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無職轉生~在異世界認真地活下去~ 第七卷 青少年期 入學篇web版 第65話「推薦信」  
   
第七卷 青少年期 入學篇web版 第65話「推薦信」

[翻譯:safawu 校對:gin818]

聽說發現了簡妮絲的消息後過了一周,

我還在巴謝蘭德公國的旅館里住著.

雖說我是想立刻向貝卡利特大陸出發,不過不巧的是冬天馬上要來了,因此准備在這個國家里再停留一陣子.

中央大陸北部『北方大地』的冬天是非常嚴酷的.

會不停地下著大雪,積雪深度超過5米.

國內的話街道也會積雪,不過國家會采取一定程度的處理措施,所以不會影響人們行走,但是在國家之外的話行走就困難了.

當然,用魔法讓暴風雪停下,把積雪融化後前進也是可以的,不過用魔法也不可能把道路全部都顯現出來,也不可能不露營就能到達鄰國.

遇難了就完蛋了.

嘛,聽說簡妮絲還活著,還在在進行迷宮探索.雖然還是有點問題,但是保羅和洛克希也會前去救援.

用不著你著急呢,她這麼對我說道.

不必去冒險,等冬天結束了再慢慢過去就行,這麼想著,我今天也繼續做著每天的鍛煉項目.

早起鍛煉.

雖然生前鍛煉身體老是堅持不下去,不知為什麼現在的身體就非常容易運動.

果然肉體發生變化了性質也變掉了嗎.

今天是不去冒險者公會日子,這是我自己定的一周一次的假日.

鍛煉到中午後去市場那兒逛逛吧.

冬天來了的話防寒裝備也要新弄一套呢.

這麼想著我開始了鍛煉.

因為今天是假日,我稍微加了點難度.

拿著魔杖跑步,到達城的外牆後,借助魔法沖上外牆.

「喔———!?原來是泥沼啊,真是有干勁啊!今天是休息日嗎?」

「嗯,今天也做訓練」

「你真是個能干的人啊.啊對了,下次幫我修一下我家的牆壁吧,請你吃飯哦」

「給我揉你女兒的胸部的權利的話,連同整修整個屋子都可以哦」

「你這家伙……」

「開玩笑的啦」

對外牆上站崗的士兵打著招呼,我朝城外跳下,然後繞著城跑一圈.

和定期鏟雪的城里不同,城外的雪積的很厚.我一邊用火魔法將雪融化,做出一條自己的道路,一邊跑著.

跑完一圈後用帶來的木刀進行揮劍訓練.揮完了基列努和保羅教我的劍式後,接著開始假想敵人模擬戰斗.這次以瑞傑爾德為對手吧.

根本沒法出手.

看來不加強鍛煉不行呢.

在這之後,我原路返回旅館.

到旅館時,看見二樓窗戶露出了愛麗娜利茲的臉.

「啊……哎呀,盧迪,啊♥,烏斯,歡迎回來」

她看到我跟我打了招呼,不過怎麼看她的樣子都有點怪.

她的手架在窗戶邊緣,歪著臉,一陣一陣地搖著頭.壓著聲音,「嗯,嗯」這樣發出呻吟,肩膀赤裸著.

嗯,太明顯了,早暴露了.

「我回來了,愛麗娜利茲小姐,今天也是大清早的就這麼精力充沛呢」

「誒?精力充沛?你,你在說什麼啦,我不知……啊♥啊嗯!」

那個窗子里面一定有男人在愛麗娜利茲後面用"什麼"做著"什麼"吧.

明明外面這麼冷,還特地把窗戶打開玩這種高尚的Play.

真是精力充沛.

我將視線從她身上離開,走進旅館回到自己的房間.

在這一周里我充分明白了愛麗娜利茲是個非常糟糕的bitch.

她的存在本身就是性犯罪.

我雖然也想被卷入這個犯罪……不過實際上這兩年里我得了某個病.

是個和身心都有關的疾病.

詳細說的話比較困難.

這麼說吧,拿球根打比方吧.有個球根看著山看著谷就長出了芽.然後它就會朝著天空直立地成長,長出了不怕風吹雨淋的堅挺的壯麗莖干,在它的頭部最後會綻放美麗的花朵.

但是,我的球根成長不起來,也沒有開花.

……簡單地說,就是ED.

不是磁帶的那個ED哦.【譯者注:可能指的是磁帶廠商TDK的某款型號ED-C60,究竟作者是不是想表達這個梗我也不確定】

是的,我經曆了和艾麗絲的分別後,再起不能了.

當然,我有努力想方設法治好它.

去了陌生的土地,前往紅燈區,那是生前我一次都沒去過的地方.但是結果來說是慘敗,我的郁金香根本沒有發芽,只是靜靜地橫躺著.

在這之後,作為冒險者我宣傳著自己的名字,就那樣變得受歡迎,受到女冒險者求愛的事情也有過.

我色眯眯地把她帶回旅館.當時想過會不會是因為對方是專業的(指紅燈區的那些)所以不行,因為畢竟姿勢不同呢.

但是,果然沒用的東西依然還是沒用,最終對方還是生氣地回去了.

我終于放棄了.

看見女人的裸體會興奮,但是沒有貫穿脊髓的反應,下半身一動不動.

之後襲來的無力感和寂寥感,讓我心碎了.

我也再也不會去YY和誰誰誰會怎麼樣了.

沒有喜歡的人.

與其被背叛的話,一開始只要看著對方觸碰對方疼愛著對方就行,不期望再做進一步的事情.

以前也不是這樣嗎.都已經做過一次了,這以上還想干嘛.

不進一步也行呢.

我只要把solo play發揮到極致就行.

同伴什麼的根本不需要.我不喜歡群居.

不,最近就連solo play都…….

我,我可沒有哭哦!

「哈……」

我回到了自己的房間,用魔法將屋內弄暖後,做出熱水擦拭了大汗淋漓的身體.

隨後換上衣服,走出房間准備吃飯.

「啊」

「啊」

正好碰到了剛完事出來的愛麗娜利茲.

抱著愛麗娜利茲肩膀走出來的是最近經常一起接委托的佐爾達特.他一看到我,轉眼間臉色就發青了.

「不,不是的這樣的泥沼……我沒有打算對你的妹子出手」

「不,你搞錯了佐爾達特,愛麗娜利茲絕對不是我的妹子.再說你不是也知道我無法勃起麼」

「啊,嗯,的確是這樣的呢,抱,抱歉,戳到你痛處了……我也不想和你爭吵呢,這段時間,你看,你也幫我一起做任務了呢」

「沒關系的……話說,是不是很不錯?」

「啊,爽死了啊」

佐爾達特這麼說著,露出銷魂蕩漾的表情.

「呿」

雖然是我自己問他的,但是還是忍不住咂了下舌.

「他這麼說哦,愛麗娜利茲小姐.真是太好了呢」

「嗯嗯,那是當然的喲.和我做的男人們都會感到幸福的喲」

「……啊,是嗎」

我是知道的,佐爾達特的幾名男隊友已經都被愛麗娜利茲吃掉了.

他們一個個都來和我賠禮還跟我說他們無聊的色情故事.

我也不需要賠禮.

不過,不知道其他人知不知道,沒過幾天事情就會暴露變成修羅場了不是嗎?

嘛,不關我事就是了.

反正我也不參與呢.

說話說得不小心,被卷入麻煩是很討厭的.

我在這兩年里,一直在為了不被卷進這種麻煩事而想盡辦法.

不做被別人記恨的事情,也不和任何人吵架.

也就是說,現在我應該說的不應該是讓她感到不快的忠告.

「愛麗娜利茲小姐」

「有什麼事嗎?」

「雖然我不會干涉你隨心所欲玩男人,但是完事後請自己善後哦?」

我自己還是很保守的.

她好像理所當然一樣點了點頭.

「當然會的」

「喂喂,你們在說什麼啊?」

佐爾達特擺著一副完全不懂你們在說什麼的表情,愛麗娜利茲親著他的臉頰,催著他下樓.

「沒什麼了啦,來,吃飯了喲」

這女的真過分——

愛麗娜利茲·龍道.

保羅的原隊友.

據說她似乎和洛克希在一起搜尋在轉移事件中失散的保羅的家人.

和洛克希一起穿越魔大陸,遇到克西莉卡,然後渡渡海來到了中央大陸這兒.

和洛克希一起.

真是句令人感激的話.

洛克希似乎從魔大陸的一端折返回去向保羅報告發現簡妮絲的情報了.

也就是說,這個女人如果當時沒有說任性的話的話,現在來這兒的應該就變成洛克希了.

我擦.

不,從當時的狀況聽起來,本來全員是准備回米里西奧,沒有辦法只能把我先放著不管的樣子.

還是應該感謝她的吧.

嘛算了,去貝卡利特大陸就能遇到洛克希了.

不用這麼急躁.

愛麗娜利茲的冒險者等級是S.

職業是戰士.

雖然只和她一起做過一次討伐委托,應該說果不其然吧,一點也不弱.

雖然攻擊力稍微有點低了,但是她仇恨拉的非常好.

作為戰士來說是一流的吧.

不過也不是戰士中最厲害的,因為我見過的最厲害的『戰士』是瑞傑爾德呢.

拿愛麗娜利茲和他比的話有點令人同情吧.

她是個將閃閃發光的金發做成卷狀,長著大小姐一樣的美貌的長耳族(elf).

言談舉止很軟,很能讓男人注意.

經常會看著男人的眼睛,裝作不經意地與對方身體接觸來誘惑對方.

在第一次碰到我的那時也是這樣,能夠自然地做著這種讓人誤解「誒?難不成看上我了?」的事.

而且戰斗技術很厲害的加成,讓她能把這個這個世界的男人們迷得神魂顛倒.

並且看起來她的床上戰斗力也是非常高的.

不過,如果說她會不會蔑視其他女性的話,那麼回答是No.

她也有給予墜入愛河的少女建議,教她怎麼攻略男人這樣的一面.

在組隊戰斗時,會帶頭保護女隊員,擺出一副可靠的大姐頭的樣子.

除去長耳族特有的胸小的特征外,可以說是個無可挑剔的完美的女人.

也可以說是個魔性的女人.

缺點是不顧周圍會對單身男性下手.

因此,在別人看來她就像是一個引燃大火的導火索.

不過,因為她很會管理仇恨值,所以好像幾乎沒有造成什麼重大砍殺事件.

就算這樣,應該說果不其然嗎,她很容易引發問題.

所以,她好像沒有能在一個隊伍里呆過很長時間.

中央大陸的南部的男人們里非常熟知她,私下里有著除非是特殊情況否則不讓她加入隊伍這樣的規矩.

順帶一提,現在我和她組著隊.

她似乎把自己當做監護人的樣子,說道「去貝卡利特的話讓我來好好地護送你過去吧」.

嘛,在這兩年里我已經深刻體會了一個人旅行的種種不便,可以說還是挺感激的.

她的戰斗力也不低,作為單人冒險者應該會做的事她基本都能做.

只是,在吃飯的時候會故意坐在我旁邊,依偎在我旁邊啪嗒啪嗒地吃我豆腐,稍稍有點煩人.

「佐爾達特先生,不行的啦,盧迪烏斯正看著呢」

「這種事沒關系的吧?」

「哎呀哎呀,大壞蛋……」

于是現在她在我的眼前和佐爾達特調著情.

明明分開吃挺好的,為啥要一起在一個桌子吃飯啊.

是想特地做給我看嗎?

瑪德.

我可壓根一點都不羨慕啊.

「……」

佐爾達特對著愛麗娜利茲各種嬌羞,他的隊友也都是這樣.

現在愛麗娜利茲要怎麼做來回避逆後宮狀態呢?

雖然不把矛頭指向我就行了,不過不管怎麼看都覺得我會被牽涉進去.

在問題牽涉到我之前很想想辦法就這麼解決問題,不過我對于這種狀況也沒啥經驗.

感覺一說話反而會把事情弄得更亂.

這麼想著.

「喏,這個,是先前說好的錢呢」

「哎呀———真是不好意思呢,讓我這麼爽還給我錢什麼的……」

「相對的,你也不能對我動真感情哦」

愛麗娜利茲這麼說道,把錢遞給了佐爾達特.

原來如此,是逆買春啊.

這樣的話就沒有問題了吧.

沒有問題嗎……?——

這樣的生活持續了一個多月後,我收到了一封信.

是一封被封的嚴嚴實實的信.

信封表面寫著『拉諾亞魔法大學』幾個文字.

這啥啊.

姑且先拆開信封看看吧.

『盧迪烏斯·格雷拉特先生.初次見面,我是『拉諾亞魔法大學』的教導主任吉納斯.

盧迪烏斯先生的大名『泥沼之盧迪烏斯』在拉諾亞王國也如雷貫耳.

聽說您是個可以靈活使用無詠唱魔法的具有超高實力的冒險者,我調查了一下後發現居然是那個水王級魔法師洛克希的弟子.

不知您是否有興趣進一步磨練你那歎為觀止的魔法技術?拉諾亞魔法大學已經為您做好了作為特別生錄取入校的准備.

特別生是具有可以免修課程且免除學費的,能夠使用本校提供的藏書和設備,研究自己感興趣的東西的立場的學生.

在7年以內(到畢業為止)完成一項研究,把研究成果轉讓給本校或者魔法公會的話,無條件地把您推薦為魔法公會C級成員也是可能的.當然,就算沒有任何研究成果,也是可以和其他畢業生一樣成為魔法公會D級成員的.

請務必賞個臉來這兒看一次怎麼樣?

我對于突然向您發來這樣的請求感到非常惶恐,但是還是希望您能夠好好考慮一下.

請務必拜托了.

『拉諾亞魔法大學』教導主任 吉納斯·哈魯法斯』

信中這麼寫到.

特別生…….

總而言之,這應該是類似獎學金學生的推薦信……之類的東西的吧.

我知道這個世界里有個叫做魔法公會的東西,但是不知道這個是干什麼的.

順帶一提,我還知道有盜賊工會這樣的東西,他們主要做黑市倒賣贓物和奴隸買賣等的事.

但是不知道魔法公會是干什麼的.

雖然可以猜想到恐怕是進行撰寫魔法有關的書然後賣掉,還有研究魔法之類的活動等等,但是還是完全不清楚.

他們究竟是干什麼的呢.

不過,為什麼在這種時候把這種東西送過來呢.

的確,我感覺到了我的魔法技術有點到達瓶頸了.

不過,在這兩年里我充分明白了對于生活來說,這種程度的力量似乎已經遠遠足夠了.

前幾天還把落單的龍給打倒了.

……雖然對方當時已經非常虛弱了也占了一部分原因,嘛不過打倒龍的事實是擺在那兒的.

勝者為王.

不管怎麼說,我感覺我沒有要去升學補習班的必要性呢.

從莫名的地方以莫名的理由送來一封推薦信,要把我推薦到那個莫名的地方去.

這個也就是那種新手詐騙什麼的吧.

毫不知情地去了的話,結果被幾個可怕的兄貴圍住,身體上被塗滿金粉然後就變成觀賞動物了.

啊,先不開玩笑了.

信寄過來讓我很高興這點也是不能否認的,魔法大學也是洛克希的母校,從那兒寄過來的推薦信的事實讓我很高興.

我想稍微調查下這封信的本意.

說是本意,其實說的是信的真偽.

「愛麗娜利茲小姐,我去一下冒險者公會」

「哎呀?今天不是休息嗎?」

我對著罕見地居然沒有去找男人,在修整自己那華麗的頭發的愛麗娜利茲說道.

「有點事想要去調查一下」

「等我一下,我也去喲」

愛麗娜利茲放下梳子站了起來,雖然似乎頭發還沒做好,這樣沒關系嗎?

「我也不是去接委托的,馬上就回來的哦?」

「曾經保羅也這麼說過,然後去冒險者公會勾搭女孩子了呢」

「是嘛,這還真像是父親干的事呢,那,你說這個干什麼?」

「勾搭的話兩個人一起去成功率更高呢,以男女二人組為目標喲」

這個bitch突然說著什麼玩意啊.

「請還是別這麼做了.男女二人組如果是戀人關系的話,我們豈不是要被他們記恨了麼」

「沒關系的喲,是不是戀人一眼就能看出了嘛」

「再說,我不是去搭訕的啦,不用跟過來也行啊」

平時的愛麗娜利茲腦子里基本只塞滿了這種事,但是接委托後就會一下子切換到認真的冒險者姐姐模式.

這樣的反差萌不知是否也是吸引男人的魅力之一.

「別這麼說,也請你站在因為你不跟我做所以不得不去找男人的我的立場上考慮一下」

「不,我和你做也不是不行哦?如果你能讓我的"小弟弟"又恢複精神的話」

「雖然我是想努力看看的,不過我沒法和保羅的兒子做呢.而且,我也有和洛克希約定過,我可不想被洛克希討厭呢」

說的話都是支離破碎雜亂無章的.這個人究竟活得有多隨便啊.

但是,只有『不想被洛克希討厭』這句話我是能夠理解的.

因此,正因為這句話,我沒法對愛麗娜利茲討厭起來,因為我明白『不想被誰討厭』這句話蘊含的心情呢.

不過,連這個愛麗娜利茲都不想被洛克希討厭.

不愧是洛克希大人.

OH MY GOD.

啊這個先放一邊.

「但是,這可不是我的錯哦?這是愛麗娜利茲你自己感到糾結吧?」

「是的呢,但是搭訕有什麼不好的嘛,健全的男孩子的話都會這麼做的喲」

「我是健康不良少年就是了」【校對:雙關,健康的不良少年,健康不良的少年,不過擼弟是後者】

「哎呀說得妙」

就這樣那樣,我最後還是帶著愛麗娜利茲去冒險者公會了.

搭訕什麼的我可不會做哦——

到公會時已經是午後了.

這個時間的話,冒險者們也稍微變得零零散散的了.

今天似乎佐爾達特他們『Stepped Leader』的成員都不在.

大概是出去做委托了吧.

就算是冬天,討伐委托還是非常多的,因為魔物可是年中無休的.

Luster Grizzly明明也是熊為什麼卻不冬眠呢.

眼睛掃了一圈,發現A級隊伍『Cave·A·Mondo』的那群家伙在公會里.

他們是以魔法師為主的隊伍,人數有四人.其中魔法戰士1人,魔法師3人.

全員都是中級以上的魔法師,隊長是上級火魔法師.

「喲泥沼,今天是和妹子約會嗎?」

「是呢,漂亮的妹子說要來找男人搭訕吵著要我帶她來呢」

「哈?」

我朝『Cave·A·Mondo』的隊長孔拉德搭了話.

他是個40歲上下的老手冒險者,是個長著小胡子一臉陰沉的男人.

雖然上一次的討伐委托他沒有參加,不過他和我的關系還是不錯的.

他多次邀請過我加入他的隊伍,似乎因為會中級治愈魔法的攻擊魔法師是非常貴重的.

「什麼啊,終于下決心要來我們隊伍了嘛?」

「哼,我可是討厭群居的孤獨的一匹狼,不會加入到人員混雜的隊伍里面的呐」

「耍什麼帥啊.雖這麼說,你現在不是組著隊麼,和那個女的」

聽到「那個」這個詞我回頭後,發現愛麗娜利茲已經在搭訕D級冒險者馬洛里了.

說是搭訕其實更像是誘惑.

遠遠地看去他臉上泛著紅暈,可以明白他正散發著獸族所說的「發情的味道」.

馬洛里是個16歲的少年,職業是戰士來著?

我和他不認識.

看上去感覺他好像沒有什麼經驗,對著愛麗娜利茲的誘惑,他看起來比起興奮好像困惑感更強的樣子.

「比起這個孔拉德先生,我有點東西想問你哦」

「什麼啊,是奇怪的事情的話可是要收錢的哦?你前段時間把落單的龍打倒了拿到了很多錢吧?啊——我們當時去的話該多好呢,要是知道你一個人能把它打倒的話……」

「下次我請客吃飯啦.那,問的問題是……我記得孔拉德先生是拉諾亞魔法大學畢業的吧?」

「是的呢,不過只學了5年就退學了呢」

我不關心那個時候究竟是跟不上進度還是其他什麼的最後導致他退學了的原因.

我向孔拉德詢問了關于信里面的內容.

首先是特別生是個什麼東西.

「啊—特別生啊,有的有的.

跟你一樣會用奇怪的魔法的魔術師啊,

在冒險者里面很有名但是不屬于魔法公會的家伙啊,

雖然是其他國家的王族貴族,但是卻擁有者強大的魔力啊這樣的家伙們,魔法大學會主動來找你們的.

不上課也沒有問題所以就算只是掛個名也好,之類的.

你看,這樣的家伙們將來成名的話能為魔法大學做宣傳不是嗎?」

似乎是這種情況.

生前也好像有這種事.

和獎學金學生稍微有點不一樣,是什麼來著,名譽會員什麼的?

不管是什麼,看來這封信不是完完全全騙人的樣子.

「魔法公會這個地方是干什麼的?」

「販賣卷軸(Scroll)什麼的,幫助制作魔道具什麼的.具體的我也不清楚,雖然我姑且也算是里面的成員,不過是F級呢」

「啊,這麼說來據說從魔法大學畢業的話就能得到D級資格是嗎?」

「如果成功畢業的話」

魔法公會聽起來像在進行著和魔法有關的所有事的支援.

等級上升後權限也變大了,好像可以接受各種各樣的支援.

最低只要會初級魔法的話就能成為魔法公會的一員.

通常的魔法學園的話畢業時似乎能成為E級的公會成員.

因為魔法大學的頭頭們都是魔法公會的干部,還有魔法大學本身也是魔法公會的主體,所以魔法大學畢業的話能成為D級的工會成員.

特別生如果能夠遞交研究成果的話,就能成為C級的.

當然,就算不是特別生,優秀的魔法師也是可以被授予C級的證明的.

「要做什麼才能拿到C級呢」

「這個嘛,去魔法公會問一下最直接了,不過這個鎮子沒有魔法公會的支部呢……」

順帶一提,F級好像什麼支援都沒有樣子.

魔法公會的等級是根據成功完成公會的委托或者對魔法公會的貢獻度而提升的.

和冒險者公會不一樣,做到這些條件就能升級,這種明確的分界線是沒有的.

和公會的干部有關系而且很會拍馬屁的家伙的等級不斷提升的事情也是有的.

據實說來,魔法公會的等級到B級為止都是能用金錢買的.

「話說泥沼你沒有去過學校之類的地方的吧」

「是家庭教師教我的喲」

「嘿———,富二代啊」

「如同我的名字,我可是阿斯拉上級貴族的分家哦」

「……抱歉,你的家名是啥來著」

「是格雷拉特.盧迪烏斯·格雷拉特」

就算泥沼之盧迪烏斯這個名字有點小名氣,這個家名似乎還不是很多人知道.

也是啊,我也不知道孔拉德的家名.最初報上名的時候聽過,不過沒記住.

「格雷拉特啊,好像是阿斯拉的地方領主來著?真是厲害啊,你為什麼會到這種地方來做個solo冒險者啊?」

「這個嘛……」

我正想說下去,突然腦海里浮現出艾麗絲的事.

艾麗絲的臉,那一晚的溫暖,還有第二天的喪失感,自那天之後沒用了的"小弟弟"…….

回過神來發現自己滴滴答答地掉下了眼淚.

「啊,啊嘞……?」

「抱歉,誰都有點內情吧,不好意思」

孔拉德注意到了我不對勁沒說下去.

艾麗絲的事差不多也該忘卻掉了吧.

她這個人轉換的很快,現在一定也忘了我的事了吧.

依依不舍地思念沒有任何意義.

不要想.

去感覺.

「不過呢,難得那邊給你這麼好的待遇,去去看不好嗎?」

孔拉德對我這麼說道,我突然想到————這麼說來,我去給艾麗絲做家教就是為了魔法大學的入學金而存錢的.

和希露菲一起去魔法學園,這是我最初的目標.

但是,如今也沒有感覺到非去不可了,因為和那時的狀況相比變化太多了.

成為魔法公會一員的話,也會有相應的好處吧.但是現在也沒有立刻就要去的必要.

比起這個,還是應該先和保羅彙合吧

「說的是呢,比起和保羅在一起,不如去學校對你而言更好呢.你也到了歲數了,也該自立起來了呢?」

注意到的時候,愛麗娜利茲已經到我旁邊來了.

她好像非常討厭保羅的樣子.

「不過,和家人團聚之後再去也不遲啊」

「簡妮絲也平安無事,活著的時候啥時候去見不都行嗎」

「不,家人四散什麼的,首先不是應該集合嗎」

「保羅他們反正到時候也會回阿斯拉吧?到時你再去見見他們不行嗎」

「他們說不定也會住在米里西奧不是嗎」

「對有兩個老婆的男人來說那兒可不是個住起來舒服的地方呢」

米里斯教團里一夫一妻是常識.

的確像保羅那樣的家伙在那兒很難呆吧.

「話說,愛麗娜利茲小姐你不想見到我父親是嗎?」

「是的喲」

愛麗娜利茲滿不在乎地說道,聳了聳肩.

雖然不想見到保羅,不過看起來她沒有想要放棄護送我的工作.

這個人原來也有看不透她在想什麼的時候啊.

「話說泥沼」

「有什麼事嗎?」

「差不多可以把那邊的那個大姐姐介紹給我了吧?」

孔拉德有點色眯眯地看著愛麗娜利茲.

這個女的為什麼會這麼受歡迎啊.

嘛,總而言之,沒什麼好迷茫的.

雖然這是個充滿魅力的提案,不過這次進入學魔法大學的機會就擱置了吧——

我這麼做了決定的那天晚上.

我身處在了白色的場所.

是那家伙.

之前的那個家伙,馬賽克君.

兩年沒見了呢.

「嗯,好久不見」

啊,不會錯的,是人神啊.

「怎麼了,你這種說法?」

沒什麼,別在意.

「我不會在意的呢,我已經習慣你說著奇怪的話了呢」

是嗎.

話說這個夢雖然距離上次已經隔了好久,不過好像沒有以前那種討厭的感覺了.

是因為習慣了麼?

「難道不是你開始適應了嗎?」

誰知道呢.

比起這事,我在找簡妮絲的時候,我可是叫你叫了好幾次的呢?就算給我出現一次也好啊.

「我也是有種種原因的呢」

是嗎.嘛,雖然從結果上來看已經找到了也不錯,但是感覺整整虧了兩年呢.

「找到了你的母親真是太好了呢」

是啊,沒想到洛克希也參加了搜索了呢.

「因為她是個能干的人呢」

真的是一個引以為傲的師傅哦.

她好像也要去貝卡利特大陸,好想快點遇到她呢.

「這樣好嗎?讓引以為傲的師傅看到你現在沒出息的樣子」

……誒?

沒出息?

現在的我?

「難道不是這樣嗎.艾麗絲離你而去,你的"那個"也沒用了.雖說魔法的技術多少有點提升,不過和那個時候基本沒什麼大變化.劍術也是,每天只是空揮,也沒怎麼變強.只有身體變得健壯了,但是僅憑這樣就能說有自信了嗎?充滿著自信告訴她你的弟子現在已經成長得這麼出色了?」

咕額額.

你還真是暢所欲言呢.

然後呢,你究竟想說什麼?

「現在難道不應該鍛煉自己嗎?去魔法大學的話,比起做那些亂七八糟的冒險者應該可以學到完全沒法比的東西呢」

這啥啊,哪里的私塾講師啊.

啊,說得還真是爽快呢,這個是那個嗎,慣例要來的那個助言?

「嗯,嘛就是那種感覺吧」

和以前一樣一股子非常可疑的氣息啊你這家伙.

「是嗎?不過這次還是聽下我說的話比較好哦.因為去貝卡利特大陸的話,你一定會後悔的呢」

後悔?

為什麼?

「這個可不能說」

啊,是嗎.

嘛,你把重要的事情藏著不說今天也不是第一次了呢.

不過這個作為理由來說有點弱呢,你自己說的話你自己最明白的吧.

家人全部都找到了的話我也暫且想要好好安定一下呢.

「嗯,所以,真正的建議我現在要開始說了」

好,那我就聽聽看吧.

「咳咳.盧迪烏斯喲,請入學拉諾亞魔法大學吧.在那兒,去調查關于菲托亞領的轉移事件,這樣的話就能取回你作為男人的能力和自信了吧」

誒?

真的麼?

我的Erectile Dysfunction【譯者注:這是什麼請自行百度】能在魔法大學治好嗎人神大人!

了吧……了吧……了吧…….

殘留著回響,我的意識模糊了起來——

醒來後發現愛麗娜利茲的臉近在咫尺,我大吃一驚瞪大了眼睛.

回想起了昨天發生的事.

她昨天很少見地狩獵男孩行動失敗了.

到晚上後她說著「太冷了睡不著啦」什麼的跑過來鑽進我的被窩了.

北方的大地冬天的夜里的確很冷.

雖然旅館里有配備暖爐,相比外面要暖和很多,但是這是個沒有空調和煤氣爐的世界.

在高級的旅館里每件房間都會配備一個魔法暖爐,這些暖爐可以讓整個房屋都暖和起來.

但是,很可惜這兒是面向C級冒險者的廉價旅館,除了非常厚的被子以外其他什麼都沒有配備.

我能用魔法把整個房屋都變暖和所以對我來說沒有什麼問題,但是對看起來沒什麼脂肪的愛麗娜利茲來說還是很冷的吧.

所以,這可是因為我把取暖作為給她的額外補貼才讓她鑽進來的.

所以,這可絕不是因為我昨天晚上爽了一把哦.

是的,我可不爽不起來.明明這種毫無節操的美女姐姐睡在旁邊,我的小海狗卻這麼疲軟地橫躺著,一動也不動.

我試著咯吱咯吱地擺弄著熟睡著的她的身體,我的小海狗依舊一動不動.

這可是隨便玩弄我生前朝思夜想著的女性身體的行為.

由此我大腦明明興奮的不得了,但是通過脊髓後應該返回的反應卻沒有.

「嗯嗯∼……」

我的手剛離開她,她就像章魚一樣的纏住了我.

雖然從整體上來看,她的肉很少,不過她那女性特有的柔軟的身體把我包在了里面.

雖然她用煽情到極點的動作向我抱了過來,不過,果然,"那個"沒有反應.

明明大腦已經興奮了的說…….

不一會,愛麗娜利茲停止了動作,又開始了輕輕的呼吸.

我的興奮感一下子單薄了下來,只剩下虛無感,寂寥感還有羞恥感.

我流下了眼淚.

「是嗎,能治好這個啊……」

我默默地下定決心要去魔法大學了——

三個月後,在冬天結束時分,我踏上了前往拉諾亞王國的旅途.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七卷 青少年期 入學篇web版 第64話「泥沼之冒險者」     下篇:第七卷 青少年期 入學篇web版 第66話「入學考試」