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六卷 少年期 歸鄉篇web版 第63.5話 相遇的兩人  
   
第六卷 少年期 歸鄉篇web版 第63.5話 相遇的兩人

(翻譯:treeking0 校對:gin818)

洛克希?米格爾迪亞,來到了克拉斯瑪城.

克拉斯瑪城在魔大陸的西北角.

克拉斯瑪城不是像利卡利斯城那樣繁榮的城鎮,是個沒什麼一目了然的特征,隨處可見的城鎮.

但是,支配這一帶的魔王和海人族有些交情,因此與海人族進行著貿易.

克拉斯瑪城就是這些貿易的據點,是海人族的物資和魔族的物資聚集的場所.

海人族那邊出產的海鮮以及魔大陸特有的刺激性強的香草在克拉斯瑪城里被合二為一,做成美味的料理.

因此這里是魔大陸中數一數二的,因美食被贊頌的城鎮.

順便一提,競爭對手是勝利港.

「這里的菜真下酒!」

來到這座城鎮後,塔魯漢多的心情大好.

克拉斯瑪城不僅有魔大陸的烈酒,還有海人族的甜酒存在.

碳礦族的塔魯漢多非常嗜酒.

一高興就喝酒,很差的酒也無妨,去酒吧的話絕對會和那些喝高的男人們意氣相投,沒命的猛灌.

酒吧無處不在,因而意氣相投的男人到處都有.

除此之外料理也好吃的話,塔魯漢多就會心情絕佳.

不過,對于一把年紀卻還是小孩子味覺的洛克希來說,這里的料理就有點適應不了了.

本來魔大陸的料理和調味就不合她的口味,因此無論如何進化,她都不會覺得好吃.

她是甜食黨.

但是,海族特有的甜酒,實在是非常好喝.

原本以為酒基本都是辛辣的洛克希,因為甜酒的存在受到了沖擊.

稍微聞一聞便有輕輕的海濱的香味,含在口中時無法形容的甜味會蔓延開來,之後回味起來會稍稍有點咸味殘留,讓下酒菜更可口.

「怎麼啦怎麼啦,這麼稀奇!連洛克希也在喝嘛!」

「是的,承蒙款待」

「今天心情真好!喝吧!店長,來一桶!我來教你碳礦族的喝法!」

塔魯漢多看到洛克希在喝,心情大好地追加點單了.

在這種時候,真慶幸魔大陸的物價便宜,洛克希這樣想著.

即使這樣大吃大喝,也只要一枚阿斯拉銅幣就夠了.(在這種環境呆了一年,也難怪魯迪看到那20張王券眼睛都直了.)

「老爺子,喝相不錯啊!」

「干了!干了!干了!干了!」

「不愧是碳礦族!」

「真是的,決一勝負吧魂淡!店長,也給我一桶!」

在以桶為單位喝酒的塔魯漢多的觸發下,別的客人也開始灌酒了.

順便一說,愛麗娜利茲為了去找意氣相投的男人消失在夜晚的街道上.

平時的話,洛克希會覺得這種氣氛與自己稍微有點疏遠,但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和旁邊的少女呀呀地鬧騰起來了.

「呼——哈哈哈!碳礦族的心情不錯啊!是桶啊,是桶,世道再怎麼變碳礦族還是老樣子啊!呐,你不這麼覺得嗎?」

「誒誒,說的是啊」

「哦哦,開始了,好了一口悶!干了!干了!」

「干了!干了!」

塔魯漢多以堂堂的態度和魔族的巨漢抱著桶,咕嘟咕嘟的喝了起來.

雖然身型寬闊,但喝了那麼多酒都去哪兒了.

將手中抱著的酒桶喝干,塔魯漢多「呼」地吐了口氣.

然後另一桶酒就立刻運了過來.

「再來點酒!」

「沒可能!賣完了!」

「那到旁邊的酒吧買點過來!」

「哦哦,還有這招啊!好的,你去買!」

「交給我吧!喂你們,捐款捐款!今天要喝個痛快啊魂淡!」

「哦~~~~~~」

就這樣不停地和周圍募捐.

「哈哈!大小姐,可憐可憐我們這些窮醉鬼吧!」

「好的,今天,我來 請客!」

總之今天心情好,洛克希扔出一枚綠礦錢.

看到這一幕,男人露出開心的表情,誒誒的低下頭.

「不愧是大小姐!呦,土豪!」

「呼呼,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輕飄飄地保持著好心情的洛克希誇張的點了點頭.

雖然聽起來像是往常一樣地回答著,不過她也醉了.

「呼哈哈哈哈!妾身今天也帶著錢,高興的接受吧!然後鬧騰起來吧!今天別管禮儀什麼的了!」

旁邊的少女,從懷中拿出碎鐵錢,扔進捐款袋.

普通的話,會被人吐槽那麼大口氣才拿出那麼點碎鐵錢,不過拿著募捐袋的家伙也醉了.

「誒嘿嘿,謝謝公主大人打賞!今天要用這些錢喝到吐!」

「很好很好!多吐點!」

少女很了不起似的點著頭,拿著募捐袋的男人繼續在周圍繞著,收集著捐款.

「不錯嘛,不錯嘛,這氣氛,讓妾身想起以前的場景了!」

少女是什麼時候坐在洛克希旁邊的,洛克希完全沒印象.

等反應過來,少女已經坐在旁邊,嘎吱嘎吱地吃起了愛麗娜利茲留下來的食物.

洛克希沒有在意,畢竟她已經醉了.

「嘛,請,來一杯」

「哦,不好意思啊!哎呀不過感覺到如此歡樂的氣息過來看看真是來對了,咕嘟咕嘟.呼,汝也來喝啊」

「在喝著呢」

「再多喝點!」

「再多點嗎?真拿你沒辦法……」

洛克希照著少女的話,咕嘟咕嘟的將杯子喝空了.

「呼哈」

「嘿~小姐再來一杯!」

「啊,多謝」

咚的杯子剛放桌上,不知哪的開朗小伙就跑過來幫她將酒倒滿.

說真的,這甜酒怎麼喝都不會厭啊.

「汝也相當能喝啊!明明還很年輕,這可是極好的!」

「還很年輕這話可不想被你說啊」

洛克希盯著少女說道.

過膝的長筒皮靴,皮革的熱褲,皮革的抹胸,鎖骨,肩膀,肚臍,大腿的蒼白色皮膚就這麼露著,波浪卷的紫發里露出著一對山羊一樣的角.

怎麼看都比自己小.

「呼呼,別恭維妾身啊,自己年齡多大妾身還是知道的!」

有這種種族嗎?通常的話洛克希會這麼思考著.

但這次她沒想.

因為醉了嘛.

「我的年齡我也清楚啊.嘛請來一杯」

「哦哦,不好意思啊.不過過了幾百年,酒也變得相當好喝了.以前的魔大陸可沒有這種甜酒」

「好像是海族的酒,這里的魔王大人和他們交易弄來的.」

「居然是這樣!巴格拉哈格拉那家伙,瞞著著妾身啊!不可饒恕!」

「這不是挺好的嗎,別管他,別管他」

「哦哦,沒錯,今天就不管他了!」

魔王巴格拉哈格拉是君臨這一帶的魔王,一身橫肉又長著豬臉的他對酒和美食相關的知識是魔大陸第一的,雖然是穩健派,但作為急先鋒參加了拉普拉斯的戰役,在人族的領地里搶奪了各種食材和酒,被冠以『掠奪魔王』的稱號.(校對:不是吃貨魔王嘛?= =)

「哦哦,喝倒了啊!」

「嗝嗚嗚嗚嗚,下一個是誰啊,誰都可以哦,要不然兩個人一起上也行」

「來人啊,沒人了嗎!」

塔魯漢多不知不覺就光著上身,撲通的坐在桌子上,將手肘撐在桶上誇耀著勝利.

接受挑戰的,是洛克希旁邊的少女.

「好的,交給妾身吧!」

「怎麼,小姐,想贏過俺嗎?等過個20年再來挑戰怎麼樣?」

「啊哈哈哈!愚蠢的碳礦族,看了還不懂嗎?妾身已經活了300年了!」

「是嗎是嗎,這還真是對不起啦.那就放馬過來!」

「當然了……不過,在此之前先聽聽你的名字吧!作為挑戰妾身的愚蠢之徒記下了!」

「我叫『險峻山峰之塔魯漢多』」

「是嗎!我是將你打倒的『魔眼的魔帝克西莉卡?克西里斯』」

然後,克西莉卡和塔魯漢多的戰斗開始了.

追加買入的酒瞬間就喝完了,兩次,三次地募集著捐款.

洛克希覺得自己有責任,投了5枚綠礦錢進去,把伙計嚇跑了.

有力氣的男人們將酒大量地運了進來.

這些酒一邊分給所有人喝著,一邊被克西莉卡和塔魯漢多喝干了.

洛克希做了裁判.

完全不知道該怎麼當裁判,所以她只是坐著一邊喝酒,一邊數著他們喝了多少.

「40杯了」

決定命運的時刻.

直到那一瞬間,比賽一直拉鋸著.

一眼就能看出是碳礦族的塔魯漢多先不說,打著魔帝名號的少女克西莉卡,那小身板究竟是將酒裝哪了.

誰都沒有在意.

都喝醉了嘛.

然後,決勝時刻.

「姆唔……噗……」

塔魯漢多他,發出奇妙的聲音的瞬間,嘴就像噴泉那樣將酒吐了出來.

然後,抱著名副其實的酒桶般的肚子,倒下了.

唞哦的一聲從桌子上掉了下來,嘴里充滿酒臭的液體流個不停.

「妾身的勝利啊!」

「哦哦哦哦哦哦!厲害啊!和碳礦族拼酒把對方拼倒了!」

「妾身名為克西莉卡,魔界大帝克西莉卡?克西里斯!說,妾身叫什麼!」

「克西莉卡!克西莉卡!克西莉卡!」

「這個世界上誰最偉大!」

「克西莉卡!克西莉卡!克西莉卡!」(哪里的宗教嗎?!不過好像也沒錯)(校對:被世人無視了300年的魔界大帝克西莉卡,終于在酒館里找回了威嚴.阿嘞,眼睛流汗了)

克西莉卡獲勝的同時,贊美詩就開始了,克西莉卡心情絕佳.

「呼——哈哈哈哈哈哈!呼——哈哈哈哈哈哈!」

「好啊好啊!」

「脫啊!脫啊!」(誰啊!乘亂占便宜!給你個贊!)(校對:嗨過頭了自己跳起脫衣舞了吧?)

這之後的事,洛克希記不起來了.

洛克希也喝過頭了,腦袋輕飄飄的.

同伴被打倒了,必須把敵人干掉,這麼想著,但是沒來得及實現,意識便沉了下去.

最後看到的是,在櫃台上全裸著跳著舞的克西莉卡.(攝影師!攝影師在哪?)——

第二天,洛克希醒了.(這酒一喝喝了1/3篇幅)

「唔……」

陣陣頭痛,吐出來的氣都是酒臭,她眉頭緊皺,立刻用解酒用的解毒咒來去掉毒素,用治療魔法治療頭痛.

環顧周圍,是在酒場.

昨晚亂斗了一場吧,桌子也壞了,酒瓶碎了一地,然後大量的酒桶滾得到處都是.

「嗚嗚,喝過頭了……」

記憶很曖昧,但喝過頭的記憶很清楚的殘留著.

她忽地往旁邊看去,光著膀子的塔魯漢多翻著白眼躺著.

一瞬間以為他掛了,但碳礦族不可能因為喝酒而死.

就算死了,他們也是小時候曾一度夢想溺死在酒里的家伙,死而無憾.

但是,洛克希再次看向周圍.

死尸累累.

不管是擅長喝酒的種族,不擅長喝酒的種族,大家都躺在地上呻吟著.

里面也有募捐的男人.

大家都醉倒了,正在吃著醉宿的苦頭.

不會使用治愈魔法還用那麼亂來的喝法就是這個下場啊,洛克希這麼想著.

然後,其中有兩個站著的家伙.

「所以啊,賠償啦賠償.再怎麼說被搞成這樣,沒法做生意啊」

「不,那個,但是呢」

「怎麼,不付錢麼?你不是說你請客嗎」

「確實是這樣,原本想著錢足夠的說……」

是發火著的店主和縮著腦袋的克西莉卡.(校對:魔界大帝您的威嚴呢?果斷要步蕾米莉亞大小姐的後塵麼?)

「付不起錢麼?」

「不,那個,對不住,沒錢了……」

「那麼,就只好把你賣到奴隸市場了吧」(請問多少錢?記得魔大陸物價不高,我大概買得起)

「什麼!要把妾身賣了……!等等等等,現在馬上聯絡哈格拉,稍微等等」

「說是等一下,然後好腳底抹油是吧」

洛克希歎了口氣,找了找自己的懷里,然後,將錢包拿出來看了看,皺起了眉頭.

喝醉的時候,捐掉不少.

【不,其實主要是塔魯漢多在喝.】

洛克希用這樣的借口,從昏倒的塔魯漢多的腰上解下錢袋.

確認了里面的錢足夠,洛克希站了起來,一邊因為塔魯漢多肩膀附近散發的酸味皺著眉頭,一邊走向店長.

「請,我替她付了.」

「嗯?」

洛克希從錢袋里取出差不多相當于6枚綠礦錢的錢幣,塞在店主手心.

「這些有點不夠吧?」

「這店里的酒都喝光了,應該也有營業額吧?」

「…………算了,就這樣吧」

店長這麼說完,轉身回到了廚房.

洛克希歎了口氣,把錢袋放在塔魯漢多的肚子上.

「哦哦……哦哦哦……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啊!」(切,不賣了啊)

克西莉卡一邊顫抖著,一邊仰望著洛克希.

洛克希低頭看著她,想起來以前從村長那聽來的魔界大帝的事.

雖然有點不一樣,但特征酷似.

如果是長壽的種族,長相和年齡不一致也沒什麼好奇怪的.

昨晚醉了沒有在意,好像她和魔王也有交情.

「失禮了,現在再問一下,您是魔界大帝克西莉卡?克西里斯本人沒錯吧?」

「嗯?哦哦,沒錯啊.最近都沒什麼人相信啊.汝的名字是?」

「說晚了抱歉.我是比埃格亞區的米格爾德族,名叫洛克希」

洛克希報上名字,克西莉卡哦哦的點著頭.

「洛克希?哦——知道了知道了.盧迪烏斯的師傅吧!」

「…………您認識盧迪烏斯?」

「在勝利港偶爾遇到的.挺有趣的一個男人!」

「是,是麼……」

他到底怎麼說自己的啊,雖然洛克希有這樣的疑問,卻害怕得不敢問.

其實,克西莉卡只是從到這里之前的情報中推測出來,假裝知道罷了,不過洛克希並不知道.

「呼嗯,也受過盧迪烏斯的幫助啊,你們真是不錯的師徒.既然汝也幫了妾身,如何,給汝點獎勵吧」

聽到獎勵,洛克希的心雀躍了起來.

魔界大帝下賜的魔眼是很有名的.

因為這個能力,魔界大帝才不是魔王而稱為魔帝,得到了引發人魔大戰的戰力.

這樣想著,洛克希突然想到了一點.

「那個,陛下的魔眼,能否幫忙找到行蹤不明的人?」

「恩,做得到哦,之前也偶然遇到了巴蒂,世上沒有妾身找不到的人」

「是麼……那麼,請告訴我盧迪烏斯的家人在哪,他們現在去向不明」

洛克希毫不猶豫的問了.

雖然很想從克西莉卡那要個魔眼,但聽說克西莉卡的上位魔眼之一是能找見世間所有東西的『萬里眼』.

「喔喔,僅僅一個的願望卻為了別人使用,令人欽佩的家伙啊!如果生對時代,給你個魔王的地位也行呢」

「不,不需要」

「是麼是麼,汝挺謙虛的啊.讓我看看……」

然後咕嚕一下,克西莉卡的眼睛變色了.

然後她這邊那邊地轉著頭,然後點頭嗯了一聲.

「盧迪烏斯現在在中央大陸的北部.

很輕松地在跑步.是在鍛煉吧.」

洛克希說著是嗎一邊點著頭.

看起來,他遵照著留言往中央大陸北邊去搜尋了.

雖然也可以直接從米里斯大陸去貝卡利特大陸找人,但果然還是在意故鄉的樣子吧.

「父親在米里西奧.女仆也在一起.……呼姆,這個女仆叫莉莉婭啊.兩個女兒也在同一棟房子里住著的樣子.」

呼的,洛克希舒了口氣.

聽說莉莉婭和愛莎去向不明,看起來平安地找回來了.

搞不好,是盧迪烏斯在魔大陸發現並送回去的.死路一條是三人組隊,另外兩個人要是沒有組隊的話別人也不會知道.

「母親嘛……稍等一會」

克西莉卡發出姆姆的聲音板著臉,往眼睛里輸入力量.

然後,看見了.

簡妮絲的所在.

「在貝卡利特大陸,迷宮都市Rapin.」

洛克希的表情明朗了起來.

雖然離得很遠,但大家都活著.

都已經做好了有一兩個人已經死去了的心理准備,應該說不愧是格雷拉特家.

運氣真好.

「不過……有點奇怪啊」

克西莉卡皺著眉頭,咕嚕咕嚕地轉動著眼球.

「有什麼問題嗎?」

「不,呼——嗯,看不清啊」

「看不清?即使是陛下持有的眼睛嗎?怎麼回事?」

「妾身的狀態也不是很好……不過,去了就知道了」

「我很為難啊.到底是什麼問題能詳細……」

克西莉卡沒說什麼,但洛克希打算再打聽點出來.

旅行到現在,也見到過悲慘的難民.

即使是魔界大帝的魔眼也看不透的大事.

視其內容,決定著之後是該高興還是悲傷.

「什麼嘛……看不見就是看不見嘛.哦哦,是啦.如果,是在迷宮里的話或許會這樣.畢竟妾身沒有去過迷宮都市啊」

「看不到迷宮里的情況嗎?」

「嗯.貝卡利特的迷宮充滿了高濃度的魔力」

洛克希思考著.

聽說簡妮絲以前,和保羅,愛麗娜利茲,塔魯漢多他們一起搜索過迷宮.

愛麗娜利茲和塔魯漢多的實力在這次旅行中已經見識過了.

簡妮絲和他們一起旅行過的話,也潛入過迷宮吧.

但是,為什麼直到今天也沒有聯絡.

都已經過了三年了……

「不管怎麼說,她還活著吧?」

「嗯,這點不會有錯.」

洛克希相信她所說的話.

大概發生什麼事,讓她不得不潛入迷宮,這麼想著,洛克希低下了頭.

「我明白了,非常感謝」

「沒事沒事,是被汝幫助過的謝禮」

克西莉卡大大的點了點頭,稍微有點晃里晃蕩的走出酒吧——

當天下午.

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爬起來重新喝酒的塔魯漢多,脖子上帶著大量吻痕回來的愛麗娜利茲,洛克希和這兩人一起開了個會.

「居然遇到魔界大帝,運氣真好呢」

說到關于克西莉卡的事時,愛麗娜利茲只是靜靜的笑著.

洛克希也沒將這事視為大事.

是因為在酒場喝醉時認識的嗎?

還是因為她是在沒什麼威嚴.(這里必須要@一下蕾米莉亞?斯卡蕾特)(校對:兩人的威嚴都如她們的胸部一樣偉岸……)

「不過,這樣我們的旅行就結束了」

塔魯漢多稍稍有點惋惜地說著.

接下來就要回到米里斯大陸,再快的話也要花上一年.

但是,旅行的目的已經達成了.

已經確認了保羅一家全部活著,剩下的一個人的所在也已經確定了.

已經結束了.

「洛克希准備怎麼辦?」

「我要回米里西奧,將這事告訴保羅先生.」

「是麼,那要在中途告別了啊」

愛麗娜利茲和塔魯漢多好像不想和保羅見面的樣子.

好像是因為解散的時候大吵了一架,究竟發生了什麼這話一直沒問出口.

洛克希也不是很有興趣,所以沒打破砂鍋問到底.

「呼嗯,不過,盧迪烏斯一個人啊,離得挺遠的」

塔魯漢多用手抵著下巴,淡淡地說道.

聽他這麼說,洛克希也哈地回應.

接下來洛克希要回到米里西奧.

恐怕那之後應該會和保羅彙合前往貝卡利特大陸.

這樣一來,盧迪烏斯將在什麼都不知道的情況下搜索中央大陸的北部.

不知道他在哪進行搜索,所以也無法寫信.

「無論如何都要讓他知道這件事呢……」

愛麗娜利茲也這樣說著煩惱著.

但是,沒有辦法.

中央大陸的北部雖然看上去近在眼前,但實際上遠在天邊.

洛克希繼續思考著.

盧迪烏斯雖然優秀,但還很小.

現在這個時期讓他在徒勞中度過,再怎麼說也很可憐.

不管是和家人彙合,還是繼續一個人,至少要將一句可以不用再找了傳達給他——

「這里就是妾身的回合了叭叭叭邦!」

「然後也是吾輩的回合了邦邦邦邦!」

唐突的,

十分唐突地兩人出現了.

「你們說的已經聽到了!」

「偷聽的!」

啪地開門進來的是個彪形大漢,長著一目了然的魔族特有的黑曜石般的皮膚和六條手臂,最上面的一對挽著,中間那對用手指指著洛克希,最下面的叉著腰.

及腰的長發是紫色的.

然後,在他肩上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的,正是魔界大帝.

「好的!妾身是克西莉卡?克西里斯!人稱,魔?界?大?帝!」

「然後是他的未婚夫,魔王巴蒂伽迪!」 (校對:翻譯君你剛剛嘬死啊,想NTR魔王?)

唐突出現的兩人,嚇呆了的三人.

然後最先做出反應的,是愛麗娜利茲.

「那個,一早上不見啊,小哥」

「呼哈哈哈哈!昨晚太棒了,大姐!」

呼的握住拳,將拇指從食指和中指間的縫隙伸出,巴蒂回答道.(不會是六只手一起來吧)

洛克希冒著冷汗問道.

「認,認識的嗎?」

「那個,姑且,算是吧……?」

好像是昨晚和男人一起出了酒館後,愛麗娜利茲進到別的酒館.

男人別有用心的一杯杯灌著,愛麗娜利茲也別有用心的一個勁喝著.

接著將爛醉如泥的愛麗娜利茲帶到旅館……

注意到的時候,在這個漆黑的男人的懷中醒了.

然後,就那樣突入進去,直到下午.

「誒?但是剛才,未婚夫……那個?啊,先要打招呼嗎?」

洛克希已經目瞪口呆了,總之先低下了頭.

「唔嗯,洛克希啊,把頭抬起來.沒什麼,巴蒂很受歡迎,這種事是家常便飯」

「唔嗯,倒不如說克西莉卡還沒法從物理上進去,所以沒辦法!」(……我該怎麼吐槽!)

那自由的發言,讓洛克希大腦的處理能力跟不上了.

最近因為愛麗娜利茲的關系不會再大驚小怪的洛克希,面對魔界大帝的未婚夫的魔王和自己的同伴這兩人的不倫關系這件事,感覺還是超出理解范圍了.

「不過,這事就這樣了!」

「唔嗯,反正就是擦肩而過的關系!」

面對情緒高漲的兩人,說實話洛克希跟不上了.

魔王巴蒂伽迪.

知道的.

君臨比埃格亞地區的魔王.

『不死身的魔王巴蒂伽迪』

拉普拉斯戰役中四處暴走的『不死魔王阿托菲』的弟弟.

拉普拉斯戰役中屬于穩健派,在克西莉卡城與魔神拉普拉斯對戰中落敗.

雖然現在去向不明,但是個厲害的家伙.

「洛克希喲,妾身也受過盧迪烏斯的恩.既然盧迪烏斯迷失了道路,余也出一份力吧!」

「話說回來,使用了吾輩的權利,就又欠了一份!」

比混亂的洛克希更早,塔魯漢多先複活了.

他一邊撫摸著胡子,一邊以納悶的目光看著克西莉卡.

「可以嗎?」

「哦哦,是昨天的碳礦族!沒事沒事,沒錯吧,巴蒂?」

克西莉卡啪地拍了下他的頭,魔王嗯地點了下頭.

「唔嗯,吾輩對克西莉卡說很厲害的叫盧迪烏斯的小鬼很感興趣!要親眼見證一下是不是真的很厲害!」

「怎麼啦怎麼啦?嫉妒了嗎,達令?」

「是嫉妒了啊,哈妮」

「真是的,巴蒂還是小孩子啊,妾身明明已經說了只愛汝一人的說……」

「呵,吾輩是為愛而活的人,只是將情敵擊潰而已」(愛的戰士嗎……)

被擊潰的話就困擾了,洛克希雖然這麼想,但感覺這兩個人聽不進去.

「呼呼呼」

「呼哈哈」

「呼——哈哈哈哈!呼——哈哈哈!呼——哈咳咳」

「呼哈哈哈哈哈!呼哈哈哈哈!呼哈……沒事吧?」

洛克希的理解還是跟不上,話題倒是在推進著——

這個世界有一個常識,世界上的海是由海族支配,地上居民的通行是受限制的.

這是因為拉普拉斯戰役的戰後處理過于忙碌的關系,不過這先放著不管.

魔王巴格拉哈格拉和海族的王有私交.

不能因為是朋友就打破海族全體的決定,但話是這麼,偷偷地放私人朋友通行好像也是被默許的.

魔王巴蒂伽迪和魔王巴格拉哈格拉是舊識.

通過這層關系,即使不經過天大陸,也可以輕而易舉地橫渡到中央大陸.

但是,如果這里把洛克希他們三人也捎上渡海,那給米里西奧的報告就會遲了.

必須有人往米里西奧的方向去.

但是,魔大陸不是一個人就能穿過的.

和安全的中央大陸相比,魔大陸危險的魔物很多.

比如,洛克希是個優秀的魔法師.

判斷很快,詠唱也很快.

如果只是戰斗,洛克希一個人應該也能夠應付.

但是,晚上必須睡覺.面對集團襲擊的敵人,也有可能被抓住破綻.

最少也需要兩個人.

「我不要,不想看到保羅的臉」

「俺也是」

「我知道了,那麼我去吧」

兩個人任性地說道,首先確定洛克希要去米里西奧了.

對洛克希來說,雖然很想和盧迪烏斯見上一面,但沒辦法.

然後,還有一個人.

兩人面面相視,很快地,塔魯漢多屈服了.

「呼唔,那麼,俺也去.老實說,不想坐船啊……」

「不好意思啊,塔魯漢多」

氣餒的塔魯漢多.

又不是非要去米里西奧,寫信也可以,洛克希這麼想著,但兩個人也有他們的打算,還是不要深入追究了.

再說自己也沒有理由不去見保羅——

然後,洛克希他們兵分兩路.

洛克希和塔魯漢多原路返回,去往米里西奧.

然後,愛麗娜利茲和魔界大帝克西莉卡?克西里斯,魔王巴蒂伽迪一起去往中央大陸北部.

離開船還有一段時間.

但是洛克希准備先行一步.

「愛麗娜利茲小姐,非常感謝到現在為止的幫助」

「彼此彼此啊,洛克希」

愛麗娜利茲握著洛克希的手非常用力.

「洛克希,遇到好男人絕對不要讓對方逃了啊.上面的嘴和下面的嘴一起上,必須緊緊的抓住啊」(氣氛都沒了啊)

「又是這種話?」

「好了好好聽著.遇到喜歡的對象就直接上吧.愛什麼的之後可以慢慢培養」(校對:我在恍惚間看到了擼弟被強推的未來……)

聽著愛麗娜利茲的話,塔魯漢多歎了口氣.

「你啊,這話,對簡妮絲也說過吧?」

「是啊,然後簡妮絲就把保羅弄到手了.我的教育很完美吧」

這麼一說,洛克希覺得原來如此.

在洛克希看來,保羅和簡妮絲是理想的夫妻.

愛麗娜利茲的勸告能刮起愛的暴風的話,也有聽一下的價值吧.

「我知道了,愛麗娜利茲,會直接上的」

手松開了.

洛克希比較矮,看愛麗娜利茲是仰視的.

「請替我向盧迪問好.」

「當然,連洛克希晚上寂寞時偷偷做的事情也一起告訴他」

「等,為什麼你會知道啊,住手啊,別這麼做啊.我又不是想著盧迪在做啊」(……我看到了什麼!)

「好的好的」

然後,突然洛克希想到了.

難不成,盧迪烏斯和愛麗娜利茲相遇的話,會不會就這麼進旅館了吧,這樣.

現在開始在北部搜索的話,一年左右愛麗娜利茲就會遇到盧迪烏斯的吧.

從那時起已經過了將近10年了,盧迪烏斯已經13歲到14歲左右了吧.

這樣的話,進入愛麗娜利茲的守備范圍也沒什麼好奇怪的了.

這個,稍微有點,討厭啊.(……我看到了什麼!)

「怎麼了?突然不說話了」

「不,那個,果然,盧迪是好男人的話,就會出手嗎?」

洛克希裝作毫不在意的問了,愛麗娜利茲「哈」的歎了口氣.

「我啊,完全沒有要當保羅的女兒的意思啊」

看來真的很討厭啊.

洛克希放心了,「這樣啊」這麼回答了.

「那麼,差不多該走了」

「路上小心啊洛克希,保重」

「是,愛麗娜利茲小姐也是」

愛麗娜利茲忽的看向塔魯漢多,像看著蟲子一樣俯視著比自己矮的碳礦族.

「塔魯漢多就隨便找個地方死死算了」

塔魯漢多露出打心底里不愉快的表情,吐了口口水.

「這話原封不動的還給你」

洛克希看著這場景,兩人的關系真好這樣重新認識了——

然後,愛麗娜利茲坐船去了.

很久以前就存在的,海族的船.

海里的魔獸拉著的這艘船和人族的船比起來有點寒酸,但是比人族的要更快更安全.

愛麗娜利茲和巴蒂伽迪一起穿過舷梯.

然後,背後響起了克西莉卡的笑聲.

「呼——哈哈哈哈,那麼再見了巴蒂喲!想見面的話馬上就回魔大陸來就好!」

「呼姆,我的未婚妻大人保重啦!以後再見!呼哈哈哈哈!」

「這次不知道是幾年後了啊!呼——哈哈哈哈!」

魔界大帝克西莉卡?克西里斯沒有坐上船,愛麗娜利茲對這事很費解.

「阿拉,那位大人不坐嗎?」

「唔嗯,克西莉卡無法離開魔大陸!」

「這樣啊,是詛咒的原因嗎?」

「差不多的東西」

魔界大帝克西莉卡無法離開魔大陸.

因此,只能日複一日的,在魔大陸彷徨.

洛克希不知道這件事,以為克西莉卡會一起乘船,然後去找盧迪烏斯.

愛麗娜利茲覺得,既然這樣她還不如和洛克希他們一起走.

魔大陸不管怎麼說是非常危險的.

塔魯漢多一起的話也不會發生什麼萬一吧,不過多一個人多一份保障,而且以那位魔界大帝為伴,等于是確保了安全啊.

但,之後她打消了這個想法.

被那個纏上的話洛克希也太可憐了——

洛克希?米格爾迪亞的旅行還在繼續.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六卷 少年期 歸鄉篇web版 第63話「大小姐的決心」     下篇:第七卷 青少年期 入學篇web版 第64話「泥沼之冒險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