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六卷 少年期 歸鄉篇web版 第61話 旅途的結束  
   
第六卷 少年期 歸鄉篇web版 第61話 旅途的結束

【翻譯 treeking0 校對 gin818】

在那之後過了3天,我們到達了阿斯拉王國境內.

目的地已經近在眼前了,說已經到了也不為過,即便如此大家還都是一臉陰郁.

是前幾天發生的事的緣故吧,大家的臉色與街道上那些擦肩而過,有著明朗表情的人呈現出鮮明的對比.

我們完敗了,輕描淡寫的被全滅,我連小命都被奪走.

雖說之後不知道為什麼,又心血來潮特意將我複活了.

若非如此,我就不在這世上了.

對我來說,實在是沒啥實感.

讓我很不可思議的是,我對那時的事情並沒有感到很後怕.

被最後一擊擊中的瞬間,確實有想過不想就這麼死去.

我都覺得會造成心理創傷也不為過,盡管如此,醒來的時候卻不知為何有種異常清爽……

這麼說也不對吧,只是有著「啊,是夢啊」這樣的感覺.

和做噩夢一樣的感覺.

也許是因為臨死之前的感覺和夢境相連吧,說不定讓我覺得全部都是夢了.

這麼一想,人神就是預想到會有這種結果,趁那機會擠進了我的意識也說不定.

說實話,雖然我本能地有種想要拒他于千里之外的感覺,不過好像他也有考慮過瑞傑爾德的事情,可能他實際上並不是壞人——

在我瀕死過一次之後,總覺得和艾麗絲的距離急劇縮短了.

以前坐馬車的時候,她會挺立在我的斜前方.

「這是在練平衡感喲,盧迪烏斯也來練練嗎?」【譯:要我說你暈船那麼厲害就是因為你的平衡感太好了】

以前會這麼說的她,現在都老老實實坐著了.

在我的身邊.

在大腿都貼在一起的距離.【譯:來人,把我的火把拿來!】

在這個距離上的話會看見各種各樣的東西.

比如有一天,從艾麗絲的衣服和裙子的下擺那里能窺視到她的肌膚.

看到了這樣的東西,就會想摸摸看,這就是所謂的人性嘛.

但是一旦用右手一摸,就會她滿臉通紅地瞪過來.

這麼一來,即使是我也會稍稍覺得疑惑了.

沒錯,沒被打.

艾麗絲沒有揍我.

至今為止會揍過來的情況,她卻沒揍過來.

僅僅是被滿臉通紅地瞪了.

只是目不轉睛地瞪過來而已.

而且,艾麗絲仍然會和我緊密地坐在一起.

之前做出這種行為的話,一般會被退開一步的距離.

但現在的話,還是會這樣靠得很近.

說老實話,我現在非常想將手伸入褲子,差不多希望她能離開我了.

世上的事分能一笑了之的和不能的.

然後我自己都很清楚現在我很想做那不能的事.

忍著!

不知我心中的天人交戰,艾麗絲靠的很近.

「…………」

雙手自由的話,就會想要伸向艾麗絲吧.

因此,現在我正在進行左手發動魔法,右手嘗試著擾亂左手魔力的練習.

這是奧爾斯蒂德用過的魔術,確實是叫『亂魔 Disturb Magic』的吧.

在手中輸出的魔力成型之前,使用別的魔力來妨礙,打散它.

雖說原理簡單,魔力消耗也很低,但是個非常厲害的技術.

仔細想來,王級結界也是用類似的方法來使魔法無效化的吧.

嘴上說說簡單的不得了,實際試試難的不得了.

是因為自己的左手在使用魔法吧,魔法以不完全的形式完成的情況比較多.

像奧爾斯蒂德那樣,讓魔法完全無效化還是挺困難的.

不過,僅僅這樣就足以做到牽制了.

呀,學到好東西了.

「吶,盧迪烏斯,從剛剛開始就在做什麼?」

「在模仿奧爾斯蒂德所用的魔法.」

這麼一說,艾麗絲就開始凝視著我的手.

我的左手做出了形狀歪歪扭扭的小石彈,咕嚕一下掉了下去.

又失敗了.

就好像左右手比猜拳一樣,無論如何都是左手贏.

隨隨便便的話是不行的吧,恐怕不以某種法則驅動魔力的話是不會成功的.

嗯?

不能隨隨便便的話,干擾也需要遵循法則嗎?

那麼,如果考慮著法則放出魔力的話,是不是可以反過來讓亂魔無效呢?

思路打開了.

「是怎麼樣的魔法?」

「讓魔法失效的魔法」

「這種事情做得到嗎?」

「現在就在練習這個」

「為什麼要做這種事?」

「最近,因為魔法被封印而什麼都做不了的情況變多了,所以研究一下.嘛,如果再發生和奧爾斯蒂德戰斗的情況的話,最起碼想要能逃得掉不是嘛」

艾麗絲聽到這話啞口無言,沉默了下來.

一段時間里,就只剩石彈咕咯咕咯落地的聲音持續著.

「吶,盧迪烏斯為什麼這麼強?」

艾麗絲一直沉默著,突然間這麼問我.

我很強麼?

不,沒這回事.

不是吹的,我這幾年完全沒覺得自己有多強.

每天都殘留著無力感.

「我覺得艾麗絲更強哦?」

「沒這回事啊」

「……」

「……」

然後對話就中斷了.

艾麗絲想問點什麼的樣子,但似乎說不出口.

是什麼呢?

不知道啊.

不,也不是不知道.

「對前幾天,被人輕輕松松打敗的事很在意嗎?」

「…………嗯」

這也是沒辦法的吧.

據人神所說,那家伙可是世界最強的龍神大人啊.

那個瑞傑爾德都被輕易的撂倒了.

對手太強了.

這個世界,有靠努力到達不了的領域.

生前我嘗試過各種事,雖說都能馬馬虎虎地達到靠前的排名,但一次都沒登上頂點.

就算是玩得上手的游戲,覺得玩這個的話不會輸給別人了吧,但還是人外有人.

奧爾斯蒂德似乎被設上了各種限制.

即使如此,體術上完勝瑞傑爾德,單手撂倒艾麗絲,我則被完全無力化.

而且,還用給與和最大HP完全相同傷害的戰法打倒了我們.【校對:意思是龍神一擊把兩人打到絲兒血,完全不做overkill】

他好像還有余力的樣子.

拿出真本事的話有多強呢?無法想象啊.

因為詛咒而無法拿出真本事麼……

就算拿不出真本事,也贏不了那家伙.

恐怕,不管多努力都贏不了.

「那是對手太強了,沒辦法的事.」

「…………但是」

艾麗絲煩惱的心情我也很明白.

不管怎麼說,艾麗絲一擊就被打倒了.

劍擊被人接下,就那樣被扔了出去.

「艾麗絲還年輕,努力的話就會變強的」

「是這樣麼……?」

「誒誒,不管是基列奴還是瑞傑爾德都這麼說過吧」

艾麗絲突然抬起頭,就這麼直盯盯地看著我.

「盧迪烏斯差點都死掉了啊!

為什麼,能這麼……簡單地說出口啊?」

那個嘛,因為沒有什麼實感唄.

我也不想戰斗啊.

下次見到那張臉的話,我會像火箭一樣逃跑吧.【譯:伏筆!】

或者像老鼠一樣躲在陰暗的角落.

逃不掉的話就下跪求饒.

老天保佑,別讓艾麗絲看到這種場景.

不過,這種沒出息的真心話說不出口.

「因為,下次不想再死了啊」

「…………是啊,不想再死了呢」

「別擔心了,如果艾麗絲遇到危險,我也會想辦法抱著你逃掉的.」

艾麗絲一臉難過地將頭靠在我的肩膀上.

現在摸摸頭的話,她或許會露出(*′v`*)這樣的溫馨表情吧.

不過,現在右手在使用亂魔中.

「嘛,不管怎麼說,不稍微變強一點的話是不行的吧.」

稍微.

對,稍微.

再怎麼說,想成為世界最強是不太可能了.

這個世界的頂點高過頭了.

就算是前世,我也沒成為世界第一.

我的才能只有一鱗半爪,而努力方式又很笨拙.

這個世界有能之人不知多少,我並不會傻傻地覺得自己能成為其中的一員.

但是,最起碼想做到突然被奇怪的家伙攻擊的話能逃得掉的程度.

我一邊將頭埋進艾麗絲的秀發,嗅嗅地聞著味道,一邊這麼想著.【譯:喂!氣氛都沒了啊!】——

到了晚上,等艾麗絲睡著了,我去找瑞傑爾德談話.

自那天開始,他變得更加無口了.

平時就不太說話,現在就更加板著臉沉默著.

是在意那個時候的事吧.

他是責任感很強的男人.

約好了要平安送到的,卻沒能保護好我們,他會這麼想也說不定.

怎麼可能有這種事.

運氣不好而已,我也像這樣活蹦亂跳著啊.

「那個叫奧爾斯蒂德的男人,好像是龍神的樣子.

七大列強排名第二的.」

首先要搶得先機,說出這話.

對手太強了所以沒辦法,我將這樣的語氣包含在話里.

「是嗎,怪不得……」

「很強啊,我也是毫無反手之力的被干掉了」

「見到的瞬間就不覺得我會贏,產生這個想法是拉普拉斯後的頭一個」

人神說過,奧爾斯蒂德應該比拉普拉斯還要強.

雖說因為限制而不能全力戰斗……

不過瑞傑爾德不知道這事.

被人家手下留情地,用體術給撂倒了.

我以為這個事實說不定會打擊到瑞傑爾德.

「我也沒想過要和七大列強中名列前茅的家伙戰斗.

那些家伙是超越人的認知的貨真價實的怪物.

和這種樣子的家伙狹路相逢只能說是運氣不好.

然後,活下來只能說是運氣好.

如果不想再發生這樣的事的話,盧迪烏斯,再遇到那家伙,絕對不要去挑事啊,視線也不要對上.」

「誒,誒誒,下次應該就會移開視線走過去.」

他生氣了.

嘛,如果我沒有去搭話的話大概只是擦肩而過而已.

這里確實需要反省.

但是,最開始看不出他是那樣的危險份子啊……

不,在看到瑞傑爾德和艾麗絲那樣的反應的時候就該警戒了.

「那麼,你在煩惱什麼?」

這麼一問,瑞傑爾德一下子轉頭看向我.

「人神是什麼?」

哦,是這事啊.

「那家伙最初想要放走我們的.

雖然散播著殺氣,但眼中沒有殺意.

但是,當人神這個詞說出來後,殺氣就完全朝著你了.」

我閉上了眼睛.

該說嗎,還是不說.

以前應該已經得出答案了……

人神看上去不是什麼壞人,

都碰上這種事了還想要隱瞞人神的事.

我討厭這樣,所以說出來了.

「其實,人神是……」

明明那樣煩惱過,決定下來以後倒是很痛快.

然後,我就順順溜溜地說了出來.

自從被轉移時開始,在夢里有個自稱人神的家伙時不時的會出來.

這個人物建議我幫助瑞傑爾德.

除此之外還給過一些建議.

自己的可疑行為也是遵循著這些建議.

然後,那個人神和龍神好像是敵對關系.

與人神之間的對話大多數是朦朦朧朧中進行的,有可能有所遺漏.

但我覺得重要的事都有傳達到.

「人神和龍神……太古的七神嗎……

難以置信的話啊」

「也是啊」

「不過也有能夠認同的部分」

這麼說著,瑞傑爾德沉默了.

只剩下火堆燃燒時噼叭噼叭的聲音圍繞著我們.

火光映照出的陰影搖曳著,描繪出一個老戰士的臉.

瑞傑爾德因為種族的原因並不顯老,但他的表情中有著讓人覺得他身經百戰的什麼存在著.

突然,我想起了最後的夢里,有關瑞傑爾德的詛咒的事.

「說起來,瑞傑爾德.

關于斯佩爾多族的汙名,那好像是詛咒來著」

「……什麼?」

「具體的說,拉普拉斯將自身的詛咒轉移到槍上,

然後槍將全種族都感染了……這樣的感覺」

「是麼……詛咒麼……」

我原本覺得這是喜訊的,瑞傑爾德卻黑著臉,繼續沉思起來.

「沒聽說過移除詛咒的方法,不過拉普拉斯的話大概做得到吧.

那家伙是什麼都做得到的男人.」

我對于這事並不了解,與詛咒相關的話,瑞傑爾德更熟悉吧,

他暫時這樣那樣地思考著,最後,無力的笑了.

「詛咒的話,就沒有解除的方法啊」

「是這樣嗎?」

「啊啊,詛咒是因為無法解開才叫詛咒啊」

沒有解開詛咒的方法.

「種族全體受到詛咒這事從來沒聽過……

不過神這麼說的話,那就是真的吧」

我一直在做無用功啊,他露出了自嘲的笑容.

是因為光線的緣故嗎,感覺眼角積聚著淚水.

「但是」

「怎麼了?」

「人神說通過槍的詛咒並不普通,會隨著時間的流逝慢慢消失的」

「什麼?」

「瑞傑爾德本人殘留的詛咒也因為把頭發剃了而急劇減弱了」

「真的麼!」

瑞傑爾德突然大叫了起來.

艾麗絲發出「恩……」的聲音動了一下.

這個話題也讓她聽一下比較好吧……

不過等她起來再說吧.

「嗯.現在的詛咒只剩下殘渣,以及最初的詛咒造成的成見而已,看瑞傑爾德努力的情況,斯佩爾多族的人氣是能夠慢慢地回複的」

「是麼……原來如此,是這樣啊……」

「但是,這是人神說的,雖然多少可以相信,但不能囫圇吞棗完全信任,就如同至今一樣慎重地來吧」

「我知道,但是,只是聽到這個對我來說就足夠了」

瑞傑爾德沉默了,

已經不是因為光線而看起來像了.

瑞傑爾德流下了熱淚.

「那麼,我也差不多睡了」

「啊啊」

我當做沒看到那淚水.

我們所信賴的戰士瑞傑爾德是不會流淚的堅強的男人——

然後,在這之後的一個月,我們一直往北方走.

沒有路過王都,從小道上向北,向北.【譯:哪里的廣告麼】

經過一個個小村莊,無視著路邊的麥田和水車小屋,向北.

收集情報什麼的也不做了,我們盡可能快速的向北行進.

想著情報的話等到了難民營就會收集到了.

但比起這種事,我們只是想著還剩一點路,馬上就要到了而已.

到達菲托亞領了.

我們知道了那里什麼都沒有了.

不,這種事情早就知道了.

只是,原來有著什麼的地方,也什麼都沒有了.

不論是一大片麥田,還是巴蒂魯斯花田,還是水車小屋,還是牲口棚都沒有了.

只剩下廣闊的草原在那.

廣闊的,一望無際的草原.

我們對這樣光景感到非常寂寞的同時,到達了如今唯一能稱之為菲托亞領的城鎮,難民營.

最終目的地.

在離那入口還差一步的地方,瑞傑爾德停下了馬車.

「恩?怎麼了?」

瑞傑爾德從車夫台下來了.

我以為有魔物什麼的而環顧周圍,但是沒有敵人的影子.

瑞傑爾德走到馬車後面,說道:

「我就此別過了.」

「誒!」

對著他突然發出的宣言,我驚得叫出了聲,艾麗絲也瞪圓了雙眼.

「等,等一下」

我們幾乎滾著下了馬車,面向瑞傑爾德.

這也太快了吧,這才剛到難民營啊.

不,還差一步,還沒到啊.

「至少休息一天,不,只是一起進入城鎮的話怎麼樣?」

「是啊,因為……」

「沒必要」

冷淡地說著,瑞傑爾德看著我們.

「這里只有戰士,沒有保護的必要了」

「…………」

這話讓艾麗絲沉默了.

說實話,我也有點忘掉了.

瑞傑爾德只是為了將我們送回故鄉才跟我們到這里的.

當目的達成之日,就是分別之時.

我自以為我們會一直在一起.

「瑞傑爾德……」

張開了口,我迷茫了.

如果挽留的話,他會留下來嗎……

不,仔細想想,我一直都在讓這個男人操勞著.

確實也有他依賴我的時候,但絕大多數時候都是我在依賴他.

即使如此,他還是承認了我是戰士.

在此基礎上,就不應該依賴他了吧.

「沒有瑞傑爾德的話,我們沒法三年就能回得來了吧」

「不,你的話是有可能的」

「沒這回事,因為我會有疏忽的地方,搞不好就在哪邊失足了吧」

「說著這話就證明你沒問題」

束手無策的情況其實挺多的.

比如在西隆王國被囚禁的時候,如果沒有瑞傑爾德在的話,

我會更加慌亂,搞得亂七八糟吧.

「……盧迪烏斯,以前也說過」

瑞傑爾德用比以往更加安靜的表情俯視著我.

「你作為魔法師已經是完成階段了.

有著如此的才能卻沒有傲慢,

對這麼年輕就能做到這種事的自己有點自覺吧」

這話我以複雜的心情接受了.

說是年輕,我的體感年齡已經超過40歲了.

沒有傲慢也是因為有那時候的記憶.

但是,40歲在瑞傑爾德看來也處于「年輕」的范疇吧.

「我……」

我這時想把自己不行的部分羅列出來

但是,發覺那實在是很沒出息.

我想在這男人面前更加抬頭挺胸點.

「不,我知道了,瑞傑爾德,至今為止真的是受你照顧了」

我說著這話想要低頭,被他阻止了.

「盧迪烏斯,別對我低頭.」

「……為何?」

「正如你覺得受我照顧了,

我也覺得受你照顧了.

多虧你,我好像看到了一族名譽回複的希望之兆.」

「我沒做什麼啊,基本上什麼都沒做到」

魔大陸時借著死路一條的名號進展不錯,但那充其量只是在冒險者的圈子內.

在米里斯大陸時名號變得不管用了,想著要想出點什麼別的方法的時候,把這事兒漸漸推後了.

結果,在中央大陸什麼都沒做成.

至今所做的,應該是有一點影響的吧,但也只是有一點而已.

世界上大量殘留的迫害曆史先不說,對斯佩爾多族的偏見這件事我什麼都做不了.

「不,你做了不少事情.

不像我只會傻乎乎地幫助小孩子,你告訴了我有各種各樣的方法可以用.」

「但是,效果太小了」

「但確實有變化了.

我都記著呢.

利卡利斯城里因為你的策略,說著斯佩爾多族不可怕的老婆婆的話,

聽到死路一條而不害怕,開心地笑著的冒險者的臉,

聽說過斯佩爾多族的事後認同的德魯蒂亞族戰士的距離感,

和家人再會時流著淚感謝著的西隆的士兵」

最初的兩個先不說,最後的兩個是瑞傑爾德自己努力的結果,

我什麼都沒做.

「……這是瑞傑爾德你自己的力量啊」

「不,我一個人什麼都沒能做到.

戰爭之後400年,我一個人行動,卻沒能前進一步.

給予我那『一步』的是你啊,盧迪烏斯」

「……但是,這也是因為人神的助言」

「跟沒見過的神什麼的沒關系.

實際上幫助我的人是你.

不管你怎麼想,我都覺得你對我有恩.

所以別低頭,你我是對等的,想要道謝的話,看著我的眼睛說吧」

瑞傑爾德這麼說,看著我的眼睛,朝著我伸出手.

我也看著他的眼睛,握住了手.

「再說一次,盧迪烏斯,受你照顧了」

「這邊才是,受你照顧了」

手用力地握著,瑞傑爾德的力量傳遞了過來.

眼角熱了.

這樣難看的我,

總是失敗的我,

瑞傑爾德他還是認同了.

過了一會,手放開了.

這只手橫著移動,到了艾麗絲的頭上.

「艾麗絲」

「……什麼啊」

「最後把你當一下小孩子可以麼?」

「可以啊,我無所謂」

艾麗絲生硬又粗魯的回答道.

瑞傑爾德微笑著,摸著艾麗絲的頭.

「艾麗絲,你有才能.

遠超于我的才能」

「騙人……因為……那家伙……」

艾麗絲的嘴變成へ字,一臉不愉快.

瑞傑爾德呼的笑出來,用在訓練時一直用的口氣說道:

「與持著神之名的人戰斗,接下了他的技能.

這意味著……」

明白麼?這樣

艾麗絲盯著瑞傑爾德.

終于,哈地把眼睛瞪大了.

「…………我知道了」

「很好,好孩子」

瑞傑爾德唞唞地輕拍艾麗絲的頭,將手拿開了.

艾麗絲的嘴還是へ形,緊緊地握著拳頭.

她很想哭吧,看起來像是死命忍耐著.

我將目光從她身上移開,對瑞傑爾德問道.

「瑞傑爾德,你接下來准備怎麼辦?」

「不知道,打算先在中央大陸找找斯佩爾多族的幸存者.

我一個人的話,恢複名譽只是白日做夢」

「是麼,請加油.我有空的話會試著做點什麼」

「……呼嗯,那我也是,有空的話也會搜索你的母親的」

瑞傑爾德說完就轉身了.

對他來說,沒有准備旅行的必要.

孑然一身也能好好活著.

不過,突然停下了.

「說起來,這個要還給你啊」

這麼說著,他把脖子上的吊墜取下來了.

洛克希給我的吊墜,

米格爾德族的吊墜.

聯系著我與洛克希的唯一的道具……曾經是.

「這個,請瑞傑爾德拿著」

「可以麼?這是很重要的東西吧」

「就因為這是很重要的東西」

這麼說後,瑞傑爾德點了點頭.

看起來他會收下.

「那麼,盧迪烏斯,艾麗絲……再會」

瑞傑爾德說著,順著我們來的道路離開了.

說著要跟過來的時候說了不少,但離開的時候就只有那麼一瞬間.

想說的話堆成山.

魔大陸的相遇,一直到到達阿斯拉王國這段時間,真是發生了很多事.

多到說不出口的,無數的事,無數的感情……

不想分開的,名為同伴的感情.

『再會』

將這感情濃縮到這一句話里,瑞傑爾德的背影漸漸遠去.

是啊,再見到就行了.

一定會再相見的.

只要還活著,就一定……

我和艾麗絲知道看不見為止一直目送著瑞傑爾德.

只是靜靜的,將至今的感謝包含在內——

就這樣,我們的旅行結束了.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六卷 少年期 歸鄉篇web版 第60話「胸中裂開之口」     下篇:第六卷 少年期 歸鄉篇web版 第62話「災害的現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