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六卷 少年期 歸鄉篇web版 第59話「轉折點2」  
   
第六卷 少年期 歸鄉篇web版 第59話「轉折點2」

[翻譯loki001 校對gin818]

赤龍之下顎.

是一路直通的唯一一條溪谷.

雖然不像聖劍街道那樣筆直,但是也不會改變這是一條沒有分岔路的道路這一事實.

只要通過了這里,就是阿斯拉王國了.

\\\\\\\\\\

那個家伙,普通地走了過來.

從這條單線道路的對面.

銀發,金色的瞳孔,沒有穿什麼防具,穿著一身不知道是什麼皮制作的結實白色大衣,沒有騎著馬,也沒有坐著馬車,只是徒步走過來了.

是個男人.

我對他的印象,充其量只是"眼神很凶的家伙"這種程度.

三白眼很嚴重啊,這個男人.(譯者注:在相學中,三白眼者,一般都是凶惡之人,皆對人比較冷漠無情.)

比起這個,我的目光停留在了他的身邊,在那里,有著一位黑發的少女.

好像在哪里見過似的,但想不起來.

這個世界很少有純粹的黑發.

即使看起來是黑的,但仔細一看,會發現是深棕色,稍微接近灰色之類的.

雖說我完全沒有通過別人頭發顏色來認人,但如果見過黑發的人,記著那人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

盡管如此,我卻想不起來.

這個少女尤其引人注目是有理由的.

那張臉,戴上了面具.

要說有特征的話也算有,要說無特征的話也算無.

雪白的,什麼也沒有寫,什麼裝飾也沒有的面具.

舉個例子的話,就像Dirty Mask的面具那樣.(譯者注:ダーティマスク = Dirty Mask,其為漫畫《谷仮面》主角的面具,有興趣的童鞋,請自行度娘.)

只是,單純地引人注目.

這個世界上,沒有戴著這樣面具的家伙.應該不是因為時髦吧.

「……!!」

並不是說我看少女看入迷了.

這時候的我,並沒有察覺到在車夫席上的瑞傑魯德臉色正變得蒼白的這件事.

艾麗絲也一樣.

隨著男人一步步靠近,她的表情變得嚴峻,緊緊握著劍柄的手,用力到發白的地步.

男人看清我們的相貌的時候,哦呀一聲歪了歪腦袋.

「嗯……?你,難道是斯佩爾德族?」

男人眯起了三白眼.

看著這個情景,我產生了疑問.

現在的瑞傑魯德沒有頭發,頭額的寶石也隱藏起來了.

他怎麼會知道的?

我想不明白,難道會發出什麼斯佩爾德族氣味?

一邊這樣想的同時,一邊回望瑞傑魯德.

「是認識的……嗎……?」

我的提問,說了一半中斷了.

瑞傑魯德的臉色變了,完全不同于平常.

蒼白的皮膚上一點血色都沒有.

滴答滴答留著冷汗,抓住槍的手在瑟瑟顫抖著.

這是……這個表情很眼熟.

是恐懼.

「盧迪烏斯,絕對不要亂動.艾麗絲也是.」

瑞傑魯德的聲音在顫抖著.

我不明原因,默然點頭.

艾麗絲漲紅了臉,感覺現在就要飛奔出去似的.

手和腳,都在瑟瑟顫抖著.

她在害怕嗎?

也有這原因,不過,在那以上,艾麗絲對他抱有敵意.

但是,我並不認識對方.

是不是在我不知道的時候,兩人和這個男人相遇過呢?

我暫且觀望一下事情的走勢吧.

「嗯?這個聲音,是瑞傑魯德·斯佩爾蒂亞?

沒有頭發了一時間沒認出來啊.你為什麼在這種地方?」

男人隨意地靠近過來,瑞傑魯德則架起了槍.

為什麼瑞傑魯德對這男人如此地警戒啊,搞不懂.

總之,看到兩人都這麼害怕,我將魔眼開眼了.

老實說,是以輕松的心情看著的.



太模糊了,輪廓不清晰.

這啥情況啊.

「啊?那邊的紅頭發是艾麗絲·伯雷亞斯·格雷拉特?另一個人……是誰啊?嘛,算了.

原來如此,我懂了啊瑞傑魯德·斯佩爾多.也就是說喜歡小孩子的你,將被那個轉移吹飛到魔大陸的這兩人,一直送回到了這里吧.」

對著擺著一副什麼都知道的臉點著頭的男人,艾麗絲嚇得喊了出來.

「為,為什麼知道我的名字啊!」

艾麗絲的話使我更加混亂了.

是不認識的人嗎?

是初次見面的嗎?

不,艾麗絲的話,忘記了也不奇怪.

盡管如此,銀發在這個世界里並不常見.

這個特征強烈的三白眼,再加上似乎只有艾麗絲和瑞傑魯德能感受到的某種異樣的感覺.

見過一面的話,總該是能記住的.

「你這家伙是什麼人!為什麼知道我的名字!」

瑞傑魯德向男人亮出了槍.

好像也不是瑞傑魯德的相識.

艾麗絲和瑞傑魯德都不認識這男人,我也不認識這男人,同時這男人不認識我.

但是,他卻知道艾麗絲和瑞傑魯德.

嘛啊,這也是有可能的.

瑞傑魯德是名人.

雖說在中央大陸,名字並不是那麼廣為流傳,但如果去到魔大陸的話,知道他的名字和相貌的人是挺多的.

關于艾麗絲的話,不太清楚.

說起紅發美少女劍士的話,說不定是瞎猜說中的吧.

不過,奇怪的不是那里,很明顯反常的並不是那種地方.

而是態度.

應該說是有溫度差嗎?

男人和兩人的態度很不一樣.

男人的態度非常友好.

聲音也,怎麼說呢,透露著就像在沒有想到的地方遇見了老朋友似的高興感情.

與之相對地,瑞傑魯德則是一副隨時要襲擊過去的樣子.

只是,並沒有出手.

他明顯地把對方認知為敵人,卻沒有發起攻擊.

理由不明.

經常搶先攻擊的艾麗絲也沒有行動.

也並不像是因為瑞傑魯德說不要亂動所以就沒動.

「雖說在奇怪的地方見面了……很精神呢.那就好.」

男人盯著亮出長槍的瑞傑魯德,隨後,就發出自嘲般的笑聲,往後退了一步.

見到這,戴著面具的少女低聲嘟嚷道.

「可以嗎?」

「目前沒有辦法.」

我理解不了這種狀況,在進行了這種沒有主語的對話後.

「打擾了.」

男人打算從我們旁邊慢慢走去,黑發的少女緊跟其後.

瑞傑魯德避開了視線,當然,艾麗絲也是.

「我的事……到時候就知道了.」

最後,他簡短地那樣說道.

意味深長.

這個男人知道些什麼.

我直覺性地這樣覺得.

這個男人,和人神的感覺一樣.

「請等一下!」(校對:NZND)

注意到的時候,我已經叫出了聲.

男人回望過來,一臉意外的表情.

然後,瑞傑魯德和艾麗絲,吃驚地看著我的臉.

「怎麼了.你是誰?」

「啊,不好意思.我是盧迪烏斯·格雷拉特.」

「沒有聽過呢.」

初次見面嘛.

「不,格雷拉特嗎.父母的名字是?」

「比起那個,你不自報姓名嗎?」

「嗯……嘛,沒關系吧.我是奧爾斯蒂德.」

奧爾斯蒂德,沒聽過的名字呢.

除了和死了還在那個世界里不停道歉的人同名以外.(校對:オルステッド,RPG游戲《Live A Live》的角色,RPG三大不幸主人公之一)

看瑞傑魯德的樣子,好像也不知道.

「那個,你是那兩個人的熟人麼?」

「不,還不是熟人.」

「還不是?什麼意思?」

「你不知道也無所謂.那,你的父母是?」

像是強硬推脫一樣的對話.

明明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卻要我回答他的問題嗎?

算了.

我不會為這種程度的事情就生氣了.

「保羅·格雷拉特.」

「……嗯?保羅應該是沒有兒子,只有兩名女兒的吧.」

真是失禮啊.

就在這里喲,一個和父親長得很像的兒子.

跑到魔大陸打工的笨蛋兒子.

「……嗯?」

于是奧爾斯蒂德像是注意到什麼似的歪著頭,慢慢地向我走來.

「不要再接近了!」

「啊啊,我知道了.」

但是瑞傑魯德威嚇他,讓他保持距離.

他稍微和我有段距離,一邊盯著我的臉看.

我則從正面接受他的目光.

「你,不移開視線呢.」

「你的眼神很可拍,所以現在也想移開來著.」

「嗯,也就是說,沒有感覺到恐懼麼.」

男人的眉頭皺了起來.

「呼.奇怪了.沒有與你相遇的記憶.」

我也沒有.

這是初次見面.

奧爾斯蒂德之類的名字也不認識.

容貌也很眼生.

而且淨說些云里霧里的話.

這之後,終于,他吐出了我能理解的詞彙了.

「你,難道說,曾經聽說過人神"Hito Kami"這一詞彙嗎?」

就是這樣,終于.

好不容易啊.

總算出現了知道的詞彙了.

老實說吧,我疏忽大意了.

到現在為止,對誰都沒有說過這事.

突然從別人口中說出,而且因為是從搞不懂的男人口中說出來的緣故.

想抓住能連接會話的共同語言,啊,那個我也明白,之類的.

只是抱著這種輕松的心情,就這樣說出來了.

「我聽過,人神會在夢中出現……」

突然看到了幻象.



仿佛瞬間移動的速度,貫穿我的胸口.

無法回避.

一秒,太短了.

「盧迪烏斯!」

貫穿的幻象瞬間消失,瑞傑魯德擠進了我的眼前.

貫手被瑞傑魯德制止了,我後仰著倒下了.

越過瑞傑魯德的肩膀,男人俯視著我,用冷淡的眼神.

「這樣啊,人神的走狗啊.」

冤枉啊.

\\\\\\\\\\\\\\\\\\\\\\\

瑞傑魯德大聲喊道.

「快逃!盧迪烏斯!」

「礙事,瑞傑魯德.」

瑞傑魯德揮起了槍.

我則是動彈不得.

話說回來,根本就沒有逃跑的時間.

瑞傑魯德被打敗就只有幾秒.

我除了默默看著他像嬰兒一樣被扭過身體以外,無能為力.

瑞傑魯德很強,應該是很強的.

到頭來艾麗絲在這段旅途中,也沒有從他那里贏過一招.

五百年的戰斗經驗,他應該是戰無不勝的.

王級以上強大的男人吧.

但那個瑞傑魯德會輸,就連我都能清楚地明白.

我用魔眼看著,從頭到尾地見證了.

時間的話,充其量10秒左右吧.

奧爾斯蒂德絕不是比瑞傑魯德更快.

但是,瑞傑魯德每行動一次,只是一點點地,令瑞傑魯德自己處于劣勢.

在一秒間,三番四次地重複著.

瑞傑魯德的行動,就像在自挖墳墓.

一點,一點地被追逼至絕境.

受到攻擊的時候姿勢稍微崩潰,主動攻擊的時候都稍微陷于被動.

技量.

這只能說是技量的不同.

我清楚的了解到,奧爾斯蒂德逐漸瓦解了瑞傑魯德.

奧爾斯蒂德的技量壓倒性地高.

就算以我的眼睛看來,也能清楚明白的程度.

高明的手段.

能以最小限度的動作,且用最快的速度讓瑞傑魯德無力化.

能實現這一點的動作,肯定就是那種動作了吧.

完全看穿瑞傑魯德的空檔,經常置身于槍的有效攻擊范圍的內側.

他完全壓制著在擅長的距離上使出熟練連攜的瑞傑魯德,

仿佛是嘲笑般,讓其姿勢崩潰,打晃其身,讓其露出破綻,

絕對不能吃下的攻擊則都防禦下來.

恐怕,如果他有意的話,能隨時殺死瑞傑魯德吧.

但是,他卻沒有這樣做.

只是讓瑞傑魯德暈倒罷了.

以那個瑞傑魯德為對手,居然還能手下留情.

相對地,瑞傑魯德毫無辦法,什麼手段都沒有,被逼到走投無路了.

拳頭深深地紮進瑞傑魯德的心口,接下來第二發拳頭從他的下巴掠過,

第三發,是收割瑞傑魯德意識的拳頭,打中了瑞傑魯德的太陽穴.

瑞傑魯德在空中轉了兩圈後掉落到地面,一動不動.

應該是沒有死,但他毫無動靜了.

奧爾斯蒂德的第一發拳擊是能隨時打中瑞傑魯德的吧.

第二發恐怕也是應該能打中的.

但是,要是想讓瑞傑魯德喪失意識,第三發拳擊就是必要的吧.

這恐怕就是將瑞傑魯德無力化的最快捷手段了.

「那麼」

「嗚,嗚啊啊啊啊!」

喊出來的並不是我,是艾麗絲.

她向我面前跳了出來,一瞬間朝著奧爾斯蒂德拔出了劍,放出了招式.

「……奧義『流』」

面對著艾麗絲,奧爾斯蒂德並沒有多花費功夫.

只是,用手溫柔地接住劍而已.

至少,我是這麼看到的.

只是那樣,艾麗絲的身體就像是龍卷風一樣回旋著,被吹飛了.

簡直就像是中了聖斗士必殺技時一樣的吹飛方式.

艾麗絲應該在那家伙的視線之外,瑞傑魯德被打倒的瞬間,艾麗絲從他的死角放出了斬擊.

就算是從我看來,都是無可挑剔的一擊.

無法想象能被防禦下來的,毫無雜念的精彩斬擊.

但是對此,那家伙還反擊了.

具體做了些什麼,我不清楚.

在我眼中,只是艾麗絲的劍側突然多了只手.

接下來的瞬間,艾麗絲就一邊回旋著,一邊被吹飛了.

不,我見過相似的招式.

保羅展現給我看過.

是水神流的技能.

比起保羅所展示的更加犀利的動作,

將所有的運動能量歸還了艾麗絲自身.

「庫哈……!」

艾麗絲撞向岩壁.

岩石噼里啪啦落下的同時,她撲通地掉落下來.

她也是久經鍛煉的,應該不會這樣就死掉.

但是,有可能受了骨折之類的傷.

「艾麗絲·伯雷亞斯·格雷拉特.

使劍的技術真是進步了不少啊.我想你還是有素質的……現在還是太粗糙了」

「嗚……嗚嗚………」

艾麗絲一邊呻吟著,一邊想要爬起來.

如果是平時的我的話,我會想著趕快給她施加治愈魔法吧.

但是,現在我沒有這樣做的余裕.

那家伙的目光轉向了我.

//////////////////////

一轉眼就過去了.

轉眼間,兩人就被打敗了.

我一直開啟著魔眼.

一秒後,那里看到的都是絕望.

我無論在哪個時點行動,都會複仇不成被反殺的.

一秒後的我,所有的要害都被摧毀.

頭,喉嚨,心髒,肺……

各種被擊潰的情景出現在我的眼前,

而且也都看見了那家伙當時的幻象.

完全搞不懂.

如果這是真的話,一秒後,那家伙分身成了5人.

我動不了.

做什麼也沒用,我心知肚明.

什麼都做不了,一秒過去了.

那家伙出現在眼前.

在動彈不得的我眼前.

他像完全無視物理法則那樣滑動過來.

如同做了瞬間移動一樣出現在我的眼前.

就像缺了中間幀數的動畫一樣那樣突然.

然後,出現在眼前的時候,已經結束了攻擊動作.

這樣的動作,以前在哪里的格斗游戲看見過.

所有角色不是擁有永久連擊就是擁有即死連擊的,世紀末一般的游戲.

注意到的時候,我被那家伙的雙手掌擊打中了.

8根左右的肋骨被同時打斷.

沖擊力是有的.

但是,我的身體沒有被向後吹飛.

從背後也感到同時受到攻擊一般的壓迫感.

傷害全部集中到內部.

肺部被擊潰了.

「咳哈!」

一瞬間,血液在喉嚨中上竄,我吐出血來.

「對魔法師的話,弄廢他的肺是最好的……」

面對著跪下著的我,那家伙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似的說道.

我一邊看著在地面蔓延著的自己的血,一邊在心里某些部分想著原來如此地理解了.

只要將魔術師的肺打傷了,他就不能詠唱了.

事實上,我就在這時候被封住了治愈魔術.

當然,打傷了肺所摧毀的不只是詠唱,因為無法維持生命活動.

也就是說,這是致命傷.

「死後向人神傳達.

龍神奧爾斯蒂德,是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龍神,"七大列強"的第二位.

奧爾斯蒂德向著按著胸口蹲下來的我一瞥,

就折返了.

我注意到了,這個破綻.

已經受了致命傷,已經敗北,死亡都在眼前的這時點.

這種狀態下,為什麼我還要想著戰斗呢?實在不明白.

是因為視野一端的艾麗絲打算爬起來了嗎.

還是因為我認為這個男人在見證了我的死亡後,會特地了斷那兩個人嗎.

總之,我向那家伙轟出了岩炮彈.

為什麼不使用更強大的魔術呢?

我是能使用更加高級的魔術的.

這之後也搞不懂理由.

說不定只是單純地用上了自己最為熟悉的魔術.

用盡可能堅硬的岩石,以及盡可能提高的射速,加上盡可能快速的回旋速度.

說不定是會讓自己也感到驚訝的,高威力的岩炮彈.

男人和我之間的極短距離,熾熱的岩炮彈轉瞬飛了過去.



然後,破碎了.

噼里啪啦落下的岩石,落在地面上時響起了叮叮當當的金屬聲.(校對:這已經不是岩炮彈而是金屬炮彈了吧)

奧爾斯蒂德看著自己的拳頭.

「剛才的是岩炮彈嗎……十分厲害的威力啊.

這樣的魔術居然讓我的身體受傷了……」

奧爾斯蒂德手背的皮膚有部分剝落了.

只不過是擦傷.

不行啊,岩炮彈不頂用.

不能給予這個男人傷害.

「肺部應該已經被毀了……無詠唱魔術嗎?

是從人神那里得到的力量嗎?

其它呢,還得到怎樣的能力了?」

奧爾斯蒂德像是要觀察一般,睥睨著我.

明明就可以馬上取我的性命.

他就像睥睨著腳邊爬行著的蝗蟲那樣,冷酷地看著我.

好痛苦……

「咕哈……!」

我使用了風魔法,強行將空氣送進肺里,劇烈地咳嗽著.

雖然覺得沒有什麼意義,但還是強行送進空氣.

然後,盡力地留住空氣,屏住了呼吸.

「哦.有趣的使用方法,但剛剛做的有什麼意義?

為什麼不用無詠唱魔術治愈肺部?」

奧爾斯蒂德用手托著下巴,興趣高昂地看著我痛苦的樣子.

我在朦朧的意識中,打算用右手生成火球.

火魔術是注入的魔力越多,其溫度就越高,規模也越大.

擁有速度與硬度的岩炮彈不行的話,就用熱量和爆發力……

「那個已經夠了.『亂魔』"disturb magic"!」

那樣膚淺的想法,輕描淡寫地就被吞噬掉了.

奧爾斯蒂德面向我右手的瞬間,手尖前方纏繞的魔力就被擾亂了.

不論怎麼向指尖不斷送出魔力,也無法成型,全部散落了.

我在朦朧的同時,也理解到了.

對手中放出的魔力進行干涉,擾亂魔術使之無效化的這事實.

我好像也能做得到啊,我模模糊糊地這麼想到.

右手被封住了,

但是我還有左手.

我用另外一只手構築魔術,

在我與奧爾斯蒂德之間,放出沖擊波.

咚,沉重的一聲,奧爾斯蒂德被向後吹飛.

同時,我也往後飛去.

「唔,把『亂魔』無效化了嗎?

不,不對……多重詠唱的一種吧.

能用無詠唱辦到啊,能干的家伙……是這種感覺嗎?」

男人用左手,啪的一聲打了下響指.

于是,有個五十平方厘米左右的小窗戶從男人的腳邊升了上來.

銀色,有著華麗的龍裝飾著的美麗窗戶.

「喔,意外的困難啊.」

我對那並沒有在意,對著奧爾斯蒂德放出力所能及的最大火力的魔術.

聯想到的是,巨大的火焰,蘑菇云.

核爆炸.

為了用盡全力地打過去,我愚直地集中著魔力.

完全沒有考慮過艾麗絲和瑞傑魯德都會被卷入其中.

我已經失去了思考能力了.

「開,『前龍門』」

男人簡短嘟囔著,窗戶打開了.

那一瞬間,我輸入左手魔術的魔力全部被吸走了.

窗框發出啪的一聲裂開.

同時,奧爾斯蒂德附近發生了爆炸,

比起預想中的東西壓倒性的小,

簡單地就被回避掉了.

「驚人的魔力量啊.連這個尺寸的『前龍門』都承受不了的程度麼.

可以和拉普拉斯相提並論啊……真不愧是人神的使徒.

但是,為什麼從剛才起就不治愈肺部?

是想誘使我疏忽大意嗎?」

這個時候,我的意識快要消失了.

已經沒有了判斷力.

從剛才開始就沒辦法很好地呼吸.

這個男人仍舊觀察一般地看著我.

視線重合了.

「結束了嗎?」

僅僅一刹那.

奧爾斯蒂德向著困惑著的我逼近,已經沒有辦法了.

「魔術以外的,什麼也不會嗎?」

魔術被封印,腳愣是動不了.

在壓倒性的殺意面前,什麼都做不了.

視野一端的窗戶消失了.

但是,我已經沒有什麼可以做的了.

「唔啊!」

反射性發出來的是在德魯蒂亞族村子了學到的,半吊子的咆哮.

「嗚……!」

對著我的動作,奧爾斯蒂德擺出架勢.

但是,當然的.

我只是吐出了血而已,沒有任何效果.

「……單純的魔力而已麼.你是想做什麼?」

我已經,什麼都做不了了.

魔術被封印,體術方面則是完全看不到能贏的因素.

唯一能做的事情,就只有下跪了.

「算了,死吧.」

但是,奧爾斯蒂德連下跪的機會都沒有給我.

「嘎噗……」

超速打出的貫手,干脆地貫通了我的身體.

拳頭確實地將心髒貫穿了.

確實的致命傷.

我的治愈魔術也無法治愈的傷口.

「真是令人失望.

人神這家伙,將連斗氣都沒有的家伙收為棋子嗎.

到底有什麼打算……」

拳頭被拔了出來,上面粘著我的血.

我,想站立起來,身體卻不聽話.

與我意志相反的,我的身體轟然倒下.

在視野的一端,抬起頭來的艾麗絲,只是呆然的望著這邊.

目光重合了.

「啊……啊啊,盧,盧迪烏……盧迪烏斯……!」

漸漸淡薄的意識中,我冷靜地考慮著.

啊啊,不妙啊.

不想死啊.

和艾麗絲的約定還沒有完成啊.

至少,再有二年.希望再等二年啊.

這樣的話,我明明就能毫無牽掛地逝去了……

用治愈術啊,治愈術……

魔力集中起來啊,傷口就只有一個.

做不到詠唱,肺部也被開了個洞.

但是,能做到,慢慢地,魔力聚集得起來.

要治好,要治好啊.

我還不能就這麼死去.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艾麗絲呼喊起來,發出了悲痛的叫聲.

「是重要的人嗎?

不好意思啊,艾麗絲·伯雷亞斯·格雷拉特.

但是,你總有一天會理解的.

走吧,七星.」

「哎,哎哎……」

帶著少女,奧爾斯蒂德悠然地走開了.

艾麗絲站不起來.

是因為傷害嗎,恐懼嗎,還是因為受打擊了?

僅僅是在尖叫著,

劍也沒有拿,只是在號啕大哭著尖叫道.

「瑞傑魯德!基列努!

祖父大人!父親大人!母親大人!

泰蕾莎!保羅!

不管是誰都好,不管是誰都好來救命啊!

盧迪烏斯快要死掉了!」

糟糕,意思開始淡薄了.

真的假的啊.

就在這里結束了嗎.

不想死……的……說……

\\\\\\\\\\\\\\\\\\\\\\\\

「呐,奧爾斯蒂德,有一個在意的地方…….

這家伙,能不能饒他一命啊?」

意識中斷之前,我好像聽到了這樣的聲音.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六卷 少年期 歸鄉篇web版 第58話「獨當一面」     下篇:第六卷 少年期 歸鄉篇web版 第60話「胸中裂開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