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六卷 少年期 歸鄉篇web版 第60話「胸中裂開之口」  
   
第六卷 少年期 歸鄉篇web版 第60話「胸中裂開之口」

(翻譯:Aizen.yimi 校對:gin818)

意識到的時候,已經身處白色的空間了.

純白色的空間.

什麼都沒有的空間.

如果是以往的話,一定會有討厭的感覺吧.

回到了熟悉了34年的身體,前世的記憶蘇醒過來,帶著後悔,抵觸,卑劣,天真的思考方式.

12年間的記憶就猶如南柯一夢,失望之感湧上心來.

沉浸在如同做了一個很長的夢的心情中,搔抓般的焦躁感溢滿胸口.

但是,只有這次並不是這樣.

一直以來的卑屈的感覺並沒有湧上心頭.

與此相對的,是有一種胸部開洞般的失落感.

低頭一看的話,胸口確實被開了個洞啊.

啊啊,果然我已經死了啊……

「喲」

突然注意到,人神站在那邊.

臉上浮現著一如既往的討人厭的笑容.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這次並沒有覺得他討人厭.

為什麼呢.

是因為我胸口開了個洞嗎.

還是說因為決定了結束之前那樣的爭吵了呢.

……算了,隨便了.

「嘛,怎麼說呢,真是遺憾啊」

啊啊,真是相當的遺憾.

「……今天的語氣和以往的不同啊,沒事嗎?有什麼不舒服的嗎?」

如你所見,胸口開了個洞唄.

……呐,有個問題想問你,行不?

「什麼問題?」

那家伙,那個叫奧爾斯蒂德的家伙啊,聽到你名字的瞬間就殺過來了啊.

怎麼回事啊?

「因為那家伙是邪惡的龍神啊,是善良的我的敵人.」

善良呢……

嘛,你這家伙確實一副容易樹敵的嘲諷臉就是了.

但是啊,那樣的話事前先告訴我不行麼?

你這家伙,什麼雜七雜八的事情都看得見的吧?

我會在那里遇見奧爾斯蒂德這件事,你也是知道的吧?

如果你說一句,即使奧爾斯蒂德問到也不要說出自己的名字的話,我不就……

「不,抱歉啊,其實我看不見和『龍神』有關的東西.

未來也好現在也好都看不見.你和他相遇這件事情我也不清楚」

這樣麼?

為什麼?

「因為那人身上有著這樣的詛咒撒」

詛咒.

有這種玩意兒啊.

「嗯.在你的世界里沒有嗎?生來就有異常的魔力,有著什麼奇怪能力的孩子?」

在我的世界根本沒有魔力這概念.

倒是有自稱靈感很強的家伙就是了.

不過說實話,沒什麼可信性.

「誒,這樣啊.

在這里叫做咒子的,奇怪的孩子是存在的哦.

奧爾斯蒂德就是其中一人.

嘛,他還有著其他三個詛咒就是了呢.」

四個詛咒嗎.

這還真是厲害啊.

說起來,好像聽過呢.

神子和咒子麼.

「對對,雖說是同一種東西,但人們喜歡區別對待呢.」

是哦.

于是,那家伙持有什麼樣的詛咒呢?

「你想啊,瑞傑路特和艾麗絲都害怕了吧?

那就是那家伙的其中一個詛咒哦.被這個世界所有的生物厭惡,害怕著的詛咒.」

被所有人厭惡嗎,那還真是,討厭呢.

如果是我的話立馬就會心碎的吧.

被人厭的心情我可是很了解的.

「哎呦,沒有必要同情他哦.

他生來就是試圖毀滅這個世界的惡人啊.」

嘛,別這麼說嘛.

一直被周圍投以厭惡的感情.

誰都會變得想毀滅一個世界之類的吧.

即便是前世的我,也曾這麼想過啊.

大家早點死掉就好了,一直在世界的網路上這麼抱怨來著啊.

「哼嗯,這樣的啊.

我也討厭那家伙,不關我的事就是了」

嗯?

啊啊,你也受了詛咒的影響了嗎?

看不見他也是受了詛咒的影響嗎?

被討厭的詛咒,看不見的詛咒……

還有呢?

「誰知道呢,看不見所以不大清楚呢」

這樣啊……

但是如果是這麼危險的家伙的話不是更要注意了嘛.

這個世界也有這樣的家伙,希望你之前就告訴我啊.

那麼突然地遭遇了我會困擾的啊.

「即使是我,也沒有想到他會和你遇上啊.

在這麼廣闊的世界里到處亂轉和他碰見的幾率實在……」

嘛,說的也是.

大概就是沙漠里找一粒芝麻的感覺吧.

話說起來,我對那家伙既不討厭也不害怕啊.

這是為啥?

「這個嘛,是因為你是從異世界來的吧?」

異世界人就不受詛咒的影響嗎?

「好像是這麼回事.和瑞傑魯特相遇的那時候也沒害怕吧.」

……誒?

等等,什麼情況?

瑞傑魯特也是那什麼咒子嗎?

「不不不,那是拉普拉斯之槍的詛咒.

拉普拉斯也持有那個『恐怖的詛咒』

那個轉移到了槍上,就轉嫁到了斯佩魯特族身上了.

好像是以綠色的頭發為關鍵呢.」

詛咒?

轉嫁……?

喂喂.

什麼啊,什麼情況啊?

你一開始就知道這回事的嗎?

明明知道還叫我幫他嗎?

這不是讓我做了無用功了嗎?

「不不,先別誤解我了啊.

對斯佩魯特族全體的詛咒已經隨著時間的流逝慢慢消退了.

雖說瑞傑魯特自身還有少量的詛咒殘留著,但多虧減掉了頭發詛咒消退地更快了.」

頭發啊.

說起來,希露菲也因為這個被欺凌了啊.

雖說不是被人害怕著的感覺就是了……

為什麼是頭發啊?

因為是魔力的源頭嗎?

「因為拉普拉斯的頭發也是綠色的」

哦哦,原來如此.

我的世界也有這種事呢.

利用諧音或者共有的詞語來詛咒別人或者解除詛咒什麼的.

「不管怎麼樣,多虧了你的關系,詛咒正在漸漸消失呢.

不過還有根深蒂固的歧視就是了,

但是這是會隨著時間的流逝和瑞傑魯特的努力慢慢消失的東西」

也就是說,不是白費力氣咯?

那真是太好了……

你也是好好考慮過了才行動的呢.

「嘛,不過完全消失也很困難就是了.」

嘛,本來就是個難題嘛.

但是,這樣啊……

那真是太好了.

「嗯,真是太好了呢.把你介紹給瑞傑魯斯也算是值了呢」

為了這種理由介紹給我的嗎?

如果是這樣的話一開始就這麼告訴我不好嗎?

「你在一開始的時候不是不願意聽我的話的嘛?

而且也沒什麼余裕的說.」

……嘛,倒也是啊.

會被我用一副吵架的架勢嗆回去的吧,確實呢.

話說起來,就連那個瑞傑魯特也這麼簡單地就被奧爾斯蒂德干掉了啊……

這麼簡單就被干掉,真是沒想到啊.

「嘛,對上那家伙瑞傑魯特是不行的吧」

畢竟是七大列強啊.

怎麼才能贏啊?

「贏不了的」

贏不了啊.

果然實力差太大了嗎?

「那家伙啊是世界最強哦,即使身負數個詛咒呢」

阿勒?

但是,龍神不是七大列強的第二位嗎?

第一位呢?

「技神也很強喲.但是如果認真的打起來的話,贏的是奧爾斯蒂德吧.

奧爾斯蒂德掌握了這個世界上現存的所有技和術呢.

再加上連龍神特有的『固有魔術』(Original magic)都能使用」

所有的技和術嗎?

聽上去像哪里的世紀末救世主呢.

「嘿,你的世界也有這樣的嗎?」

能把與之對戰的所有對手的技能全部拷貝.

本來,沒有對手的技能也已經夠強了.

用手指尖把敵人打倒什麼的.

「手指尖嗎,真是厲害呢.

但是,奧爾斯蒂德也很厲害喲.

如果他認真起來的話,這個世界都會被毀滅的.」

這麼強嗎.

連用強來形容都已經不足以表達了.

異常?天災?

「不過因為詛咒的關系無法使出全力呢」

這樣子嗎.

詛咒還真是麻煩的東西.

順便問個事情.

「什麼?」

你啊.

剛才說你不知道詛咒的事情吧.

然後說了被嫌惡的詛咒和看不見的詛咒.

明明又說了不知道其他的事情了,

那怎麼會知道他沒有使出全力呢?

「…………誒多」

啊啊,算了.(校對:擼弟你這里怎麼能算了啊!orz)

我已經是臨終了,大家友好一點吧.

你隱瞞了什麼也好,我都不在意了.

我也明白了瑞傑魯特的事情是出自你的好意了.

托你的福,在這期間也救出了莉莉婭和愛莎.

鑒于這一點,你多少說了點謊我也不在意了.

之前你想叫我做什麼來著,也全部都泡湯了呢.

本來的話,還有很多想知道的事情.

為什麼要把魔界大帝介紹給我之類的.

別的失蹤的人都去哪里了之類的.

話說回來,你真正的目的究竟是什麼之類的.

如今聽了也沒用了.

互相都是失敗者,友好一點吧.

禮儀什麼的扔一邊去,啪地熱鬧一下吧.

裸體舞也好,宴會雜技也行,當然肚皮舞也可以有喲.

「臨終?」

啊啊,臨終.

因為就是這麼回事嘛.

我已經死了.

「原來如此,于是就開始自暴自棄了嗎.

……和最初完全相反呢」

那時候,沒頭沒腦地就死了.

這一次是,嘛,沒辦法啊.

況且,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死之前會來這里一趟啊.

雖然不知道死後要去哪里,但是覺得我死前的短暫時間里你會來搭話呢.

啊,意識漸漸開始模糊了.

差不多該告別了呢.

最後能和你在這種溫和的氣氛里說說話,真是太好了.

「是嗎……那,告訴你個好消息吧」

嗯?

「你,並沒有死哦」

意識到的時候,胸口的洞消失了——

我忽的睜開了眼睛.

艾麗絲在很近的地方.

就在眼前.

從我仰視著艾麗絲來看,應該是躺著吧.

然後馬上就意識到,她在為我做膝枕.

艾麗絲用不安的表情和好似看著不想看到的東西的目光看著我,但是我醒來後,立刻松了一口氣的樣子.

眼睛紅紅的.

「盧,盧迪烏斯……醒過來了嗎!?」

「唔……咳喔!」

我剛想說點什麼話,就吐出血來.

「盧迪烏斯!」

艾麗絲抱住我.

「咳咳……咳咳……!」

我吐完了血,激烈地咳嗽著.

艾麗絲撫著我的背後.

「……還好嗎?」

看著艾麗絲疑惑的表情,我也百思不得其解.

「為什麼……我還活著……?」

胸口的傷口,完全愈合了.

用完全這個詞可能有點語病.

我的長袍中央破了一個大洞,從這里露出來的皮膚上,留下了就好像是把皮膚溶接起來一樣的傷痕.

嗬,這真是怪了.

我的右手又不是寄生獸,明明僅僅是戀人而已.(校對:《寄生獸》是一部漫畫,主角右手被外星生物吃掉並且寄生了,因而獲得了極強的再生能力,具體請百科.至于右手是戀人的說法,你懂得)

「剛才,那個女的,說了什麼之後,

那個,叫奧爾斯蒂德還是什麼的家伙,用治療魔術給盧迪烏斯治療了……」

也許是把我的自言自語當做問她的問題了吧,艾麗絲語無倫次地回應了.

「女的?」

「叫做七星來著」

七星.

那個少女嗎.

說起來,我知道這種叫法呢.

但是,七星,好像在什麼地方聽到過呢.

那也是在這一年里的事情吧.

是在哪里聽到過呢?想不起來.

「特意治療自己殺掉的對手嗎……」

到底在想什麼呢.

但是,確實心髒應該是被貫穿了的.

重要的髒器被破壞的話,不是中級治療魔術所能治愈的.

也就是說是上級,甚至是更高端的魔術.

奧爾斯蒂德還能使用一瞬間治愈致命傷的魔術啊.

人神說的世界上所有技和術都能用未必是胡說啊.

「完敗啊……」

水平的差距,說的就是這種事吧.

七大列強第二位.

照人神所說,還是世界最強啊.

無論怎麼說,都不是擺設啊.

無論是瑞傑魯特,艾麗絲,還是我,都能完封掉.

游刃有余地完封.

況且那家伙好像還沒有使出全力.

「瑞傑魯特呢?」

「還沒有醒過來.」

我看過去,瑞傑魯特正睡在路的一端.

馬車也停在路的一邊,篝火也已經點起來了.

全部都是艾麗絲一個人做的嗎?

「瑞傑魯特橫躺著的樣子是第一次看到呢.」

「盧迪烏斯,還是先不要說話了,剛才才吐過血……」

「已經沒關系了,剛才只是吐出了喉嚨里殘留的部分而已.」

一邊這麼說著,我並沒有離開艾麗絲的膝蓋.

不想離開.

好想一直在這里.

現在翻個身會怎麼樣呢.

腦子里一直浮現著這種事情.

估計是生存本能導致的吧.

人要是遭遇了死亡會想要留下子嗣的樣子……

雖然我倒沒什麼實感.

啊啊,夠了.

別想困難的事情了.

老老實實躺著吧.

「活著,真好啊.」

一邊這麼說著,我一邊轉了個身,像纏住一般緊緊地抱住了艾麗絲的腰.

狠狠地吸了一口氣,聞到了一股說不清的酸甜的味道.

「盧迪烏斯……你還真是,很有精神呢.」

「嗯~怎麼說呢,總覺得對各種各樣的東西都多到溢出來一般的感覺呢.」

比平常更直率啊,我.

是那個奧爾斯蒂德的關系吧.

還是說,是因為做了人神的夢呢.

剛剛也說過,我並沒有在生死的境界上徘徊了的感覺.

不過,我肯定比醒來之前要精神得多吧.

「那,揍你也沒問題吧?」

艾麗絲顫抖的聲音傳了過來.

好像很生氣的樣子.

嘛,沒辦法的事嘛.

明明很擔心我,但卻突然被我性騷擾了吧.

換做是我我也會生氣的啊.

「當然可以喲」

被打了.

咚地輕輕一下.

然後我被拉了過去,腦袋被抱住了.

艾麗絲柔軟的胸部的感覺從臉頰上傳了過來.

在那深處的心髒的鼓動,

以及從上面傳來的,安靜的哽咽聲.

「……嗚……啜……」

艾麗絲哭了.

靜靜地,哭了出來.

「太好了……」

艾麗絲輕輕地嘟噥道.

我感受著脫力感,一邊輕輕地拍著她的背.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六卷 少年期 歸鄉篇web版 第59話「轉折點2」     下篇:第六卷 少年期 歸鄉篇web版 第61話 旅途的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