧.

「那麼師傅!祝您平安!雖然寡人還不清楚會被因留學處分而分發到哪里,但這不是問題!寡人有預感總會和師傅再見的!!」

「咳哼…………是嗎,也祝你平安」

紮諾巴嗚咽著點了點頭,目送著我離開了.

金吉兒看了後,眼淚也順著臉頰流了下來.

就這樣,在西隆發生的事件就這麼拉上帷幕了.

莉莉婭和愛莎被救出,送往保羅的所在處.

帕克斯被放逐國外.

我得到了名為紮諾巴的弟子.

作為我來說,僅僅是遵從著人神的助言行事而已.

雖然過程多少有些不合意……但最後卻以可以稱得上是最好的形式結束了.

該怎麼說呢,總是有種在掌心里被玩弄的感覺揮之不去.

不管我做了怎樣的行動,只要大致遵從助言去做的話,都能得到相似的結果的吧.

簡直像是在看一場鬧劇.

但是,的確所有事都向著好的方面進行著.

莉莉婭和愛莎也都平安無事.

紮諾巴雖然不怎麼清楚,但也不像是有惡意的樣子.

至于那個帶著惡意的帕克斯則是以完全立無援的狀態被扔到國外去了.

過程姑且不論,至少得到的是對我來說是最好的結果了.

至今為止的助言也都沒有讓事情變得糟糕.

也許,更相信人神一點會比較好吧.

不,欺詐師就是那種一旦讓你體驗到成功的感覺就會把你榨取得一干二淨的家伙啊.

還是再慎重一點吧.

嘛,約定就是約定.

下次再出現的話,還是不找他茬了吧.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六卷 少年期 歸鄉篇web版 第55話 第三王子     下篇:第六卷 少年期 歸鄉篇web版 第57話 妹女仆的誕生之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